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普利策获奖作品全文翻译:他们每天被强迫剥虾16个小时  

2016-04-25 17:3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利策获奖作品全文翻译:他们每天被强迫剥虾1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美联社记者(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普利策获奖作品全文翻译:他们每天被强迫剥虾1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剥虾作坊里的童工,泰国,2015年11月

  最近最让人动容的一组报道是普利策的获奖作品,来自美联社的Global supermarkets selling shrimp peeled by slaves。

  作者为玛吉·梅森(Margie Mason), 罗宾·麦克道尔(Robin McDowell) 玛莎·门多萨(Martha Mendoza)和埃斯特·图山(Esther Htusan)。

  在这组名为Seafood from Slaves的专题报道中,你可以了解到海产品背后的东南亚奴隶贩卖链条,还可以看到相关机构不作为如何让这些奴隶制品流向各国超市的,更有特写报道关注一位缅甸人为奴22年的不幸遭遇(当事人与家人重逢的视频催人泪下),以及这组报道刊发前后带来的真实影响。

  出于尽可能准确传播信息为目的,识局对美联社一文进行全文翻译,以飨读者。识局不拥有报道原文和图片版权。下述报道原文和图片版权归于美联社。

  仔厝府,泰国

  每天凌晨两点,31号工人和他的妻子都会被一脚踢门声惊醒,紧接着是一阵威胁——不起来就等着挨打。

  在买下他们的工厂里,这对夫妻每天要站上16个小时,将手浸入冰水中,不停地剥掉虾的头、尾、壳和内脏。然后这批虾将会出口国外,进入各大超市,以及被端上海鲜自助餐厅的餐桌。

  在被卖给这家Gig剥虾加工厂后,这对夫妻的命运任由工厂的泰国老板摆布。和他们一样,有将近100名缅甸移民被困在这里。

  和他们一起做工的还有不少儿童。一个小姑娘身材瘦小,不得不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到操作台。

  一些人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几个月,甚至几年,但收入微薄无几。不管什么时候,总有人在一旁盯着。

  工人们没有名字,只有老板给的编号。丁姚温(Tin Nyo Win)是31号工人。

  泛滥的人口贩卖,帮助泰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虾出口国之一,这一出口产业一年产值高达70亿美金。尽管企业和政府提出要对这一产业大力清理,美联社的调查却发现,当代奴隶加工的剥皮虾却已经被运到了美国、欧洲和亚洲其他国家。

  当局的腐败和同流合污让问题雪上加霜。他们很少对这类作坊进行抓捕和起诉,即使警方发起突袭行动,往往只会把没有合法证件的工人们送入监狱,而老板却逍遥法外。

  在距曼谷一个小时车程的港口城市仔厝府,几百家毫无标识的剥虾作坊隐藏在高墙之后,甚至直接就开在居民区当中。

  美联社发现的一家剥虾加工厂,奴役了几十名工人。逃出的工人指引人权保护组织来到Gig剥虾工厂和另外一家加工厂。三家工厂每家有50至100名奴隶劳工,很多人被锁在里面。

  22岁的丁姚温很快就发现,逃跑并非易事。一名女工已在Gig剥虾工厂工作了8年,另一名男工在从一家同样残忍的作坊逃跑后,却又沦落到Gig剥虾工厂。

  “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完全被吓到了,我才知道原来无路可逃。”丁姚温说,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因为经常嚼槟榔牙齿被染成红色。

  “我告诉我老婆:我们遇到了大麻烦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都会死。”

  美联社的记者对多辆卡车跟踪并进行了拍摄。这些卡车装满了刚刚加工好的剥皮虾,从Gig工厂驶出后一路开往了几家泰国大型出口商的仓库。依靠美 国海关纪录 和泰国的行业报告,记者进一步这些产品的流向进行了全球跟踪。此外记者们还对另一家剥虾工厂的产品进行了类似跟踪,采访了两家工厂20多名工人。

  美国的海关记录显示,这些虾一路进入了美国大型零售连锁和连锁餐厅的供应链,包括沃尔玛、全食(Whole Foods)、克罗格(Kroger)、多来店(Dollar General)等知名超市,和红龙虾(Red Lobster)、橄榄园(Olive Garden)等连锁餐厅。

  这些虾也进入了美国很多知名海鲜品牌和宠物食品品牌的供应链,包括Chichiken of the Sea、Fancy Feast等品牌,在Safeway、Schnucks、Albertsons等超市都有出售。

