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梁书记退休记  

2016-06-27 12:1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书记退休记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暗涌(投稿)

  (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作者交流邮箱:2945000173@qq.com

  梁书记,全名梁山定,是我们水利厅的机关党委书记——确切地说,应该是前任机关党委书记。

  梁书记属于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是“新三届”,某知名高校78级中文系的大才子。听梁书记自己讲,上大学前,自己也是“革命小将”,曾经参加过批斗一些大人物,甚至参加过“武斗”。读大学的时候,他意气风发,创办诗社,喝大酒,还参加辩论队,典型的文学青年。

  大学毕业后,梁书记面临着三个选择:一是到上海的一家报社当记者,二是到广州一家企业工作,三是到家乡的省委机关当文秘。他选择了第三个。

  刚回来的时候,分配在省委办公厅,每天都是先开始打开水,拖地,给领导泡好茶,擦干净桌子,再开始一天的工作。在政研室工作,最重要的是先要把稿子的质量提升起来。那个年代还没有如今这么方便的电脑办公系统,一字一句、一笔一划都要靠自己用墨水笔写出来。

  一个稿子,自己先写好了,副处长改一遍;副处长改好了,处长改一遍;处长改完了,分管领导再改一遍。于是乎,写得再好的稿子,到最后都变成了“大花脸”。最后,还得把这个“花脸”版的稿子全部重新抄一遍。就这样,经过无数次挑灯夜战,无数次熬更守夜,文字功底在一遍遍打磨中、修改中渐趋提高。

  但梁书记回过头来看时,发现文字工作干久了,无非就是那些套路,简单来说,就是三点:为什么要干这件事,这件事细分为哪些内容,怎样干好这件事?把这个想清楚了,后面就纲举目张了。过了些年头,他也从毕业时的“小梁”,变成了“梁老师”,又变成了“梁处长”。

  那年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梁处长的人生轨迹。

  一般来说,在办公厅,像这样43岁的年纪,是颇有危险的。如果自己把握不好,领导班子中又没有空缺,那么很可能一直到60岁一直都是个处长。

  1998年夏天,全国都在抗洪抢险,我们省也不例外,除了省委书记在机关值班,其他省委领导全部奔赴全省各个抗洪前线督战。恰恰就在这时,国务院水利部的一个副部长来到我省督查抗洪情况。当然,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取汇报。

  可是当时的省委大院内,一大批省委办公厅、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的秘书和笔杆子都跟随省委领导去了前线。能够有较为丰富的综合性文稿经验、能够担当“重任”的,除了从政研室找,实在想不出可以从其他什么地方找出来。于是给水利部领导写汇报稿的担子,就压在了梁处长身上。

  收到任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但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汇报会就要正式开始了。接到任务,梁处长自感压力如山,容不得半点马虎,半点失误,既要把当前的主要做法和取得的初步成效写清楚,还要委婉地把省委希望水利部帮助解决的问题写明白。

  梁处长开始把各方面送来的稿子一一消化吸收,先把情况摸清楚再准备动笔。一直到凌晨两点钟,把厚厚的一大堆材料完整细致地看了两遍,梁处长终于心里有底了,才开始动笔。写稿子的过程中,虽然绞尽了脑汁,但总体感觉谋篇布局、遣词造句都颇为讲究,该讲的都讲到位了。一直到早上七点,天已大亮,梁处长抽完最后一根烟,把完整稿最后通读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才去省委办公厅,找省委书记的秘书,把稿子交上去。

  谁料,书记看后,非常满意,也非常高兴,便顺嘴叫秘书把梁处长带到他办公室见了一见。他肯定了梁处长的稿子下了力,用了心,有质量,还叮嘱了一句秘书把梁处长的联系方式记下来。

  梁处长回来以后,虽然身体疲惫,但心花怒放。

  果然,过了不到两个月,梁处长就到省城周边的一个大县去挂职任县委副书记。又不到两年,梁书记竟提名为副市长,这一年,梁副市长才45岁。

  后来又在基层干了两年,梁副市长考虑到种种因素,便申请回到省城工作,平调到了省水利厅任机关党委书记。那时,他是水利厅最年轻的班子成员。特别是其他班子成员退休后,他成为了最有资历的领导,至今已经历了4任厅长,有几个现在的副厅长,在他刚到水利厅来任职的时候,还只是副处长呢。

