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原来身边这么多亲历者,让我们对一切“校园霸凌”、“校园暴力”坚定说不!  

2016-12-19 14:0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识局小秘书(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编者按:

近期,校园欺凌话题引发社会各层广泛关注。而我们都知道,能见诸报端的,多为频发且恶性事件,事实上究竟有多少被成人忽略、被孩子“懂事”掉的压抑在上演,我们都不得而知。这一次,有很多曾经的亲历者、现在的家长、教育人士、法律机构、主管单位等,都纷纷站出来表态。

但这还远远不够,心理学家表示,比霸凌更可怕的,是对霸凌现象的和稀泥。比如学校不当回事,老师觉得是玩笑,家长可能还会觉得自己小孩没用丢脸,等等。

在小范围得知识局有意呈现这个话题后,有五位小伙伴发来了自己关于这个话题的感受,大家回忆的语气或沉重或激烈或故作轻松,我们原样呈现这五个故事。

在此,识局也严肃表态:拒绝一切校园欺凌暴力!呼吁我们的教育者,我们的社会,我们每一个人正视、正确处理每一单事件,在发生后,和发生前。

 

 

正文:

A、编辑,上海,女

由于从小性格内向,成绩不好,又因为身高比普通女生都高一些,总觉得自己是异类,所以一直都不太爱说话,也习惯性到哪都低着头走。

当时小学所在班级是学校里出了名的风气最差的班,有很多不好好上课喜欢闹事的小混混,当他们发现无论怎么欺负我,我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之后,久而久之,我开始成为被集体欺负的对象。

每天挨打挨踢基本是家常便饭的事,只要谁碰到我就如碰到瘟疫一样,立马喊着要去洗手,我常常都要忍受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被欺负,然后受全班嘲笑的生活。

小时候太会忍耐,受再多委屈也自己咽下,不告诉爸妈也不告诉老师,但其实,老师对这些也并非全然不知。

有一次我的作业本找不到了,直到数学课的时候,楼下低年级班的老师把我本子送了上来,说是在阳台上看到的。有同学声称,看到是我们班一个男同学扔下去的,那个男同学则坚持说他没有,是我自己扔的。最后数学老师给的回答是我这个人成绩不好,脑子也笨,肯定是扔了自己的东西自己都不知道。

当时没做任何反驳,而下课后那个男生反而跑过来骂我傻子,说我连自己东西也扔,没过几天,他更是变本加厉,把我的书包也扔到楼下。我忍气吞声下去捡,随之从楼上砸下的是我桌上的书本和文具——更多人参与了这个队伍。

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选择沉默,但我也反抗过一次。那天本来就心情很差,一回教室发现铅笔盒被吐了一大滩口水,“肇事者”还在挑衅地对着我笑,当时就很生气地拿起书砸在他身上。最后,是我被揪着头发往墙上撞了好多下,耳边是全班同学的笑声和起哄声。

那件事惊动了班主任,他把全班同学都狠狠骂了一顿,我也为此过了大约一周的平静生活。而好景不长,没过多少天,生活还是恢复了原样。

虽然没得上抑郁症,但小学的那几年,对我未来的生活依旧是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进了初中,换过环境后,再也没出现过这类现象,好像一切都归于宁静了。但我起初很害怕和人交流,哪怕肩膀被拍一下都会条件反射地抽搐一下,总是担心会被打,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跟人说话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不是不尊重,就是一种莫名的心慌。直到过了很久,才渐渐消除了这些恐惧。

现在我早已长大,但内心还是处于极度自卑的状态,害怕自己的缺点让人知道,哪怕有时是朋友间毫无恶意的吐槽,也会让我在心里讨厌自己。我变得特别喜欢听别人的夸奖,哪怕是出于虚伪的态度也好,只想多听到一些自己的优点让我觉得自己不会太差。可是哪怕听了很多好话,最后还是可能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我现在的人缘特别好,身边也有无数长辈和朋友都称赞我脾气好,几乎都不会见到我生气,谈过的男朋友也都一致说过很喜欢我温柔的性格。

