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一名机关“材料狗”的自白: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编材料  

2016-07-18 12:2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暗涌(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写在前面:

  前几天识局君去某单位的好友办公室坐了坐,他说写材料写得精疲力尽。我说理解、同情,但没法帮忙。80后的他开玩笑地说:这样写下去,我感觉要秃顶了·······说完又继续埋头去写执行方案了。

  今天这篇投稿文章主要就写材料这个行为及其背后所反映出的工作模式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我们一起来体会下“材料狗”们的艰辛。感谢作者暗涌来稿。

  正文:

  1,要么能写,要么能说,要么能喝

  我们先要搞清什么是“材料”。

  “材料”——这个部分公务人员一听就头大的词,让人心塞让人忧,让人恐惧让人愁。咬文嚼字的话,“材料”这个词涵盖了一切文章、文稿、文件,包括所有广义或者狭义的报告、请示、总结、通知、函等保障公文运转的一整套东西。

  三国时,曹丕在《典论·论文》中尝言:“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 姜维曾言:“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说明一个人才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会写东西。小平同志早在建国初期就号召:“领导同志要学会拿笔杆”,“拿笔杆是实行领导的主要方法”,又说:“不懂得用笔杆子,这个领导本身就是很有缺陷的”。可见,材料当然是非常重要的。

  曾有人总结,系统内的人士需要干好的事情就是“文件简报,标语口号,逢年过节,吹拉弹唱,迎来送往,打球照相,布置会场,送茶签到,领导讲话,带头鼓掌!”但如果要在其中保留一项最重要的技能,可能绝大部分领导都会选择会写“文件简报”这个技能——也就是传说中的“材料”。

  曾有领导开玩笑似地跟人讲,喜欢的下属必须具备下属三个特长中的一个:“要么能写,要么能说,要么能喝”。会不会说话,能不能做到伶牙俐齿、左右逢源,是先天决定的;能不能喝酒,该喝的时候喝到位,将该陪的人陪好,是身体决定的;但要是想在机关里混的好,如果先天讲话能力不行,酒量又不行,机关要你何用?领导要你干啥?机关运转的主要方式本来就是材料,如果不写材料,基本上就相当于自我断绝了干出成绩、成长进步的通道。

  不少人恨写材料,但人人都不敢忽视材料。不管是多么游刃有余的领导,他总是要花很多时间去和材料较劲。向上级汇报工作、与平级交流经验、对下级部署任务,没有一个领导能够绕过文字材料这道坎。

  材料从小的方面说,关系到领导的面子,从大的方面讲,关系到领导的位子。所以,捉刀人要时刻关注领导的动向,理解领导的意图,把握领导的需求,还要观察领导的脸色。写好了,皆大欢喜;写不好,准备倒霉。

  一名机关“材料狗”的自白: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编材料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2. 变味

  “材料”已经成为我们工作一个重要方式和载体,很多工作的开展、推动和落实都体现在“材料”上。我们国家幅员辽阔,人口庞大,民族众多,最高层面往往只会给出一些原则性、方向性的指示,这给地方留足了空间,当然,这是非常正确和必要的,要不然就是管的太死;但文件一到地方,一到基层,就面临结合本地特点抓贯彻执行的情况,就要结合上级精神,写出本地特色,突出针对性,当然这也是正确的。

  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一些地方的材料开始变味了。一个文件,从省到市,市到县,县到乡,甚至乡到村,都要层层下发文件。文件的研制,已然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过程,但文件的落实谁人去管?每个文件都要求要领导高度重视、加强组织领导、做好宣传引导。勤快一点的,结合本地特点和实际,弄出一个新的版本;懒的,不动脑筋的,直接就是层层照抄照搬照转。

  于是,等到上面想要了解这个文件的落实情况的时候,通常会发文件要下面报情况,村又报到乡上,乡上报到县上,县上报到市上,市上报到省上。至于文件的真实执行程度,少有人过问,更多的人,报精力耗费在了材料里。于是,以省范围内为例,公文便完成了“省——市——县——乡——村——乡——县——市——省”的完整闭环似旅行。

  不可否认,必要的会议、讲话、文件材料是开展工作的必需手段,但如果发展成为文牍主义,把材料工作当“头等大事”,那就偏离了工作重心。“妙笔生花”虽是能事,但从根本上讲,还是要看工作的真实推动情况。如果所有的工作围着材料转、围着会议转,靠文电落实工作,靠材料体现政绩,靠连篇累牍的会议讲话表明重视程度、显示领导水平,那是万万不行的。

  甚至有的时候,本来是文秘人员自己写好的材料,交上去经过领导的金口一读,变成了领导的思想,领导的讲话一下发,还要交一个材料,谈自己学习领导讲话的思想体会,成为事实上的“自己学习自己”,这岂不搞笑?

