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东北人说东北系列之七:“有能力的人,都走了”  

2016-11-03 14:2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思齐(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本周,沈阳的网约车细则出炉。可以说在继承北上广深政策(车辆购置税的计税价格在13万元以上,车龄必须在2年以内, 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排气量不小于2.0L或者1.8T;新能源车辆轴距2650毫米以上,续航里程250千米以上;网约车驾驶员方面,要有本市户籍或者居住证)之外,沈阳还多一道车辆需在获得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运力指标后才能上路运营的门槛。

政策一出,哗然一片。身边朋友都整不明白,北上广深那是要控制人口过快流入,这东北人口都纷纷外流了,还······

 

 

正文:

说写文字空谈的,号称键盘侠;那在酒桌上空谈呢?我暂称之为酒杯侠吧。

近两年每每谈到身边的人和事,酒杯侠总是叹气。作为上世纪末的大学生,他是现在车间里的骨干技术力量,而和他同一批到厂工作的,如今已剩下不多了。早先是被南方的厂子高薪挖走几个人,而现在的人则更多是主动去找机会,包括出国。虽说拖家带口不甚方便,但是换个城市,挣得真心多。

这片土地仿佛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经济不景气,导致对人口的吸引力不足,人口外流;人口尤其是劳动年龄人口的净流出,又反过来继续拖累经济的发展。

下面引用几则数据:

2015年1月3日,英国《经济学人》在一篇题为“东北再度告急”的文章中指出,东北地区面临严峻恶化的人口形势是经济失速的重要原因之一,其中引用国内某大学的一项研究结果称,东北地区净流出200万劳动力。

2016年2月底,辽宁省社科院公布的《辽宁蓝皮书:2016年辽宁经济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也显示,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东北三省人口净流入为36万,十年后的“六普”则显示,东北人口净流出200万人。

之后,国内媒体每每提及东北人口流失都会提到“按照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东三省每年净流出的人口约200万人”。

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学者王广州所做的测算也显示了东北地区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在减弱。王广州采用了外来人口渗透率这个指标,当渗透率为1时,意味着在全国人口流动的格局中该地区处于与本地人口规模相当的人口净流入水平。渗透率越高,意味着该地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越大。根据测算,2000年黑龙江省的省外流动人口渗透率为0.32,吉林为0.35,辽宁为0.7。而到2010年时,这组数据分别下降为0.21、0.26和0.6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笔者最讨厌的就是统计数据,因为现今很难找到真实可靠的数据。对于人口数据而言,笔者觉得互联网以及公开渠道所得到的数据也可能有一定失真,现实情况也许要比数据显示还严峻。

酒杯侠说他有个感受是这样的:“目前我们的所在地区(东北省会城市),每100个人里面有约22个老人,6个学龄前孩子,22个中年人,10个正在接受基础教育的孩子,2个大学在读学生,1个残疾人,2个待业或失业的,35个40岁以下的年轻人。扣掉一部分混日子的中年人,每100人里真正贡献社会财富的不超过45个人。”

酒杯侠和笔者一样,最反对等着政策振兴经济。“有能力的人都走了,剩下的人能力有限,认真程度欠佳,即便给上一些大好的政策,又能如何?就好比你到幼儿园宣布对所有小孩子免税,他们该玩儿玩儿,该吃零食吃零食,该尿裤子尿裤子,这一飞冲天的政策能复兴经济么。”

而东北青壮年人口外流,直接导致老龄化加剧。数据反应出来的问题是直观而残酷的。

东北地区2015年的中位年龄为43岁,比全国的38岁高5岁,相当于全国2027年的水平。这导致东北养老负担沉重。2015年东北地区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参保职工与领取养老保险人数之比)为1.55,远低于2.88的全国平均水平。其中辽宁为1.79,吉林为1.53,黑龙江为1.33,全国最低。(根据人社部数据)

“有能力的人,都走了!”

