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常州:从赶超之痛到转型之艰  

2016-04-22 14:5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州:从赶超之痛到转型之艰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老职工(约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常州,在静默许久后又再次站到了风口浪尖。这次来自于与教育和环境这两个新世纪最紧要的事业相关的话题。

  作为对常州极为熟悉的老职工,长期观察着常州。他从更长远的时间维度来解释一个热门事件,更能让人感受到一个地区在变革中经历的一切。在他看来,这是常州赶超之痛之后的转型之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老职工的QQ是9297463。

  导航是驾车的必备仪器,可是,你会经常发现导航不灵。为什么?

  在南京车流量最大的应天大街高架开车,你会发现,导航提示的“您已到秦淮区”、“您已到建邺区”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切换好几次;同样,出了南京长江二桥向苏北城市进军,你就得先进入安徽的天长,然后,又再次回到江苏境内。

  我之前一直没意识到,这是什么原因。

  同样,这次在常州,我从位于新北区的常州外国语学校开车到常州科教城,根据导航提示,却发现得先进入无锡江阴市,然后再回到常州的地盘。

  摊开中国的地图,你会发现,中国的省域边界特别奇怪,弯弯曲曲,相互交叉,比如安徽的天长却硬生生刺入江苏腹地。再比如整个甘肃省,像一快标准的骨头,与周边相邻接壤的好几个省份彼此曲折蜿蜒。而你看美国的地图,各洲之间的界线就相对直线。

  还有,比如,历史上以泗水而形成的泗洪、泗阳、泗县,人文、习俗、性格等一脉相承,但前两个属于江苏,后者则是安徽管辖。再看美国的诺加利斯市 和墨西哥的 诺 加莱斯城,一北一南、天然接壤,地理环境、种族构成、生活习俗都一样,但是前者显然更加发达。还有,太湖南岸,有江苏、浙江范围,也有部分归属安徽。

常州:从赶超之痛到转型之艰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后来有高人指点我,说这种省份之间相互错综复杂的咬合的行政区划是刻意而为之,最大的作用就是稳定。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大家,曾经,现属无锡管辖的江阴和宜兴,原来是常州的地盘,后来在行政区划中给划给无锡了。特别是宜兴,在太湖西北角,从地图上看,位置显得特别扭曲。(现在明白我上面的意思了吧?)

  所以,如果当时江阴和宜兴没有划入无锡,那么,可能就不会有2004年的“铁本事件”了。

  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那一轮的区划调整后,常州吃亏最大。(江阴和宜兴的经济总量,请自行检索)

  所以,当有前辈将“铁本事件”非常精辟地总结为常州的“赶超之痛”,我是非常敬佩的。要知道,一步落后就步步落后。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为啥各地领导整天把“大项目、大项目”挂在嘴边的吧。还有,看重庆数据,主要是多个央企的巨无霸项目发挥了重要作用。

  之前是赶超中的铁本事件,现在,则是转型中的常外“毒地”。总感觉,为何命运总是对我喜欢的常州不公。

  我对常州的印象好于江苏其他的12个省辖市,包括省会南京。

  这有几个因素:

  一,常州自铁本事件之后,痛定思痛,这些年一直致力于科技创新;

  二,民生领域做得好,特别是前些年的“一元公交”,买卡更便宜,方便百姓;

  三,则是房价,一直平稳,价格相对不高,百姓轻松。

  我第一批买房的同学就是在常州工作的,而熟悉的几个炒房人,在常州没赚到啥钱。特别是,常州在保障性住房方面做得较好,也诞生了财政支持的常州模式。

  所以,常州的市民在过去的10多年中,仅从房价看,在民生领域的获得感要好于其他城市。

  可是,这次常州外校“毒地”事件,却让我有不小的遗憾。有100多个学生同时出现了皮肤等疾病,群体性事件,又不是流行病导致,肯定是同一种致病源,并且是对面一路之隔的化工厂地块。

常州:从赶超之痛到转型之艰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我以为,对学校和医院这样的公立领域,无论怎样维护都不为过。对城市中产阶级而言,最为头疼的就是小孩上学和老人看病这一上一下一小一老的事情。

  有常州官员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先不管其他)首先,最为基本的一条,政府应该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从长久执政的角度出发,应当为外校的所有教 职工购买一 份“到死”的人寿保险产品,以常州的经济水平,我认为不应该少于50万/份/人,并且,还要覆盖到周边的其他几所学校。

  这是为将来,为下一代,为生命负责。按照一种“普世价值”说法,“我没办法成为总统,但我很可能成为总统的老师”。比如,校车安全,外国友人会说,“万一车上坐了一个未来的总统呢?”那我们也可以说,万一现在在读的这些孩子中将来诞生一个政治局常委呢?

  我问常外的校长,“在国外的学生眼中,校长比总统还厉害。如果你当时知道那块地的旁边是有着50年历史的化工厂地块,以中国目前的环保现状和力度,你是否还愿意将学校搬过来”,校长沉默。

  且不论政府要发展,要卖地,将学校等搬离原来城市中心区域,但与校长的对话经历,是让我最为心痛的地方。

  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在发言前说,“真是对不住,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如果有机会,请各位代表我向广大的家长表示歉意。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保证学生的身体健康和学习。”

  这代表了我们的教育理念是落后的,至今没有创新。我想,如果是国外,校长抗议无效,肯定会选择辞职,然后找议员找媒体到处告状。现在,中国每年有3万左右的高中生选择出国读大学,且呈现爆发式增长,这是有道理的。

  这么说可能有点重了。如果校长看到,还请见谅。从工作角度出发,这么多的小孩同时因为污染而生病,大家都需要检讨。

  很多人质疑为何政府明明知道是“毒地”,却还将要学校搬迁到附近。在目前的语境下,这一质疑不会有任何作用。规划都可以被修改,何况这个搬迁?现实一点吧!!!