  那些年,还没中央“八项规定”,出国出访的机会非常多,梁书记以各种名义,至少去过40多个国家。除了一些耳熟能详的欧美国家,还有一些遥远的非洲国家,甚至还有一些在地图上都难以发现的太平洋小国。

  那时虽然工资不高,但作为一个厅级干部,有司机有秘书,有保障厅级干部办公的工作经费,还有定期体检,飞机可以坐头等舱,隔三差五有人请吃饭,走到基层永远有人鞍前马后,日子倒也惬意。

  这些故事,是有一次单位里全体都出去开会,我在值班的时候,他慢悠悠地从楼上来到我的办公室,跟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过的。

  梁书记爱讲话。一般,他的内容始终离不开那个“三点”:有领导来听汇报的时候,他说,我汇报三点;有座谈会的时候,他说,我谈三个方面意见;坐在主席台上的时候,他一定会说,下面,我强调三点。

  梁书记本名梁山定,谐音恰好就是“梁三点”,加之爱强调三点,背后的诨名,就顺理成章变成了“梁三点”。

  梁书记还有个习惯,讲完话,一般随后就会问身边的人“我刚才讲的怎么样?”若是别人夸一句“梁书记就是梁书记,高屋建瓴,思想深刻,内容深邃”,梁书记一般会“嘿嘿”一笑,接着,从三个方面分析刚才自己为什么那样讲。若是懂不起的没有立马夸他,他便会面色铁青地一走了之。

  尽管工作中的会很多,但梁书记乐在其中,永远不知疲倦。听说,在家里,有时候很晚了,他干完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之后,他老婆做好饭菜在桌边等他,他回了家以后,虽然肚子已经饿得“呱呱”叫了,但还会在动筷子前讲“三点”。

  有次出差,到农村贫困农民家里慰问,梁书记愣是跟贫困户宣讲了一套党和政府的扶贫政策,可怜的、老实巴交的、没文化的农民,和周围市里县里一众陪同人员一道,在大太阳下听梁书记足足讲了半个小时。

  听取县委汇报的时候,梁书记从国际国内形势开始讲起,一时间竟没有收住,越到后面各种奇思妙想、经典语句频出,讲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散会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钟,当地干部饿得眼冒金星了。

  还有一次,东南亚一个小国的水利部长带着几家水利企业来中国考察,其中一个考察点便是我省。当考察团初来的时候,照惯例有个正式会见。那天厅长恰好不在,他便委托梁书记负责接待和会见。梁书记果不其然又没在讲话的时候打住,从国际水危机开始讲起,讲到国内严重的环保形势,我省的水环境……

  那天下午讲完的时候,也已超过晚上七点。东南亚客人虽然面面相觑,但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听着,最辛苦的是翻译,累得汗如雨下,急得抓耳挠腮。

  长此以往,久而久之,身边的人开始有些受不了梁书记了。背后,人们又将梁“三点”书记的内涵进行了延伸:上班基本三点一线;说话大概讲三点;美女主要看“三点”。而且说他“白天讲清高,晚上看高清”“白天不精神,晚上不文明”。

  当然,后面两句,可能是机关里闲得蛋疼的段子手们编出来的,既是因为他的唠叨得罪了人,也是因为他的唠叨很折腾人,甚至是一句讽刺吧。

  2012年底,“八项规定”出来了,要求转变作风,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精文减会。层层都开了会议进行贯彻落实。等到水利厅开这个会的时候,是梁书记全权负责的。按照梁书记制定的方案,贯彻精文简会的会议开了整整一天,每个领导都讲了转变作风的重要意义。到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厅长作了总结讲话,梁书记又不出所料地强调了三点。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梁书记就要退休了。按照60岁的退休年龄,生于1956年1月的他,已经属于“船到码头车到站”,该在2015年12月下岗休息。

  可是梁书记还不想退休呢。他此生的最大遗憾,便是没有孩子。原因不明。上班的时候还好,会淡忘掉天伦之乐的缺失,但如果真退休了,老两口待在空荡荡的家里,日子真的难熬。

  快退休的这段时间,梁书记很多周末都不待在家里,宁愿一个人待在办公室。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需要加班,但梁书记来到办公室,便像鸟归山林,鱼得潭水,怡然自得,分外亲切。