  美联社的记者前往了全国50个州,发现超市在出售这些与奴隶工相关的虾产品。

  欧洲和亚洲的进出口记录并未公开,但美联社采访的泰国虾产品出口商说,他们也向欧洲和其他亚洲国家出口同类产品。

  相关公司对美联社的报道作出了回应,表示谴责剥虾工厂的作为。很多企业得知他们的供应链与Gig剥虾工厂这样的奴隶工厂相关时当即表示,他们会展开相关调查。

  Gig剥虾工厂坐落在一条繁忙的大街上,挤在一条铁轨和一条河之间。在工厂的大仓库里,厕所里屎尿横流,弥漫着一股污水臭味。味道来自一条露天 臭水沟,就 在工厂工作区外边。小孩们光着脚在工厂宿舍间来回奔跑,而他们的家人挨着在一排排不锈钢操作台边劳作,台上堆着一盆盆虾。

普利策获奖作品全文翻译:他们每天被强迫剥虾1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因为剥虾速度不够快,丁姚温和他妻子米珊(Mi San)经常被骂是“母牛”、“水牛”。夫妻俩必须在有一个人留作人质时,才可以外出觅食。

  但他们一心想着逃走。

  虾是美国人最喜欢的海鲜。美国人每年要吃掉将近13亿斤虾,人均消费3斤6。

  多亏亚洲农民30年前开始在池塘里养殖虾,以前要留到特别场合才能享用的虾已经便宜到家常菜的地步。泰国很快主宰了这一市场,其一半的虾产品都运往美国。

  泰国是全世界的人口贩卖中心之一。美国国务院已经连续两年把泰国列入了黑名单,提到一些泰国政府官员也参与其中。欧盟也就此发出了警告,将海产品的进口关税提高了三倍,并计划对泰国的虾产品进行全面禁运。

  多亏了大量劳力进行了剥皮和清晰,消费者享受到把虾直接从冰箱放进平底锅里的便利。由于供不应求,出口商从各家剥虾作坊直接进货,而这类作坊有时候只不过是老板家的车库。这一供应链非常复杂,以至于买家也不知道这些虾到底从哪来。

  泰国冷冻食品协会(Thai Frozen Foods Association)列出了泰国国内约50个注册过的剥虾作坊。不过在仔厝府,泰国主要的虾产品加工地,这类作坊要多出好几百家。

  这里,潮湿空气中充斥着死鱼的臭味,印有海产品公司标识的冷冻卡车穿过两边是大型加工厂的街道,小皮卡载着来自柬埔寨、老挝、缅甸等周边国家的工人,他们的工作将是掏内脏、掐头、去泥、剥皮。这一海产品产业,推动着当地经济。

  仔厝府虐待工人的现象非常普遍。国际劳工组织估计,当地有近1万名年龄在13岁至15岁的童工。另一项联合国研究报告称,从事海产品加工业的近六成缅甸劳工是奴隶工。

  丁姚温和妻子是七月被带往Gig剥虾工厂的。他们乘坐一辆挤满劳工、几乎透不过气的卡车,从缅甸长途跋涉越过了边境。和许多跨境劳工一样,一位中间人向他们承诺泰国有高薪工作,于是他们在未获签证和工作许可的情况下来到了泰国。

  在被卖给剥虾工厂后这对夫妻才知道,他们要用工作偿还中间人把他们带到泰国的费用——830美元。

  然而这笔债永远无法还清。因为他们是非法劳工,老板经常以报警要挟,迫使他们老实工作。即便是有工作证件的劳工也处于弱势地位,因为老板会扣着他们的身份文件,这些劳工就无法离开。

  按照美国政府的定义,强迫劳动和债务捆绑被认为是奴隶制。

  在Gig剥虾工厂,工人的工资是与他们剥虾的速度挂钩。丁姚温和妻子每天要剥近159斤虾,日工资只有4美元(26元),不到承诺的一半。一位泰国女经理经常打骂劳工的,经常毫无理由就克扣工资。在买了手套、橡皮靴,并支付了所谓工厂“保洁费”后,他们所剩无几。

  工人们说,他们即使生病也必须工作。工人当中还有17名童工,他们有时哭着也得工作。工厂墙壁上的涂料已脱落,海水腐蚀了光滑的地板。

  午休时间只有15分钟,说话太多工人们就会被吼。几个工人说,最近有个女工因为哮喘没有得到治疗死掉了。童工都不上学,开工时间只比成人晚一个小时。

  “我们必须早上三点起床,然后工作一整天,一直到晚上差不多七点收工,然后就洗澡睡觉。第二天从头再来。””16岁的Eae Hpaw说。因为过敏和传染,他的手臂上满是疤痕。

