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地方招商有多难?看王副县长的古都五日记  

2016-07-20 12:1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横渠后人(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王副县长是西南地区某县的一名副县长,分管农田水利、畜牧扶贫、科技糖茶等农业与农村工作。与全国千万个分管县长一样,王副县长兢兢业业,任劳任怨。

  2016年7月,由于所分管的大农业口一个招商引资项目需要与投资方进行协商,王副县长带领县政府招商局、畜牧局、发改局、县政府办督察室等几位同志,在古都住了五天。

  对于王副县长来说,这五天非常平常,这五天却也非比寻常。现秉笔直书王副县长在古都五日的经过,做出如下的实录。

  古都第一日:折腾

  第一日基本可以总结为人在旅途。西南地区普遍交通不便,出省基本的交通方式是从县里赶往地级市,在地级市坐飞机(少数几个有特色旅游资源或者独特历史地位的市才建有小型机场)或者汽车到省会城市,然后再由省会城市坐飞机飞往目的地,一路折腾。

  王副县长就是循着这个路径从西南来到古都的。只是经历更曲折、耗时更长久。原定由昆明飞到古都的航班,由于遇到了长江中下游沿线的特大暴雨,被迫改降在杭州萧山机场。在萧山机场等待三个小时后再度起飞,从杭州到古都约半个小时的飞行距离,又是由于大雨的原因连飞带盘旋,用了一个半小时。等到飞机降落到古都机场时,已经是第二日的凌晨五点钟了。

  出师不利,王副县长略微有点为本次的出行任务担心。

  古都第二日:苦谈

  王副县长一行与投资方W集团负责项目投资、建设的几位负责人如约见面。其实之前大家也都熟悉,彼此就华东的暴雨、民间投资的下降以及招商引资工作的困难交换了看法。然后切入会谈的正题。

  事情是这样的:在招商引资比较红火的那几年,王副县长所在县颇费了一番周折,将W集团引到县里,利用县里颇有特色的农业资源,建设一家集养殖与精深加工于一体的农业产业化企业。这在当时是个影响很大的招商项目,据王副县长(当时他在市政府办工作)讲,每年的市政府工作报告都要提一提该项目,惹得周围县的领导们很是嫉妒恨。

  签约后项目的注册、立项、环评、土地招拍挂等事项还是比较顺利,从签约到正式破土动工用了不到六个月时间,一时好评如潮。

  开工当日,项目现场彩旗招展,大型机械有条不紊,领导致辞铿锵有力,形势一片大好。

  就在项目基本建设完成,初步具备投产条件时,后面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经济出现了下行压力,各行业均增长乏力。再加上W集团出现了严重不可抗力因素,项目建设终于搁浅。期间虽经双方共同努力,反复协调,仍然是回天无力,投产遥遥无期。

  随着新任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的陆续到任,该项目又被提起。王副县长这次就是受领导的委派,要为项目找一条出路。如果问题不解决,王副县长就暂时在古都上班了。王副县长带来了一个新的信息:当初为项目搞“四通一平”时动用了少量的上级资金,现在上级政府要对这些资金进行审计,发现用于本项目的资金没有发挥其应有的经济效益,要求县里立即拿出整改方案,否则你懂的,会打板子的。

  责任重大,W集团洽谈对接人也不敢怠慢。双方在数小时的商谈(过程中不无争论,但基本和谐)中,分别探讨了W集团尽快拿出计划启动投产、双方共同推荐第三方接手项目、由地方政府回购项目等解决方案。但总是有这样与那样的困难,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双方最后在云烟与苏烟的交缠弥漫中找到了一条折衷的解决方案:由地方政府安排国资公司租赁W集团项目子公司的资产,尽快启动生产。虽然是权宜之计,但是如此一来,上级资金的效益就得到体现了。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双方再慢慢寻找最终的解决方案,以时间换取空间。

  当古都的灯火次第亮起时,双方约定各自向上汇报,根据汇报情况再定下一步议程。

  古都第三日:等待

  第三日是星期天。

  无论是县政府,还是W集团,大家现在都是讲究集体决策的。尤其是王副县长,虽然是受书记和县长的委派,必然会得到一定的授权,但是最终的方案必须要报告给政府常务会议(甚至是县委常委会议)来决策的。电话向家里(王副县长和局长们口头都是这么说的,反映了基层公务员的心态)汇报后,就等着研究结论吧。

