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识局周末】被“敬业精神”裹挟的公务员:义务当尽,权利免谈?   

2015-11-29 15:1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识局周末】被“敬业精神”裹挟的公务员:义务当尽,权利免谈? - 识局智库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写在前面:

关于公务员“敬业精神”的话题,在识局推送《【识局焦点】一个省委公务员的来信:没人是傻子,但真的有人在奉献》后再次“挤满”了后台。

识局无意去质疑公务员或者为公务员代言,对职业的抱怨存在于各个领域、各个行业,识局君几乎没有听说过哪个行业完全不存在抱怨的,忙得人觉得要“过劳死”,闲的人觉得人生价值无法实现。

识局君只是认为,当前公务员队伍面临的各种挑战,引发的各种话题实际上是改革进程中的必经之路。识局仍希望能搭建平台给各位讨论这个话题,也希望各位读者能参与讨论。

 

/梦如是(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一、非要周末开会才算“敬业”?

上周六同学聚会,午饭吃到快一半,身为某区公务员的L君才姗姗来迟。还没落座,这货就连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上午区里开全体干部大会,学习市××会议精神,要求特别严,不让请假不让早退,如果谁的座位空了,区委办公室要通报批评……

旁边几个同学聊得正嗨,对他的迟到本也没怎么在意,一听这话却不信起来:蒙谁呢?周一到周五都闲的蛋疼,周六开什么会?还通报批评,周六是法定休息日,他凭什么批评你?拜托你扯谎也扯得专业点好不好。

L君似乎有些尴尬,又有些不服,脸色微微泛红。我一看赶紧帮腔:这种事很正常,领导最大,他说批评就批评,你还能跟领导讲“法定”吗。L君马上接口,就是就是,我们哪有法定休息日啊,人家说了,公务员得有敬业精神。

本来这事就算完了,谁想一旁喝得微醺的M君突然一拍桌子:行了吧你,就你们公务员委屈?我们这些混公司的“劳苦大众”,哪个没周末加过班,我们是什么精神?此言一出,果然深得众人之心,大家啧啧连声,与我刚刚帮腔时的应者寥寥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这个“群情激奋”的架势,我只好把准备好的话咽了回去:第一,公司加班,好些是有加班费的,可大部分公务员没这个东西(请假不扣钱,加班不给钱);第二,你们公司不保障员工的法定权利,那是公司不对,不能因为有人不守法,就去责备守法的人。

不过转念一想,大家有这种心理倒也不奇怪:很多国人对待“权利”的心态并不是“你有,所以我也得有”,而是“我没有,所以你也不能有”,最终结果自然是大家没有。只是这个话题让我忽然想到,是不是只要打出“敬业精神”的招牌,就可以侵占他人的“合法权利”呢?

市里这个××会议我也有所耳闻,是周四上午开的,内容不能说无关紧要,但也并非火烧眉毛的事。既然周五区里没空,下周一再开会也没问题,上级不会因为你的马屁晚了两天就对你“另眼相看”。非要把它放在周六开,并不会多创造一点价值,周六不开,也不会损失什么。

然而这是不行的。L君风闻,确定会期的时候也有人提出异议,但领导说了,星期六开会,不耽误工作日办理业务的时间;再说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这么大,各行各业都在加班,其他区县的公务员也都在加班,咱区的干部再没点敬业精神,那还了得。

这“敬业精神”的大帽子一抬出来,有异议的人只好闭嘴。然而平心而论,这位领导前半句话还有些道理,后半句则纯属“道德绑架”——倘若开会就是“耽误业务工作”,有本事以后你所有的会都放在周末开;法定休息日所以称“法定”,那就不是凭谁都可以随便占用的,如果加班开会真能拉动除水电费之外的经济指标,咱提请修改法律取消周末可好?