但实际上,我知道自己是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讨好型人格,怕自己的一举一动让人不满意,也担心我稍微闹点情绪,身边的人就要离开我。所以,有的事不愿意帮忙,但是想想还是帮吧,有的话听了很想大声反驳,但是想想还是闭嘴吧。

我不爱倾诉,怕别人嫌我烦,但很爱倾听,因为感觉自己好像被需要。其实在心里很羡慕脾气差的人,羡慕他们可以不用有事憋在心里,也羡慕他们可以再如何肆无忌惮,也都会有人宠爱。

(识局君:看完只能说,心疼妹子,强大一点,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B、管理,江苏,男

初中那会我穿得比较朴素,几位同学看到后便会嘲笑:“你怎么这么土,乡下来的吧!”可能是因为他们家庭条件比较优越,我这种样貌的实在碍眼,我也没有太多在意。可这些同学们依旧不依不饶,把开涮这种事情经常放在我头上。

一有事就推到我这里来,一定是那个乡下来的人干的,硬是给我贴上又土又“脏”的标签。他们最爱干的是就是抱团打游戏,相互攀比服饰品牌,指点他、指点你,顺路组个小团队,专门排挤霸凌那些学习不错的同学——是的你没看错,我这里,学习好会被欺负。

最烦的是他们会把话题涉及到父母,从工作情况到家庭关系、从长相到穿着都要数落一遍。“你应该像他们一样,还来上什么学。”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嘲笑父母,就同班上的一名同学大打出手,两个人的架势把整个班上的桌子都掀翻。为此,脸上至今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

还有一次不知道哪里冒犯了同学,他一把我的笔袋扔到地上,钢笔、橡皮、铅笔洒落一地。我低下头先捡那些文具,在地上低着头,边捡边问:为什么要扔我的笔袋?“就是看你不爽,怎样,你不服啊!”然后用脚用力踢了一脚笔袋。这次我没选择反抗。

印象非常深刻,旁边的女生求他说:“你别再欺负他了,好不。”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起身站起来,紧紧握着拳头。后来有同学向老师打了报告,说我很奇怪,总是和别人打架,是不是经常偷别人东西被发现了?

老师找到我谈话,我向老师解释了原因。她把在学校的事情告诉了父母,父母也教育了我要谦让、礼让。我没有辩驳,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情感。而那些个同学仍是铁板一块,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再后来的各种大扫除,(班级轮流包清理卫生),我注意到,老师把最脏最累的活——清理公共垃圾箱的任务,一次不落地都交给了我。

(识局君注:你是好学生但进了一个贵族学校吧?而且是那种崇尚有钱而非知识的类型?其实男孩子在成长期遇到这类事件的影响往往更深远和长久,希望你现在好好的。)

 

 

C、金融,福建,女

不带恶意的霸凌,伤害其实更大——至少那些被恶意霸凌的人,世界观是顺的,会知道“喜欢”是好的,“讨厌”是坏的。被讨厌就会被欺负,那努力被喜欢不就行了?而被人不带恶意的霸凌后,会觉得“讨厌”是坏的,“喜欢”却更危险,于是在不知所措中,世界观就扭曲了。

那是我读初一时发生的事,当时因为户口问题,只能在老家的小镇上初中,父母都不在身边,霸凌者是同班同学。一开始只是个类似“小混混”的男生和他的同伴,后来好像是班上的大部分男同学。

我天性乐观开朗不记仇,却又莫名其妙的倔强和正直,发生什么事不会和老师打小报告,事情发生的时候觉得很严重,哭得眼红鼻子肿的,但一结束我就会觉得——没什么……这也可能是因为一开始不严重,后来事件渐渐升级,才出现了一些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的场景。

其中一个场景是我打开铅笔盒,在里面发现了不知是什么小动物烧焦的尸体,但我从小胆子大,并不害怕,很沉默。这可能让那些人不满了,于是拦着不让我走……遭遇的事大概不外乎拳打脚踢,用书本砸加揪头发之类的吧,虽然没有严重到发生流血事件,但确实已经足够让一个小女生疼得直掉眼泪。至于那种抢了我的东西,他们来回扔就是不让我拿到的小事更不胜枚举,因为不造成肉体伤害,就不说了。

