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Go, go!  

2016-03-20 13:3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Go, go!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马拉松超人(约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AlphaGo带给我们的极度震撼,很大程度上源自长久以来人类对围棋这项运动的“误解”。我们曾坚信围棋是人类对抗AI的最后堡垒,因为这项既线性又跳跃、看似云淡风轻实则苍劲孔武的太极式博弈,映射出人类特有的情感与智谋范式,尤其是蕴含儒家传统人伦情怀的攻伐之道。只知“术”而未明“道”的计算机,永远无法真正理解何谓“以柔克刚”何谓“阴阳转换”,何谓“夫唯不争,则天下莫能与之争”这些难以量化和模仿的处世哲学。


Go, go!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然而对弈结果无情地告诉人类,我们不但错了,并且错得极其离谱。围棋博弈恰恰成为了计算机“徒弟”的技术理性最能尽情发挥的阵地。计算机的某些固有优势我们本不意外,譬如,AlphaGo不会因体力或情绪的波动而出现记忆与计算的偏差,也不会为了脸面而刻意固守某种风格;TA能真正做到宵衣旰食不眠不 休,TA也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最佳践行者。但为何几乎所有顶级棋手在观看了前两局之后,都不再强调李世乭的失误转而对AlphaGo展现出一种无奈 而坚定的叹服?最近有许多评论在畅想人机对决麻将或者扑克的战况。我们不妨简单梳理一下围棋与其他棋牌项目的区别:

1. 每颗围棋子的“权力”及其行使权力的方式是绝对平等的,这与中象、国象有显著差异;

2. 围棋是一对一博弈,而麻将涉及到了二方以上的主体,如果有任何一方不以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为导向,作弊轻而易举(定向性“放炮”)

3. 无论战局如何复杂、战力如何接近,每一局围棋博弈必能分出胜负,劣势方不具备“逼和”这一“无赖”而有效的武器;

4. 围棋不依赖“运气”。无论是麻将还是扑克,每一铺牌的随机分布的差异性,总会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掉博弈主体间技艺的高下差别。然而围棋不会。至于黑棋让目多少的规则差异,完全可以在大量博弈中用轮换来实现公平性。

由此可见,围棋相比其他博弈项目而言,具有更纯粹、更精致、更稳定的数学结构,这恰恰是计算机最“亲切”最擅长的范畴。何以在这项极致理性的游戏中,千百年来所有的顶级高手均出自传统上并不特别推崇科学实证精神的东亚三国?何以最伟大的数学家也会被围棋初段选手轻易击败?在被AlphaGo 的强大战力和诡异套路启发震慑之余,我们或许能够对围棋的“道”与“术”产生全新的理解:由围棋内在特性所蕴含衍生出的对弈组合数量,几乎可与宇宙的浩瀚度相比拟。面对围棋所具有的时空组合性的广度与深度,人类的记忆与计算能力仅仅是沧海之一粟。因此,人类高手与计算速度、计算穷尽性以及计算稳定性高出太多量级的计算机博弈,基本属于“以卵击石”。

然而,当“硬实力”极为接近的人类棋手之间进行围棋这种局部非零和对抗的复杂博弈时,富有宏观性策略架构与二元对立转换思维的传统东亚哲学,也许能以某种“终极关怀”的格局优势弥补人类在硬计算能力上的生理局限。正如藤泽秀行的传世名言“棋道一百,我只知七”, 博弈双方在每一局阵中,面对无比浩瀚的分支“可能性”,都是在以盲人摸象的方式,以具化的有限性艰难地模拟着抽象的无限性。而东方哲学在没有航拍的冷兵器 时代,为博弈者奠基了一座俯瞰全景军情的高台。这种模拟带有人类探索世界时虔诚与豪放交织的固有特点,粗糙混沌而又充满想象力,渗透出孩童般的无知者无畏。这正是围棋运动的吊诡之处:本是一项具有极致理性的博弈,由于对弈组合的“无限“性与对弈者计算能力的有限性之间的巨大落差,留出了“人本主义”的哲学思考空间。李泽厚说哲学是科学加诗,这定义正正是围棋的深刻写照。技术理性能解决的问题我们自然交给科学,而科学力有未逮的部分,我们尽情挥洒泼墨。


Go, go!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如果上述分析确实成立,如果我们在理智上应不再对古力或者柯洁与AlphaGo的对弈抱有任何幻想,我们该如何解释极富戏剧性的第四局?我倾向于理解为,帮助人类挽回一丝颜面的,不是AlphaGo的刻意放水,也不是李九段的“神之一手“,是现阶段机器算法的某种固有缺陷。有心人可能会注意到DeepMind方面在发布会上经常念叨的一句话,AlphaGo需要再经历上万乃至上百万盘类似博弈才会调整和提高自己的算法模型。这便引出了人类与机器在思维模式上的本质区别:大数据模型。

人类的所谓历史长河相对于宇宙上百亿年的“岁月”而言,不过是漫长人生中一眨眼的功夫。在探索宇宙的艰苦而孤独的历史进程中,人类对不确定性的恐惧是唯一的永恒性。为 了消解这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对未来事件人们总是试图建立一种“以史为鉴”的预测性,贯穿人类一切学科中对“因果性”的痴迷正是由此而来。中国文化词典里 的“道理”,是先有“道”然后衍生出“理”,现代西方实证研究的通用格式,也是以不厌其烦的“文献回顾”作因果性的理论背书后,方才端出核心变量的关系模型。

基于“大数据”的机器计算则“爽快”地抛弃了对因果性的追索。在采样数据(sample data)庞大到接近于总体(population)的条件下,基于大数据的关系模型只试图勾勒出变量间的“关联性”(correlation)。市场营销、行为金融等领域的大数据挖掘为人类创造了不可估量的商业价值。然而,大数据模型对因果性的弃之如敝履,也存在一个致命的固有缺陷:当出现传导机制过于复杂、传导介质过于繁乱的局面时,它必须以试图“穷尽”所有“演化路径”的方式来确定出XY的每一组关联性的概率。所以我们才会看到,每当出现战事纠缠于腹部巨大空间的复杂局面时,AlphaGo的神力会略有些淤滞。大数据是计算机的吗啡因,面对任何对弈组合的创新局面,TA都必须从极大量样本中重新梳理出一套可靠的概率性。

相对于“冰冷”的统计意义上的关联性,因果性承载了人类在终极关怀维度上的哲学性思考。以人类文明迄今为止仍相对“幼稚”的发展程度而言,这种因果性思考,充分体现了人类伟大与愚昧并存的一体两面。对因果性的滋滋探求,是勇敢而脆弱的人类试图“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的精神支柱。让我们再次引用一个早已成为滥觞的古老犹太格言:如果造物主真的在一个我们看不见的角落用掷骰子的方式“型塑”着人类的命运,当TA看到这群蝼蚁般的渺小生物基于偶然性的小数据而试图以所谓严谨的态度推导出必然性的“真理”时,TA会发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Go, go!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在向DeepMind和李世乭真诚致敬之余,我们不禁会担心:

人类还可以愉快地交流围棋了吗?与计算机博弈,将令人类棋手遭受一种注定逃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挫败感。若人类继续在“同族”间通过“低水平”较量去掩耳盗铃般地品味胜利,每位棋手心中或许又总是会心有旁骛地惦念着一个名叫AlphaGo的“世外”高“人”……

封面图为梵高作品《星空》,文中图片源于 Pinterest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