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这年头,谁肯听谁把话讲完?  

2016-12-05 11:5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梦如是(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说话啰嗦当然是我的错,因为这会让读者们感到痛苦。然而我自己也很痛苦,因为每当我打算用一千个字说明一件事的时候,总会想到,读者们指望我给出一个只有十个字的答案。

——题记

我写这篇文章,几乎就是为了跟读者吵架的。

这当然是一种十分蛋疼的行为,然而它让我有种“键盘侠”般的快感——在现实生活中,我几乎从不跟人吵架,此处吵吵,也算过一把瘾了。不过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跟我吵架”其实没什么意义,毕竟“吵架”本身也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而你们都很忙,没必要在我这种无名小卒身上浪费时间。

那我又干吗要自娱自乐呢?说白了也很简单——此前,我因为那篇《飞不出鸡窝的凤凰男》挨了骂,心里不爽,要“骂”回来。

我可是有充分理由的——你们不是说我对那篇文章的主人公“Z君”怀有偏见吗?可“Z君”就是我自己——其中的事件,以及事件背后的心理状态,都属于我。我承认我有很多缺点,但还不至于“戴着有色眼镜刻意丑化”我自己。

我很感激那位网名“艺丹”的女士(从头像上看,应该是女士吧)在文末的留言,因为她说我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有担当、负责任、爱家庭、回馈社会的好男人”——虽然这诚属过誉,但对既自卑又自恋的我来说是一个绝好的鼓励。于是我为自己此刻的所作所为感到极为抱歉:这两篇文章加在一起,等于以“深刻的自我剖析”,去批驳那些夸奖我的人,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给脸不要脸”。

我不能要这个“脸”。鲁迅先生写《孔乙己》,不是带着高高在上的鄙夷,而是带着设身处地的同情和悲哀去写;我的水平与先生相去霄壤,我写不出“孔乙己”,只能写“我自己”——我愿带着同样的同情和悲哀,也许还有不甘与凄凉,去写一个卑微小人物内心深处最丑陋的东西,去写我对父母的嫌弃、对妻儿的薄凉、对朋友的忌刻,以及对世界的恐惧。我愿做我自己的孔乙己。

至于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实在难以明说。不过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如果“凤凰男”的悲剧真是由“原生家庭”所致,那“原生家庭”的痛苦又源自哪里呢?这才是我真正想跟大家聊聊的,但我不敢——就算我敢,你们也看不到,不是吗。

其实,以我现在的社会地位,恐怕尚不够资格被称为“凤凰男”;而我本人对这个标签,亦极为反感。可这正是我想说的:当一个词汇点燃了我们心中的怒火,我们就再没有耐心去审视它背后的逻辑;当别人戴着有色眼镜打量我们,我们也会戴上有色眼镜以眼还眼。我们总会觉得别人的目光是透过有色眼镜射向自己的。

因此,在“短平快”的信息时代,我们看似拥有了海量知识,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在不断接受自己愿意接受的,不断欣赏自己愿意欣赏的,我们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如果我们瞧某个观点开头几个字“不顺眼”,要么关掉它,要么去下面留言骂一通,然后关掉它。

至于它到底写了些什么呢?我们没时间关心,也没兴趣关心。请注意,这可不是在抨击任何人,我自己也是这样。

然而这太可怕了。1994年,“老朋友”基辛格曾在一次演说中提到:“我们正在从通过‘阅读’学习的年代转向通过‘观看’来学习。当你的认知是来源于文字的时候,你会逐步建立抽象概念,让这些概念层层相扣。当你的认知是来源于图像的时候,你的看法会建立在印象和情绪之上,而它们很难复现,所以你甚至没法回头检查你究竟是被什么东西所影响的。”

如今,印象和情绪正在取代分析和思考。我们总有很多观点想要表达,总有很多情绪想要宣泄,但已经忘记了如何聆听。我们每个人都在说自己的话——用方向代替路径,用断言代替疑问,用直接粗暴的“标签”去赞同或反对另一个直接粗暴的“标签”。我们习惯了只看标题、甚至只看标题中的某个字眼就“开骂”的生活,却再也没有耐心进入任何包含复杂细节的讨论,对任何同自己主观认知不符的事实,我们都视而不见。

——在这个号称文明开放的时代,我看见我们前所未有的固执。

我不想讨论这会给国家、社会、地球……带来什么,这个话题太“大”了。我只想问问包括自己在内的“大众”:如果,只有那些最直接粗暴的东西才最容易被最多的人所接受,那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直接粗暴中,我们自己的境况,可曾发生了改善?我们高喊着、狂欢着、怒骂着,无时无刻不在拼尽全力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宣泄自己的情绪,却又取得了什么进步?

不去阅读别人,就无法更新自己。我们却自鸣得意地以为自己二十岁时就已知道了世上全部的道理,其后的人生中,只要不断地重复“我不喜欢这样”、“我觉得这样不对”、“我最烦听这种话”就够了。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不论外在的财富、地位,还是内在的能力、素养,都不可能建立在浮嚣之上。

当然,我并不反对批评,我很欢迎大家对我的批评。然而如果我打算批评别人,至少要弄清人家到底说了什么,至少要说清人家哪里说得不妥当,而不是打开某篇文章瞥一眼,留一句“此人傻×不解释”然后闪人。

——你干吗“不解释”?我还等着你解释解释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