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所谓致歉公开信,南大副教授说:标题党闹剧的起因并不在我  

2016-07-13 11:0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傅元峰(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本周一(7月11日),识局君浏览新浪首页时,意外发现熟人成了新闻红人。

事情是这样的:南京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傅元峰听说班上有些同学认为期末考试出题太难,甚至在微博上抱怨,于是写了一封公开信向同学们解释并“道歉”。然后,傅老师就红了。

事实上呢,傅元峰副教授讲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已有十年,写公开信也不是头一回,基本上每一年都会写,“算是课程总结”。

鉴于为广大读者提供一线声音就是识局的责任,识局君就很好意思地直接请傅老师给大家说说他此番小经历的感受。其文字的原标题为:《夏风吹开了我教室的一扇窗子》。

 

正文:

有朋友给我发来一些新闻链接,一封平常的课程公开信进入了媒体视野,仿佛一阵夏风吹开了教室的西窗,涌进了很多打量的目光和陌生的声音,一次相对私密的教学行为一夜之间变成了社会公开课。此刻,我想的更多的是,这是一起教学事故吗?学生们会怎么想?对课程教学有没有负面影响?

大学的课堂早已不再是一种神秘的事物,一位大学老师对学生的离奇“致歉”才是问题的焦点。这起标题党闹剧的起因并不在我,课一直是这么上的。近几年习惯在期末课程结束以后给自己的学生们写一封信,总结课程,鼓励他们继续读书。

十年光阴,青椒已经干辣,但也摸清楚了自己和职业的一些关联。其中的一个心得就是,不要做课程结束以后匆匆离开教室的那个人。我觉得,教师行使评价权力的时候,应该庄重一些,这封信,就是我评价并结束的仪式。

事实证明它非常重要。每一位认真参与课程的人,都十分在乎老师的评价:一学期的努力有没有被认可?得分高不高,能否击败保研对手胜出?我希望这封简短的信能帮助学生为考试祛魅,从一场叫做“考试”的迷阵中走出来,回到问题情境和图书馆。

141604_559a1d24a4831_0.jpg

课程的第一次课和最后一次课都很重要。第一次课,学生们一般是下课后聚拢过来,他们会有各种质疑:老师,我们以前不是这样想的,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听你的会不会乱套?最后一次课,他们会站在我的立场上反对我。我在与他们辩论的同时,也会偷着乐,欣赏被课程改变的一切。作为一个心灵捕手,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鬼把戏,它竟然成功了!

讲台上,一个富有诱惑力的帅哥迟早会变成一个魅力不减当年的老者。在这个过程中,每一届学生和老师的年龄差距都在拉大。虽然愤青已慈祥,但学生们一如既往的年轻,一如既往的与往届不同。时常修改课程,修改自己,根据每一堂课的感受灵活培养活泼的讨论气氛和交流渠道,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记得有一次课讲到上世纪80年代的先锋艺术,有一位对美术颇有见地的女生对我的观点提出了异议。她走上讲台,分析投影上的那幅油画。需要指点画面细节的时候,她就跳跃起来,像是要抓取画家的意图。至今还记得她忘我跳跃的样子,在教室里,我们没有一个人发笑,都被她的分析吸引住了。

但一个闯入教室的人,会觉得这情境怪诞无比,滑稽可笑,就像标题党的文章会引起的诸种惊讶。

依据一门课程建立的师生关系,会作为课程的一部分永远在爱读书的学生心中发酵,也会天然存在某种密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回忆与大学老师交往的某一特殊时刻,一种关于青葱岁月的特殊记忆。

我至今记得,大学教当代文学的吴冰沁老师,有一次她讲自己陷于草原大美的神奇感受:在那种美景中,你可以接受任何事物,真的。

我们必须热爱吴老师讲述的草原。现在,我也成了当代文学老师,我的讲授内容与思想、心灵、人性密切相关。我不希望在课程结束之后,给学生留下的只是那些死记硬背的知识被岁月挖空后的一片空白。

作为一个大学老师,你必须让离开你的每一届学生在想起你时有话可说,有事可想。当代教书匠乐趣已经不多,此为其一。

 

附:公开信原文

亲爱的单号班同学:

听说我的试题吓到了你们?这份试题出的有些偷懒,阅卷的时候,我意识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切并不轻松。

但是,阅读你们的答卷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如果不需要考虑课程评价的游戏规则,会更加愉悦一些。我与你们约定的评价方式是读书心得与课堂讨论、小组研讨、期末考试按照2:2:6的比例分别评分,但由于我一个多月的缺席,小组研讨未能很好跟进,没有留下你们每人具体参与情况的详细记录,无法准确评价。因此,我根据你们每人提交的读书笔记和课程参与情况综合评定了一个平时成绩,占40%;期末考试占60%。请谅解我的单方面违约。还有,如果我给你的成绩使你痛苦,请豁达地谅解这一切,并代表我用最好的方式劝慰你自己。然后把精力转移到读书上来。

很多十分在乎课程成绩的同学,在考试前后又补交了一些读书笔记,都一一收到并拜读了,请你们放心。因为数量众多,无法一一回应。为数不多的同学似乎并不在意成绩,继续来信探讨问题。我更喜欢这种来信。

感谢××同学对文学史的详细校勘,还有很多同学对课程和教材提出了宝贵意见,就不一一列举了。你们促成了编写组尽快修订这本文学史的决心,文学史修订会将在7月17日在扬州举行。届时,我会向编委会提交你们给出的宝贵建议。如果还有同学有修订建议,欢迎你们随时给我来信。

感谢××同学一个学期的辛苦辅助;感谢以××为首的重唱诗社及志愿者,你们在课程内外的帮助使我十分感激。

最后,再次因大量调课向你们致歉。授课时间的中断使这门课显得前所未有的随意和马虎,我感到十分不安。这种内疚也许还要持续很久,也许只有你们在课程结束后的持续阅读和思考才有利于缓解我的不安。

如果你富有同情心并愿意这样去做,这个附加的感谢就献给你吧。

祝你们暑假快乐。

傅元峰 谨上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