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旧城改造中的“钉子户”:有人喜欢有人厌   

2016-04-28 19:2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城改造中的“钉子户”:有人喜欢有人厌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青岛烧烤(投稿)(识局微信公号zhijuzk)

 

前言:这是一篇投稿,在决定采用还是不采用的问题上,识局负责内容的几个童鞋发生了争论。有的认为这篇文章有一些谴责钉子户的意味,其实钉子户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不搬迁(哪怕是恶意做法),都是合理地保护自己私有财产,不应谴责这些钉子户;有的则认为当公共利益为大时,个人利益的确要服从公共利益。比如棚户区,基本上大家都愿意改造住上新房,但就因为一个人不愿意拆迁而导致其他人都无法住到新房,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无奈。

 

是的,这两种观点想必在民间也是同样存在。我们国家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公共基础设施等建设速度很快,超过了发达国家很多年。发达国家建设一条路,各种意见纷呈,往往要好多年才可能批准建设,所以甭提效率低了。我们建设一条路从规划、公示到建设完毕通车很多时候快得惊人。。。。有人喜欢速度快,有人喜欢程序正;有人喜欢大多人同意拆迁即可,有人喜欢必须所有人同意才行。。。。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这就是现实。

 

识局君也看了国外遇到这种问题的做法,其实也很难。但基本上最终还是妥协,一般都会尊重钉子户的意见,只能从其他角度,诸如技术角度、资金赔偿角度等给钉子户以合理安排。

 

具体到拆迁改造本身,也是一场人生百态。识局君见证了太多的旧城改造中的拆迁事宜,拿着刀追赶拆迁人员的有;动迁小组里面有人中饱私囊的有;暴力拆迁的有;公开透明阳光拆迁的也有;离婚多拿房子的有;为了拿房结婚的也有;几个姐妹还没拆迁就在争夺房子而在派出所打架的也有;更为奇葩的是,为了多拿拆迁款,连夜建设违章建筑,但建筑倒了把自己压在下面的也有;有的愿意拆迁的放蛇恐吓剩下的两个钉子户;有的钉子户全家墙上都贴着标语,。。。还有更极端的例子就不能说了。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众多真实剧照的背后不管是对财富的渴望,还是对个人私有财产的呵护,都可以理解。国内外如此,古往今来如此。

 

本文作者以青岛中山路改造的案例《拖拖拉拉的棚户区改造:从青岛中山路的改造进度看棚户区改造的难点》来写改造中的钉子户问题。尽管识局君对青岛不甚了解,无法对本文中的动迁、改造细节进行求证(还请青岛方面的人士多评论哦);尽管预估到这篇文章立场或许有些倾向于批评钉子户,但考虑到这是全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所以决定推送这篇文章,希冀引发大家的讨论。此文代表仅代表作者意见。欢迎持有不同意见或者持有支持意见的人士(尤其是青岛方面的童鞋们)都可以来稿讨论这个问题。

 

正文:

 

青岛这个城市的火车站就在中山路旁边,外地人下了车之后,往回走几步就到了青岛的老城区。中山路就在老城区的核心位置。从青岛开埠一来,中山路就拥有者极其重要的地位,是青岛最为繁华的道路。电视青岛往事很多的场景就讲述的是中山路上的过往。人有迟暮,路也一样。中山路在经历了最初的繁华之后,已经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一般,进入到了自己的老年期。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而路则可以重新修葺一番,让人感受到它时间的轮廓和岁月的痕迹。

 

任何一个近代城市,都面临着同样的一个问题,老城区的陈旧,和改造。上海如此,天津如此,北京也如此。青岛虽然现在虽然地位下降了,但是在民国的时候,上青天的称号还是烜赫一时。因为码头,因为开埠,因为纺织业,青岛繁华一时。围绕着中山路,有着许多的老别墅,老房子,还有很多德式建筑的存在。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就是青岛的最好的写照。

 

中山路的改造问题由来已久,源于青岛市政府的搬迁。1994年,青岛市政府从的西部的老城区搬迁到了青岛目前的东部。随着市政府的搬迁,商业也日渐萎靡,中山路显得日益的老旧。很早就有传言,中山路要改造了。住在这里的居民对于改造充满了期待。但是这个传闻就如同一个美梦,总是不醒。

