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一篇会议信息的26个小时  

2016-07-15 11:1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洛鸣(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一篇普通的信息,凝结着我们单位2名领导、3名处长、4名工作人员的“心血”。

  ——题记

  一·左推右挡

  周一下午15:50,我突然在电话铃声中产生了幻觉:这个下午,办公电话一定响过50次了。

  “喂,什么事?”我一把抓过听筒,没好气地问。当时我正在进行周二下午歌咏会座次图的第四次修改(因为不断有同事打电话来请假,导致刚排好的座次图上又空出位置),搞得头昏脑涨,所以态度相当恶劣。

  “小X,是我。”电话那头响起了宣传处冯处长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哦,是您啊处长。”我立刻换上一副谄媚的腔调,“抱歉,我以为又是——”

  “哦。”冯处长礼貌地咳嗽一声,打断了我的讨好,“我没别的事,就是问一下,明天歌咏会的信息,你写了吗?”

  “明天歌咏会的信息——?”我顿了顿,以便缓存超载的大脑跟上冯处长的思路。

  “信息……嗯……信息……”我嘟囔着,搜肠刮肚地找着合适的措辞——虽然我知道“会还没开就把会议信息写好”是我们单位的传统,但这几天比较忙,把这茬忘了,所以只好打马虎眼:“不知道明天歌咏会的效果怎么样呢,开完再写也不晚吧……”

  冯处长的声音立刻变了。“你管效果干吗,效果好不好你还不都得写‘效果好’?现在的关键是,这个活动要登报的,你得保证时效性啊。”她不高兴地说,“你写完之后领导还得层层把关,现在再开始写都算晚的了,抓紧写吧。”

  一篇会议信息的2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我的电话声音比较大,这番话被一旁的葛处长(我的处长)听见了。还没等我接口,葛处长就把听筒抢过去,用比我更不客气的语气说:“那你们抓紧写啊,找我们干什么?”

  “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听见冯处长在电话那头有点想发火,不过还是克制住了情绪,“这是你们搞的活动,怎么成了‘我们抓紧写’?”

  “当然是你们抓紧写。歌咏会方案上说得很清楚嘛,宣传报道由你们宣传处负责。”葛处长平淡地说。

  冯处长好像被噎了一下,隔了几秒才说:“宣传报道是该我们负责,但那是说,由我们来负责对接媒体,好让媒体给你们发信息,不是让我们写信息好不好!我们对你这个歌咏会又不了解,你让我们怎么写?!”

  “天底下歌咏会不都那样嘛。”冯处长越急,葛处长似乎就越淡定,“你自己不也说吗,不用看效果的,写就行。”

  “可我们还是不了解啊……”冯处长似乎有点语竭词穷,只好有气无力地反驳道,“我们连歌咏会有什么节目都不知道。”

  “这好办,我把歌咏会的方案和节目单发给你们,你们参考着写吧。不用很长,一条简短的小信息而已,就这样吧。”说完,葛处长就挂上了电话。

  我肚里暗暗好笑:虽然冯处长和葛处长平级,但葛处长的资历要深得多,这回冯处长恐怕只能“忍气吞声”了。

  下午16:10,我在第四次修改好的座次图上点了“打印”按钮,然后打开邮箱,把方案和节目单发给了宣传处。

  “谢谢处长啊。”我发完邮件,半开玩笑地说,“谢谢您帮我挡了个活儿。”

  葛处长也笑了。“这本来就不是咱的活儿嘛。咱自己的事还没弄利索,实在犯不着帮他们干。”

  他一边翻弄着节目单一边说,“其实活儿不活儿的,也还在其次,你想写个信息能有多少字?但是你费半天劲写了信息,人家宣传处也不一定承你的情,说不定哪天翻脸,还嫌你越俎代庖。再说,万一信息上哪句话出了岔子,惹领导不高兴,反倒成了咱的责任,何必呢。”

  我连声称是,心想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二·波澜再起

  周二上午9:00,宣传处的李处长给我打来电话:“信息我们这边弄好了,是个登报用的新闻通稿,我往你们邮箱发了一份。”

  我赶忙连声称谢,结果又惹得葛处长不大高兴:“这是他们该干的,你谢他们干什么?你这一谢,成了咱承他们的情了。”

  这话其实挺有道理,但我没法接口,只好讪讪地笑了几声,然后打开邮箱:那通稿还真挺简短,在A4大小的页面上,3号字一共才排了11行,其中还有2行是罗列出席歌咏会的领导名单。由于当时又有同事临时有事请假,导致座次图需要第五次修改,与此同时舞台背景和音响设备也出了一点小问题,所以我扫了一眼通稿就去忙别的了。

  下午16:00,歌咏会终于胜利闭幕,我回到办公室,在椅子上找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心想终于能喘口气了,拜托今天早点下班吧。这时葛处长也伸了个懒腰:“小X,歌咏会这件大事差不多算完了,你整个信息吧。”

  这句话声音不响,但给我造成了五雷轰顶的感觉。“信……息……?”我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信息?”

