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识局焦点】计划生育下的女孩心思  

2015-11-06 14:5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识局焦点】计划生育下的女孩心思 - 识局智库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于杰(投稿)(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这是诸多关于“全面放开二孩”后为数不多的对于性别话题的探讨。有学者认为,全面放开二孩的政策调整有利于调整中国目前已经失调的性别比例。但抛开这些高大上的数据和分析,我们来关注一下那些独生或者非独生的女孩们的心思。

 

 

在关于“全面放开二”的种种声音中,我和朋友因为一个说法争论起来。那是妇女权利工作者吕频在旧文《争论计划生育,女权为何不受欢迎》中的一段话,文章写于2013年“单独二”政策颁布后:

 

“不仅如此,计划生育制造了一个客观上的受惠群体,即在那些接受了‘只生一个好’观念的城市家庭里出生的女孩。她们的成长较少受到重男轻女观念的挤压,家庭的爱和投资让她们享受到上一代妇女和农村女孩没有的自由发展机会。

 

这些年轻人对强制计划生育没那么反感甚至抱有一定程度上的好感,其实是基于一种自我庆幸:她们意识到,自己与母亲和农村女孩的命运的差距,在客观上是由计划生育带来的,不管父母情愿不情愿,计划生育让她们不用作原生家庭中的二等公民”

 

朋友是城市家庭的独生女孩,在成长过程中收到父母倾心的呵护和关爱,但因为独生,从小便渴望有兄弟姐妹的陪伴。全面放开二胎的消息公布后,她也是对“我们竟然成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代独生子女”很有痛感的80后、90后独生子女群体中的一员。她对吕频说城市独生子女对计划生育政策“甚至抱有一定程度上的好感”的措辞表示异议。从她自身所见,即使周围的超生家庭,身为女孩的同学和朋友也并未承受“二等公民”的遭遇。

我的家庭是计划生育政策的“漏网之鱼”,因为乡村重男轻女的顽痼观念,我的母亲生育了一胎又一胎的女儿后,最后生得一个男孩。作为在乡村多女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女孩,自身的成长经历让我对吕频的说法抱有一定程度的认同:从宏观角度看,计生政策让部分80后90后独生女孩群体受益,也影响着中国性别秩序的格局

 

我的故事

 

在多女家庭,我是头胎女儿,和最小的弟弟相差五岁。我的母亲在二十岁到二十五岁的年纪里,不停地怀孕、生产,隔一二年便诞下一个孩子。我曾经问她为什么一定要生男孩,她轻描淡写,只是说爷爷想要个孙子。小时候她也常开玩笑,说如果我是一个男孩就不用再生,也不会有弟弟妹妹了。因为超生,母亲躲藏过,缴过罚款,还曾将一个妹妹送人养育,据说弟弟就是暗无天日地在某处躲了数月才逃过计生“大网”。

我的家庭并不宽裕,甚至有过非常拮据的时候,孩子们年岁又相近,可想而知养儿负担之重。资源有限,又是为生男而造成困境,唯一的弟弟从小就受到偏爱,小时的情况常是弟弟有肉吃、有钱用、有衣穿,而女孩们在物质上就匮乏得多,同时得承担不少家务。

我因是头胎,也得了母亲一些偏爱,妹妹们在亲情上收到的回应就“惨淡”多了。我的母亲争强好胜,一直勤勤恳恳,试图改善家庭的经济情况。但在为人母,尤其在当多个孩子的母亲上,她做得并不好,不仅不能做到向每个孩子付出不偏倚的爱,而且因为各种压力作祟,向妹妹们施以冷遇甚至“冷暴力”的情况并不少,尤其和送人几年又要回来的妹妹,更显得生疏和淡漠。从我自身的所见所遇,所谓原生家庭的“二等公民”的说法并无夸张。因此种种,我的家庭埋藏了不少问题。

听到全面放开二孩的消息后,我心里五味杂陈。我想,可能是我觉得自己的成长、自己的家庭和计生政策关涉太深。小时候常会生出一种“不正常感”,感到自己和周围的同学朋友,自己的家庭和其他家庭的不一样:在基本都是一个或者两个孩子(在乡村政策略有放宽)家庭的环境里,我的家庭显得过于庞大。尽管我不以为忤,坦荡地向他人介绍家庭成员,但对方眼里的惊讶、嘲讽甚至鄙夷,仍然像冷箭,在我幼小的敏感的心里,戳开一个个小孔。

还有对贫困的畏惧。谈计划生育,不可能抛开“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代独生子女”成长起来的经济社会环境,改革开放后养大的孩子,教育成本、生活花费以及孩子长大后的婚姻嫁娶成本,比父母一辈翻了几番,不论城乡,加在每个普通家庭的担子都不轻。所以,我的家庭,绝然不像父母一代常见的大家庭养孩子那样轻松,不可能再是放养着放养着孩子就养大了的情形。街坊邻居对我们家暗地里的偷偷议论或明面上的话中有话,都有这层深意:时代不同了,你们还这么生养,尤其是生这么多女孩只为求得一子,自找苦吃!

