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把“教育”和“快乐”搞得如此势不两立,真的好吗?  

2016-06-27 12:2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教育”和“快乐”搞得如此势不两立,真的好吗?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张洛鸣(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咱们这些经历了高考的过来人都知道,最爽的日子是考完到成绩公布前——抓紧时间今朝有酒今朝醉。但爽快它总是那么短暂。最近,各地纷纷迎来放榜日。虽然我们会祝福每一位学子取得想要的成绩,可但凡竞争,都有喜有忧。

  借此小专题,想传递一个态度,高考很重要,大学也很重要,但它们仍然只是你人生无数重要经历的其中之一二,而已。

  正文:

  我相信,这种文章一定要等高考结束后再发,因为这样可以减少我的十八代祖宗被问候的次数。

  ——题记

  (识局君注:嗯,给你发在各地放榜日,次数还会少吗?嘿嘿)

  (上)

  今年的高考结束了。当然,明年它还会准时到来。

  我知道这句话恐怕会影响大家看《魔兽》和欧洲杯的心情,但它毕竟是事实;而我之所以挑这么个轻松时刻来讨论这么个严肃话题,原因也很简单:高考前讨论,老师、家长和学生有功夫听吗?如果“正主儿”都忙着,我们一群跟高考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争来吵去,吵出花儿来又如何?

  所以我想,只有等“正主儿”从紧张、焦虑和惶惑中回过神来,能够冷静思考问题了,这种讨论才不会流于讲讲段子、过过嘴瘾的形式。

  国人围绕“高考的利弊得失”开展争论的历史,几乎跟高考的历史一样长。这些年来,大家嘴上争论的是高考,折射出的却是教育理念的分歧;教育理念分歧的背后,又掺杂了身份、阶层、地域和财富的差异。

  这就制造了一个有趣现象:每年临近高考时,人们总要把去年争论过的话题再拿出来争论一遍,争论到高考结束,又跟去年一样不了了之。

  参与争论的一方总是坚持认为,高考不是人生通向成功的唯一途径,教育应该注重对学生格局视野、兴趣爱好、理念品行和独立思考的培养,而不是鼓励他们为分数拼命;另一方则始终相信,高考是寒门子弟“战胜高富帅、跑赢官二代”的最公平机制,为了把握这个机会,拼命学习是必须的,吃苦受累是必然的,如果学生被“快乐教育”洗了脑,就会变得平庸,离成功越来越远。

  双方究竟谁更有道理呢?容我“和稀泥”地说一句:都有道理。

  一个身家殷实的中产家庭,自然会去鼓励孩子,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去锻炼体魄、探索世界、享受人生、寻找快乐,成为你自己想成为的人;而一个贫困山区的老师,当然也该提醒学生,去刻苦学习吧,去悬梁刺股、凿壁借光、闻鸡起舞、宵衣旰食,这是你走向成功唯一的机会。你能说谁错了吗?

  这就是双方吵了N年却始终无法说服对方的原因:大家都没错,只是经历不同、环境不同、视角不同、距离“成功”的远近也不同,所以理念肯定不会一致。

  把“教育”和“快乐”搞得如此势不两立,真的好吗?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就拿我本人来说,我现在是“快乐教育”的坚定支持者,但若不是当年凭借“吃苦教育”挤过了高考的独木桥,又在高校中养成了阅读和思考的习惯,今天可能都不会知道“快乐教育”是个什么鬼。

  ——也许对家境贫寒、视野闭塞的我来说,只有走过了“唯一的道路”,才可能知道“世上不只有唯一的道路”这回事。有时我也会想,如果当年我放弃高考,像丁俊晖一样去打桌球,机会成本会更低一些吗?想到后来自己都哑然失笑:若我真的放弃高考,我该从哪儿听说“机会成本”呢?

