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马局长“官复原职”  

2016-11-28 11:2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夹沟人(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周日,一周内唯一不用设置叫醒闹铃的一天。九点不到,却被电话铃声从睡梦中唤醒,朦胧中摸索到手机,按下拒接键,倒头再睡。以为自己倒霉,昨晚忘记取消闹铃设置,此刻被打扰了好梦。

头才挨着枕头,刚被按死的手机极不服气,又在床头柜上跳了起来。谁这么早?迷迷糊糊中接通电话,耳边传来飞沙走石般西北汉子的独特口音:

“张总,咋样啦?你们的审批流程走完了吗?”

我用力按了按太阳穴,努力赶走梦境的残余,翻身坐起,用了五秒时间理请思路,从梦里回到现实世界。

“呃?啊,马局啊,你咋这么早捏?”我也不由自主地带了点西北口音。

“不早了,九点啦。你们审批结果还没出来吗?”

“马局,总裁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地忙着处理银行贷款的事,没回公司。等他回来,我们立即汇报,争取早日达成一致。你放心,我们也想尽快解决问题。”

“啊呀,可不能再拖了。督察组等着要处置方案呢!我只有五天时间了。”

 

 

2013年7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某县政府代表团要来公司考察洽谈项目,县人民政府安排一位工作人员提前一天到公司,对接具体的日程安排,俗称打前站。

小孙去机场接客人,计划直接送酒店休息,晚餐时我们再碰面商量。下午四点半,办公室的门被“咚咚”敲响,小孙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位身材高大的西北汉子。

没等我站起身,汉子伸出一双硕大的手,爽朗地说:“我是马国华,招商局副局长,还请你多多支持。”

汉子显然还没有从西北的凉爽中回过神来,南方的闷热潮湿已经以最大的热情拥抱了他,汗水打湿了头发,丝丝缕缕地沾着前额。浸透汗水粘在皮肤上的T恤、带着酒精酸味的沉重喘息,都在证明他是个刚刚闯入南方夏日的西北客。

喘息稍定,马局长说,政府很重视本次活动,一把手县长亲自带队,还请务必帮忙安排好考察洽谈的一切细节。说完,马局长把两张A4纸递到我手上,认真地说:“我们逐项核对一下。”

A4纸的标题显示,马局长已经准备了详细的接待方案。领导姓名职务、考察日程安排、洽谈事项,都是常规性内容,没什么。第二页尾部的备注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被加了黑体。

我捧起A4纸,把近视眼镜推到鼻尖上,从镜片上方逐字看着备注:1、在酒店大堂电子显示屏打出欢迎标语;2、在主要领导的房间提前放置鲜花;3、提前设定叫醒电话;4、每个房间安排洗漱用品······

人高马大的马局长可能捕捉到了我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没等我开口,马局长说:“细节决定成败,接待也是生产力啊。招商局是给领导搞服务的,哪个环节都要确保万无一失。”

晚饭前,马局长在酒店前台领了每个房间的门卡,逐一打开,看看关上窗户是否还有噪音,开了空调试试制冷效果,甚至把床头前的插孔也逐一做了检测,手写好房间分配及联系方式并端端正正地放在床头。

有了马局长的精心铺垫,宾主相谈甚欢,考察、洽谈格外顺利。送走客人,我们在周例会上还专项讨论了马局长的工作作风,小孙总结说:一个孔武有力的西北汉子,内心却如此精巧细致。

 

 

2014年元月,马局长再次飞赴本城。南方夏天的酷暑让他始料未及,他为这次寒冬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南方再冷,在冷的绝对值上怎么也是西北的小兄弟吧?但南方屋里屋外的零度温差,仍然让他苦不堪言。

搓着几乎冻僵的手,调侃几句南方的天气。马局长说:“再怎么寒冷刺骨的天气,也浇灭不了我内心的火热。”

经过近半年时间考察洽谈,公司决定到马局长所在的县投资,“把当地的优质资源与公司的知名品牌相嫁接,将当地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项目实际投资总额在一亿元左右,在马局长的暗示下,投资协议书写明“投资总额约为2亿元”。签约仪式在县里隆重举行,“县长亲赴南方盛情邀约,2亿元项目落地生根”,这是签约仪式的报道标题,我注意到了特约通讯员的名字:马国华。

没有了为领导搞好服务的压力,马局长不再斤斤计较细节,恢复了西北汉子大大咧咧的本性,一见面就拍肩膀,兰州烟一颗接一颗地散。心态放松的马局长格外健谈。

作为投资项目的对接责任人,马局长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求我们给他出具招商引资书面证明,说是要上报到市里。马局长说,“这是市里多年不遇的投资过亿元项目,意义重大”。可能是太过得意的缘故,同样的话,马局长接连说了两遍。

陪同马局长出差的招商局办公室主任说,由于招商引资业绩出类拔萃,马局长很快会被提拔的。马局长笑着批评主任,“没影子的事不要乱说”,满面红光和盈盈笑意不经意间泄露了他的兴奋与期待。

