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假如你有一位朋友正好干招商······  

2016-12-12 14:0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夹沟人(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老曹从东部某县级市出差回来,一屁股坐到我办公室的转椅上,板着那张焦黑的脸,半天没有声音,仿佛变成了老僧。

“咋的了?老曹,你是要入定啊?”

老曹根本就没搞清楚,我在看着他的那一瞬间,想起了老僧入定这个成语,他对这个隐喻显然摸不着半点头脑,傻睁着一双无邪的老眼。

“见着龚主任没有?”我不再和老曹玩文字游戏,直接奔向他这次出差的主题。

“见着了,和他谈了。”老曹眼睛看向脚面,回答得有气无力。

“龚主任怎么说?钱有希望吗?”

“龚主任说他就要调走,已经公示了。在他走以前,不可能再办理付款的事了。”老曹这些话,很好地解释了他一坐下就要入定、说话时一直看着脚面的原由。

我本想指责他办事不力,说些让他差旅费自付一类的话,看着面前垂头丧气的老曹,只能无力地挥挥手。

再多说赌气的话,除了逞一时口舌之快,能起什么实质作用呢?

 

我们与龚主任结识于2010年底,他刚刚从乡镇长的位置上转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此前的一个月,我们的项目在开发区落户,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签约仪式,市委、市政府等四大班子领导悉数出席。管委会主任,我是指龚主任的前任,因为招商有方,在签约仪式上得到了市委和政府领导的大力表扬。签约仪式后不足一个月,即被提拔为地级市的某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由正科升任副处。

为了沟通签约后项目正式落户的具体问题,我应约在龚主任的办公室与他见面。我对这里并不陌生,为了沟通合作协议书的内容,曾经数次与前任主任或者和颜悦色、或者面红耳赤地交流,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

彼时的龚主任不到四十岁,正是干工作的大好岁月。抑制不住的工作热情,满满写在方方正正的脸上,须臾不离手的香烟总是袅袅燃着。令人意外的是,刚从乡镇长位置上转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他,对项目的运作与管理流程,无比熟悉,沟通毫无障碍。

几乎一切都是按照我们的计划达成了一致。我说几乎而不是说全部,因为唯有一条,龚主任坚持己见,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其他条件都好说,项目必须用外资注册,这点真的不好再讨论了。我也是按照领导的意思办,利用外资,上面考核得很紧。请你们一定要理解,地方给项目提供了政策支持,投资方也要适当地支持支持地方发展,互利双赢嘛!”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识他笑眯眯外表下的固执己见。后来彼此熟悉了,他自己解释说那是万不得已,领导有要求,他必须完成。

经过深入探讨,最终达成了折衷方案:一个项目,拆分成两个公司来注册,一个内资,一个外资,两家公司各司其职。

 

项目注册后,因为落实土地指标的事,龚主任多次往返省城,我们便因此格外地熟悉起来。

按照开发区的管理体制,龚主任是管委会主任,行政一把手,在他之上还有一位党工委书记,由一位市委常委兼任。在他们第一次来省城落实土地指标的晚宴上,我见识了龚主任的豪饮水平。

那晚的宴请由党工委书记做东,包括与项目立项、环境影响评价、土地指标等有关的几个职能部门的处长在座。根据省里的有关文件规定,投资额达到一定数额的工业项目,经有关部门认定后,可以作为省重点项目纳入管理,土地指标由省里直供,不占用地方的指标。

为了落实土地指标,书记带头冲锋,无奈酒量有限,很快便败下阵来。书记在进入完全的酒醉神迷状态之前说:“小龚啊,这次能不能把项目列入省重点,顺利拿到土地指标,就看你···你怎么喝了。”

领导的话就是战斗的号令,领导在酒桌上说的话同样是。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已经酒过数巡、量达八成的龚主任,很快完成了书记布置的任务,与几位处长分别炸个雷子,眨眼工夫,又灌下去了半斤白酒。

毫无疑问,龚主任酒喝多了。酒喝多了并不神奇,神奇的是,他竟然能在酒已经喝多的情况下指挥若定,吩咐司机把地方的土特产品,依次放在处长们的后备箱里,与他们一一挥手道别,嘴里还能机械地念叨着:“谢谢,再见!”、“谢谢,再见!”

等到处长们纷纷离去,再安排书记的车子离开,龚主任一头趴到路边的人行道上,呕吐不止。路边归家的行人见状,赶紧捂着鼻子躲避,纷纷责骂。

 

 

龚主任主政的开发区,是从相邻的三个乡镇各划出一些地盘组合而成,根据招商引资来的项目情况,再逐步落实拆迁安置、修路架桥、管网铺设等基础工作。

我们的项目落实了省重点,土地指标进入按部就班的审批环节,正常情况下,我们可以办理其他一些如环评、规划设计等开工前的准备工作,待土地摘牌后就可以动工了。

一个周六上午,龚主任专程来省城,约我们谈论项目开工事宜。土地没有摘牌之前,能开工吗?万一被举报,投资方和开发区管委会都会有麻烦的。在江湖上闯荡久了,我们还是有这方面经验的。

龚主任说没事,今年开发区的投资任务很重,能使上劲的大项目不多,你们务必要帮帮忙。群众工作我们都做好了,安置方案老百姓很满意,不会有麻烦的。尤其是你们的省重点项目,必须要按月报送投资进度,实际投资额总是零报也不好看啊。

“那要不开发区给我们写个保证书,不,保证书难听,要不就叫说明吧,万一有问题了,请开发区出面协调解决。要我们提前动工可以,到时不能让投资方承担责任啊。”

