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振兴实体不能再光喊口号啦!税负的痛苦指数太高,已经让越来越多人不再遮掩态度  

2016-12-20 14: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识局小分队整理(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这几天中国首善,不是陈光标,是曹德旺,他的一段采访视频传播广泛。作为福耀集团董事长,他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已经计划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继续做汽车玻璃。

走红的是其原因分析,因为曹德旺说出了无数人的巨大痛点——在中国做企业,税收太高了。视频请戳下面:

 

文字归纳要点如下:

—我们制造业人工成本高,今年人工工资比四年前涨了三倍多。美国人工贵,采用自动化程度高的设备来替代,人工的问题就解决。

—运输成本高。美国的运输成本换算后一公里还不到一块钱人民币,我们这里过路费比较高。

—税收比美国高。我们比较了国际上,全球最高的税收在这里。

—投资化的重复建设,不仅仅是房地产过剩,三产过剩,酒店过剩,制造业这边,钢铁、玻璃、水泥全部过剩。从来没想过你救了今年,明年怎么办?

—做汽车玻璃要用浮法玻璃,要用天然气,美国天然气的价格是中国的四分之一,电价是中国的70%。

—土地是不要钱的,不但土地不要钱,厂房也是“不要钱”的。“我们这次买的厂房,14万8千3百平方米,花了1500万美金,政府给补贴1600万美金,相当于没有花钱。”

曹德旺透露,美国的厂房位于俄亥俄,预计5、6月开工,产品将直接在美国销售,辐射北美南美。

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出几个信号:

1、美国招商引资其实挺狠的。我们就以福耀玻璃为例好了,看看他们拿到了多少优惠补贴

曹德旺原话是:“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这一点也有《华盛顿邮报》报道作为佐证,包括特朗普在总统预选中的对手——约翰·凯西克州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向福耀承诺提供超过1千万美元的拨款和激励,成为有记录以来最高水平的激励措施之一。

怎么说呢,都说中国各地招商引资很拼,其实全世界都一样,尤其美帝拼起来更是不要不要的。参见识局此前刊文,对“招商引资过时论”SAY NO:别忘记,美国才是全球最积极的招商引资大国

2、中国的实体振兴如果不真正落实到执行层,而只是口号层,那企业家真的要用脚选择,振兴任务及其艰巨,这还是蛮可惜的。

一年前李嘉诚跑的时候,微信圈里转载的调调大致是资本就这德性,还可以开开玩笑,但当中国本土企业家选择海外建设的时候,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上一轮包括本轮出海,其实大家也都知道背景,那就是国内竞争实在太激烈,产能过剩太严重,那么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出去了大家凭自己本事吃饭。但现在另一番潜藏许久的心声被公开了,那就是成本太高,活不下去。(说得这么直接,那我们还是希望曹先生不会受到压力吧)

主动选择和被迫选择,个中滋味,其实还是很大的差别。

3、中国不在拼命吸引企业家,吸引投资吗?当然不是,中国也很拼命在吸引企业家。尽管我们从整个国家层面而言,加入WTO之后承诺过国民待遇,内外资一视同仁,但我国对于外资的招商力度仍然空前。就全国而言,即使北上广深等地招商引资门槛高了不少,但仍然给与企业、企业高管大量的资金支持和税收补贴。不仅如此,广大腹地和中小城市,给出的优惠政策更是优惠——给钱给地给政策给优惠!只不过与此同时,中国的成本确实也在上升,上升和上升!

4、税真的高,众口铄词。

在福耀这个案例里,曹德旺表示,对美国投资,美国工人的工资和福利将占到总营业额的40%,的确比中国高。但制造业的税负却更少,只征收所得税,没有流转税的税负,这样就能省下一半。

而随着曹先生视频的走红,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的一番分析也顺势引起极大关注。

他在上周末一场论坛上讲了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制造业回归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及中国制造业应当怎么样应对的问题。

首先比较中美的制造业成本。周教授援引,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因此制造业回归美国已成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周天勇认为,应对美国特朗普对制造业的争夺摧战,减税减费和降低成本是核心。他用数据展示,中国自身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干到36%了,2015宏观税负率36.9%将近37%了。(世界平均水平是38.8%)

5、税收之外,综合成本也很高

看上面最后一个数据,感觉中国的税收也还算ok啊,至少还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嘛!但是,为啥民众的实际感受和数据体现之间差异那么大呢?