当夜晚餐的气氛格外融洽,西北狼跟着南方的小绵羊学会了“拎壶冲”,细致周密的马局长变身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横刀立马,屡屡提杯冲锋陷阵,杀得南方小绵羊一片东倒西歪。第二天醒来,马局长的手机去向不明。

5月份的一天,快递小哥通知我领包裹。是马局长从遥远的西北寄来的宁夏特产——枸杞,红红的枸杞果实预兆欢乐与喜庆。果然,两袋枸杞之间夹着马局长的新名片,他的身份变了,已经提拔为县招商局一把手局长。

去宁夏办理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的小孙回来告诉我,马局长因为招商引资成绩卓著,已经由副科级升任为正科级了,那晚摆酒庆贺,把小孙灌得烂醉如泥。

 

项目签约后,开始算是顺利。项目注册,立项,环境影响评价,施工队伍进场,一切都在朝着双方预期的方向发展。但是,半年以后,宏观经济形势疲软,各行各业出现比较明显的下滑态势,公司所在的行业面临全行业亏损的窘境,因为与政府之间有签字画押的协议书,我们只得硬撑。

2015年上半年,公司出现了重大人事变故,很多重大决策一时难以做出,部分项目被迫停工,包括马局长县里的那个项目。

“咱们的项目已经上报为自治区重点项目了,按照规定,每月要向重点项目办公室报告投资进度。现在停工了,咱怎么向上级交代啊?”马局长一脸无奈,兰州散发的烟雾顺着乱发缕缕飘散着。

“现在督察组就在咱县上呢,等着我们拿出处置方案。如果处置不当,可是要问责的。”马局长说到激动处,再也坐不住了,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夹着香烟的手指微微颤抖,酒精考验的脸红白相杂。

为了不让马局长太过激动,我安抚他坐下,给他分析了公司的现状,虽然困难重重,但还不至于陷入绝境。希望是有的,咱们再慢慢想办法解决吧。

“慢慢”两个字大大刺激到了马局长早已紧绷的神经,他再一次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两唇之间燃着的兰州划出一道仓促的弧线,不安地跳跃了两下,无辜地躺在地板上,身旁的办公室主任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可不敢再说慢慢想办法了,张总。那是要出大事的,必须尽快拿出解决办法。”也许是太过于激动了,马局长的脸涨得通红,就像一个南方人,冒冒失失地闯入了北方烧得正热的炕房。

会议室陷入了死寂,谁也没有说话,互相看着对方表情奇怪的脸,任混乱的思绪在内心翻滚。

“实在没办法,就走诉讼的路子吧,虽然谁也不想打官司,但是问题总要解决吧。”这是马局长离开会议室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还有那长长短短的烟屁股,围绕着烟灰缸呈圆形分布。

马局长一行登机离开。飞机起飞前,招商局办公室主任发来短信:

请你们一定要理解马局长的心情,他的压力太大了。县长在全县招商引资大会上拍了桌子,如果马局长不能如期解决项目停工的问题,就要动他的帽子。

 

2015年8月,公司收到项目所在地人民法院的传票。

公司相关部门研究后决定,先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多少可以争取一点时间吧。很快,法院裁定驳回了公司的管辖权异议。我们商量着,觉得就被驳回的管辖权异议再提起上诉,意义已经不大,干脆直接准备应诉吧。

我们去了马局长的地盘。不再有项目洽谈、运作前期的车水马龙,赶到县里已经临近傍晚,我们悄悄住进了酒店。

有人敲门。房门打开,高大的马局长站在门外,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抱歉表情,我们互相看着,谁都没有说话,两只手紧紧握了握。

进了房间,马局长说:“辛苦兄弟们了,先吃晚饭吧。工作上的事情明天再说。”这是他第一次称呼我们兄弟,没有使用以前习惯的某某总。

为了不再触及项目的话题,大家就刻意互相敬酒,大声说话。饭前我问马局长,八项规定有要求,不能喝酒吧?马局长说:“没事。招商引资原因的接待,可以喝酒。”说到招商引资,他的神情瞬间有点黯然,好在转瞬即逝。

在南方频繁“拎壶冲”而不倒的马局长,在当晚的酒局上却意外地不胜酒力,中途便醉意朦胧。一番感慨之后,他忽然发起了牢骚:

“兄弟,现在政府部门的差事难干啊,积极作为不是,不作为也不是,叫人左右为难。”一桌人不再大声喧哗。

“就拿这项目停工的事情来说吧,板子咋能都打到招商局头上。当初引进项目的时候,哪个领导没受益?提拔的提拔,重用的重用。现在咋都成了缩头乌龟。”

说到激动处,他甚至嘟囔着骂起了县长,这已然是犯了官场大忌,晚宴只得草草收场。

 

第二天上午,双方准时到达县法院条件简陋的会议室。不如影视剧中的庄严肃穆,没有律政俏佳人的潇洒干练,中年女法官晃荡着茶垢堆积的玻璃杯,好让沾在杯壁的茶叶尽量浸泡在水中,慢条斯理地说:

“政府和重点招商项目投资单位之间的合同纠纷,说句实话,法院也觉得为难。按照法律规定,在政府和投资方自愿的前提下,法庭可以组织进行调解。你们双方是什么意见?”

