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重点招商项目为何成烂尾?C君告诉你他所经历的两难抉择  

2016-06-03 13:1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点招商项目为何成烂尾?C君告诉你他所经历的两难抉择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文/ 新马甲(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前言:

  拉长时间的维度来看,中国是传统的农业社会,自然经济在中国有几千年的传统。近代中国的工业化起步于晚清的洋务运动,民族资本主义工业开始兴起并发展。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十年的努力,门类齐全的现代中国的工业体系基本建立。

  由传统社会向现代化社会转型,是中国正在经历的大事,经济转型是其题中应有之义。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与建设,中国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工业体系,基本解决了工业经济从无到有的问题,传统的农业文明中工业文明的因子逐步增多。但是,经济转型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必将经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转化。

  这个转型和转化的过程中,一定有很多阵痛。比如眼下为媒体所广泛报道的民间投资下降的问题——我们正在进行调整经济结构并优化经济发展方式的努力,民间投资的大幅下降是其必然症状之一。比如下面的这个真实故事:

  1

  自从2015年以来,C君就在忙着处置自己所服务的公司在东北的一个投资项目。需要首先重点交代清楚的是,C君所在的是一家民营企业,这与本文的主旨有着极大的关联。

  这个项目是在上个经济周期里全国大招商的背景下决策上马的。当年为了上马这个项目,C君数度北上,体验了北国的千里冰封与小鸡炖蘑菇,与当地的招商局长成了关系贼好的朋友。项目所在地的党政主要领导也曾数度下江南,极力推介东北的政策、区位、资源优势,如果C君公司的项目不在这个地区落户,必将面临重大损失云云。

  当然,为了吸引南方公司去东北投资,地方政府也的的确确配套了一些优惠政策,这些政策足以影响到公司的投资决策。功夫不负有心人,项目最终落地。签字仪式、开工典礼、觥筹交错等在所难免,好在这一切都是拉动GDP的有力武器,地方得到政绩,企业得到发展,皆大欢喜。

  谁知道好景不长。就在项目如火如荼的建设中时,忽然之间经济疲软了,行业陷入全面的低迷状态。为稳妥起见,公司决定拉长项目建设周期,放慢投资步伐。这一决策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公司与工程总承包商之间发生了冲突,一度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地方政府急于看到招商引资的成果,发现项目建设进度放慢,随着不满情绪的蔓延而暂停兑现当初承诺的优惠政策。

  当初火热的建设工地,慢慢地变成了塔吊孤立的抛荒工程。起初,地方政府对恢复建设还抱着极大的热忱与希望,数度来人来函催促复工,并痛陈停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由于经济形势没有好转,恰逢公司在其他方面也出现一些问题,项目始终难以如政府所愿地复工。随着当初主导招商的领导纷纷提拔或调离,项目最终陷入无人问津的状态,一度被寄予厚望的重点招商项目终成烂尾工程。

  2

  由于项目选址在一条主干道的边上,车来人往不断,总会有路人停下脚步指指点点,也有好事者多次公开议论,并扬言要发贴宣传。经不住民间舆论的持续发酵,地方政府新任领导指示有关部门要重点解决好这个停建的工程项目。

  解铃还需系铃人。政府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虽然已经如流水般轮换了,作为公司当初的项目对接人,C君责无旁贷地被指定为遗留问题处理大使,全权代表公司与地方政府进行接洽,沟通可能的处理方案。

  当初在洽谈项目落户的时候,地方的招商、发改、财政等部门的领导都曾信誓旦旦地对C君说过:“一旦项目落地,你们的项目就是我们地方的项目,项目所有的问题就是我们的问题,即使将来岗位变动了,我也会继续关心支持这个项目”等类似的话语,曾经让C君感动不已,数次为这些暖心的话语而多干了三五杯。

  如今时过境迁,当初许下豪言壮语的各位领导或调走或提拔,再联系他们提及项目的事情,大都话锋一转,王顾左右而言他。开始的时候C君还有点小想法,怎么这些人话音未落转身就不认账了呢?事后再仔细想想,觉得还是需要从理解的角度出发、实事求是。他们当初豪言壮语的许诺与如今的言他,都是有其内在道理的,毕竟是“屁股指挥脑袋”嘛,屁股所坐的位置换了,脑袋所想东西的自然就有所不同,自己应该释怀,而不是纠结。

  经过一番磨合,C君终于与当地政府成立的临时工作小组成功对接。几经探讨后双方一致认为,要想成功处理项目遗留问题,可行的参考解决方案有三:

  一是投资方制订出切实可行的工程建设计划,恢复工程建设,继续原定的项目投资方案。

  二是由地方政府回购项目,再行改造为适当的商住项目或者进行二次招商。

  三是由地方政府当裁判,双方共同寻找合适的第三方,再由C君所在的公司与第三方进行洽谈,将项目公司资产或者股权转让给第三方,由第三方继续项目工程建设事宜。

  双方深入研究后发现,方案一基本不可行,因为C君所在的公司各方面情况都没有好转,不具备复工的条件。方案二的难度在于,回购的议案估计很难通过政府常务会议的审批。剩下只有寻找第三方接盘这唯一的选择。

  经过地方政府几次三番的走访,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一家有意向接手项目的福建民营企业。又是一番尽调、沟通、会谈,各方就转让方式、债权债务处理与承担、重大合同承继等基本问题达成一致,初步草签了合作协议书,待各方完成审批程序后就可以正式签约了。

  虽然因为项目的转让导致了一些损失(如接手方只愿意承担固定资产的费用,不愿意承担项目前期的管理费用支出等),但对于C君所在的公司来说,相较于资产长期闲置(闲置期间还需要承担财务费用),能收回部分原始投资已经很不错了。

  3

  一年多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好在有了一个初步的处理方案,可以让人略感安慰。有一天晚上习惯性地浏览网页,C君看到了讨论民间投资下降的新闻报道。略愣神了有十几秒,C君忽然醒过神来,自己一年来的工作不是与民间投资下降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吗?