  丁姚温和妻子一天晚上被监工狠狠收拾了一顿,那时他们已经工作了五个月。夫妻俩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们说老板汽车里有枪,要是逃跑会追上我们就会开枪,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丁姚温说。

  但第二天早上,这对夫妻终于有了逃跑的机会,当时工厂门口无人看守。

  他们还是逃跑了。

  可还不到24小时, 丁姚温的妻子就在一个市场被工厂的经理抓住了,经理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一路拖了回去。丁姚温只能无助地望着,为她和她肚子里刚怀的胎儿揪心。

  跟踪Gig剥虾工厂的产品流向可以发现,这些血汗虾流通的速度之快和范围之广超出人想象。

  美联社记者对Gig剥虾工厂出来的卡车跟踪了五天,一直跟踪到几家泰国主要的出口商。

  一批产品被送往N&N食物,这家企业隶属于Maruha Nichiro食品公司,这家总部在东京的企业是全球最大的海产品公司之一;另一批货物被运往Okeanos Food ,它是另一家全球主要海产品供应商泰国万盛冷冻食品集团(Thai Union Food)的下属企业。

  更多的货物被运往Kongphop冷冻食品和暹罗联合冷冻食品,它们的客户遍及美国、加拿大、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

  出口商和母公司当中一部分对美联社报道进行了回应,他们都表示厌恶侵犯人权的行为。

  在被包装、打上标识和运送的过程中,虾会和不同批次的海产品进行混合。在那之后,没人说得清哪只虾是什么时候被去壳的。

  按照联合国和美国的标准,当虾进入美国饭店、医院、大学和军方食堂的餐桌上,来自四家泰国出口商的虾产品都被视为与奴隶劳工有关。

  美国海关记录显示,来自泰国的进口虾与40多个美国品牌相关,其中包括深受欢迎的Sea Best、Waterfront Bistro、 Aqua Star等品牌。美联社发现同样品牌的虾产品在美国全国各地的150多家店铺有售,无论是在夏威夷火奴鲁鲁还是在纽约,甚至在一个只有179人的西弗吉尼 亚小镇里也有销售。

  这些食品连锁店拥有上万家门店,数百万美国人前去购物。

  不仅如此。泰国出口商在它们的网站上称,它们还向欧洲和亚洲国家出口,不过出口记录并不公开。美联社在德国、意大利、英国和爱尔兰的记者对市场上销售的虾进行了调研,发现了多个品牌的产品可追溯到泰国。

  这些门店称,泰国经销商都是自营的。进口商Royal Greenland称,它现在已向厄瓜多尔采购虾。这家公司原先门店品牌的虾来自泰国,但与奴隶工厂没有关系。

  但Gig剥虾工厂的经营都是在台面之下进行的,因此一些对供应链有严密追踪的公司称,美联社的发现令它们感到意外。

  Aqua Star首席执行官迪克-洛伊恩贝格尔称:“我想清除这些现象。我认为这些行为实在令人恶心,虽然他们是我经营行为中很遥远的一部分。”

  Red Lobster、全食和 HEB超市等一些企业称,它们有信心自己采购的虾与侵犯人权的工厂无关,它们的泰国供应商就此做过保证。

  而泰国供应商承认并不知道虾的全部来源。他们应美国客户的要求,提出将采取纠正措施。

  泰国万盛冷冻食品公司CEO称:“尽管我们作出了最好的努力,但我们仍发现我们的供应链可能存在违反劳工法的行为,我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普利策获奖作品全文翻译:他们每天被强迫剥虾1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泰国前总理英拉见证泰万盛进行捐款,后者创始人陈汉士是泰国富豪之一

  他的声明承认“非法采购的产品浑水摸鱼,可能进入了其供应链”并证实一家供应商“违反作业标准与一家没有登记的加工商在做生意。”

  在美联社向数十家全球零售商通报了自己的发现之后,泰国万盛食品公司称,它将在年底之前将所有虾的加工业务放在自家工厂内操作,并向那些因奴隶工厂关闭而失业的工人提供工作。

  这是其作为行业巨头所采取的显著进步。泰国万盛食品公司还拥有英国John West、法国Petit Navire、意大利Mareblu等知名品牌(不过泰国奴隶工厂目前与这几家的产品并无关联)

