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识局焦点】少年班的同学,你们还好吗?   

2014-09-11 12:4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识局焦点】少年班的同学,你们还好吗? - 识局智库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大志(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阅读提示:本文除特别举例外,所列少年班均指中科大少年班。

前几日,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被证实已经从微软离职,或转投百度担任总裁。作为跨国公司全球高管,张亚勤的离职受到了多方关注,而毕业后就选择呆在微软一直至今的张亚勤其实成名甚早。

提到张亚勤,微软或是一个闪耀的标签,但不得不提的是他当年12岁就考入中科大少年班的壮举,而少年班这个词,也反反复复出现在有关于他的新闻稿中。12岁入读中国顶尖大学,23岁获得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31岁成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百年历史最年轻的院士,加入全球最为知名的科技公司并担任高管,张亚勤就是少年班闪耀之路、英明决策的代表。

那其他人呢,少年班的其他同学过的好不好呢,他们亦或又淹没在人海中。(看到这可能有读者觉得本文会否定少年班,呃······您多虑了,我与他们智商上的差距就如同冯小刚和李安隔着100个陆川的距离,所以您还是继续往下看吧^_^

杰出成就-业界、学界

没有数据就没有说服力,无论从业界看还是从学界看,少年班的成才率都相当高。高峰,78级第二期,德意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刘中青,82级,曾任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投资基金副总裁;郭元林,78级第二期,清华紫光副总裁;郭去疾,谷歌中国四大创始人之一……这一系列闪耀名字足以证明少年班系在产业界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而事实是,以高智商闻名的少年班更有许多人投身学界做起了研究,同样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根据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与少年班校友会发起的少年班教授调查数据,中科大少年班成立36年,从78级到05级,有212名少年班校友(含00班校友)在国内外高校中获得教职。正教授(含讲席教授)等80人、副教授(副研究员)有66人、助理教授(讲师)有65人。

1978-2003年少年班(含00班,下同,注1)招生1741人,少年班涌现出国内外研究型大学教授至少为210人(不计入04-05级校友),比例为至少12.0%。如此高比例的教授占比无疑从事实层面证明了少年班名不虚传。

失败者?不

有人在光环下闪耀,就有人在黑暗中独处。提到少年班的“失败者”,就不能绕过宁铂。他曾被称为中国第一神童,同前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下过棋,入读少年班后未能选择自己钟爱的天文而是被安排选择读了理论物理。高起点却并未带来一个圆满的结局,压抑、害怕失败等标签最终贴在了他头上,1998年,宁铂参加央视《实话实说》,对神童教育持否定态度。2003年,宁铂择出家修行。

宁铂的人生轨迹因未能符合社会大众的想象而被社会过多解读,其也被认为现代“伤仲永”。其实就笔者个人观点而言,没有人的人生轨迹会沿着一条确定的道路笔直向前,人生无常才是真正的常态,宁铂所遭遇的问题因为其所处的时代背景和其个人的特殊身份而被社会无限放大了,宁铂绝对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现代版的“伤仲永”。

宁铂成名依赖的是当年与方毅副总理的两局对弈,而这背后是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的上书建议。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神童的出现对于刺激科学技术发展,引领全社会尊重知识与人才无疑有巨大作用,但这背后也潜藏着民众的“造神心理”和望子成龙的殷切希望,这股风潮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仍在蔓延,各种成长发育保健品(生命一号等)的畅销就是印证。

但正如所有的故事都有另一个结局一样,宁铂这个神话破灭了,而且破灭的相当不是时候。若是今天,宁铂选择出家,断然不会有当初民众的那般纠结和自我沉醉般的指责,而会更多一份尊重与理解。而那指责是国人对他人从高位跌落时发出的“居然有今天”似的马后炮反思,全然不顾当初自己怎样参与那场造神狂欢。

一切都因为时代在变,我们也在变。我们能逐步接受神话破灭和偶像从神坛走下,当初北大学生卖猪肉引发轰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今天北大研究生卖牛肉粉和IT男改行做肉夹馍都能冠以自主创业和互联网思维的名头,而民众在柳智宇、邓文庆等一干清北学生出家后已经锻炼出来了承受能力和忍耐力。

我们要感谢时代的发展,中国商业社会的不断壮大才让张亚勤、郭去疾等人的商业成就如此耀眼,尽管它可能掩盖了在众多基础研究领域的耕耘者的光芒,但也正因为物质的富足和社会的进步才使得价值取向更加多元,社会更为包容与开放,我们才能接受顶尖学子入佛门,或许对于这些智力远超常人的天才而言,寺庙才是最好的修行地。

而张亚勤本人也持同样观点:“什么叫成功?什么叫失败?大家的标准不一样。我们这些人才30多岁40出头,这个年龄很难讲是成功还是失败。如果宁铂以后成为一位高僧呢?”

不能借少年班同学之后的平凡就否定其存在的意义,针对早慧少年的特殊教育全世界都存在,从某个角度而言,这才是真正的因材施教。美国互联网产业引领全球,其背后诸多科技企业的创始人都在年少时期就展露出了对电子科技和编程的热爱,而在家长的持续引导下,经过多年积累,加上自身的聪慧,不成功都难。

尽管由于种种原因,当年争相开办少年班的大学如今所剩寥寥(这也是个好事,一是大众有反思,二是天才的数量根本没有那么多),但其引领性仍值得称赞。少年班的这些同学们因其先天因素,的确易比普通人更易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即使他们不想,而选择了另外一条人生道路,那也非我平凡之辈可以理解。

文末推荐最近互联网流传很广的一部纪录片《互联网之子》,讲述的是互联网天才亚伦·斯沃茨的故事,他不仅参与创造RSS 1.0规范,在程序设计圈中声名大噪,也致力于更为宏大的社会理想,从他身上,有的人看到的是天才的悲剧,有的人看到的是现代版的罗宾汉,忘记说明了,他创造RSS 1.0规范时年仅14岁。不多说了,有兴趣的各位读者可以找来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30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