  根据本人观察,“材料”主要体现出以下一些方面:

  一是文山会海无穷无尽,各种层出不穷的要求、指示、报告、简报排山倒海般压向“材料狗”,“材料狗”只有在办公室闭门造车,习惯于用“文件”贯彻“文件”,用“讲话”贯彻“讲话”,以服从式的照办、完成作业式的交差发文件。文件发了许多,但一些却是文字游戏。

  二是一切工作体现在材料上。现在的工作,还是在很大程度上逢会必讲,逢会必稿。一切用材料来说话,一切问题用材料了解,一切问题靠材料解决,一切问题靠材料推动。有的领导依然往往喜欢大气磅礴而又空洞无比的词语,喜欢成语,喜欢排比,喜欢说材料的“高度不够”。

  三是机械化、八股化。材料遣词造句永远都是老一套,常规的工作部署、工作总结,每年拿出来把时间改一改基本还能凑合用。老话多,虚话多,空话多,变成了只有机关的人才能看懂的“官样文章”。实际上,越是重视材料,材料越是容易造假,对上只报喜、不报忧,对下报喜得喜、报忧得忧。

  3. “宁在前线挨枪炮,不在后方编材料”

  有人讲过一个笑话:材料写手和某部门主任、某局局长同车下乡,途中被一头毛驴挡路。主任下去动员毛驴:“你把路让开,我给你批钢材、木材。”毛驴不动。局长下去,“要多少钱我给,你把路让开!”毛驴还是不动。写材料的无奈,下去在毛驴耳朵跟前嘀咕两句,毛驴撒腿跑开了。大家问他高招,他说:“我对它说,‘赶紧走开,不然让你写材料!’”写材料这个苦差事呀,毛驴都嫌苦不愿干。

  写材料辛苦吗?答案不是辛苦,而是痛苦;不是痛苦,而是命苦。以前,乡镇干部宁愿“催粮收款,灭鼠打犬”,也不愿意去写材料;现在,部分人士也宁愿跑断腿,办其他事情累死累活也不愿意写材料。曾有某单位的材料骨干,被称为单位的“定海神针”、“南天一柱”,因为手上有个重要材料要交,妻子在医院生孩子都不放他去看。妻子刚生完孩子,手上稿子初步交出去,好不容易请了假去产房看老婆孩子,领导说马上必须要改好,那人只有在产房里打开电脑,一边看看刚出生的孩子,一边改马上要用的稿子,不知道他当时心情有多复杂。

  写材料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从此将要告别一套常用的语言系统,开始一套新的语言系统,其难度不亚于学习一门新的外语。“统一思想”“提高认识”“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加强领导”“周密部署”之类的语句要信手拈来,而且这些还是只是基本功。

  举例来说,体制外的人可能搞不懂“加强”、“强化”、“进一步加强”、“加强和改进”这些细微的区别,但体制内的你必须熟悉这些火星语一般的语言,而且不能出分毫的差错,因为不同的词语代表的意思和程度是完全不同的:

  “加强”一般隐含着之前“不是很强”的意思;“强化”表示之前“有点强”,但还“不够强”;“进一步加强”表示之前“加强”过,但效果没有达到预期,所以要“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说明之前的效果不够好,甚至个别地方不太妥当,需要作一些调整和改进……先不往下说了,到此为止,你看晕了吗?

  写材料还意味着,你就要开始受苦了。有人说,“材料狗”的最大成就感应该是某某层次很高的文件出自自己这只手,或者给某某级别很高的大领导写了讲话稿,大领导一字不改地把稿子念完了——这是对自己能力的肯定。

  但是,作为笔杆子,只是看似红人。有人曾总结为“幕后一身汗,台前靠边站”、“两眼一睁,忙到黑灯”、“白天一条龙,晚上一条虫”。没有几个材料不是熬更守夜、加班加点憋出来的,对于明早要用的材料今晚才布置那是家常便饭,乌溜溜的黑眼圈那是标配。

  枯燥的文字工作干久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习惯。有的感觉反正要熬夜到凌晨,姑且先去喝点酒,这样才有灵感,而且真的有人不喝酒就写不出东西;有的平时不抽烟,但赶材料的时候能一晚上抽一两包,把整个办公室能熏得臭气冲天。材料干久了,一些人过早地青丝变头发,还有的秃了头,久坐不动还引起肥胖等一大系列毛病,身体早早地亮起“红灯”。

  一名机关“材料狗”的自白: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编材料 - 识局 - 识局智库的博客

  但如果领导满意了,侥幸通过了,倒也罢了。问题是写材料跟干其他工作都不一样。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材料本身的质量高低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以一个省直机关的科员为例,他写的材料往往要经过“科长—副处长—处长—副厅长—常务副厅长—厅长”等重重把关,很有可能卡在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如果任何一个领导不满意,都有可能全盘否定、另起炉灶,碰到脾气不好的领导,甚至还会大动肝火,被骂个狗血淋头。有的厅长看到不满意的稿子,会一下子丢到窗户外边去,甚至直接把稿子摔到文秘的脸上——求此时文秘的心理阴影面积。

  材料不管好与不好,总得有人写。要写好材料,“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何其艰辛何其痛苦?虽说不必“批阅十载”,但往往“三分写,七分改”,“增删五次”那是最起码的。贾岛曾为了短短的一首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要写好一篇各个领导都满意的材料,哪有那么容易?

  “血压高,血脂高,职位不高;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前列腺发炎;业绩不突出,地位不突出,腰间盘突出”,这就是一个材料工作者的真实写照。

  所以说,还是这句话能够表达“材料狗”的想法:“宁在前线挨枪炮,不在后方编材料”。

  4.当休矣

  为什么材料越砍越是“犹如九头鸟,斩首依然飞”?很多人明明知道材料里隐藏了很多空话虚话套话,材料的实际作用不大,却依然循规蹈矩我行我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自古以来的“取悦于上”的文化。一些人认为,“干得好不如写得好”,多请示汇报总不会错,对下多发指令显示自己抓的紧,“多发文电,显示政绩”。

  以最基层的乡政府为例,平均每个工作日都会收到至少20份文件,这么多材料,看完都不容易,谈何执行?

  这种机械、刻板,陈陈相因的“材料”式管理生态,这种纸上谈兵的工作方式,牵扯各级干部的大量精力,浪费大量资金,助长了形式主义、文牍主义,增加了行政成本和,严重影响了工作成效,可以休矣!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