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川普当选的侧观察:“美国”向左“世界”向右?我来讲一个秦国的故事,一个德国的故事  

2016-11-14 11:3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梦如是(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请别问我川普为什么会当选,反正他当选了;请别问我川普当选后美国会怎么样,不会怎么样。

——题记

真正的美国总统大选将在12月19日(理论上讲,应该说是“12月第二个星期三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一”,很别扭的日子)举行,但如果不发生“选举人团集体精神错乱”之类的意外事件,川普当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也就是说,这位宣称要“驱逐1200万非法移民”、“在美墨边境筑起高墙阻挡境外移民”的“老疯子”,将在明年1月20日正式成为白宫的新主人。

那么,入主白宫后的川普,真的会去筑那堵墙吗?这倒不失为消化过剩产能、拉动GDP增长的好办法。然而历史上的两个故事告诉我,也许川普真的会这么干,但美国总统川普,不会。

第一个故事

公元前246年(也就是秦始皇刚当上秦王的那一年),一个名叫“郑国”的韩国水利专家向秦国政府提出了一个修建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议。当时秦国官员觉得这主意不错,就答应了,还安排郑国亲自主持这项工程。

然而没过多久,郑国就露出了“真面目”:他实际上是韩国派到秦国的特工,而他献策的真正目的是通过修水利工程来消耗秦国的人力物力财力,使他们顾不上侵略韩国。

此消息一出,大秦举国哗然:这些“外国人”用心太险恶了!车裂了他们!

深陷舆论漩涡的郑国却很淡定。面对秦国君臣的质问,他不慌不忙地说,我这个工程虽然会延缓你们侵略韩国的步伐,但它本身是有利于秦国农田水利发展的。你们晚几年灭六国打什么紧?若真能把洛水和泾水打通,可是关中万世之基啊!

赢政他们一想,这话有道理,行,你接着修吧。最终,秦国人花了十年功夫才搞定这个工程,搞定之后也不念旧恶,把这玩意称作“郑国渠”。

但这件事对秦国朝野产生了很大震动。有些人拿郑国这件事游说秦王:大王您看,这些所谓的“外国客卿”,一个个嘴上说得好听,但谁知道他们中间还有多少别有用心的“郑国”呢?为了秦国的安全,还是把这些人撵走吧!

赢政他们一想,这话也有道理,行,把他们都撵走!

后来的秦帝国丞相李斯也在“被撵走”之列,但他不走。这货不但不走,反而比郑国还不慌不忙地给赢政写了一份奏章,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谏逐客书》。

在这份气势磅礴的奏章中,李斯一上来就问赢政,你祖宗秦穆公称霸西戎时的那几位智囊,什么百里奚、蹇叔、丕豹之类,哪一个是秦国人?你祖宗秦孝公变法强国时任用的商鞅,又是哪一国人?要是你的祖宗们都像你今天这样,不是秦国人就不用,秦国早玩完了好不好。

在奏章的最后,李斯还写了一句流传千古的名句: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这句话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只有兼收并蓄,才能牛逼;因为人才的出身、国别或“动机”就舍弃不用,则是让敌国高兴的傻逼做法。你要知道,天底下不止你一家开饭的,你不用这些人,他们就为别家服务去了。

赢政他们一想,这话更有道理,行,不撵了,你们继续好好在这干吧。

他们就继续好好干。最终,秦帝国凭借赢政和李斯等人的运筹帷幄,统一六国,扫清宇内,建立起第一个大一统王朝。可以说,这道奏章改变了中国历史。

秦帝国的是非功过,固然不是短短一文可以说清,但得人才者得天下的道理,却在它的身上得到了完美印证。

第二个故事

最晚从公元1933年开始,德国的事就由阿道夫·希特勒说了算了。

希特勒坚信“雅利安人血统应该纯净”。在他的推动下,德国于1935年通过了充满种族歧视的《纽伦堡法案》,开始大规模排斥犹太人;到1938年的“水晶之夜”事件后,大规模排斥又转化为大规模压迫,最终变成大规模屠杀。整个二战期间,德国屠杀了近600万犹太人,还有数不清的犹太家庭遭到“合法”的抢掠,他们的房子被烧掉,财产被夺走,只好流亡海外。

据不完全统计,受排犹政策的影响,德国至少有1090名科学家、811名法律工作者、2352名医生、682名记者、645名工程师、465名音乐家、296名造型艺术家、1281名作家及来自其他文化领域的职业者被迫出逃,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跑去了美国。

为啥要大老远地跑到美国呢?第一,当然是因为当时的欧洲不大安全,还是离希特勒远点儿好;第二,也是因为美国可不管你什么德国人法国人犹太人,只要是人,移民局都平等对待。

