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挖了30年煤,山东山西甘肃内蒙,上月底他终于退休了  

2016-12-19 14:1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冰(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1

父亲是个煤矿工人,挖了近30年的煤。

父亲挖煤是因为爷爷,爷爷也在镇上的煤矿当工人。在那个时代,做煤矿工人是很光荣的,农村孩子做工人,找对象都是香饽饽。

父亲读书不好,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然后在镇上的建筑队当小工。十八九岁的时候,媒人给介绍了一个邻村的姑娘,也就是我的母亲,母亲年轻时长得还蛮好看,眉清目秀的,见了几次面双方感觉不错。

爷爷奶奶见母亲不错,就催促媒人带话,希望能够尽快定亲。媒人带回话来,说父亲人不错,就是工作不大好,问什么时候能接爷爷的班?

那个年代煤矿工人还流行接班,父亲兄弟三个,自己是老小,两个哥哥也没啥工作,爷爷退休可以有一个接班的名额,看来母亲家已经做了详细的了解了。

媒人还暗示接了班才可以定亲,其他条件都好说。

爷爷那年不到五十岁,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老大、老二结婚了,但都没有啥好工作,对接班的事情都感兴趣。

为了小儿子的婚事,无奈之下,爷爷去单位办了退休,其实不叫退休,就是把工作的名额让给了儿子。

两个月后,父亲成了镇上煤矿的煤矿工人。半年后父亲和母亲定亲。

 

 

2

我们这里生产煤炭,最早的矿井是日本人侵华的时候建的,后来日本人的矿被保留下来,再后来改制成了国有重点煤矿,国有矿的边缘地带,煤层薄、品质差、没法机械化,所以大煤矿是不采的。

而这些贫矿,就成了当地政府可以自己掌控的重要财税来源。

父亲所在的那个煤矿产煤不多,品质也不好的小煤矿。父亲和我描述,矿井在地下三四百米,煤层只有四五十公分,还有二三十公分的煤矸石层,人在地下只能蹲着或是弓着腰用镐头刨炭,条件相当的艰苦。

父亲在煤矿工作了半年的时候出事了。

当时矿井下发生了瓦斯爆炸,包括父亲在内的一共19名矿工被烧伤。父亲和工友们被救出来之后送到了县里的医院,父亲烧伤的挺严重,脸上、脖子上、胳膊上都是比较严重的烧伤,身上因为有衣服没太有事。

父亲那年才20岁,还没有结婚,医生就说你这么年轻,脸烧坏了可怎么找媳妇,你得做皮肤移植,就是把大腿上的皮换到脸上,这样的话恢复之后会好看一些。

父亲肯定是听取医生的建议要做皮肤移植了。

可那时候矿上和工人对于责任和赔偿产生了严重分歧,之所以引起瓦斯爆炸,是因为当班的工人操作不当造成的,按照惯例规定当班的工人要罚款,同时对于医疗费用,也有争议,矿上的态度是只管医治,至于皮肤移植之类的不管,谁有钱谁去。

爷爷奶奶还有家族里的老弱病残会同其他工友的家人,乌泱泱一大片把矿门口包围了,一大堆老头、老太太在厂门口哭的哭闹的闹,最后矿上妥协了,医疗费用全部报销,工人罚款免除。

得到矿难消息的母亲一家很是紧张,后来听人说人都没事,没有死的就安心了。再后来听说把人都烧得成了黑炭了,母亲又开始紧张了,自己花样年华怎么能够和一个烧成黑炭的人结婚呢。

姥姥就托请媒人,问我父亲到底怎么样了?媒人就给姥姥出招,说何不让母亲去医院看看父亲,一来看父亲是必须的礼节;二来可以看看虚实,父亲到底烧的咋样,确实是烧成了黑炭,把婚退了也不过分,谁愿意和黑炭结婚。

母亲就买了些苹果、橘子、点心之类的骑着自行车去县医院看父亲。

父亲本来就黑,换了大腿上的皮肤之后比之前还白了。这是母亲的原话。看完父亲之后母亲心情愉快,父亲没有烧成黑炭。

 

 

3

九十年代随着中国市场化的推进,各类的企业开始渐渐多了起来,煤矿工人的荣誉感开始稀释,因父亲当了工人而失去工作机会的大伯、二伯家对我们家的怨气也慢慢消散了。

九十年代中后期,煤炭行业没有原来景气,再后来连年亏损——其实亏损和行业不景气也没多少关系,而和人员臃肿关系密切。镇上的煤矿,各种有关系的人就托关系进去,进去的人又不想挖煤,只有做各种辅助工作,以至于后来地上的人比地下的人多,煤矿上光保安就五六十口,基本都是吃闲饭的。

