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教授的魔咒  

2016-12-05 11:5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夹沟人(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老板出事了!

那是2015年5月18日,是个周一。前脚刚踏进办公楼,这道劲爆的头条消息将我迎头撞倒在地。就像突发的飓风把一棵树连根把起,再狠狠地掼在地下,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

小刘和几个同事正挤在一起咬耳朵,显得鬼鬼祟祟。我一把抓住一贯灵通的小刘,逼问他消息来源是否可靠,小刘点头如捣蒜,说千真万确。

二十分钟不到,消息就充塞了整栋大楼。我想起了几天前消防演习的情景。劈里啪拉燃烧的汽油桶,黑色的烟雾颗粒顺着走廊、楼道缝隙四处弥漫,包裹了整个大楼,烟雾刺得人吼管发痒。消息就像那些令人窒息的烟雾般肆掠。

事后回想起来,5月16日下午的集团会议,其实已经显示了预兆。一贯注意公众形象的老板失态明显,先是敲着桌子骂地产业务负责人,“别TM的拿生病跟老子找借口,不想干你给我滚蛋!”地产业务可是老板的心头好,特意从万科挖来的负责人,年薪高出别人一大截。在点评的时候,老板又冒出一句让所有人呆若木鸡的骂街大白话:跳楼我也要拉个垫背的。

会议结束,众人带着“老板这是怎么了”的疑惑散去,没有人能找出他的压力根源。

当晚九点,有关部门来到公司,请老板跟他们走,配合调查。

5月22日下午,老板家属收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

公司上下开始嗡嗡议论,有人因为饭碗,有人担心未发的奖金,有人出于不愿述说的缘由,有人已经与公司有了割不断的感情。高薪聘请的地产界精英陆续有人离职。

对于像我这样已经在公司服务很久的人来说,心里充斥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滋味:船长已经失去了联系,不知他几时能够回来,船究竟要往哪个方向开呢?

 

 

我在这家公司已经服务很长时间了。到底是多长呢?长到连我都不愿意说出那个数字。香港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来公司搞调研,询问我在公司工作的年限,我就给他打了个比方:就像一栋大宅里的老家具,在角落里站得太久了,知道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我刚来那年,全公司只有一栋小楼,老板就在二楼办公,进出是一辆尼桑牌蓝鸟轿车。有一天老板开着才给他夫人新买的大众甲壳虫,载着我们去一家海鲜饭店请法国客户吃饭。老板自豪地根我们说,你们看见吧,一大桌海鲜,好看还不贵。财务部门的人说,老板娘因为日销售额达10万块而沾沾自喜。

我们一批五六个人,住在公司的一处公寓楼里。下班没事大家就在一起合计,我们是公司首批招聘的毕业生,公司应该把我们当人才对待才是。在办公楼各处考察时,看到技术部经理面前充电的诺基亚翻盖手机和手提电脑,我们集体书面提出,我们也要配备诺基亚和手提电脑。人材需要有与之匹配的硬件才行。

别笑话我们眼光低,你得想想那是从前,手机和手提都是新鲜玩意。我们把申请报告交给了人资部经理,并再次口头申明了理由,等着老板答复。谁知道老板很狡猾,长期没有给出下文。我们强烈要求老板必须给出书面结论。很快,手写意见送了过来,老板批示:已阅。下面是老板签名的落款和日期。

事件的首倡者、领导者和坚定的执行者教授(其名字与人大版政治考研辅导书编著者相同,故得名)无法接受这次失败,坚决辞职去了上海。我们在路边饭馆给他饯行,酒过三巡,教授如老学究般推推眼镜说:民营企业嘛,除了老板,谁离开都是正常的,我是第一个,接着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你们等着排队吧。

教授没说错,他走以后大半年,来自四川达州的胖子幸也离职去了上海。其实他小子在公司还是挺活跃的,老板也算赏识他。可能是个性太过活跃,总要坚持自我的缘故,他总是觉得发展受到约束,终于因为一件小事拂袖离去,也许就是古人说的木秀于林的道理吧。依次是石家庄唐、邵阳刘、白银高······

教授走了,却在不经意间丢下了一道魔咒:我们总有一天都会离开公司的,任谁也逃不脱魔咒的掌控,只是不知道这道魔咒哪一天在你身上兑现。

 

 

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其实我也打算把公司当作一块踏板。选择来公司的唯一理由,我后来反复跟朋友说过,是公司开出了颇为诱人的工资。七月毕业,八月份就能拿到和研究生导师相媲美的工资水平,谁不愿意试试呢,不行再跳吧。当然,我和人资部经理是这样陈述的,公司处在快速发展中,我要和公司共同成长,分享彼此的进步。人资部经理很是满意。