  “今天歌咏会的信息啊。”葛处长奇怪地扫了我一眼,仿佛我特别不可理喻,“还‘什么信息’,你糊涂了?”

  我心想是你糊涂了吧。于是陪个笑脸说:“信息不是已经写好了吗,宣传处那边写的啊。”

  “他们是他们的,咱们是咱们的。”葛处长说,“他们那个是登报用的,咱得写个自己单位网站上用的啊。”

  “就用他们那个不行吗?”我问,“同一件事,难道还要两篇不同的报道?”

  “当然要啊。”葛处长突然站起身来,这通常表示他已经有点不高兴了,“他们那个太简单,一个具体节目都没体现,显示不出歌咏会的热烈氛围。再说他们只提到一些大领导出席歌咏会,剩下还有很多领导没提,咱自己网站上可不能这样吧。”

  虽然我并不认为下午的歌咏会有什么“热烈氛围”,但当此情景,我只好点头称是,说处长您真是见识超卓。

  葛处长大概看出我不情愿,又加上一句:“你在他们这个通稿的基础上再加几句话就行,也不用太长,比原先多个六七行就够了。这不难吧?”

  我肯定不敢说难。下午16:15,我开始按照葛处长的指示修改信息。

  下午16:35,新的信息出炉,比之前多了5行,其中2行是原先没提的一些领导的名字。

  葛处长接过信息,看了看,提笔改了几个字。“唔,唔。”他斜着眼睛打量着信息,看上去似乎不大满意,不过还是说,“唉,行啊,就这样吧。对了,你给工委的邮箱也发一份,让他们在自己的刊物上也用一下。”

  我按葛处长的要求把信息改好,重新打印一份,然后拿给分管领导秦局长审阅——按照规定,每个处的信息都需要分管领导把关之后才能上网和向外投稿,特别是投给工委的稿件,都要秦局长过目。我心里有点打鼓,因为秦局长是个在文字上特别仔细的人,一篇汇报稿能反复修改10遍以上,不知这篇信息会让他“斟酌”多久。

  下午16:45,我出现在秦局长的办公室,发现他正在伏案修改他分管的另一个处的材料。那看上去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材料,厚厚的一摞,打开的那一页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我离它两米远,却仿佛能嗅到那上面浓浓的碳素笔墨水味道。

  我飞快地向秦局长说明了来意。

  “嗯,信息啊……”秦局长倒没嫌我打扰他,而是接过信息,仔细看了起来。只是他越看,眉头就皱得越紧,我的心脏也随他的眉头越来越紧。

  我不敢低头看表——万一秦局长通过余光瞥见我看表,肯定会觉得我不耐烦——但这样做的坏处是让时间显得特别慢。似乎过了一个世纪之后,秦局长突然拿起笔,在信息的头上画了一个圈,随后签上了他的名字——这表明,他同意信息这样写。

  一!字!未!改!

  我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定了定神后,我辞谢出来,这时才刚刚17:00。

  回到办公室,我把信息的电子版发给了工委,吁了口长气。“别忘了咱自己的网站上也登一个。”葛处长拿着包站起身,“我有点事,先走一会儿,你弄完后就下班吧。”

  我的世界瞬间明媚起来。这是个难得的17:00就下班的机会,虽然“这么早下班”会让领导和同事们觉得我“工作不积极”,但是管它呢。

  一篇会议信息的2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三·一波三折

  下午17:05,我目送葛处长出门后,迅速打开我们单位门户网站后台,找到我们处的栏目,把信息提交上去,然后给办公室负责审核和发布信息的赵哥(化名)打电话:“哥,我提交了个信息,麻烦你给通过一下。”

  “哦,好的,”赵哥轻快地说,“哎对了,这信息刘局长看了吗?”