98年国企改制的序幕拉开,地方政府无力负担就开始甩包袱,父亲所在的煤矿被镇上直接送给了前任矿长,条件只有一个,欠的贷款要还上,不许停产。

前任矿长接手之后很快就精简人员,两百多的各类辅助人员,一下子裁撤到了只有不足三十人,剩下的人全部下井,不下井的自动离职。

父亲和工友们是受益者,以前的时候累死累活赚不到多少钱,无奈只有磨洋工,现在煤矿成了私人的了,老板按产量计算工资,父亲和工友们现在挖煤就是给自己挖的了,卖力起来,收入比过去翻了一番。

但是新的问题又凸显起来,之前煤矿归国家管的时候,各种安全投入还是比较足的,归了个人之后,各种安全投入则是能省则省。支撑煤矿巷道的木头越来越细,细的父亲都害怕会突然有一天塌方把自己盖在下面。

父亲的担心终于来了。

煤矿工人三班倒,父亲是晚班,有一次父亲刚交完班没过两三个小时,井下就发上了塌方,父亲的三个工友被砸死了。其中有一个和父亲关系很好,还经常来我家和父亲喝酒,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儿。记得当时每个工人的赔偿是5万块钱。

 

 

4

大概从2002年之后,煤炭行情开始慢慢变好。老板决定扩大产能,可是现在的这个煤矿没什么产能可挖,只有收购别人家的。镇上别的几个经营不善的煤矿就被老板收购了下来。

老板收购过来之后没有钱投入,就希望工人们入伙。

工人们都是最底层的农民,对于投资入伙的事情不感兴趣,还是觉得钱存在银行靠谱,或者本身也没钱,没有谁入伙。老板是父亲的一个远方亲戚,就拉父亲入伙做个表率,一连找了父亲好几次,父亲抹不开面子就投了3万块钱。

当时父亲一共攒了4万块钱,一下子拿出3万,除了有魄力之外,主要是因为当时老板还和父亲承诺如果赔了,父亲的钱算是借的。

新煤矿接过来第一年就赚钱了。其实不是老板人员精简做得多好,而是高企的煤价下想不赚钱都难。

第一年父亲分了2万块的红,这差不多是父亲快一年的收入。

分红后父亲非常高兴,记得我那时候正好在学骑自行车,父亲就花300块钱给我买了个新自行车算是新年礼物。

 

 

5

随着煤炭市场持续火爆,父亲的分红越来越多,2万、3万、4万……母亲就不希望父亲再在井下挖煤了,父亲觉得也是,就琢磨着过了年和老板说说,不挖煤了,换个井上的工作。

之所以年后再和老板说,还因为按规定作为工人小队长的父亲,干满一年都会有几千块的奖金,父亲怕现在就换了岗位,老板不给奖金。

然而父亲这一次为没有当机立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没过几天,父亲在一次下井中碰上了透水事故,其实事故并不算严重,只是在煤层里有一汪水,也就几个立方的水量,在工人挖煤的时候突然冒了出来。但父亲站在旁边,水柱正好打到了父亲的胸口上,让他断了两根肋骨。

父亲休了一段时间之后,老板主动来找父亲。老板说父亲工作这么多年了,就别在井下挖煤了,帮忙给他做做管理吧。父亲很高兴地接受了。

父亲之前领着几个工人挖煤全靠自己带头,大家都是亲戚熟人,所以做得还蛮好,可是一下子管理一两百号工人的事情,父亲干不了了。煤矿工人都是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文化素质可想而知,很多人开口讲话第一句就是慰问母亲,父亲镇不住他们。

而这些工人一旦你镇不住他们,他们就会反过来欺负你是个老实人。很多工人还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但和父亲说话张口就是脏话,父亲那时快四十岁了,对此很生气。

有次一个小青年上班下井还抽着烟,这是作死的节奏,正好被父亲撞上了,父亲就罚他200块钱。这个人不服,扯着父亲不让走,说话还难听。父亲实在气不过,就打了这个工人一个嘴巴。

工人就抓起一个镐头非要劈死父亲。和父亲一起巡井的工人、技术员们看不下去了,就一起把这个工人狠狠揍了一顿。

这事儿的结果是,父亲一气之下辞去了副矿长的职务。

 

6

2007年夏天,我们这里发生了一起很大的矿难,死了一百多人,当时国务院高层都来了。

矿难的原因是因为下大雨引发山洪,河水暴涨,矿区各种大矿、小矿纵横,地下都是矿井,看着地表很是平整,其实暗藏杀机。持续的大雨使得河床塌方,河水顺着塌方的通道进入地下煤矿的矿井,很多工人就这样失去了生命。

