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识局焦点】潜规则  

2015-12-23 12:0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识局焦点】潜规则 - 识局智库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梦如是(投稿)(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前言:潜规则是不是无处不在?识局君和作者进行了沟通,论及为何要写这篇文章。其说最近他朋友遇到了潜规则,自己觉得很是气愤,虽觉无奈,但还是觉得不吐不快,于是奋笔疾书,投稿识局。写作此文的目的是希望社会运转过程中能少些潜规则,多些透明度。这是作者梦如是的期待,又何尝不是我们所有人的期待?本文里面举了多个案例,或许能引起各位读者的共鸣。

 

正文:

 

Z君是某区公务员,前年年底报了驾校,当时自信满满地说两个月拿本,结果到现在科目三还没考。

我打趣他:肯定是你没给教练送烟。他苦笑着反驳:我送的烟加起来够两条了。

他报的驾校在当地算是相当“正规”的,硬件基础雄厚,学员众多。他报了VIP班,交了3300块,结果还没考科目一,教练就通知他,驾校被另外一个公司收购了,公司规定每人再交1800块才能转成VIP,否则一年内都不能约考。

当时Z君很气愤,联合其他学员一起投诉驾校,可投诉了半天也没啥结果,为了尽快拿本,大家陆续咬牙交了1800。Z君很失望,但“战友”越来越少,自己孤掌难鸣,也只得屈服。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考科目二之前,教练再次找到Z君,说得再交500块才能约考。Z君再次气愤,再次投诉,不出意料地再次没结果。这次他学了乖,托关系找到了“管理”这所驾校的交警,请客吃饭花了200多,顺利约考。

其实送烟送酒、请客吃饭,在驾校学员看来都已经是正常的事了,大家普遍接受。但他这家驾校要钱比较厉害,据说最近科目三要再交600块。

Z君告诉我,很多学员都感到无法忍受,但他们还是忍受——退学吧,已经交的钱要不回来;接着学吧,还不知道要交多少;投诉呢,投来投去也找不到结果。最后他决定认栽:他们都是一家人,讲理也没用,这就是社会现实。我还是再找找熟人吧。

 

L君费尽千辛万苦,终于通过了某市事业编考试的笔试、面试和政审环节,结果体检的时候心电图出现异常,医生说他有某种器质性心脏病,初检没过。

L君常年在乡镇工作,哪见过这个阵仗,当场就面如土色,战战兢兢地跟医生说:我经常熬夜加班,比较疲劳,所以这几年心电图不太正常,但我照过心脏彩超,显示没有病……医生不耐烦地打断:我只认我这台机器的心电图,你少废话,下礼拜来复查,再嗦我直接给你写不合格!

出了医院,L君飞奔到另一家大医院,再做心脏彩超,结果仍然显示一切正常。但他仍然不放心,因为医生说了,只认心电图,心电图不合格就不行,所以他必须保证心电图也正常。

我找了一个相熟的心内科医生又给L君做了一遍心电图,显示还是异常,他解释说,这种异常有三种可能,其中一种是你们说的那种器质性心脏病,一种是你最近处于亚健康状态,还有一种是你天生皮下脂肪太薄,光凭心电图是没法确诊的,到底给你出什么结果,要看给你体检的医生怎么判断……

我说,哦,那就不用担心了,复查的时候要是还这样,你就拿心脏彩超给他看……可是L君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一脸恍然大悟状:嗯,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L君的父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托了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终于找到了给他体检的医生,约出来一起吃了个饭,然后他合格了。

后来我问他,你本来就是合格的,为什么还要请这医生吃饭,这不是纵容他不讲理吗。他回答,即使他不担心,他爸妈也担心,既然当务之急是通过体检,而是否通过的决定权在医生手里,那请客吃饭是最有效的办法,这就是社会现实。

 

Y处长今年四十冒头,在单位是一等一的业务骨干,每天忙到死,工资却比较惨淡。有个周末我们在路上遇见,他感慨:当年没从公司出来的同事,年薪都在50万以上,还不忙。

我不知道他还在公司里干过,忙请问端的。原来,Y处长当年在电信公司也是骨干,由于人很实在,又有能力,工作没几年就被提拔为总经理助理,后来又被委派到公司直属的某高档酒店担任副经理,不到三十岁就混上了专车。

我大吃一惊:那你考公务员作甚?