龚主任笑着说,保证就保证,没问题。但是,口头保证就行了,不需要再搞书面说明了吧。开发区给投资方出个说明,说你们先干起来,如果违规了你们不要承担责任,也有点不伦不类啊。

那就这么定吧。皆大欢喜,喝酒。正好是周六,难得偷一次闲,饭后大家就凑一桌掼蛋。正在激战正酣之际,龚主任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龚主任神情大变,招呼司机立即往回赶。

事后得知,是因为某个拆迁户对补偿标准不满意,扬言要到开发区管委会大楼喝农药。好在龚主任及时赶了回去,好在事情最终得到圆满解决。

 

 

让开发区管委会出个说明,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绝不是没有任何道理,民间的智慧早已告诉我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的事总会有发生的时候。国土部门对全国工业用地使用情况进行普查,其中最厉害的招数是航拍。龚主任的开发区远离城区,在乡镇的包围之中,我们的项目又是其中最大的工地,航拍之下,一切就昭然若揭了。

省重点项目,大项目早日投资可以拉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无法洗脱“未批先建”的事实,必须进行处理。

按照规定,未批先建的项目,必须由业主方恢复原状。好在我们和开发区有言在先,虽然口舌无据,但龚主任并没有一推了之,基本遵照他的口头承诺,与我们一起积极商量解决办法。

形势总是比人强,眼下的政策大于历史上的一切正当理由。

最终达成的解决方案是:投资方适当地处理掉一些在建工程,以满足上级检查的要求;投资方继续配合开发区管委会,努力把项目所对应的土地指标批下来,并办理完成摘牌手续;投资方与开发区管委会就地上的在建工程进行磋商,由管委会以合适的价格回收在建工程;完成以上手续后,投资方注销两家公司。

 

 

解除协议书签订后,管委会按照约定支付了第一笔回收款。后来由于地方政府换届,市政府主要领导,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均做了调整。龚主任继续留任。

我们并不熟悉地方政府的换届流程。听说龚主任曾经希望能去某个岗位,最终却没能如愿,理由是在开发区时抓大项目不得力,项目后继的回收款也迟迟得不到落实。

换届结束不久,龚主任冠心病发作住了院,动了心脏介入手术,放进三个支架。我们听说后,以朋友的身份去看他。

席间,他不无遗憾地说:“兄弟们,今天不能陪你们喝酒了,这次差点没能挺过来,医生叮嘱再也不要碰酒杯了。我只能以茶代酒,以后恐怕就要与烟酒绝缘了。”

我们知道在这次换届中他的心愿没有达成,谁也不再提这事,也没有说任何与回收款有关的话题。这顿饭,属于纯粹的朋友之交。

没有了烟与酒的助阵,龚主任明显缺少了以前的英雄胆魄,不咸不淡地谈论着天气和人文,总是缺少点主题思想。无意中,他提及自己一个在甘肃兰州做生意的堂弟,春节时专门从千里之外开着新买的奔驰回村,演绎着“衣锦还乡”的现代含义,并且邀请龚主任去他那里一起干。

我们都说,他也许是比你有钱,但他哪里有你那么高的成就感和社会评价呢?龚主任听了,只是淡淡地笑笑,不再言语。

 

根据老曹提供的线索,我上网查了一下,果然看到了该市市管领导干部任职前公示。三十多人的任职前公示,龚主任排在第一位,由目前的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拟任某镇党委书记。

我一边浏览任职前公示,一边说:“龚主任这算是平调,仍然是科级干部。”

“是平调,但实质是降了。”谈起这个话题,曾经在政府部门任过职的老曹来了精神。

“怎么是降了呢?不都是科级吗?”

“你看,开发区周边三个乡镇的党委书记,都挂的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现在龚主任调去当乡镇的书记,那不是降了?”

“他现在身体怎么样?”我没有心情反驳老曹,岔开了话题。

“不行。这次又因为肾结石,在身后打了三个孔,效果却不理想。”老曹说着,用右手在自己的身后比划了一下,眉头紧皱。

“烟不抽了吧?”

“又烟不离手了,一颗接着一颗。”

我已经浏览完了公示的全部内容,虽然他不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但最小的公示者比龚主任小了近二十岁,90后。

“看样子龚主任是没有提拔的机会了,你看90后都已经是副科了。”这一刻,好像我自己就是龚主任的化身。

“有机会还是没机会,也都无所谓了。平安就好。”老曹憋了半天,冒出一句顿悟般的感慨。“对了,龚主任让我告诉你,等他到了乡镇任职,请你抽空去那里看看。”

“回收款的事,他怎么说?”

“他说不行就让我们走司法程序吧,反正我们之间的交往,历来都是清清爽爽的。朋友归朋友,工作上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龚主任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除了招商引资,他还有许多工作任务,但他自己说,像他们这种设立时间不长的开发区,招商引资仍然是重中之重。

我们和龚主任因为招商引资而结缘,虽然代表着各自的单位,我想工作之外称呼他一声朋友,他应该不会拒绝吧。平时他一直喜欢一手捏着香烟,开口总是先说:“兄弟啊,”然后才说其他的话。

所以,我总是把龚主任定位为我的一位干招商引资的朋友。我这位干招商引资的朋友,去乡镇当书记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不会再被利用外资啊、项目落户啊等等考核指标的骚扰了吧?

“乡镇也还是要考核招商引资的。”老曹结结巴巴地说,仿佛洞穿了我的心思。

我打开百度地图,找到龚主任即将赴任的乡镇——位于该市的东北方向,那是全市距离市政府最遥远的乡镇,没有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