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包村干部”的非典型农村工作报告(之十三)  

2016-06-05 21:5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包村干部”的非典型农村工作报告(之十三)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封面图为画家陈树中的油画《野草滩的故事》

  文/张洛鸣(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声明:连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社会机构欲与作者取得联系,请发送邮件至content@ishiju.com

  (接上篇)

  第四章·致富

  没补贴谁愿去搞产业,赔了咋办;有了补贴谁还去维护产业,反正又不赔。

  ——题记

  第一节·“靠天致富”

  终于说到“致富”了。所谓“致富”,是个比较宽泛的概念,但它的本质很简单,就是让村民过上比现在更富裕的生活。于是我认为有必要先介绍一下P村的产业现状,这样才好有个比较。

  前文说过,我是2014年4月底“进村”的。6月中旬,“精准识别”刚结束,冬小麦熟了,整个村子进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收割。自打进入新世纪后,P村人就不大用镰刀了,但整个P村一共才1400亩地,联合收割机懒得来做这点生意,村民们最常用的收割工具是一种烧柴油的半自动收割机,需要用拖拉机牵引。

  这当然算不上“现代农业”,但我认为这是最适合P村的收割方式:这里大部分农户都只有三五亩农田,互相之间“壁垒分明”,联合收割机这种大家伙根本施展不开,用小型收割机最好。王今宗书记就有这么一台机器,每到收割季节他都会很忙,而且由于开收割机赚的钱比卖小麦多,所以有些丰收的年头,他甚至连自家的小麦都来不及收。

  2014年就是一个这样的年头。据说这一年是P村历史上最大的一个丰收年,小麦亩产普遍达到了1300斤,有些地块据说甚至能到1600斤。王今宗书记乐得几乎冒泡:X书记,这是你给村里带来的好福气啊,这得谢谢你!

  不过也有些人表示了担忧。“今年麦子‘邪’了,亩产这么高,”我听好几个村民说,“接下来肯定是个灾年。”我问这种判断有什么科学依据吗,他们说没有,但根据经验,差不多就是这样。

  还真差不多就是这样。2014年秋天,村里的玉米比往年减产了两三成,更让人郁闷的是,附近其他县却没减产,这直接导致玉米收购价上不去,很多指望玉米涨价的人无奈地看着玉米在自家屋顶晒了一个冬天。小麦的丰收倒是能弥补玉米减产带来的损失,但这样一来,小麦就等于白丰收了——虽然最低粮食收购价一直在涨,但也涨不了太多,靠这个致富,显然并不靠谱。

  这就是前文说过的问题:P村之所以不富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产业结构单一”——他们只种小麦和玉米,可就算这两种作物年年“放卫星”,也赚不了多少钱。

  更麻烦的是,大部分村民并不热衷于改进小麦和玉米的种植技术,丰收不是靠投入更多、管理更精细,而是靠“上天恩赐”,减产也找不到原因,只好归咎于“上天降罪”,这种“靠天吃饭”的状态跟清朝时期似乎也没太大区别。

  我知道,看到这里,仍会有很多人表示乐观:既然找到症结所在,那就好办了,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呗!你不说小麦和玉米不赚钱吗,那咱不种它们了,种赚钱的,瞧人家山东寿光,瞧人家海南,人家发展现代农业,多赚钱。

  对此我要说,发展现代农业确实是个挺好的思路,只要没有村民出于怨恨或嫉妒给你投毒使坏(这种现象在农村并不罕见),一般都能赚到钱。但问题是,世界上有思想先进的农民,就有观念陈旧的农民,而贫困村之所以贫困,很可能就是因为后一种农民占了大多数。

  我一再说,我没有歧视农民的意思,但贫困村的产业转型确实比大多数人想的复杂:难道P村人民不知道种小麦和玉米不赚钱吗,他们干吗一直种呢?

  首先,他们不会种别的。要知道,种庄稼可不是玩QQ农场,把种子撒进去就完事,这也是个技术活,不同作物需要不同技术。相对而言,小麦和玉米属于技术难度比较低的,浇水和施肥都不用太多,时间也不用太固定,晚几天浇水它也死不了(当然可能会减产);它们对气候变化不十分敏感,不会动不动就倒伏、枯萎(也不是没有大面积倒伏的,但这得看品种);病虫害虽然也有,但以农村能买到的农药,也可控。

  更重要的是,农民种小麦和玉米很多年了,对它们的习性都非常了解,种起来不用费心思、动脑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么种就行。换个新作物可就没这么简单了,一般来说,越卖得上价钱的作物,就越“娇贵”,你得细心呵护,给它们罩大棚、建温室,还得天天进去调节气温、湿度,给它们除草、剪枝、除虫,农民一听这么麻烦头就大,根本懒得去学。

  这是“产业转型”的第一道难关,一半以上的农民都会倒在这里。

  其次,他们不敢种别的。有些农民不怕麻烦,跨过了第一道难关,这时他们会发现更麻烦的事来了——好容易把作物种出来,卖给谁呢?种小麦和玉米的时候,国家总会派人来收购,而且由于最低收购价的存在,赚的利润也比较稳定,完全不必发愁。可是如果种茄子,国家是不理的,得自己找销路。

  现代农业是个讲究“规模效益”的产业,如果你村里只有你一家种茄子,你也不必觉得“物以稀为贵”,因为蔬菜公司和“二道贩子”只会去那些形成规模的、“全民种茄子”的村成吨地收购茄子,至于位置偏远、产量又少的村子,人家是不去的——为了把你那几百斤茄子运出去,人家还得搭上好几箱汽油,划不来。那你怎么办呢,你只好自己往外运,可是蔬菜公司划不来的运输成本,你一样划不来,说不定还会赔钱。

  这是“转型”的第二道难关,又有三成的人会倒下。

  再次,他们不知道究竟该种什么。经过前两道难关,现在只剩两成人硬挺着,他们有股倔脾气,就是不种小麦和玉米,宁可自己往外运茄子。可是茄子运到哪儿呢?那儿需要多少茄子呢?那儿需要什么品种的茄子呢?对此他们一无所知。

  这大概是农村“产业转型”中最麻烦的问题:市场对农民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概念,这玩意瞬息万变,一辈子都在跟万年不变的土地打交道的农民,对市场非常不适应。

  我跟L镇很多种菜的农民——包括种茄子的、种辣椒的、种土豆的、种黄瓜的,等等——聊过天,发现他们的市场灵敏度几乎为零,有时新闻都报道某种蔬菜烂街了,他们还在闷着头种。更要命的是,他们基本不认为自己有必要知道某种蔬菜在市场上的投放量,只要周围有人种某种蔬菜赚了钱,自己就义无反顾地跟着种,这导致他们跟中国股民一样“追涨杀跌”,当然很难赚到钱。

  可是农民又最怕赔钱,如果他们在“转型”的第一年种茄子赔了本,这辈子都会听见茄子就想吐,连红烧茄子都不想再吃。

  在第三道难关这里,一成半以上的人倒下了,而且倒得比前两拨人还彻底(因为赔过钱)。于是,真心想赚钱的人,大半放下锄头出去打工了,那样不用“操心动脑子”;留在村里的,则继续坚定地前行在“靠天致富”的道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