其实美国民间的种族歧视也挺严重的,但没严重到德国那个程度——至少美国政府不会鼓动美国人去打砸犹太人的家,也不会因为某个人是犹太人就不鸟他。所以犹太人和其他避难者就在那里定居了下来,开始“建设美国”。

从目前能找到的资料看,美国政府并没对这些人说过“我们收留了你们,所以你们得努力给我们干活”之类的话,但这些人都是人才,只要他们在这块土地上生活,就会为美国创造GDP。当然,有些顶尖人才创造的还不只是GDP。

我手头有一份如雷贯耳的名单:相对论的创立者爱因斯坦,“计算机之父”冯?诺伊曼,“现代宇航之父”冯?卡门,“原子弹之父”西拉德,“氢弹之父”特勒,物理学家玻尔和费米,数学家库朗,现代建筑家米斯?范德罗,音乐家勋伯格和斯特拉文斯基,社会学家拉萨斯菲尔德,政治学家汉娜?阿伦特(这货挺有意思,她曾严厉批评美国在二战期间拒绝接纳难民的政策,不过美国接纳了她)……这些人都是那个年代跑到美国的,他们的聪明才智全都贡献给了美国。

美国也在这件事上尝到了甜头。二战后,它的国门更加开放,从全世界吸引最高端的人才,而且几乎从不问这些人的出身、民族和信仰,甚至也不关心“动机”。当然,美国民间的排外情绪始终没有消逝(如果消逝了,川普也不会因为“筑墙”而得到追捧),在其核心战略领域对外国人的“监视”也从来没有停止,但毕竟,它给出的待遇足够优厚,环境也足够包容,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各国人才可谓“百川汇海”般地涌向美国,他们对美国的贡献,是任何历史学家都难以准确统计的。

这就是很多学者说“美国由世界人民建成”的原因。所以每当有人问我,如果川普当选,他真的会收紧美国的移民政策吗,我都会回答,很可能会,但美国人不傻。

他们知道“人才全靠国产”是不靠谱的。

美国会写出怎样的第三个故事?

在这次美国大选的计票过程中,川普一旦领先,很多国家的金融市场就会出现大幅波动,仿佛这货的当选是“世界人民的大灾难”似的。然而美国毕竟拥有一个高度成熟的社会(“成熟”在此为中性词,没有褒贬之意),虽然这次大选中撕裂很深,但凭借其深厚的包容文化和发达的协调机制,相信伤口总会愈合。何况美国总统的权力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大,它还受到很多其他权力的制衡,就算川普想建立一个更“纯粹”而非更“包容”的美国,也不见得那么容易。

当然,在川普的“发迹史”中,有很多值得人们思考的地方。比如今年2月,川普在内华达州的一次共和党会议上说:“专家都预测我们会输,但现在我们赢得了年轻人、老年人、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以及没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我爱那些没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最后这句话在当时引发了轩然大波,但这恐怕是一句实话——有统计资料显示,川普在低教育群体中的支持率远远超过希拉里,而希拉里在高教育群体中的支持率则远远超过川普。这个状况跟2012年大选很不一样,当时高教育群体的选票是平均分布的,奥巴马得了50%,罗姆尼得了48%。而这一次川普获得了白人男性低教育群体中76%的支持,希拉里则只有可怜的19%。

我没有歧视任何美国人民的意思,但我想说,越是底层人越喜欢川普,是因为川普的话更容易听懂。

——试想,当你面对一群小学文化水平的失业者,该怎么向他们解释“失业”这回事?是告诉他们产业结构调整、核心竞争力缺失、市场法制化建设不完善,还是对他们说“墨西哥人抢走了你们的工作,快赶走他们”?

如果是我,我一定说后者,因为他们听得懂这个。或者说,因为他们只听得懂这个。

我承认这段话有些居高临下、盛气凌人了,但我个人认为,我也像川普一样说了实话——那些简单粗暴的口号不仅容易听懂,而且由于它们激发了人类天性中狂热的荷尔蒙,所以还容易让人产生亲切感,这应该是帮了川普大忙的(当然“邮件门”帮的忙可能更大)。唯一的问题大概在于,它们不能帮川普解决实际问题。

关于这一点,前两个故事已经作出了证明;如果美国人不信,他们可以自己写第三个故事,那故事究竟是“正面案例”还是“反面典型”,只在其一念之间。我倒是相信,包括那76%的白人男性低教育群体在内的美国国民,很快就会意识到“赶走墨西哥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要知道,美国二百年来历经风浪始终屹立不倒,自有它的过人之处,川普再能忽悠,还能上天吗?

再说了,如果川普真的上了天,美国真的关上了国门,还把移民都赶出来,不也很好吗?你们懂的。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