来公司办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请企业自营进出口权。在此之前,加工企业产品、设备进出口需要找外贸企业代理,不能自营。我费了三天时间把有关申请流程理清,并手写了办理条件和步骤,交给部门经理。经理看着材料愣了十秒,说先放这吧。我放下材料,心想经理会不会表扬我工作做得扎实呢?事后有人告诉我,经理说,真是个书呆子,写材料给我有什么有,你去办啊。

我没有和经理理论,我在心里想,去他的,等我翅膀硬了,我就会飞走的,上海、深圳,哪里不是爷的天下呢。

后来公司对外拓展业务,无意中探索出一条民营企业参与国企改制,用无形资产盘活闲置社会资本的发展路子,我参与了其中的部分工作。

合作协议书是其中的一份关键性法律文件。经理拍着我肩膀说,你出校门不久,和国营企业厂长喝酒、吹牛不是你的强项,你负责搞材料吧。我责无旁贷。

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理是两大疑难杂症,不是简单的搞搞材料啊。下班后我在宿舍的灯光下研究文件,石家庄唐、邵阳刘、白银高陆续离开了,安静的宿舍正是搞研究的净地,寂寞是搞研究的最佳伴侣。从公司法逐步向外拓展直至整个商法、经济法,从公民、法人、民事法律行为等概念开始入手,慢慢吃透民法学。

一天半夜,从睡梦中醒来,决定报名参加法律职业资格考试。朋友小温听到我的计划后哈哈哈大笑三声,他说你是一时头脑发热啊还是真的经过深思熟虑。我说就那样吧。小温气得不再理我。

后来考试结果出来了,我比通过线高了1分,小温高了5分。气得他更不理我了,他花钱在北京参加名师培训,没想到我足不出户也和他结果基本一样。其实我根本没心思据此和他吹牛,我只是想到了教授的魔咒,魔咒兑现的那一天,我至少拿到了一本生存秘籍。

 

 

08年的时候,公司想参与无锡一家国有企业的改制。其实政府原计划采取管理层改制的方式来操作。老板带着我和另外一个领导去见了改制企业的领导班子。老板指着我说,他是我们学法律的博士,是律师。

我哪里是博士呢,律师资格到是有的。取得法律职业资格后,就在同学的律所办了实习和兼职,有了三年执业记录。

无锡老总目光如炬,颇有江湖气的他被我们搅乱了计划,视我们为入侵的敌人。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最终没有参与改制,放松下来的无锡老总对我说:你是律师啊?那去律师事务所执业啊,赚大钱的。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执业的事,其实和律师事务所接触过的,就是没有下定做律师的决心。我没有忘记教授的魔咒,也认为他说的是对的。反正魔咒迟早会兑现,不急这一天两天,我再积累一点资本吧,比如买了房子,比如买了车子,最好还有点存款。

13年8月,我离兑现魔咒一步之遥,这一直是个秘密。一天,办公室固定电话铃声大作,接起来,是个清脆的女声:请问你是某某嘛。是我的名字。我说是啊,你哪位。对方是猎头公司的人,代某集团招人,问我有兴趣吗。在那个瞬间,耳边又清楚回响起了教授的魔咒:谁都有离开的那一天。

他们开出的条件很是吸引人,的确让我心动。石家庄唐、邵阳刘、白银高们已经陆续离开,是不是该轮到我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教授说得对,谁离开都是正常的。

长考后,我最终还是选择留下。原因很简单,他们计划让我继续履行与公司相同的岗位职责,而我却希望有所改变,比如尝试做个执业律师。还有一个更吸引人的,也比较庸俗的原因是,我还有最后一期的期权没有兑现。如果没有后者,我想情况会有所不同吧。

 

 

15年8月26日,领导安排陪同接待某知名集团董事长s总。他是来洽谈战略合作的。我心里明白,说战略合作是给我们留面子,实质就是收购与重组。S总江湖传说甚多,最著名的就是年轻时坐牢,出狱后创业,被迫卖掉企业再度成功创业的励志故事。

老板出事,银行开始担心贷款本金与利息的安全问题。开始的时候,银行说按照银监会管理要求,贷款到期需要还旧后再贷新。等到把旧的贷款还了,才发现新贷款再也审批不下来了。主持工作的领导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锦上添花总是皆大欢喜,雨天撤伞从来都不算是违法。