因为第一、增长太快了,宏观税负20年来增长了2倍(这一点周教授已经说了),跟跑车瞬间加速相反,民众对于税负压力的变化,在短时间内的感受很不好;第二、企业压力太大了。现在员工也都很明白,如果自己到手6000,意味着老板为此付出的成本在1w左右。

五险最终形成社保基金收入,而社保基金收入是宏观税负大账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年,中国社保基金收入为4.6万亿元,较2010年增长了139%。

那么企业层面还有一个案例也红了,浙江慈溪市的江南化纤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2014年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投资办厂,是首家在美国建立再生聚酯短纤维制造工厂的中国企业。

“江南化纤”测算比较过创办相同规模企业的中美成本,并提供了部分成本构成对比表。

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倍;

物流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

银行借款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4倍;

配件成本:中国是美国的3.2倍;

人工成本:中国成本优势趋弱;

电力/天然气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以上;

折旧成本:美国是中国的1.7倍;

……

只有厂房建设成本:美国是中国的4倍。

江南化纤的总结是:去美国投资办厂,主要原因是国内综合成本连年攀升,颇感吃力。

— — —以上是大佬吐槽— — —

 

— — —以下还是大佬吐槽— — —

12月中,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参加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时,谈到实体经济的困难,其中也涉及了税费话题,我们摘录如下(有兴趣的读者,演讲全文请点击左下角阅读):

“实体经济税费比较高,各方面成本比较高,利润率很低也很辛苦,导致生存不下去,很多人不愿意干实体经济。最近我们一天到晚说降低税费改革,我们最近也汇总了一下,今年的费跟去年的费(相比)没有任何下降,而且有的费还增加了,特别是环保经费增加太多······

“我认为实体经济对国家贡献很大,现在应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要少收点税、取消点费,你看特朗普上台后他提出来企业税负从35%降到15%,如果你在国外建厂,他要收30%的税,就是要把实体经济拉回去,一个国家没有实体经济,国家想要富强,我想不可能······

“如果政府没有钱,出台政策就向企业收税,如果企业被榨干死掉了,还能向谁收呢?营改增说降低税收,我看一点都没有(现场响起了掌声),说税下滑了5000亿多少亿,我看是收税收不下来,把没有收上来的税收当做降税的指标了(再次响起掌声)。”

对于这个5000亿,周天勇教授也有一番说法:“财政部说去年营改增减5000个亿,其实是假减,去企业问一圈,都没减。现在一些部门,欺骗总书记、欺骗总理,哄着他们高兴,实在是要命。企业都倒光了,他们还说减税5000亿。”(在场的民营企业家也是满堂掌声)

 

 

小结:

上面的这些掌声,其实内涵大家都懂的。

大家也都知道,奥巴马任上,“再工业化”是其政府重振美国经济的一个战略选择,说白了就是振兴美国实体制造业,创造更多的就业、税收机会在美国本土。如今特朗普将上台,更加直白表态“制造业回归”,这意思是要把连海外的都拉回来。

他说将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使现行所得税从35%降至15%,除此之外,还准备废除使美国公司在全球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地的税收条款,将跨国公司海外收入的税率降为8.75%,此举将促使大量海外资金回流美国,并鼓励投资者扩大在美国本土的投资。高税收高福利的欧洲国家肯定表态无法接受。

识局君想起自己的一位老朋友,财经媒体界一位资深新闻前辈,在其退休前曾力推过一个为实体经济呐喊的系列报道,约请中国著名实体企业掌门人,就如何做大、做强、做精中国实体经济等问题进行探讨。

春江水暖鸭先知,其实从最高层也好,实业界也好,媒体端也好,大家庙堂之上江湖之远的呼喊,都是为了我们的产业不能“空心化”,我们的发展前途不能无枝可依。

所以,说了那么多,该做点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