  这个故事告诉我,“吃苦教育”是有正面意义的:它帮助所谓“寒门学子”把握了一个相对公平的上升机会;从这个角度讲,我该感激它。然而我也必须摸着良心说一句,“吃苦教育”看似逻辑严谨、论述充分、目的高尚,实际上却存在两个致命漏洞——正是这两个漏洞给学生带来了沉重感。

  首先,它预设了所有人的生活目标都是追求“成功”;其次,它把“成功”定义为“战胜高富帅、跑赢官二代”,也就是获得跟上述两种人一样的金钱、权势、名望、地位。由于这两个“缺省设置”契合了我们最普遍的价值观念,所以很少有人会察觉到,它实际上已经把“过好人生”偷换为“过好拥有名利的人生”。

  我承认,每个人都拥有追求名利的权力,都具备“战胜高富帅、跑赢官二代”的资格;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战胜高富帅、跑赢官二代”必须成为所有人的最高人生追求。如果我们把“功成名就、飞黄腾达”作为全社会对“成功”的集体认知,就必然会与“快乐”绝缘。

  “快乐”和“教育”是没有仇的,只是所谓“成功”让二者对立:若“教育”的目的是追求那样的“成功”,的确不大可能让学生获得“快乐”。我们非要把“成功”局限在如此狭窄的范围,也就等于自动放弃了个性化的追求;然后我们又把通向“成功”的道路视为“磨砺”,也就等于默认那必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难怪我从来没说服过任何一个“吃苦教育”的拥趸——我们压根不是对“教育”的看法不同,而是对“教育的目的”的看法不同。

  在我看来,教育的目的不是、或至少不仅仅是让人获得名利。所谓“快乐教育”,并非鼓励孩子懒惰,也不是赞成孩子放纵,而是强调他们有权在法律和纪律允许的框架内自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可以选择成为学习成绩第一、踢足球第一、画漫画第一、甚至折纸飞机第一,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不成为任何第一。

  他有权选择平凡甚至平庸。只要他觉得那样很开心,而且将来能自食其力,他就已经足够伟大——何况“平庸”的标准是谁制定的?谁规定语数外考得好就是出色、纸飞机折得好就是平庸呢?

  这大概绝大多数家长和老师不能接受的:大家早习惯了以自己的理念和标准来衡量孩子。在很多人看来,孩子并不是独立的个体,他肩负着家族的荣耀;如果他“不求上进”,不仅会让自己吃亏,也会令整个家族蒙羞。父母师长当然是“为了孩子好”,生怕孩子因“少不更事”而“误入歧途”,所以他们大概特别讨厌我这种“快乐教育”的鼓吹者:

  都是你这些花言巧语把孩子教坏了!什么行走天涯的背包客、静享生活的客栈老板、纵情歌唱的街头艺人,我的孩子就该只有这点出息吗?这能让他站上人生巅峰吗?!

  其实我从不劝阻任何人攀登“人生巅峰”。只是这些年的经历告诉我,“巅峰”上不仅人少,而且风景也未必人人喜欢。

  所以我打算这样告诉自己的女儿:如果你想攀登“人生巅峰”,你就去;我不想攀登,我就不去。如果你攀登到一半觉得累了、烦了,就下来;我在底下厌了、无聊了,我再上去。人生没有那么多“必须”完成的事情,无论你处在“山”的什么位置,我只希望那个位置上存在你想要的幸福。

  (下)

  按说,上面一大篇论述已经够啰嗦了,应该打住。可我不得不接着啰嗦,因为它还有个挺明显的漏洞没填上:根据上述说法,“快乐教育”似乎不能适用于追求“成功”的人,如果想要“勇攀人生巅峰”,还得遵循“吃苦教育”那一套。但事情的真相可能并非如此。

  曾有朋友对我说:如果你不想中进士,那没得说;可是如果你想,那还是得苦学。你看历史上那些中进士的寒门子弟,有几个是真愿意读书的,还不都是靠戒尺、皮带和巴掌打出来的?