这种大环境里的“不合时宜”和原生家庭自身的“不完美”,对于其中的个体,对于在我家——这个在政策对生育控制,而家庭则强制生育的“双重威权”中遥遥晃晃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的我和弟弟妹妹们,有什么影响?恐怕无法简单言明。

 

“苦尽甘来”还是“无法重来”?

 

当我在朋友圈表达对于计生政策的复杂情绪时,有朋友给我留言,说我们家是“苦尽甘来”,而他们是“无法重来”。

无法重来,是80后90后从小到大想有兄弟姐妹陪伴的渴望,在无法返回的历史中,将永远成为无解的怅惘;是他们在政策背景下被父母无奈打掉、强制流掉的“弟弟”“妹妹”们,也永远地成了一个个家庭的隐痛;是走在前面的人对后来的政策转向心绪难平的“计算”:我们没有违规,遵守政策,而突破边界违规、寻找政策漏洞的人,现在儿女成双成三,到底谁更聪明谁更傻?何又为得,何又为失?

有个独生朋友的父亲写了一首诗,表达他对“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感受。读来让我们动容,也让有相同情绪的父母一辈很有共鸣。他写道,“战战兢兢护一娇,老来四目对空巢。惊闻国策重颁改,羡看别家育子潮”(识局君注:“重颁改”一次或许有误,目前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并未改变)。父母老矣,想生而不能,徒作怅惘。而不少独生的朋友说,“战战兢兢”用得精准,细想小时父母如何过分甚至严苛地爱护自己,生怕遭遇一点闪失,此情相仿。若再想想此前媒体报道的失独家庭,中年丧子,膝下再无儿,又无法再作生育,是多么沉痛。

国策“基本”,到它颁改之时,不管有多少种声音多少立场,似乎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曾是那段历史的“受害者”,但再作思量,似乎又非“深仇大恨”。不同的人,对它有不同的情绪和反应,我们都站在自己不同的成长经历、原生家庭的不同遭遇的“历史”之上,在寻求答案。

我试图理解那个朋友的不满,她认为自己和家庭受政策影响,没生二胎,引之为憾,怎可称之为“受惠者”。而我则认为“苦尽甘来”的说法也显得“置身事外”,因为他人无法理解我的隐痛和我的家庭里埋下的种种待拔除的引线。

但我另外一个独生女的朋友在思索后表达了对她自己境遇的“庆幸”,由于是独生女儿,父母投入了最大的精力和时间给她以陪伴,这使得她从小到大很少有独生子女的“孤独感”。而作为女儿,她在进入一线城市生活之后得到了家中全力的支持,也使得自己在婚姻中具有话语权和选择权。因为有太多家庭,由于传统性别观念,仍以举家之力为家中男孩铺路。这位独生女把那样的父母称之为“儿奴”,并说这样的“儿奴”实际上并没有城乡的差别。

 

结语

 

我和朋友是从各自的成长经历中为自己找论据。但生育政策和女性群体的权力变迁在中国是个太复杂的问题,任何个体都不可为之下论,但探讨它,又离不开每个个体的切身经历。反思曾经的计生政策,也如是,每个人、每个家庭似乎都想和它“算账”,但抛去手段粗暴、对女性身体施以侵害等明显的疏漏,大政策和小个体之间的纠葛又怎么掰扯清楚?

我不能去假设,如果我是一个男孩,我的命运会怎样,我的家庭是不是会更和睦。也不能去设想,独生家庭的女孩们,如果她们有弟弟,是不是还能收到父母同样程度的关注、爱护和资源投入,怀疑父母的“爱意”显得太不善意。

历史“糊涂”,其间利益纠葛,个体遭遇不尽相同,因此有事可书,有史可鉴。各种对大政策合理与否的讨论中,或许也不应该忽视小个体的声音,尤其是女性的声音,被流产的母亲,独生女孩群体,非独生女孩群体,不管曾经她们“受害”还是“受惠”,在新的生育环境下,不管是国家还是传统社会,能否把子宫还给她们,给她们更多的选择权,让她们选择生还是不生,想生几个。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