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中荷产业园入嘉善,德国中心落太仓:都市圈将主导中国经济!  

2016-06-13 12:0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荷产业园入嘉善,德国中心落太仓:都市圈将主导中国经济!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桢赋(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最近,识局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讲的是全球第8家德国中心落户江苏太仓市。这座上海周边的小城拥有230多家德国企业,年产值近300亿元人民币。很多读者看了之后,纷纷留言给太仓点赞。有人甚至用“震惊”来形容太仓的投资和生活环境。

  我看了之后也很有感触——感触的不是太仓表现如此逆天,而是这种现象正在逐渐成为常态。

  就在识局刊登这篇文章一周前,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浙江嘉善县的一位常委副县长喜气洋洋地播发了一则消息:荷兰喜力啤酒(爱看欧洲杯的朋友都知道)在华规模最大的工厂在嘉善投产。与此同时,浙江中荷(嘉善)产业合作园正式开园。

  很多人对嘉善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西塘古镇和黄桃之乡的标记上——如果是这样,那就小看了这个有着“人嘉地善”美誉的地方。我2011年第一次去嘉善时,这个县的经济开发区刚刚获批国家级经开区。

  那时候,诞生在县域经济里的国家级经开区,浙江全省也只有两家。“十二五”期间,嘉善的经济增速多次名列嘉兴市第一,去年该县工业产值更是超越1000亿元,跨入浙江县市“千亿俱乐部”行列。

  和太仓一样,嘉善也打出了“工业强县”的slogan。并且,小县的野心还不是吸引跨国公司一两家工厂,在国际产业链的中低端打转。看看这次嘉善规划的中荷产业合作园,包括工业智造园区、创新设计研发区、工业旅游贸易区、荷兰文化风情区4个板块,摆明了是要吸引“歪果仁”长期居留。

  并且,在投资环境上试点“零审批”(即投资项目由“先批后建”为“先建后验”)。可以说,在软硬件两个方面,嘉善比起上海的部分郊区不遑多让。

  前后10天左右的功夫,太仓和嘉善,分别位于上海的北边和西南(距上海人民广场的直线距离分别为42公里和67公里),一个吸引了德国中心,一个拉来了中荷产业合作园,这都是要上天的节奏。某种程度上,挖的都是大上海的墙角啊。

  中荷产业园入嘉善,德国中心落太仓:都市圈将主导中国经济!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嘉善经济开发区

  从这个角度看,识局君文章里的警示非常值得注意:即使对于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高端制造业也非常重要。特别是一些郊区的领导,不能整天只盯着总部经济、现代服务业等,更不能为了房价、地价向市中心看齐而沾沾自喜。

  不轻易开口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已经说了: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不要让“实干误国、炒房兴邦”的段子变成现实。

  与此同时,环上海的邻省县域经济纷纷崛起,从最早的昆山、吴江,再到如今的太仓、嘉善,这就不是一两个地方政府有想法、有作为的问题,而展示了中国经济的一种新模式——都市圈正在迅速成长的现象。

  最新出台的长三角城市群规划里已经提到了这一点:“要发挥上海的龙头带动作用,推动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合肥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宁波都市圈的同城化发展。”

  什么是都市圈?其实就是国际上俗称的“大都市区”(Metropolitan Area)。熟悉美国经济的人都知道,当我们谈到纽约的时候,其实有两个概念:一个是纽约市,面积783平方公里,人口817万;一个是纽约大都市区,包括纽约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的23个县和几百个城镇,陆地面积1.73万平方公里,人口近2000万。正因为存在“大都市区”的概念,NBA纽约尼克斯队和新泽西篮网队(现已更名)的比赛,一度被称为“同城德比”。

  虽然没有约定俗成的标准,但都市圈(或大都市区)的地域面积一般不超过2万平方公里,都市圈中心城市与周边城镇通过通勤铁路和轨道交通连接,距离一般不超过70公里。从这个角度看,太仓也好、嘉善也好,其实都是上海都市圈的一部分。他们的发展受益于上海,承接了上海部分制造业和相应产业人口的溢出。

  这个提法并不是我拍脑袋想出来的。上海经济学会会长周振华教授在“上海2050战略”中也论证过:未来30年上海在空间布局上将成为一个网络型的大都会,江苏昆山和浙江嘉善都包括在内,这是一个真正的“大上海”格局。

  如果说城市群还多少带一些政府规划痕迹的话,都市圈的发育和成长完全是自发的、基于市场规律的。

  近年来,我先后去过嘉善三次,每次都能听到当地与上海的“血肉联系”:一、嘉善公务员最爱看的新闻栏目是东方卫视的《东方新闻》。二、呼吁上海的轨道交通和市域铁路能早日从松江向西延伸至嘉善。三、希望上海的“十三五”规划能留些口子,方便嘉善等邻县进行对接。

  可惜的是,国内现在谈城市群的很多,但对都市圈的关注还不够。其实,由于都市圈在资源配置上的高效率,在国际上,其已成为一国人口和经济活动的主要载体。比如在美国,很少人谈论一个州的经济如何如何,谈的都是大都市区。统计显示,美国排名前20位的大都市区聚集了37.4%的人口,生产了46.6%的GDP,获得了63%的科技专利。

  都市圈(或大都市区)的发展,还有助于化解当前部分特大城市的人口困局。我国存在一种现象,即城市人口规模越大,行政区划面积越小。如上海的行政区划面积为0.63万平方公里,广州的行政区划面积0.74万平方公里,深圳还不到2000平方公里,北京的行政区划虽有1.64万平方公里,但适于城市建设的地区只有7000多平方公里。

  正因为如此,京沪有大量的人口分别居住在河北的燕郊和江苏昆山的花桥等地。但与此同时,这些本属于京沪都市圈的地方无论在人口还是经济统计,都与京沪无关。这些行政区划上的割裂,必然会导致公共资源投入的失衡,进而制约了都市圈人口承载力的提升。

  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承认都市圈(或大都市区)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就应该顺应市场规律,在公共资源投入上进行倾斜。比如,在交通方面,“十三五”期间应该大力发展适合都市圈(或大都市区)的市域铁路(即通勤铁路)和轨道交通。所谓市域铁路,一般连接市区和远郊区,速度(160公里/小时)介于高铁(250公里/小时)和地铁(最高80公里/小时)之间。

  2012年,上海第一条市域铁路——金山铁路宣布开通,但只通到上海市郊的金山,与浙江已经近在咫尺。而在发达国家,此类铁路非常常见。如日本东京都的大量人口,分别居住在邻近的神奈川县和埼玉县,上下班均依靠电车(包括JR、私营铁路、地铁等),交通十分便利。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都市圈内公共设施的跨区域配置,目前在我国已显现一些端倪。如正在建设的首都第二国际机场,有三分之一的部分位于河北廊坊广阳区。只不过,京津冀一体化作为“一号工程”,政治上的意义更强。要真正打破地方政府的“一亩三分地”思维,需要从城乡规划、财税体制和干部考核机制等方面进行深层次的改革,道阻且长,这里不再赘述。

  最后总结一下本文所言:

  一、我们要正视都市圈(或大都市区)的存在和崛起,以及其在经济发展中的核心作用。

  二、都市圈的发展是市场规律使然,公共资源配置和政府治理方式都要顺应其作相应的改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人为规划一些所谓的新城,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

  三、长三角也好,京津冀也好,世界级城市群的建设有赖于都市圈的发育,离开都市圈谈城市群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愿有识者察之。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