  我说,在古代也许是这样,但你别忘了,现代不是古代。

  由于古人几乎从不质疑比自己更“古”的古人的正确性,所以在相当漫长的时期里,学生的“考试科目”一直是“四书五经”之类,知识种类比较单一,内容也相当固定,留给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更是窄得可怜,就算学生不会分析、不能理解,单靠死记硬背基本也可以搞定——古代科举考试看似比现代高考难得多,但那是因为它录取名额少,我们又不怎么读得懂文言文,才有这种感觉。这就跟中国人觉得英语难、英国人却不觉得英语难是一个道理。

  把“教育”和“快乐”搞得如此势不两立,真的好吗?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死记硬背可以搞定考试”大概是人们认为“背诵知识有用”的根本原因:根据当时的规则设计,背诵知识就是有用,只要你一时背得好,就可以一辈子过得好。那时候,一个二十岁的青年靠“四书五经”博取功名,到他五十岁时,他会惊喜地发现后来者还是靠“四书五经”博取功名,虽然时隔三十年,他的知识水平却一点也不落伍——既然如此,大家就背吧,自己乐意背固然好,不乐意背也没关系,拿皮带抽几下就是。反正这又不是数理化,不论喜不喜欢,只要下点苦功夫,总背得过的!

  然而当今之世,知识种类远比从前丰富,知识更新速度也远比古代迅速——比如我学初中地理的时候,太阳系有九大行星,到大学毕业时只剩下八个了。

  在这样的时代,大部分人再想靠十八岁时一张考卷风风光光混到八十岁,几乎已不可能,他必须不断学习、不断思考、不断创造、不断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始终牢固立足于社会。这也是某些“尖子生”在成年后陷入迷茫的原因:高中时,成绩好差不多等于“一切都好”,不仅父母师长欣赏、同学朋友也崇拜;可一旦踏入社会,他会发现出色的考试成绩并不必然带来优渥的生活,也许出色的人际交往能力、出色的承受挫折能力、出色的独立思考和分析问题能力更重要。

  这些就是“吃苦教育”爱莫能助的了——你固然可以靠戒尺让学生记住太阳系有几个行星,却不太可能用戒尺让学生保持对天文物理的持续兴趣。

  长年津津乐道于“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我们,似乎并不认为“兴趣”对学业和事业有多大意义,然而事实上,无论爱因斯坦还是霍金,都在钻研自己感兴趣的科学;无论迪斯尼还是乔布斯,都在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甚至无论梅西还是丁俊晖,都在为自己擅长的运动流汗。你可能觉得他们很辛苦,他们却能苦中作乐;当他们全神投入自己喜欢的领域,你却被“苦逼”着在你不喜欢的领域跟他们竞争,你想谁更可能名利双收?

  这可能就是“吃苦教育”的最大缺憾:它可以制造一流的循规蹈矩者,却孕育不出三流的开拓创新者,然而这个时代的名利,恰恰属于后者。虽然某些人在被逼迫的情况下,也能拼尽全力把某件事做到完美;但毕竟没人能在被逼迫的情况下创造新的完美。

  我知道有些人也许会说,孩子小时候都贪玩,指望他自愿爱上学习是不可能的,我必须逼他;逼着逼着,他就会爱上。我相信这个可能是存在的,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逼了半天他还爱不上,你该反思自己,而不是继续逼他。

  另外可能还有人会说,等孩子考上大学,再培养他的兴趣不迟。这当然也有道理,对某些悟性高的人来说,他退休了你再培养他的兴趣也不迟。然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大学再培养他的兴趣”,通常只培养得出打WOW和LOL的兴趣。

  你希望这样吗?

  (结语)

  我当然承认,“快乐教育”并非万能,我也不希望它万能——若它万能,还要其他教育模式干什么?若没有其他教育模式参与竞争,它又何来动力改进自己呢?所以我写这么多字,并非打算改变谁的理念,只想借此提醒大家,从小学到高中这漫长的十二年间,一定有些“寒窗苦读”之外的东西,同样值得好好珍惜。

  人生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鸭血粉丝汤,这要看你追求什么;至少对我来说,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并不是必然要错过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