  C君所服务的公司就是民营性质的企业,在上一轮经济扩张时期,公司在外投资了不少类似的项目。这些项目无疑被纳入民间投资的统计口径,由县而市、由市而省地逐级纳入国家统计局的报表之中。C君至今依然能记得,项目部负责人曾经知会过C君,地方发改局要求项目部按月报送投资进度,并且对填报的数据还是有具体要求的。C君隐隐约约也曾听招商局长说过,向上报送数据是有很大学问的,至于学问在哪里,C君当时也没留意细问。

  在被张五常先生推为自己足以传世文章之首的《中国的经济制度》中,他用“县际竞争”模型解释中国九十年代后爆发式的经济增长。张老在书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以县为单位的招商办法与彼此竞争的手段。虽然不能说全部准确,但至少反映了大部分事实。2012年以前,招商引资(包括利用外资)是上级政府对各地县级政府考核的最重要指标之一,C君就听说过有地方领导干部因为没有完成利用外资任务在年底考核时被一票否决。

  在此之时,各地的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经常亲临长三角、珠三角、浙江和福建等招商一线,拜会客商,以招商推介会形势介绍各地的优势与投资机会,招商局长成为各地政府最有晋升机会的岗位之一。

  长三角、珠三角、浙江和福建是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区域,有这样的招商引资氛围,民间投资不增长都难。C君所在公司那几年所投资的大小项目,就是在这个宏观经济和政策背景下完成的。

  4

  C君分析认为,上一轮县际招商引资的大竞争,立足于对工业项目的追逐,其实质只是在解决“有”的问题,各县(区)都设立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产业积聚区,因为县(区)是经济发展与竞争的主体和招商引资责任单位,各自为政。

  曾有人批评那时的招商弊端:“拣到篮子里都是菜”,不管是什么类型的项目,只要能招来都要。君不见,农产品加工园区、光伏产业园区、新能源园区等全国开花,同类产业、同一个项目在邻县、隔壁市之间竞争得你死我活,上级领导经常要为两个下属单位做评委,评判某个项目应该算谁的招商任务。这不足为怪,县际竞争使然。

  这一轮大招商与大发展,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国经济增量的问题,民间投资激情爆发,在政府招商热情的拉动下,部分产业逐步实现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的梯度转移。产业梯度转移奠定了民间投资的高基数。本轮热议的民间投资下降,对照的正是上一轮大发展下高高在上的基数。基数太高,要超越就难了。老百姓早就总结过:上山容易下山难!

  虽然间杂着批评,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得益于这样的全国大招商,才有了GDP的快速增长,用张五常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县际竞争关键地解释了“中国的问题”。

  5

  县际竞争带来快速增长,欣喜的同时早有人提出了经济增长方式之辩:是要资源消耗型的粗放增长(背后是高增长和民间投资的高热情),还是向集约型发展转变(优化经济结构、提升核心竞争能力)?因为中国不是闭关锁国的,需要充分考虑到国际竞争的需要。在基本解决了“有”的问题后,“优”的问题格外凸显。

  张五常先生阐述县级政府在发展县域经济中的积极性与能动性的同时,也分析了土地在其中的巨大作用。应该说他老人家找到了牛鼻子:土地指标是促进或者制约县域经济发展的关键环节。

  资源消耗型经济增长方式、环境污染、产品因为同质化而缺乏核心竞争力、竞相模仿缺乏创新等问题已经引起中央政府的重视。2012年以后,为了改变有增长而无发展的尴尬局面,中央政府从严格控制土地指标审批、严格查处未批先建等入手,包括后来的“调结构,促增长”、去产能等措施,都在昭示着经济发展中转型的内在需求:中国经济需要从粗放型增长方式向集约型方向发展,产业结构,尤其是工业结构需要从“有”向“优”转变。

  由此而来的问题就是:我们是要传统经济发展方式下民间投资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还是选择因为优化产业结构,支持创新发展而导致社会投资(尤其是民间投资)的幅度较大的下降?这是个发展路线选择的问题,也是痛苦的两难抉择。

  眼下为媒体所广泛报道的民间投资下降的问题,其核心要点在于:我们正在进行调整经济结构并优化经济发展方式的努力,民间投资的大幅下降是其必然症状之一。 因为过往的民间投资,基本集中于食品饮料、化工、机械制造等传统领域,创新型产业领域的投资毕竟还是少数。君不见,遍布全国各地的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产业积聚区,积多年之辛劳所招来的各类传统产业项目,目前在正常运营的有多少。民间有个通俗的说法:冒烟的没几家。

  由此引出的另外一个议题是,每年稳步增长的民间投资,其产出效果究竟如何?高速增长的民间投资只是入口端的故事,是不是也应该关心以下出口处的实际情况呢?

  6

  C君所在公司项目的半途而废与最终转让,似乎在预示着传统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已经面临严峻考验,其带来的弊端已经为社会各界所认识,经济转型已当其时。

  从长远发展的眼光看,经济转型势在必行,越早越好。但身处其中时,你就会感知到其中的进退维谷。目前我们已经在探索经济转型并采取了部分措施,也深刻感受到了其中的痛苦,比如民间投资的大幅下降、去产能必将带来全行业的就业压力。是退回老路上继续过不操心的日子,还是一往无前奔赴远方的目标,恐怕不是国务院派出的9个督查组的调查报告所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需要高层做出决策的战略选择问题。

  发展路径确定了,调研如何提高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才会真正有意义,其他的具体政策建议与措施都是枝节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