父亲的煤矿接到通知就立马停止了生产,把工人撤了上来,邻镇一个煤矿没有把工人撤上来,结果水透到他们矿区,死了五个人。

那个矿长父亲认识,之前和父亲一起的工人,后来提拔为领导层,矿难发生半年前才提拔为矿长。后来他被判了五年。提起这位老友,父亲非常同情。

矿难之后,这些小煤矿就都被关闭了。老板不能坐吃山空,就想到西部去买矿。父亲是老板的“老人”了,他就希望父亲能跟着他一起干。而父亲没有了工作,当然股份也没有了,除了挖煤也不会别的,只有跟着老板继续到外地去。

老板买的第一个矿是在山西,但尽职调查没做好,花了一千万买下矿之后,父亲带工人去就发现,那其实是个废矿。下面煤层刨进十几米之后就只有煤矸石,根本就没有矿。

父亲无奈带着工人又返回了老家。两个月后,老板又给父亲打电话,说在甘肃又买了一个矿,于是父亲带着工人又去了甘肃。

可是进场仅不到半年,甘肃省发生了一次严重的矿难事故,死了几十号人。甘肃省下令无限期关停达不到产能标准的小煤窑,老板的煤矿又被关停了。父亲就这样又失业了。

老板就比较惨了,这个六十多岁的煤老板一辈子和煤炭打交道,也凭借煤炭行业的好行情积累了不菲的家业,可是最后这一两年损失惨重,而且欠下银行上千万的贷款。这一折腾再也没有心劲继续干了。

 

 

7

生活还要继续,在歇了两个月后,父亲投奔在山西挖煤的工友,再度去山西了。

到那边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挣钱,那时在我们这边挖煤每个月也就五六千块,到了山西后每个月父亲可以赚到八九千块,好的时候一个月一万块。因为条件差,高薪吸引工人也是必然。

父亲一般去山西工作三个月左右,然后就回来休息个十几、二十几天,每年上班的时间不到十个月,不过挣得还是比老家多,并且自由,爱干就干,不干也没人管,有时候不干活了老板还说好话求着工人干活。

父亲在那边一干干了三四年。但是村里的年轻人要跟着父亲过去父亲不让,父亲说我年龄大了可以,你们小年轻不行,去学坏了。

父亲说那边煤矿在山沟子里,不像在老家的煤矿。那边没人管,又没有家人约束,工人不上班就赌钱,很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一晚上就可以输光,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矿上无聊枯燥,很多工人就到县里去玩,所谓的玩无非是找小姐,发了工资就三三两两去花天酒地。

后来很多小姐为了做工人的生意就直接到矿上来,找个小屋租下。老板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知道就是小姐不来,工人也会去找,还不如让小姐来,至少工人花光了钱会更快下井挖煤。

邻村的李叔是父亲的工友,2013年的时候遭遇矿难被砸死了。李叔和父亲关系很好,又是一起的,所以父亲全权处理了李叔的理赔事宜。

最后矿上给了李叔120万,外加3万的遗体托运、火化费用。正规赔偿的话李叔家人是拿不到120万的,可是煤矿上死人有几个正规程序处理,煤老板花钱了事,人死了,家人无外乎多要点钱。

处理完李叔的事情,父亲不想再去山西了,我和母亲其实一直都为父亲提心吊胆,借这个机会当然合力劝说父亲不要去了。

 

 

8

可是,父亲在家里闲了几个月之后还是觉得无聊,正好县里的煤矿集团在内蒙古建新矿,老家工人好指挥,要从老家招人带到内蒙古,父亲就又报了名。

父亲就这样去了内蒙古。他一辈子在小煤矿刨煤,从没有见过大阵仗,到了内蒙古之后看到人家那8米高的煤层,说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新煤矿全是机械化,安全性也高,父亲过去之后并不是很辛苦,或者之前太辛苦了,现在条件稍好一点就很开心了。

 

9

这几年父亲一直在内蒙古挖煤,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作为儿子的我也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

我在济南工作稳定后谈了一个女朋友,见过双方父母后,都还很满意。父母们就希望我们尽快结婚,而结婚就需要买房子,省城均价一万块的房价让我这个刚毕业两年的小年轻根本负担不起。

父亲挖煤这些年攒了些钱,一下子拿出来了25万,说这不就是给你留的买房子娶媳妇的钱。

新房装修完,父亲到省城来,看着新房子心里很高兴,女友炒了几个菜,我和父亲边喝边聊。父亲说矿上现在管理越来越严,自己年龄大了矿上不想要了,如果想继续干需要弄个假身份证,改改年龄。但是,挖了这些年的煤确实是烦了,之前要养家,我要上学,要给我成家买房子,现在任务完成了,那就不干了吧。

上个月月底,父亲正式办理了离职。父亲光荣地结束了自己煤矿工人的职业生涯。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