常州:从赶超之痛到转型之艰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很多人质疑土壤的修复和开发。问题是,科学家们选择了“集体失语”,而作为技术手段,术业有专攻,我们又无法质疑,而且政府又不愿意公布其中的 具体修复方 案、具体的检测报告--------我相信,群众中只有高手,科学家群体中,也有愿意匿名发表观点的,实在不行,还可以通过互联网,请国际友人来检阅事件 中报告数据。

  常州外校“毒地”事件,从土壤修复本身角度看,我感觉是“医生为了一个绝症患者想尽一切办法让其多活几天是几天。”或者说,明明是一个应该切去的毒瘤,却偏偏抹碘酒去消毒,而且碘酒价格还是天价。

  说到底,本次事件,应该是政府推动发展中,公共事件与收益事件之间的博弈,或者说,纯砸钱与投资赚钱之间的权衡。现在看来,政府在民生领域的欠账太多了。

  谈起常州外校搬迁的根源,仍是“市区”的地盘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学生,是原来的建筑过于老旧。政府的投资逻辑很简单,你原来有10个学校,我现 在撤并成3 个学校,那么,我的投资可以更多集中在3个学校。另外,常外是公办民营性质,一方面集中了最优质的初中教育资源,另一方面,虽收费较高,但学生也越来越 多。很简单,是政府控制了资源,逼迫着市场和家长为了“更好”,不得不选择花费更多的钱。

  可是,我在台湾少数民族的山区考察时,也看到了学生数量非常稀少的学校,具体到班级,也就不超过10个人,有的更少,为啥人家没有撤并学校,校 长对我说, 即使只有一个学生,政府投的钱也不能少,也不会、更不敢来拆迁学校。我说,如果有一天没有学生了呢?校长非常惊讶地看着我说,“如果我没有学生了,那就是 意味着少数民族的消失和灭亡,那政府责任就更大了,没有哪个行政负责人敢做这样的事。”

  按照常州环科院的说法,大约从10年前类似的土壤修复项目到现在约有上百个,这些政府花钱领域的信息从来没有公开过,即使公开,也可能只是一点点信息。而这些项目的成果到底如何,没人知道。

  环科院院长将这一结局定义为“中国特色的发展”,是中国土地资源紧张导致的。

  我又了解到,德国鲁尔地区,因为历史上的重金属等污染,而放弃人为修复,转为让大自然自我修复。德国人意识到,解决这种问题,非人力所能为,后人唯一能做的,只有不再让历史的污染悲剧重演。

常州:从赶超之痛到转型之艰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现阶段,常州的这种“毒地”,常外对面的不是唯一一个,而在毒地上继续开发的,常州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后一个。

  常外事件时,我和一位知名也很熟悉的经济学者聊天,我说,“之前的长江大开发,你们商学院为政府发展重化等找理论依据支撑,现在好了,长江污染 这么严重, 到了不得不治的地步了。”学者这样说:我们重点提出了要注意到带来的污染问题,没有说,是我们不对,但说了政府不做,那就不是我们的事了。

  在过去的工作中,我见过了很多污染,有把排污管伸到几公里外的海洋里的,有夜里、政府下班时间、节假日、阴雨天等偷排的,也有就地深挖填埋固体废物的。

  这是对“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一种严重误解——认为经济发展可走“先污染后治理”的模式。咬了一口的苹果,你还能变成原来的样子吗?生了娃的女孩子,你还能恢复成结婚前吗?

  这种观点认为,在经济发展的初期阶段,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环境污染由低趋高,到达某个临界点(拐点)后,随着人均收入的进一步增加,环境污染又由高趋低,环境得到改善和恢复。

  但实际上,“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只是一种假说,其呈现出来的是传统工业化“先污染、后治理”的失败教训。

  中国的发展不具备依靠“环境库兹涅茨曲线”解决环境问题的生态条件,因为其隐含了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无论污染多严重,生态环境都是可逆的、可恢复的,因而拐点总是存在的、可实现的。但,这是不可能的。

  无锡太湖蓝藻事件,经验教训难道还不够吗?政府环保上措施不力,非但迎不来环境改善的下行拐点,很可能面临环境加剧恶化且不可逆转的上行拐点。

  这几年谈转型,啥转型,与其说是高科技产业的增量,还不如说是怎样消化化工厂等存量。

  如果本次事件中央和江苏省能够高度重视,给予相应的政策,将常外校等周边学校再次搬迁,真正兑现对环境生态污染的“零容忍”,这将为中国未来的生态环保建功立业,必将在历史上留下一笔,成为江苏生态环境建设甚至中国环保的转折性事件。

  说到底,搬迁下学校,不就是你常州卖块小地的收入吗?

  最后,必须要强调一个常识:空气、水、土壤等,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不是政府的,不是企业的,也不是个人的,对于化工等产业,虽说不要“谈化色 变”,但这 些企业无论是生产还是遗留的污染,都极大消耗了环境成本,而这正是被我们忽略的。控污措施不到位,或偷排,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如何发现,如何解决,在现阶 段,只有依靠和发动群众。

  12369,一旦发现有污染,请拨打这个电话。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