  美国国务院打击人口贩卖的新任大使苏珊-考佩奇(Susan Coppedge)称,奴隶工厂之所以屡禁不止,是因为中间商、船长和海产品公司没有被追责,受害者也没有追索权利。

  “我们已向泰国要求加强打击人口贩卖,加大起诉力度,并向受害者提供帮助。”她说,并表示美国消费者可以用钱包发声,告诉美国公司:我们不想购买奴隶劳工生产的产品。

  尽管有类似恶劣人权记录的国家遭到制裁,但美国国务院并未对泰国采取制裁措施,因为泰国是美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东南亚盟国。

  而且美国政府称,它不能强制采取法律禁止进口产品使用奴隶工,因为相关法律也规定了——消费者无法从其它来源获得此产品时可予以例外。泰国的进口虾就找到了这一法律漏洞。

  美国九成的虾是进口的。对美国销售的海产品来说,泰国并非其惟一的奴隶工产品来源地。

  美国国务院的反人口贩卖年度报告称,发现这类血泪海鲜与六大洲55个国家有关联,包括向美国提供产品的大型供应商。美联社此前在印尼本吉纳岛发 现了一个奴 隶工厂,数百名渔民从泰国被卖到那里,有时候被关在笼子里。食品业巨头雀巢此前公布其泰国供应商曾虐待和奴役工人。雀巢表态要强力推动变革。

  泰国的人口贩卖活动不只局限于海产品业。此前泰国政府高级官员被指参与了一个人口贩卖团伙,涉及贩卖数万名逃离缅甸的罗兴亚穆斯林。当时几十人因为无法支付赎金而在泰国丛林被杀,政府此后才展开了打击行动。

  泰国军政府已表示将要改革本国渔业,称已通过了新的法规打击发生在渔船和海产品加工厂的非法活动,并正在采取措施对非法劳工进行登记。

  泰国劳工部常务秘书 Puntarik Smiti称:“法律存在一些漏洞,我们正在修补这些漏洞。政府已将打击人口贩卖列为政府工作的重要方针。政策是明确的,所有政府部门都在朝同一个目标努 力。以前大部分惩罚措施是针对劳工的,但现在我们更多把重点放在惩罚雇主上。”

  警方指出有一项新的法律将追究参与人口贩卖的警方人员,铲除警方腐败和同流合污是警方最首要的工作之一。

  然而批评者称,这些变化基本都是浮在表面上的。以前当过奴隶工的工人们讲述过很多次他们的经历——警察将他们关押后卖给中间人,中间人再次把他们卖给海产品加工厂。

  “虽然有法律和规章,但警方是选择性地执法,以使雇主一方受益。”泰国一家NGO劳工权利维护网络基金会的经理称,“试想下一个小孩居然一天要工作16个小时,一天才挣2.75美元? 政府必须要终结这类现象。”

  按照规定,向泰国大型海产品公司供货的剥虾工厂应当进行认证并接受检查。但其实,官方认可也不能保证工人不受虐待。

  在丁姚温工作的工厂几公里外,还有一家加工厂向泰国万盛等出口商供货。以前在此工作的六名工人称,泰国万盛的雇员每天都会前来视察。但一名工人从喉部一直到两边耳朵都遭到过铁链暴打,他逃走后向当地劳工保护团体告发了这家奴隶工厂。警方五月突击检查了这家工厂。

  几位以前在这家工厂工作的工人对美联社称,他们被锁在里面,被迫从事长时间劳动。没有休息日,基本不让睡觉。

  工人们描述的工作环境骇人听闻——

  一名怀孕八个月的女性在工厂内流产,结果在仍流血不止的情况下还被强迫工作了四天;一个婴儿在从3米多高的地方跌落到水泥地板上失去知觉,但工厂老板拒绝医治婴儿;还有一位孕妇逃跑后被老板捉到,她被拖着头发塞入一辆车里,她的手和另一位劳工铐在一起工作。

  “有些时候一边工作一边眼泪就流下来了,因为实在累得受不了。”一名逃跑的工人说,出于安全原因,美联社未披露他的名字。

  “就算哭也没用也,还是要继续剥虾,不能休息。要是有人吃我们这些奴隶工剥的虾,我觉得他们是有罪的。”

  经这家工厂处理的虾进入了泰国万盛食品公司的供应链。在这家工厂被打掉之前半年时间内,泰国万盛食品公司向几十家美国公司供应了1360万斤冻 虾。海关记 录显示,这些公司包括前面提到的Red Lobster和Darden Restaurants,它们旗下的门店包括橄榄园、长角牛排等深受欢迎的美国餐饮连锁。