  “刘局长?”我一愣,刘局长是分管宣传和文字材料的副局长,并不分管我们,所以我当然没拿给他看,“他……应该没看吧……”

  “那可不行啊。”赵哥的语气马上严肃起来,“按规定,只要信息里出现咱们一把手,都得让刘局长把关。”

  “可是……我已经拿给秦局长看了,而且秦局长已经签了啊。”我有点冒汗,“我再拿给刘局长签……这个就……”

  我没说下去,但赵哥懂我的意思:宣传报道虽然是刘局长的分内之事,但按照我们单位里的排名,他排在秦局长后面。如果我拿一份已经被秦局长签字同意的信息请他修改,他改还是不改呢?不改吧,是他“不负责任”;改吧,更大官都定了稿了,他再改,这不是大家找难堪吗?

  一时间我们都没说话——刘局长脾气不太好,谁也不敢去捅他的马蜂窝。“这样吧,”过了一会儿,赵哥率先打破沉默,“你重新打印一份信息,请葛处长拿给刘局长。不要告诉刘局长秦局长签过字了。”

  我说那不行,万一刘局长有改动,我怎么办?要是我按照刘局长的要求改了,在网站上一挂,秦局长问起来,我怎么解释?

  “哎呀,这种信息谁看啊!”赵哥急道,“除了刘局长每篇都看,你见其他领导看过吗?”

  我一想也是,就答应了,不过随即又想起一件事:“可是葛处长有事先走了呀,要不明天?”

  “嗯……你最好今天弄好……”赵哥拖长了声音说,“这个信息牵扯到咱们一把手,别耽误。你交给刘局长,刘局长什么时候看,那是他的事,可别压在咱手里。耽误在咱手里就是咱的责任了。”

  我说那我去找刘局长?赵哥又停顿了一下,说,要不你去找冯处长吧,问问冯处长怎么办。

  我一想,好像也只能这样了,于是按赵哥的要求重新打印了一份信息,于17:10抵达冯处长的办公室。

  四·柳暗花明

  “这不就是在我们的新闻通稿的基础上改的?”冯处长扫了一下信息,皱着眉头说,“不就加了几个人名和几个节目吗?新闻通稿刘局长已经同意了,这个就不用再给他看了。”

  我听了这话,又屁颠屁颠跑到赵哥办公室,告诉他冯处长说,不必再给刘局长看了。

  “哎吆,这可不行啊。”赵哥一拍大腿,此时已经是17:15,“刘局长看信息可仔细了,上次人事处一篇信息,也是在新闻通稿上加了两行字,我们没给他说就登上网站了。后来他看见,劈头盖脸把我们一顿骂呢。”

  我两手一摊:那如之奈何?

  “这事你还得跟冯处长好好说说啊。”赵哥说,“你请示刘局长,他不看,那是他的事;可是不给他看,责任就在咱了。兄弟你辛苦辛苦,再找找冯处长吧。”

  我无奈,只得再次返回冯处长的办公室,向她汇报了办公室同志的苦衷。此时是17:20。

  一篇会议信息的26个小时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可是刘局长出差了呀,我可不能为了这种事打扰他。”冯处长叹了口气,“上次有个处搞培训班,也是在新闻通稿上加了几个人名又报信息,让我拿给刘局长看。那时碰巧他也在出差,我就给他发了个彩信,发完又打了个电话,结果刘局长好生气的!他说,‘我又不在场,我哪知道谁出席了?!你们拿这个让我看,不是浪费时间吗?!’这次我可不敢了。”

  我心想,怎么你们口中描述的刘局长不一样啊。可是这话我也不敢说,只好陪个小心:处长,您看这事我到底该咋办呢?

  冯处长又叹了口气,说,要不你去找小周,让她帮你加刘局长的微信,你自己跟刘局长说吧。

  我只好去找冯处长隔壁的周姐。周姐只比我大三四岁,很好说话,爽快地给我发送了刘局长微信的好友推荐,然后补上一句:“我觉得这事真没必要再让刘局长看了。”

  我说我也这样觉得,但没法子。在周姐的同情声中,我低头看了看表,17:30。

  我平时跟刘局长接触比较少,只听说他很严厉,如今听办公室和宣传处这么一说,更加心惊胆战,一条微信(用于发送这篇信息的照片)和一条短信(用于说明我发微信的原因)编了足足15分钟,编好后才发现,刘局长还没加我。

  17:45,我向刘局长发送了好友请求,同时发送了说明原因的短信。刘局长效率倒挺高,18:10就通过了。我18:20才看到他通过了我的请求,忙不迭发送了信息的照片请他审阅。

  18:35,刘局长在微信上回复我:信息我看了,可以。

  18:36,我抓起电话告诉赵哥,信息可以上网了。

  18:50,歌咏会的信息出现在我们单位的网站上。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