不拘小节的S总雷厉风行,来了就不再挪窝,全力投入战略合作的洽谈中。他的副手W总、H总、亚军总等,个个如狼似虎,晚上十点离开办公楼,早上九点准时出现,没有例外。只要他们聚在一起开会,烟灰缸是必备用品,清倒烟灰缸的频次格外的高。我问S总,他们提拔的标准之一一定是要会吸烟吧,S总哈哈大笑,解释说不是会吸烟才提拔,而是提拔后压力太大才吸烟的。

近百人的队伍在公司忙活了两个月,基本理清了公司的资产、债务情况,股东代表与S总达成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我心里明白,埋伏了多年的魔咒,到了全面兑现的时候了,新政不用问旧臣嘛。我曾经反复演算过诱使魔咒现身的催化剂,从未想到过如此被动的方式。

在一个桂花香味若有还无的下午,股东代表与S总一行进行最后的谈判:老板夫人委托律师带回了五点意见,这五点意见基本颠覆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大梁,前功尽弃。

听完陈述,这个脾气火爆的山西佬S总把会议桌敲得山响,溅起的茶水几乎泼到股东代表们的脸上。S总发出的京骂在会议室里盘旋三圈,余音绕出门缝,整层楼都清晰可闻。股东代表们被S总的表现惊得失去了沟通能力。

大部队撤离的时候,老成持重的W总对我说,他们16年和17年的业务要重点覆盖南京、合肥等华东地区,欢迎我去并肩作战。

 

 

老板出事后,媒体首先进行一轮狂轰乱炸,公司内部保持沉默。

半年沉默期过后,出现一波员工离职潮。老板高薪聘请的地产界精英基本走完了,在S总的公司一次品牌发布会上,我看到几个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他们无数次在会议上向老板表达忠心,深得老板的信任,现在都挂着S总公司的胸牌。

被老板引为心腹,帮他四处招人的人力资源负责人最近也另谋高就了。他在一条微信朋友圈里总结:懂得识别人才,投资人才,经营人才的企业,才会在激烈的竞争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下面点赞一片。他和我同年入职,现在他兑现了自己的教授的魔咒。

16年7月,大学室友冯健出差经过本城,约见面聊天。“公司已经这样了,你自己是怎么规划的啊?”冯健开门见山。

他知道同城的H集团曾经数次约我见面,老板出事以后,H集团更加坚定地认为时机成熟,我再没有犹豫的必要,也失去了谈判的筹码。

“其实,人人都认为应该走了,我却反而更加清醒了。”

“是啊,船都快要沉了,再不抓紧最后的机会跳船,你就来不及了,难道要同归于尽啊?”

“不是。我没打算跳船,我想再等等。”

“再等等?你究竟要等什么啊?”我的回答显然出乎于冯健的意料之外,他惊讶地嘴巴张大了好久才闭合上。

“毕竟也在公司这么长时间了,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拍拍屁股离开,总感觉在道义上欠缺点什么。我在这个城市里拥有的一切,哪一样不是与公司有关系?”

“道义上?兄弟,现在是市场经济,你没学过啊,市场经济不讲道德。你要学高尚啊?”

没等我答话,冯健接着说:“就算选择留下,你对重组能有多大帮助吗?在目前这样复杂、危难的局面下,大厦将倾,公司还能支撑得下去吗?”

我必须承认,我对重组不成无能为力,我也不清楚公司还能支撑发几个月的工资。

“但是,就算要离开了,也该等到机会跟老板当面打声招呼再走吧?形势再危难,也不能当个稀里糊涂的逃兵吧?”

“我发现你在这条船上呆得太久了,已经由水手变成了机舱的一部分。海难来了,水手的第一反映是跳船逃命,机舱只有留下共存亡这个唯一的选择项。”

这么多年来,我曾经数次动过离开公司的念头,每次都因为不同的原因留了下来。冯健没想到,最该断然离开的这一次,却因为如此无厘头的原因,我选择了继续留下。

“你这种无谓的坚持,在这个互联网主导的虚拟经济时代,还有存在的意义和必要吗?”对于冯健的疑问,我也无法回答。

 

 

10月12日,接董办通知,让我参加北京邱比特公司组织的访谈,他们是债权人委员会最新推荐的重组方,也是老板出事以来的第11家意向重组方。

我们已经总结出了美女理论:刚开始的时候,一般机构是不敢轻易上门来谈重组的,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要先掂掂自己的份量。随着众多大牌机构失败后离开,一般的机构也都不再跃跃欲试了,美女已经熬成了剩女。

我知道,美女没做成的事,到了剩女手里就更难了。我跟冯健说过,我不是有意要和教授的魔咒对抗,只是在魔咒兑现之前,我最起码要等到机会和老板当面道声别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