  在当局五月的突击检查后,这名逃跑的工人成为了自由人。但五个月后,由于现金所剩不多,妻子又怀孕,他非常绝望,他决定在另一家剥虾工厂找工作。他希望这次的情况会好一些。

  情况并没有好转。他的工资被扣留,他最后来到了Gig剥虾工厂,和第31号工人丁姚温在同一地方一起做工。

  在仔厝府做海产品生意,奴隶工是天然的一部分。

  一些剥虾工厂老板认为,他们是在向贫穷的流动劳工提供他们亟需的工作。他们向警察行贿,而警方们经常不明白强迫劳动和债务捆绑是违法行为。

  曼谷大都会警察局副局长贾鲁瓦特Jaruwat Vaisaya称:“我们需要在这一议题上教育所有人。我想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从事的行为是贩卖人口行为,但他们必须知道这是错误的。”

  只有在最为绝望的时候,工人们才会冒着所有风险逃跑,这些虐待工人的工厂才会成为新闻。因为一旦流落街头后,没有身份文件,工人在某种程度上更种危险,他们可能会被逮捕、遣返或者再次被卖。

  在逃离Gig剥虾工厂后, 丁姚温独自一人。他甚至不知道工厂的经理将妻子带往何处。他向当地的一个劳工权利组织寻求帮助,终于促使警方采取了行动。

  11月9日黎明,在逃跑快半个月后,他戴着黑色眼镜、一顶帽子和面具回到工厂,以防老板认出他。他和数十名军警破门而入,在这栋谜宫一样的两层建筑物里,焦急地寻找他妻子。

  受到惊叹的缅甸工人挤坐在肮脏的水泥地上,男女各分一边。一些人小声说:“那是31号,他回来了。”一位年轻的母亲给她5个月大的婴儿喂奶,17名儿童被带到另一个角落里。

  他的妻子不在这里。

  在执法部门的引导下,没过多久丁姚温就找到了妻子米珊:她在附近的一家剥虾工厂。被工厂经理抓获后,米珊被送至警局。她说,警察不但没有把她当作受害者对待,反而让她重新工作。

  甚至在警方和其丈夫护送她离开第二家工厂时,这家工厂的老板还一路跟了出来,抱怨米珊还欠他22美元的饭钱。

  在摄像机镜头前,这场突击行动对于泰国警方来说像是一场胜利。但故事并没有结束。

  Gig剥虾工厂无一人因贩卖人口遭到逮捕,相关法律很少得到执行。恰恰相反,包括七名儿童在内,一批持有合法证件的工人被送回了工厂。

  另外10名没有合法文件的儿童从父母身边被带走,然后被送入一个收容所,他们要么选择在那里呆上多年,不然就会被单独遣返回缅甸。其它还有19名非法劳工则被关押。

  丁姚温和妻子很快发现,甚至报案者也得不到保护。仅仅在团聚四天后,他们被录下指纹后关进了泰国一所监狱,牢房里甚至没有褥垫。他们被控非法入境和非法务工,保释金为近4000美元。

  在噩梦般的剥虾工厂,另一名工人通过电话向记者寻求帮助。电话那头,卡车载满奴隶工们剥好的虾,还在不断从工厂驶出。

  尾声

  仔厝府警局负责人称,Gig剥虾工厂坊现在已被关闭,工人们被运往另一处工厂,后者与Gig工厂老板有关。但这家工厂的老板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拒绝发表评论。

  曼谷大都会警察局副局长贾鲁瓦特了解到当地的案情处理方式。他下令仔厝府当局以贩卖人口罪重新调查此案,已有多人被逮捕。丁姚温和他怀孕的妻子在被关押10天后获释,他们住在一家为贩卖人口受害者专门设立的避难中心。

  仔厝府警局负责人召开了会议,他向近60名工厂老板解释了打击贩卖人口的法律,一些老板对突击行动清理了所有非法移民感到不解。一个工厂老板问:”我又没有卖毒品,为什么他们扣留我的东西?”

普利策获奖作品全文翻译:他们每天被强迫剥虾1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丁姚温,和她妻子米珊,去年11月终于被解救

  与此同时,美联社向与警方密切合作的人权调查员通报了另一家剥虾工厂,那里有劳工声称被强制扣押。此事仍在调查中。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