他感叹:那时在公司虽然挺好,但是经常要被××局的人叫去陪酒,你不去不行,去了不喝不行,喝完不结帐也不行。那些人对我们颐指气使的,一点也不尊重,我们只能装孙子。有一次某个科长带孩子去公园玩卡丁车,居然也把我叫去结账,我屁颠屁颠地去了,那时卡丁车还很贵,公司也报销不了,我还自己垫钱。于是我就想,凭什么他们能这样呢,所以我就报考了,然后就考上了。

我茫然了好一会,才接受他这个逻辑——他不认为那些人的行为是不对的,或者说他认为那是不对的,但他改变不了。于是他要成为那个队伍中的一员,即使他不想欺凌别人,但至少可以保证不被别人欺凌。

在路口告别时,我对他说,他们那样对你是不公平的。他苦笑:我知道,但在当时,这就是社会现实。

 

前几日,我看到一则题为《法治政府百强城市排名:深圳广州北京排前三》的新闻,新闻中称,中国政法大学发布了《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5》,给全国100座城市的法治建设打了分,名列前三的深圳、广州、北京,得分也仅仅在良好以下、及格以上。报告还举了个例子:“违法行为投诉查处实际体验”这一指标,平均得分率为44.3%,其中得分为0的城市有51个,占总数一半以上——也就是说,当人们的合法权益被侵害时,不一定能通过法治来保护自己。

他们只好找别的办法保护自己。于是诞生了上述三个故事:在第一个故事中,Z君投诉过但没有用,所以妥协;在第二个故事中,L君没投诉,直接选择了更“明智”的做法;在第三个故事中,Y君没想过或不知道应该投诉,而是设法成为那其中的一员。在他们口中我听到了同一句话:这就是社会现实。

这究竟是个什么“社会现实”?

我想它是这样的:奉行潜规则的人,以及向潜规则妥协的人,共同制造了这样的“社会现实”。他们以“过来人”的语言和行动告诉所有人,道理是无意义的,规则是没有用的,“法治精神”不会带给你任何东西,唯有服从“社会现实”,你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你的利益。

没人有理由指望靠潜规则上位的人能做到不对后来者实行潜规则。靠逢迎获得利益者,势必要求别人逢迎自己;靠谄谀攫取权利者,势必希望别人谄谀自己;靠蛮横取得地位者,势必喜欢别人屈从于自己的蛮横。既然当年他们通过对上级点头哈腰取得地位,他还能看着不对他点头哈腰的下级顺眼吗?于是,一旦有人试图打破这种规则,他们会立即扑上去,或友善或冰冷、或亲切或狰狞地提醒,“孩子,你还太年轻,认清社会现实吧。”其实还有一句潜台词他们通常不说,我替他们说:如果你继续“认不清社会现实”,他们会用更加严厉的制裁来帮你“认清”,你不低头,就滚蛋。

——久而久之,大家都“认清”了这样的“社会现实”,潜规则的“代际传承”得以实现。君不见,直至今日宫斗剧仍在大行其道,不懈地给自己、也给别人灌输这样的理念: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践踏,要想不被践踏,唯有隐忍,然后积蓄力量,等待践踏别人的时机。我们把“忍”文化和丛林法则发挥到极致,却从来不会想到,隐忍的过程本身就是被践踏的过程,很多人隐忍了一辈子,被践踏了一辈子。

 

我没有指责任何人的意思。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我自己虽然痛恨那些潜规则,但学车时也送过烟酒,看病时也塞过红包,“碰到事”的时候也托关系走后门——毕竟高喊“人人平等”是不能解决眼前问题的,趋炎附势才是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明智选择。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为什么我们明明都知道仗势欺人和趋炎附势都是不对的,却一直在制造这种“社会现实”?

我认为问题根源在传统制度设计:它的一切都是围绕权力运作的,掌握权力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他人的命运,当他不遵守规则的时候,规则就会失去作用,“法治精神”只能败给“社会现实”。在相当漫长的历史中,权力“自由发挥”的空间太大,受到的监督和制约太少,虽然儒家经常高喊“人人皆可以为尧舜”,并以“尧舜”的标准要求掌权者,然而这只是道德约束,违反道德并不会受到实质性的惩罚,所以实际上很少有人成为“尧舜”。

在每个人都围绕权力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的体系中,“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观念必然刻进每个人的骨髓,除极少数道德高尚者外,任何人一旦掌握或大或小的权力,必然首先想到用权力为自己谋利。可是,当掌权者被众星捧月一般供奉着,被所有有求于他的人笑脸相迎着,他必然会爱上这种感觉,必然舍不得放手——他当然知道,人们笑脸相迎的不是他而是他的权力,可他得出的结论却是,既然如此,我就要一直把权力握在手里。拥有权力的享受和失去权力的恐惧让他把牢牢掌握权力作为人生的第一甚至唯一要务。

他是怎么执行这个要务的呢?他逢迎权力更大的人。甭管他用什么方法,骗也好,哄也好,拍马屁也好,只要他让权力更大的人开心,他的位置就会稳固,他就可以从权力比他小的人那里获得补偿。于是教练不必讨好学员,医生不必讨好患者,××局也不必讨好公司——我的命运又不在他手里,相反他的命运在我手里。什么,“衣食父母”?你这就是开玩笑了,我只要让他们“认清社会现实”,他们就不会以“衣食父母”自居。

这才是真正的“社会现实”。它延续了两千多年,而改变是近一百年才有的事,“法治精神”当然不是它的对手——事实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它的对手。除非我们自己努力改变它。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