东北地区外流人口特点,和其他人口净流出地区有一个明显的不同:四川、河南等传统人口流出大省,外流人口以农民工为主,但在东北地区的外流人口中,高学历、高技能、高素质的人才占相当高的比例。东北地区的医生、教师、企业管理者和技术人才成批地流向经济发达地区。那些有本事又不堪忍受自身环境的人,大多是远走天涯,到大城市或者是沿海发达地区去寻找自己的事业空间和机会。

而留存东北中小城市的大概有三类人,第一类是职业、收入、社会地位相对优越的人,比如官员或企业家;第二类是能力和勇气都不足,不愿到外面闯荡的人;第三类是拖家带口,能力勇气都有,但想走也走不开的人。

酒杯侠有一次跟笔者愤而表示,要是有那么一天东北突然宣布本地区全民免税,说不定能掀起一波投资、创业狂潮,说不定真能振兴经济。可是一个冷静他话又说回来,全国人民公正平等,凭什么单独给东北免税?

酒杯侠还有一个感受,那就是上述百人中做贡献的45人里面,包含着15个公务员。这个数据不见得确切,但这个感受并非空穴来风。

根据2016年中央巡视组的通报,仅黑龙江一省,超配干部就达1万多人。这还只是根据干部指数查出的,如果深究,因人口外流造成干部比例过高的问题更加严重。在一些人口外流严重的地区,原来人口八、九万的县级单位,只剩下三、四万人,但因为行政级别没有改变,干部指数也没有减少。另外,东北地区国有企业的比重在全国最高,大量国企高管也被看作是官员,由于缺乏指数约束,其超配问题要甚于政府部门。

高比例的官员群体都在维护自己的地位、利益和形象,并且其在资源和利益分配中拥有决定性的话语权,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且关系复杂的共同体。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进行干预,仅靠自我改造机制实现改变,基本可能性很小。

2016年末出台的沈阳网约车政策,令人匪夷所思。政策本身就自相矛盾,同时还限制住了8万多自由职业者。互联网上对这个政策评论的其中一条就是:这个政策是既得利益者对既得利益的强力维护。

酒杯侠也是识局的忠实读者,前些天看到一则东北大学毕业生择业选择的历程,我们都注意到文章引发的各类评论让人深思。笔者谈及,“其实省会级城市,副省级城市,工作其实也应该没有那么宽松吧?”

但酒杯侠因为接触部分机关部门日久,他对办事难、办事费劲腹诽甚多。早上不一定几点来,中午午休不知道几点回,下午四点多就去买菜,买完直接回家。如果聘上某区公务员,享受下班大巴的待遇,如果聘上市一级公务员,工作可能有点累,但一开大半天的会可以当休闲。(好吧,对于开会,笔者则觉得是一件苦差事,要认真领会会议精神,要多做笔记,回来还要认真落实,不能算休闲。)

在酒杯侠看来,现在的东北积重难返。他的孩子已经快要大学毕业,专业不错,GRE考了高分。他正在积极活动,鼓励孩子考M国的研究生(和老爹一个专业方向,有其父必有其子)。酒杯侠也捡起丢失多年的俄语,报了网络班学英语,下定决心跟孩子走。他已经放弃了发表学术论文、放弃了评先评优,不再组织工人活动,也不在党组会上积极发言了。他对提干失去了信心,对工资也失去了兴趣。酒杯侠如今只剩下三个主要的兴趣:学外语、研究低电阻传输信号······还有就是喝酒。

酒杯侠的夫人是厂里财务副总,早年的美女一枚。现正备考ACCA,是一个不服老的人,座右铭是永不退休。而夫妻二人的终极目标是盼孩子毕业,卖掉房子买机票。

所以笔者很珍惜和酒杯侠喝酒的机会,每次都喝得大醉。毕竟键盘侠、酒杯侠坐在一起海阔天空畅聊的机会不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