还有一个场景是他们拦在我放学的路上欺负我,周边有其他同学,但没有一个人来帮我。后来终于有个稍微壮实点的女生看不下去,站出来,挡在我的面前。她也挨打了,我很愧疚。她比较沉稳内向,我们平时接触不多,加上不久后我就转学了,所以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她的姓名样貌,但心里一直记得那点温暖。

相对的,有另一个让我很受伤的场景。就是班上的另一个男同学,长得算是好看的吧,忘了,只记得自己当时好像蛮喜欢他的。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欺负我,虽然也没有保护我。可是到了后来,他也打我了,捏脸揪头发之类的,具体不记得,反正我只记得被他攻击时那种很受伤的心情。长大后我才知道这种事是会传染的,如果不及时制止,就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怪不得他,毕竟那时他也还小,下手不知轻重。

总之到了最后,班上的大部分男生都欺负我,女生没有几个帮我的。可能这让我有些绝望吧,为了怕自己痛过就忘,有一次被“群殴”后,我终于哭着给家人写了封信。过几天我又忘了这件事(现在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写了什么),只记得那时初夏,我开心得换上新裙子和凉鞋,准备去上学,妈妈提着一个包,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顿时委屈得泪流满面。

后来妈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她来后没几天我就转学了。转学前那人终于将“借”走的数学书还我了,我翻了翻,发现有些页的右上角写着喜欢之类的话,写了好多页,每页一个字,具体内容还是忘记了,只记得我撕掉那些字,粉碎,然后站在阳台上往下扔。心里应该是冰冷又害怕吧。

妈妈说从小我就是她的宝贝,人见人爱,逢年过节她都给我寄来很漂亮的衣服,在乡下所有小朋友都羡慕我。后来我转到市里上初中,妈妈带我去剪了短发,和男生差不多的发型,一留就是好几年。那所中学的男女生校服是一模一样的运动服,有次开运动会,我在沙坑旁看同学跳远,一个别班的男生过来揽着我的肩膀问:“同学,现在什么情况?”我看着他,他一脸自然亲切,突然觉得这样真好。那时我身边有个同班同学,他一脸复杂地拍了拍那男生说:“这是女的。”然后那男生惊讶又尴尬地跑了。

只有男人把我当兄弟看的时候,才是最安全的。青少年时期,我对异性的观感到此可能就形成了。

从此我的一生就是:这个人很好,我很喜欢他,我希望他也喜欢我。但如果他真的喜欢我,我就会觉得反感和害怕,只想立刻远离他,躲得远远的……如此变态扭曲的人格,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顺过来,搞不好终其一生我都遇不到那个可以拯救我的人。

注定孤生的我,突然很好奇,现在有那么多优质女剩着或弯了,有多少是因为在他们还是优质少女甚至女童的时候受过类似的伤害?伤害,若是以爱为名作出的,后果是否更严重?

(识局君注:对那个男生深深说一句太惋惜太不懂事。用你的乐观豁达,向前看吧,你看你有这么无条件撑你的妈妈,虽然她不在你身边,但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她都在!)

 

D、PR,北京,女

我想说,比校园欺凌更可怕的是父母对孩子的不信任和不支持。这点我爸做得就很好,无条件相信我。但我妈妈可能太过完美主义,某次对我造成了很大伤害。

幼儿园的时候,我有一阵学习不好,我妈去幼儿园,几个女小朋友雪上加霜,特别势利眼,追着我妈污蔑我,说我咬她们掐她们。我妈那时狠狠瞪了我一眼,这还没完。

回家我妈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还自己不出面,让我外婆给我念,显得自己蛮NB的样子。我外婆用老家话掷地有声地念到:为什么打小朋友,我非常失望,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听完后,嚎啕大哭。我外婆说哭了就是知道错了,以后承认错误改正就好。我错个毛啊,我哭是因为被冤枉了。

我记得那么牢,是因为我中午回去是要吃饭的。我外婆说先听信,念完才能吃。念完我气死了,完全吃不下。当然,我至今和我妈妈关系始终很亲密,只是这个事件在我心中烙印实在太深刻。

