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从如被侮辱,到惊心惶恐,这些年我们对雾霾的认知态度在“进阶”,那行动呢?  

2016-12-20 14:1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范范(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1_32.jpg

2016年12月20日凌晨,处于大雾弥漫中的北京街道。新华网李清摄

 

14年前,我从江南小城来到帝都,求学、工作、安家,一步步实现着我的“北京梦”。

这几年,身边陆陆续续有些人离开,因为不同的生活选择,包括几位外国朋友。其中一位是外籍华人,大儿子在北京出生,在准备二胎的时候,犹豫之下还是回了北欧,觉得各方面环境都好一些;另一个是美国家庭,今年入冬前也离开了,说孩子和大人都受不了空气污染。

个案的离开其实构成不了太大冲击,帝都魔都,人来人往那是再正常不过。打趣祝福一下别人家的蓝天,回顾身边,更多人还是在努力或奋斗或挣扎着希望留下。为了大城市的发展空间,教育医疗资源,为了孩子。

等等,为了孩子。

如今我也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我父母在京帮我带娃,一直提一直提,希望我允许两个学龄前的孩子冬天可以回老家住,这里有老人念故里的因素,但父母也强调那里空气质量稍微好点。本来我还在纠结分离与否的问题,但这两天的情况,让我果断订了火车票(不敢买飞机票大家懂的),避一避也好。

这两天,快递都要延迟。据说,这是创产业纪录的,首次出现快递公司因雾霾情况太重而发声明,说快递要延迟。

(识局君注:北京市、天津市12月16日20时至12月21日24时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顺丰、韵达等快递公司发布快件延后声明。此前有因突发自然灾害而调整快件服务时效的先例,但因空气质量而调整快件时效是头一回。)

我回想起2002年左右,那时候还没有“雾霾”这个词,让我这个南方人第一次见识威力的,是沙尘暴。我还记得那是在学校图书馆高层,同学捅捅我的胳膊,我看到天边滚滚而来一道沙线,让我恍惚想起老家的钱塘潮,沙线扑面而来,哗啦啦,图书馆的玻璃碎了一地。

那时去学校澡堂洗澡,也要瞅准没有沙尘的时机,否则刚洗干净,还没从澡堂走到宿舍,湿漉漉的头发里,就又都是沙——天了噜,我当年居然还觉得挺新鲜——所以在认知上,从官方到民间,我感觉都是后知后觉的。

而国人遇事向来缺少严肃问责的较劲,只习惯性自我解嘲,这又使得事情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严重。直到它真正那么严重。

2_45.jpg

雾霾中的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于12月18日。

 

对雾霾的认知,在进阶

对于沙尘暴到雾霾,网上有人做了一个梳理,我觉得值得分享下:

2003年以前,没有人有关于雾霾的印象,因为所有人(比如我)的注意力都被沙尘暴吸引了。说起帝都北京,就是满脸满嘴的沙子。

2004年,美国NASA在中国上空监测到了一片“褐色的云”,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然而此时中国人民还根本没听说过雾霾这个词。

2005年,国内媒体报道里开始出现“雾霾”的字眼,但只是在专家报告中一带而过,和“强对流天气”、“龙卷风肆虐”放在一起,没人注意。当年广东的雾霾时间已经有100多天,但大家依然以为那只是雾,甚至媒体们都没有把它们分清楚。

2006年,当NASA还在孜孜不倦地给中国的雾霾绘图,当外媒已经开始热切研究雾霾对中国经济和奥运会的影响时,国内媒体还在把雾霾当作“罕见大雾”报道,只关心这种天气对交通的影响。但学术论文库里开始出现雾霾的论文,百度知道上开始有人问“什么是雾霾?”。

“一场罕见的雾霾天气于近日持续袭击了我国中东部多个省市。能见度小于500米的大雾笼罩山东全省大部分地区,个别地区出现能见度不足100米的浓雾,大雾导致济青、京福高速公路山东段被迫封闭,山东各机场航班出现延误。”

——新华社

2007年,国外专家开始研究中国雾霾的致命性,硅谷小伙子开始看中雾霾商机准备建生态大楼,日本抗议雾霾天天往他们那飘。全世界人民都在讨论中国人每天吸毒。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在即,美国奥运会代表团自行车队的几名运动员在下飞机时戴上了口罩,引发轩然大波。网民愤怒地指责他们这是以“下三滥的馊招”侮辱中国,企图让中国丢脸。温和理性的一点评论是,尽管承认北京空气确实不如人意,但也认为外国运动员戴口罩有些小题大做。最后,这场“风波”以美国运动员主动向奥组委官员和中国人民道歉而收场。