当然,字面理由并不重要,领导随便说个理由,下面的人也不敢反驳。然而这位领导还是比较实诚的,他后半句话其实已经道明了加班开会的真实原因:这样可以让我们看上去在做事。既然大家都在忙,我们闲着,岂不是太“不思进取”了;可我们要忙些什么呢,有些问题太复杂解决起来太麻烦,还是开会比较好。

我绝不是说所有公务员的繁忙都是“装”出来的,只是想陈述这样一个事实:当有些地方领导公然高喊“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的时候,当有些部门领导专门强调“让你加班说明你重要,不让你加班说明你无能”的时候,当有的领导一听下属要休年假就把脸拉得老长的时候,当很多领导把“五加二、白加黑”当作“成绩”到处炫耀的时候,他们也许真的很忙,也许只是找些“可忙可不忙”的事情来做,让自己看上去很忙

 

二、“领导带头加班”=“应该加班”?

世界上大概存在这样一种事实:有些人就是喜欢无休止的忙碌。他必须时刻找些事来做,实在找不到可以做的事,也要找些事来折腾

我在某县组织部门工作时认识的一位科长就是这种人,此人生平最大爱好就是修改下属的文字材料,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其余什么陪老婆逛街陪孩子玩耍陪父母郊游,甚至踢球下棋看电影听音乐,于他而言全是浪费生命。也就是说,他的“敬业精神”是原生性的,因为那就是他最大的、甚至唯一的快乐,他的人生中根本就不存在“下班”的概念。按说这该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品质了,然而遗憾的是,他认为身边所有人都应该像他一样。

有天下午我去他们科送材料,已经五点半了,他突然对科里一位负责文字材料起草的女同事说,我刚刚跟部长汇报了,明天上午咱们部里打算开个干部会,你给部长起草个讲话稿。

请注意他的话——他跟部长汇报,明天上午开会,也就是说开会时间是他建议的。

女同事以为自己听错了:明天上午开会,今天天都黑了,才说?

科长说,嗯,今晚加个班,把讲话写出来,明天早上八点以前给我就行。他的语气是那样的稀松平常,还用了“就行”这个词,仿佛已经宽容得很——当然,他自己“还有别的工作要忙”,科里的人都习惯了。

女同事看上去快要哭了,可又想不出什么理由推辞,最后只得弱弱地说:我孩子才一岁几个月大,我晚上总得陪陪孩子吧。我连续一个多星期没在八点前下过班了……

科长大手一挥:嗨,谁不是啊,当年我孩子出生的时候我还在外地出差呢,孩子都生出来俩星期了我才第一次见。到现在我孩子十岁,一次生日我都没陪他过过,不一样也长大了。

女同事张口结舌。我在一旁看着,既为自己没被分到这个科而感到庆幸,又着实替女同事悲哀——她满腔愤怒和委屈,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番大道理。

我倒是知道:你当年这样,所以就要求别人也这样,那秦始皇当年发文件还用竹简呢,要不你也试试?武则天当年办公还不开空调呢,要不你也学学?

然而如果我与她易地而处,我也不敢把这些话说出来。

其实这个会也并非真的十万火急,明天下午开、后天下午开,甚至压根不开,都无关紧要。可他非要“往前赶”,没人逼他,他就自己逼自己,硬把自己和别人的人生安排得“十万火急”。

我也亲身体会过这位科长的“敬业精神”。有一次我所在的科起草了一份文件,要经他修改后报送给县委办公室。他老人家敬业倒是真的,明明距离报送截止期限还有四天,他“不等不拖”,接过文件就开始改,从上午十一点改到中午一点,不吃饭不喝水,我也只好陪他饿着。总算改完后,他把文件递给我:给县委办公室送去吧。

我一愣:现在是中午一点,人家还在午休,要不咱先吃……

他打断了我:先送去再说,就爬两层楼的事而已,工作重要还是吃饭重要?

我当然不敢说“吃饭比工作重要”。可他和我都知道,县委办公室下午一点半才上班,而且负责审核文件的县委办公室主任跟着书记去乡镇调研了,至少下午四点才能回来。我现在送去,也无非就是请其他人代为收下而已。

我不归他直接领导,胆子自然大点,于是“英明指出”:既然我一点送跟三点送并没有半毛钱区别,为什么要去打扰人家午休?

该科长大怒:午什么休?我都没午休,他午什么休?!