  他在办公室,一定会把党报党刊读完,把中央和省委领导的讲话学完,把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研究完。所以,梁书记的理论素养之深,对各种政策的钻研之透,真的是让人心悦诚服。

  临退休的时候,正好赶上“车改”。以前,梁书记有专职驾驶员小刘,每天接送他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小刘是退伍军人,憨厚老实,任劳任怨,颇得梁书记喜欢。现在虽然每个领导账上多了1000多块钱车改补贴,但车一取消,梁书记的日子有些难过了。

  首先是没有驾照,不会开车,老婆担心他的安全,不许他买车。这样一来,每天只有坐公交,转地铁上班,以前上班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在要花去一个多小时。以前隔三差五饭局不断,现在下了班电话响都不响。以前可以坐头等舱,现在偶尔出去开个会,只能坐经济舱了。

  梁书记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学会了坐地铁,学会了在自动取款机上面取钱,学会了刷卡买东西,甚至还学会了用微信聊天,用滴滴打车。

  但梁书记终究是个有办法的人。工作中有次偶然遇见一个人,令他听到一句偶然的话,改变了梁书记必然退休的形势:到省政协做一个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一届三年,做了副主任,便可以延缓三年退休。

  听此消息,如获至宝,梁书记迅速展开行动,给政协主席写信,梳理了这些年自己所做的工作,对我省经济建设的看法,对深化改革的建议,洋洋洒洒,全是手写,字迹工整,文笔流畅,显然是经过无数个周末熬出来的。果然,过了不久,省政协办公厅有了回音:安排梁书记为某专门委员会副主任。收到消息的那天下午,梁书记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扶贫攻坚本是扶贫办的专职,但就在退休前,梁书记主动把扶贫办的很多职能接过来了。单位本来就是人少事多,现在更是忙得晕头转向。对于这个本是别人的工作,水利厅的很多干部都很有意见。梁书记却像找到了人生的一个努力方向,每天把扶贫工作研究得无比深入。

  退休前6个月,组织部已经把他的机关党委书记职务免掉,并配备了另外一个新领导。该退休那个月,也把他的正厅级巡视员职位免掉了。但当时政协还没完全批下来,去基层出差搞扶贫工作调研的时候,给基层的函上必须要附上他的职称。写个什么好?思索良久,梁书记悄悄对工作人员说,还是写成机关党委书记吧,要不然基层不重视。但工作人员背后说,是因为不写个“硬”点的职务,基层怕没有领导出面陪同。

  到了地方上,有个主管扶贫的副市长姓杨,50来岁,但梁书记对杨副市长的称呼是“小杨啊……”杨副市长脸都绿了。

  后来解决了政协职务以后,已经过了60岁了。梁书记按理说应该把自己分管的工作进行全部移交。但梁书记并未移交给新领导,搞得新来的领导竟无事可管。办公室也没搬出去,也没人愿意得罪他直接去请他搬,新领导只好挤在一个靠角落的小办公室。

  一直到又过了大半年时间,单位又换了新厅长,实在没有办法,梁书记才勉强交出了分管的工作。本来政协不要求坐班,只是每年参加几次调研就行,但梁书记依然是每天按时来上下班,周末定期来加班。

  谁知,没人汇报工作以后,梁书记越发寂寞和无聊,终日郁郁寡欢。以前每天中午吃工作餐都要和大家坐在一起的梁书记,现在每天中午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吃。终于在不久之后,梁书记病倒了,住院了。

  作为曾经很多处的老领导,很多处都派了人一起去医院进行探望。梁书记一看来了10来个人,脸上的乌云一下一扫而光,多云马上转晴了。其中一个带头的说,梁书记,我们来看您来了。那人还没说下文,梁书记旋即从病床上坐起来,眼里含着泪花。

  稍许,他缓缓地说:下面我讲三点,第一是感谢同志们没有忘记一个马上退休的人,我很感动;第二是同志们都是讲感情的人,我很欣慰;第三是希望同志们回去以后好好工作,你们是单位的明天,我看好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