我和马局长互相注视,飞快计算着对方的利弊得失。

我在脑海里飞速算计着:重点项目实施过程中,如果发生政府与投资方的合同纠纷并诉至法院,一审二审下来,没有个一年半载不会有结论。耽误工期不说,也会给临近县提供打压、嘲笑本县的炮弹。作为政府的诉讼代理人,虽然有法制办的律师负责业务,稍有闪失,马局长难辞其咎。

马局长无疑会想:民告官本就是民间一大忌讳。投资方与政府陷入诉讼,不管最终的审判结果如何,都不会有绝对胜利的一方。何况在本案中,投资方处于被告的不利地位。

一分钟之后,我们用眼神坦诚交换了对彼此软肋的分析,冲着对方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再一起朝着中年女法官点了点头。

已经从昨晚的不良情绪中彻底解脱出来,马局长思维活跃。和解协议的洽谈推进得格外顺利,经过一天时间的博弈、推敲,三页纸的和解书最终成型。打印机出纸口沙沙吐出和解协议书,马局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兴奋地说:“抓紧签订和解协议书,交给法院出具调解书。”

马局长想起了什么,问我们可以直接签订和解协议书吗?

“对不起,马局长,和解协议书必须经过公司董事会批准,得到授权后才能正式签订。”

 

难得的周日清早,马局长急匆匆把我从周公家里捉回现实,就是为了这份和解协议书。没有这份和解协议书作为依据,法院就没有办法出具调解书。

马局长心心念念的和解协议书,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公司董事会办公室的待处理文件区,等待最后的审批。根据公司规定和项目子公司章程要求,资产处置事宜必须经过一套内部评审流程,其最后环节是公司的最后决策人代表董事会签字,和解协议书缺少这最后的签字环节,无法生效。

导致项目停工的重大人事变故,同样使最后的签字无法落实。决策不能的尴尬,又无法对马局长解释得清楚。

“你解释得再清楚也没有用啊,关键要落实。你可以等事态的发展,但我离县长给的最后通牒只有五天时间了。届时拿不到解决方案,督察组要向县长问责,县长就要让我挪窝。”马局长第五次跟我强调,声音中开始透出了绝望。

旅行者的五天,可以悠闲地用来爬山涉水;年轻人的五天,可以甜蜜地谈情说爱;果农的五天,可以精心地伺弄苗木果实;马局长的五天,可能就是对他政治前途的残酷宣判。

“总裁,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代替董事长签字了吗?如果再不解决,法院将进入审判程序,结果很可能对我们极为不利。”周一上午,第N次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我在绝望中寻求希望。

“那你们给我提个建议,有什么办法可以代替董事长亲笔签字?”总裁停下手头的工作望向我,轻松地把球踢了回来。

“问题再得不到解决,县招商局长就要被降职了。还有五天,不,还有四天时间。”

“也许他用的是苦肉计呢?”你不得不佩服总裁的老辣,火烧屁股的事情,他都能一一化解。

见我困兽般无计可施,总裁又换成拉家常的语气,像在自问自答:“股东不在,处置资产这样的事情,谁能轻易代表他做出决策呢?除非······” 

 

 

“除非在资产处置的过程中,不造成任何经济损失”,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把这根最后的稻草抛给马局长,远在宁夏的他明显愤怒了。不再使用撇着腔的宁夏普通话,他操起了尾音厚重的宁夏南部方言:

“啊呀,你们这帮哈怂(坏人),太刻薄捏。投资失误,咋能不承担一点损失呢?县里已经开过常委会了,我咋再去跟县长解释吗?这哈子日踏了(坏了)。”

“你把公司的想法再跟县长汇报一下?”无比理解并同情马局长的窘迫处境,却又不得不在对立面上与他对话,我尽量将用词最少化。

“那还汇报个球!该咋办就咋办吧。”这是我听到马局长说的最后一句话。

半个月以后,县政府办公室发来传真,同意了公司提出的再增加200万元收储价款的要求。有了这额外的200万元,恰好满足了“在资产处置的过程中,不造成任何经济损失”的要求,公司最终以集体决策的超常规方式,审批同意了和解协议书。

小孙带着签字盖章的和解协议书再赴宁夏,拿到了法院出具的调解书,停工风波圆满解决。小孙回来告诉我,把调解书报给督察组的第二天,马局长远赴广州,出任县政府驻广州招商办事处主任,享受招商局副局长待遇。小孙还说,调解书的出具时间比县长规定的最后期限晚了15天。

马局长今年46岁,宁夏回族自治区某市某县的基层公务员。从副局长到局长的半步台阶,他奋斗了整整六年;从局长位置上“官复原职”,再回到副局长的岗位,他只用了两年不到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