同年,美国大使馆开始更新每日北京pm2.5的数据。

“我想大家没有这个必要考虑戴口罩的问题,如果一定要戴口罩,那就是给你的行囊当中多增加了一点份量,我想它是用不上的。”

——北京环保局

2009年,中国开始有人关注美国大使馆发布的北京pm2.5数据,当年最高值达到712?g/m。但媒体依旧将此作为天气预报来报道,只有学术界开始大量发表雾霾相关的论文。

2010年,百度百科第一次出现pm2.5的词条,新华网开始提醒公众雾霾可能造成健康威胁,但措辞谨慎,其实说的是雾的危害。

“雾的出现将会诱发支气管炎、过敏性鼻炎、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气象专家提醒相关地区人们减少户外活动时间,外出戴上围巾、口罩,保护好皮肤、咽喉、关节等部位。尤其提醒对环境敏感的人注意预防呼吸系统疾病。”

——新华社

2011年,北京市环保局质疑美国大使馆的雾霾数据不准确,当年pm2.5仍未被列入我国空气环境指标。

“但必须记住的是,这些改变唯一的根据是我们中国、我们北京自己大气污染防治不断深入发展的需要,而不是看哪个大使馆在干什么。”

——北京市环保局

2012年,中国环保局直指美使馆发布空气质量数据是“干涉中国内政”。但就在这一年pm2.5终于纳入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指标。

“中国的环保具有叠加、多因素、压缩式的特点,所以希望大家要从中国实际出发,暖风吹得游人醉,莫把中国当美国。”

——中国环保部部长周生贤

2013年,东北三省在十月供暖季,开始出现了大规模严重的雾霾天,严重到进入了百科词条,pm2.5突破了1000?g/m,封城3天。

2014年,北京市长王安顺说北京会投入7600亿来治理雾霾,还说出了那句流传至今的“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

2015年12月7日晚,北京市应急办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全市于12月8日7时至12月10日12时启动预警措施。这是北京第一次发布的空气污染红色预警,我们都是见证历史的人。

2016年12月16日,大范围重污染天气进入最严重时段,进一步扩散至17省区市。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橙色预警,专家表示,截至12月19日,全国重度霾影响面积达58万平方公里,这是今年来范围最广、时间最长、强度最强的霾过程。

 

 

认知跟上了,行动呢?

记得当年课堂上,老师们信誓旦旦地说“中国不会走发达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觉得挺自豪的,莫名有种优越感。08奥运期间国人的爱国热情得到最大的释放,说老实话看到这几个“刻意”带着口罩来的老外,虽然不至于开喷,我内心也是觉得“wokao,有必要这样搞么?”

然后一年又一年,越来越感觉piapia打脸的苦涩。尤其是,大家都品尝过“奥运蓝”、“APEC蓝”、“G20”蓝之后,对蓝天白云的渴念就在内心疯狂滋长。

校友群里,大家吐槽着孩子久咳不愈的焦心,转发着伦敦治霾,美国治霾的“真相贴”,已经越来越少插科打诨开玩笑,越来越多失望与无力。

对比8年前,我们看待空气污染,也开始理性很多。8年前,来华的运动员戴口罩就能引发舆论风波,8年后,就连天安门广场上的武警戴上口罩执勤,也没有谁会觉得这是在给国家丢脸,反而会希望环境赶紧好起来。

我不是环境领域的专业人士,但我真心希望在环境问题上真的不要后知后觉。能够去想象一边需要保持经济发展、保障就业;一边需要控制排放、减少污染,保障安居,这是巨大的一个难题。而大多数人是无法逃离,也没有选择的权力的,那么,我们能解决多少,就尽量解决多少问题可好?

(识局君补充,《纽约时报》网站12月19日援引中国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的话表示,他看到中国政府在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方面取得的重大进步,也谈到了对空气污染的担忧。

马军称,在2013年之前,没有一个城市的PM2.5(最细微、最具致命性的颗粒物质)的水平得到监测和发布。现在有超过400个城市的数据得到了监测与发布。中国进入了发布空气质量信息的时代,这比过去透明多了。

他认为,PM2.5水平在逐步下降,但困难的地方在于,现在是区域性污染,而非城市污染。比如对北京来说,如果区域性问题得不到解决,风也会把雾霾从河北省吹过来。另一方面,中国可以接受的日均PM2.5水平是75(微克每立方米),超过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设定的最高值。尽管如此,这个目标还是很难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