 

中山路附近,看着是挺美的,有着充裕的民国风情,走在里面仿佛回到了美好的过去。岁月的痕迹,很好的描绘出了青岛的内心。但是遗憾的是,古人总是无法理解今人的需求,哪怕是民国到今天不足百年的时间。中山路的最多两层的老房子们,显得狭隘,细小,容不下一颗年轻的心。

 

改造的方式实际上就是两种,一种就是不破不立,除旧布新;一种就是以旧做旧,保持原貌。青岛历来有保留历史风貌的传统,从青岛开埠到现在,德国人修的别墅群八大关,德国人建造的火车站,青岛的栈桥,基本都保留着原来的样子。充满了回忆和亲情。2015年同济大学的领导来青岛,还参观了同济大学的前身之一的德华大学的旧址。对于历史和过往的无限留恋是一个深刻的文化烙印,这个烙印深深的烙在了青岛人的内心深处。所以中山路改造的一个最基本原则,就是必须保留原貌。

 

旧城改造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钱的问题。在各种改造的传言中,中山路又坚挺的度过了几十年。但是伴随着这个坚挺的则是,整条路的日益衰落。亨得利依然在,春和楼依旧客满,王姐烧烤的鱿鱼依然是人们的最爱,但是这掩饰不了整个中山路的没落。人们既怀念过去,又期待未来。改造已经是人心中的大势。

 

大趋势影响着小细节,中山路的改造在2012年重新拉开了帷幕。成立了指挥部,先从潍县路开始试点。钱已经不是问题了,青岛市政府筹备了足够多的钱。指挥部先对潍县路的居民做民调,愿不愿意走。结果几乎是百分百的愿意走,谁也不愿意继续待在没有厕所的老屋中了。居民高兴,政府也高兴。为民众做实事的机会来了。于是,中山路改造,真的开始了。

 

可惜,没过多久,这种弥漫在空气中的快感很快就消失了。老居民很多是老市民,而老市民当中混得不错的,可能已经都走了。继续住在这种类似于棚户区的老房子里面的,要么是老人,要么就是混的不如意的人,俗称小市民。这些市民当中,对于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并非是拍额称庆,进而积极响应;而是开始算账:13000一平米,20平米不到的算上各种补贴到80万。我能不能搞180万呢?虽然当时青岛的房子均价70008000。但是依然挡不住他们希望发财致富的心。于是,钉子户出现了。指挥部万万没想到,这么好的事情,竟然还有钉子户出现。不过如果任何的棚户区改造,没有钉子户才叫稀奇呢。于是,改造停滞了。

 

试点的不成功,着实伤害了改造者的感情。这个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潍县路改造作为中山路改造的一部分,成为了一个反面教材,有的人走了,有的人坚持着。棚改是中国城镇化改造的一部分,是三个一亿人当中的一亿人。国家意志不可违抗。虽然指挥部不高兴这些钉子户,但是还是和他们继续磨,签一户,走一户。

 

有了前车之鉴,中山路的棚改更谨慎了。钱不是问题,问题是钉子户。于是制定了一些原则:1 全楼预通过;2 全楼都同意才可以改造(至少要符合强拆的比重);3 一片片的来,不全面推开。于是,中山路不同路段的人开始了排队,排到了也别高兴的太早,你还要全楼通过呢。天津路59号就很倒霉的出现了2个钉子户,他们不同意,于是整个楼就跟着倒霉。

 

但是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限的,政府也是聪明的。政府推出了一个新方法:遇到钉子户,只要全楼鉴定为危房,就可以拆迁。天津路59号的居民开始了危房鉴定之旅,危房鉴定简单的多,给钱办事。鉴定下来了,OK等着吧。一等就是半年多,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而居民想拆迁的,除了等待似乎就是等待,缺乏主动的话语权。钉子户们则可以极大的影响大多数人。

 

天津路所在的市南区,年年也在计划,但是动作比市北区慢太多,眼看着市北区一条条街的改造,市南区还在步履蹒跚。资金,钉子户,政府的行政效率,都是棚改过不去的坎儿。做个钉子户容易,做个好人难,也许就是现行法律下,棚改的最大的忧伤。

  评论这张
 
阅读(29830)| 评论(1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