  大家就在一起闲谈。说到现在政府部门的工作非常辛苦,肩上的责任重大,就怕自己分管的范围内出问题。说到眼下的大水,王副县长颇有感慨,因为他也分管森林防火,水火无情,时时焦心,就怕半夜电话响。

  古都还是有些旅游资源的,W集团代表建议王副县长一行出去走走看看。领导们很是自律,不愿意去。可能也是问题没有得到最终解决没有心情吧,王副县长那个烟抽得不是一般的凶。

  古都第四日:波折

  周一上午,县里的研究结论出来了,基本同意王副县长代表县里和W集团初步商定的租赁方案。W集团也研究了,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暂时同意县里的租赁方案,先解决紧迫问题再做打算吧。

  剩下就是拟定租赁协议的事了。双方就租赁期限、租金、租赁期间如果施工方索要未付工程款的解决办法、现场移交等一些原则问题交换了看法,并指定由一直言语不多的县政府督察室主任执笔起草租赁协议书。

  不多时,草稿出来了。W集团的代表们看了租赁协议书后颇为吃惊,这协议书写的,挺好啊!提纲挈领,逻辑缜密,基本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问起督察室主任的工作履历,这才恍然大悟。督察室主任原来一直是县里发改局的负责人,搞经济工作的,招商引资协议书、汇报材料,那是拿手好戏啊。后来由于在向市里汇报统计数据时操作失误,导致本该排在市里各区县前列的本县排名倒数,领导震怒。于是,发改局长就是政府办督察室主任了。

  租赁协议书在W集团走内部评审流程时出了点插曲。由于W集团内部的客观不可抗力因素,决策流程的最后一道签字手续无法落实,这就意味着双方三四天艰苦洽谈的成果就要付诸东流。

  一直温文尔雅的王副县长着急上火,一时动怒拍起了桌子。他让W集团的对接负责人给集团最高决策层带话,这次他是带着两个主要领导吩咐的任务来的,无论如何必须完成,如果W集团能够友好配合,一切都好说;如果W集团不配合,县里也就不会再考虑双方以前的良好合作关系,那就只有对簿公堂,以诉讼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事情到了最后关头。W集团非常清楚,要么按照谈好的租赁方案签约并操作;要么等着政府气急败坏地对集团的投资项目采取法律行动。按照常理政府是不会走极端的,但是这次背景不同了,如果不对投资项目采取合理的措施,政府部门就会有人因此而受到处分。孰轻孰重,一望就知分晓了。

  这边W集团在思量着最后的决策,那边王副县长在宾馆里再也坐不住了,扬言要冲到集团最高层的办公室讨要说法,今天没有答复,明天县里就采取法律行动。

  眼看着平衡要被打破了。W集团也非常清楚,在和政府打交道时是可以讨价还价,互相挤压对方的空间的,但是要把握好度,打破平衡,总归是外来投资企业得不到多少好处的。

  磨到了晚上七点多钟,W集团终于找到了内部流程处理技巧,答应接受租赁协议书的内容并签字盖章。

  尘埃落定。王副县长长出了一口气,当晚小喝了几杯,并在席间哼唱起了云南特色歌曲。

  古都第五日:抽身

  早上九点,双方最后一次核对了租赁协议书文本,并签字。

  W集团代表签字盖章后,主动提出把全部四份协议书交由政府方带回,等他们盖章后再寄回。

  王副县长没有搭话,县里其他同志也没吱声。只见王副县长在文本上潇洒地签下大名,并要求随行的招商、发改、畜牧部门的同志也在文本上签了字。签完字后,王副县长慢慢地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摸出一份牛皮信封,细心地张开信封,拿出大红色的印章并亲手在协议书上按下人民政府的公章。

  原来王副县长已经随身带来了政府的公章,但他一直没有明说。带着公章来,说明政府已经下决心必须要解决问题,没有留退路;不说出来,说明王副县长也留了心眼,怕让W集团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在谈相关协议书时拿自己一把。可见他们已经把一些商场上的手法应用到了政府的决策中。

  经过五天的艰苦磨合,总算是找到了问题的解决办法,也许只是权宜之计,但至少可以保证一时不会出现其他问题。王副县长一扫五天来的忐忑不安,面带微笑乘坐傍晚的航班离开了古都。

  就在王副县长一行离开的当夜,古都一夜暴雨,开启了全城看海模式。在南方的艳阳里,王副县长一定在庆幸自己及时抽身。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