然后另外一个案例,我是想提醒那些择校的家长。我作为中国比较早的择校生,有一个观察,那就是家离学校越远,被欺凌的可能性越大。这就好比你的团队都在上海,你一个人在北京工作。

往往放学的时候风平浪静。放学后,在学区住的孩子们一起玩玩闹闹,商量一下,第二天早上你起来去上学,她们通知你——我们不带你玩了!需要“牺牲”谁的时候,你往往因为不在场,就被全票通过了。

我后来和几个朋友聊过这个话题。好些朋友说,因为她们上学时候都是一票铁磁,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打架,没有秘密。这种信任感,造成了在冲突的时候有团队保护你。而如果你是一个人,比如我小学时候,我每天要用1个小时在路上去学校。真的不清楚同学们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夜晚后来临的白天,有时候就会有一波波惊喜惊吓等着我。

不过我朋友也和我说,现在的孩子不一起玩的。都是车接车送,还有爹妈。所以也许我大可不必担心这一点。总之,从我童年的经历来看,人性本善这件事是基本不存在的。

(识局君注:我们父母辈当中不少人,其实有个很淳朴的信条,出了问题先问责自己,包括小孩。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礼让,真正的礼让是,我有礼我也有理,所以我不能让你。)

 

 

E、白领,辽宁,女

我的小学是在一个镇上读的,由于爸妈是隔壁学校的老师,小镇又很小,所以学校里所有同学都知道我的“背景”,再加上我从小就很能打,南拳北腿,所以被霸凌这种事儿跟我是完全无关的。但要坦承的是,我干过一点“霸凌”的事情,还有旁观霸凌。

比如说,小学一年级时担任值日组长,每次都是把其他组员锁在教室里值日,然后带着我们组里最温顺的小女孩到操场上跳皮筋,跳累了再回去给大家开门,一起放学回家。

现在回想一下,当时的心理大概是,自己不想值日,又担忧没有自己的监管组员不完成任务,影响自己“业绩”,干脆就把他们锁在屋里o(╯□╰)o 我错了同学们,道歉。

小学三年级,前桌男生让我把耳朵贴在桌上,然后重重地敲桌子,震得我耳朵疼。暴躁的我揪起他的衣领对着他的背一顿猛砸,之后该男生再也不敢在我面前搞事。

还是小学三年级,同桌把我的钢笔碰掉了,让他给我捡起来,他拒绝,于是他的铅笔盒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重重的敲到了黑板上,然后摔在地上,所有文具散落一片。

小学五年级,班里新转来一个女同学,面黄肌瘦,脸颊却还有一抹奇怪的高原红。因为新转学,沉默寡言,长得不出众,不管男生女生没有人愿意和她玩。加上学习不好,老师总在教室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怎么这么笨”、“我算是教不会你了”,同学们更是对其一阵讥讽。

那时候女生喜欢跳皮筋,但是皮筋长度有限,“人太多就不好玩了”,所以有一些女生每次都只能默默地站在旁边看别人跳。不受欢迎的女生自然也成了大部分男生欺凌的对象,大概小孩子心里也会有“没有人喜欢他,所以欺负他也不会有人帮忙”这样的心里预估,所以这些同学的本子、文具被扔的到处都是已经是家常便饭。而他们也从来不会反抗,似乎是知道自己“学习差,老师不会帮自己”。

上述这些只是回忆,这些回忆,没有对我构成什么影响,而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我童年的好朋友被霸凌。

她长得很好看,以现在的眼光看,应该说是班花,或许也算得上是校花。现在想来,很多男生是喜欢她的,但是她并没有因此受到照顾,相反,很多男生总是骂他“贱货”、“骚货”,许多女生也因为嫉妒之类的原因跟着一起骂,鬼知道一群刚到十岁的小朋友嘴里,为何能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最最过分的是,有一次六七个女生把她带到学校附近的凉亭里,让她自己说自己是贱货,打自己耳光,而据说,她也这样做了。当时我不在场,而我也不知道如果当时自己在场,会不会去做那个救世主。

(识局君注:我觉得你会!因为你可以把男生揪起来揍······希望你的好朋友现在过得好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