此刻回想,科长这句话道出了另一个问题本质:如果上一位领导的逻辑是“别人忙,我怎么能闲着”的话,这位领导的逻辑就是“我忙,别人怎么能闲着”。

——他不愿闲着,所以他的同事不能闲着,其他单位的人也不能闲着。哪怕是在合法范围内闲着。

其实很多领导都或多或少地存在这样的思维习惯:他自己不喜欢陪老婆孩子,就认为下属都不应该喜欢;他自己一周探视一次父母,就认为下属一周探视两次太多;他自己周末总是到办公室来,就认为下属在家呆着是“不敬业”的表现。还有些领导,加班无非是动动嘴、布置布置任务,过几个小时再来检查,当然是不累的;何况他自己家里有事的时候,他就不加班,反正下属管不了他,可是下属家里有事的时候呢,他就不考虑了,反正他没事。

可你没办法跟他讲理,因为他是领导,因为他不肯接受“世界上存在跟他不一样的人”这个事实。而你呢,你永远无法以个人的身份与“代表组织”的他对抗,也基本上找不到一个地方来表达你的诉求、争取你的权益

于是,当他宁可用琐碎的、甚至完全无意义的事情把自己和别人的人生填满时,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崇敬的目光凝视他,然后深情地说:领导,您好敬业,我得向您学习

 

三、公务员需要什么样的“敬业精神”?

抛去那些场面话和口号,实事求是地讲,我想我们得承认并非所有公务员都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仁人志士”。于是这就产生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作为具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公务员也有可能“偷懒”,可你又不能用扣工资或开除来惩罚偷懒的人,所以你只能从道德上入手,向他们灌输“敬业精神”。

我想这大概是“敬业精神”对公务员行业的最大价值——它可以有效地约束公务员。直到今天,公务员仍是一个“对上负责”的行业,上级完全决定下级的命运,公务员若想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就必须追求别人对自己的认可,而不是自己对自己的。久而久之,这个行业就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现象:刚性的制度约束——比如扣钱、罚款、辞退——在这里被视为“不近人情”,而柔性的道德约束——比如领导的冷遇、同事的冷眼——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这样一来,大多数公务员就被培养成了“具有高度荣誉感”的人。他们一生都活在职位和等级构成的体系里,活在领导和同事对自己的评判中,一旦脱离这些,他们无法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作出判断。因此,“敬业精神”对普通公务员来说并非内生性的,而是外部约束;他“敬业”不是因为“他想敬业”,而是因为“不敬业”带来的谴责令他害怕。这就是为什么公务员尽管很清楚“不敬业”也不会蒙受实际损失,却仍要拼命“敬业”的原因——他们要确保永远不会被领导批评为“懒惰”、永远不会被同事视为“落后分子”,这会令他们产生“丧失前途和希望”的惶恐,比财务上的损失更令他们难受。(请注意,这里所说的公务员指普通公务员,即“职员”,而非“官员”)

然而,既然把“评价权”交给“别人”,就有可能产生不公正。

“敬业精神”很有意义,比如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虽然这个故事存在明显的逻辑漏洞);再比如当年非典肆虐,卫生部门与医务人员一起昼夜加班对抗疫情,这些是非常需要“敬业精神”的。毕竟洪水、病毒这些玩意既不会等你白天上班再闹腾,也不会到了周末就消失,没点“敬业精神”,根本玩不转。可是比如周末加班开一些可开可不开的会、晚上加班写一些可写可不写的材料,这就不是“敬业精神”的问题了,这是拿“敬业精神”作为道德绑架,去侵占他人的合法权利

我忽然想起了柏杨先生评价“道学”时说过的话: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道学家往往一味要求别人在礼教甲胄中受苦。这种心理背景,产生一种愿望,对别人的责备永无止境……对于牺牲别人生命或幸福的事,无不十分慷慨激昂

——公务员当然并非人人都乐意加班,甚至也并非人人加班都有事做,只是在这股“敬业精神”的大潮中,大多不敢“逆潮流而动”罢了。可是奥特曼打怪兽打久了,胸前还要亮红灯呢,何况公务员不是奥特曼,他需要“敬业”,也需要休息。

  评论这张
 
阅读(833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