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华大基因执行副总裁朱岩梅:创新不是硬邦邦的,它应与强大文化底蕴与美的沉淀结合  

2016-07-29 15:3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江新经济》(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青年创业者说”栏目由识局与上海市青年创业协会(该协会由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发起)联合推出。

 

 

前言:

这是《张江新经济》杂志执行出版人韩露先生和华大基因执行副总裁朱岩梅女士之间的一场思想交流。关于创业、转型、产业、观察、及价值观分享。这是一份精神大餐,供各位识局读者参详。

 

韩露:从大学教授到华大副总裁,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放弃大学安逸自由的生活,选择加入华大基因?

朱岩梅:在我的想象中,大学拥有自由的空间,充满了思想的碰撞,也是很适合女性工作的地方。从博士到留校任教,我很感激这8年的大学时光,不但让我潜心做了一些研究,也培养了我看懂新事物的眼睛。但就管理领域而言,管理科学要基于一个产业深厚土壤,它的最高境界是开辟新的理论应用。美国管理界之所以能涌现出德鲁克、克里斯坦森等数不尽的管理思想家,也是基于它百年的工业发展。中国的产业积累经过了30多年的发展,从模仿到同步乃至未来的引领,要想在贫瘠的土地上长出管理思想的参天大树,还需要时间与大量的企业实践和积累。我觉得,与其总结他人理论不如去创造中国历史,实践才能出真知,这是我加入华大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在于,我认为现在的中国到了结合特有的国情优势,应用已有的创新理论在产业界发挥功效,培养出更多像华为、BAT这样的企业的时候了。

我总结过我的大学生活,主要围绕三个“P”在运转:发高水平的论文(paper)、申请好的项目(project)、成为知名教授(professor),其实并没有一个远大的目标。华大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存在,2011年我参加浦江创新论坛调研第一次走进华大,很好奇为什么一家民营的新型科学机构,却能在国际顶尖杂志《自然》、《科学》上发表那么多优秀的论文?那时候我形容它为“四不像”,既不像纯粹的公司,也不是传统意义的科研机构,更不是单一的基因库或学术期刊。之后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沉浸其中,努力看懂这个领域:这是一个前沿的、能造福人类的领域,很多人却看不懂,也没有社会学者去研究。我那时就给了自己一个定位:去做他们的“翻译者”,这是我加入华大的第三个原因。

韩露:在社会身份的转变中,您调整适应的节奏非常快。对于变化,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朱岩梅:一个团队能不能成大事,首先在于有没有大目标。很多时候我们研究创新往往把问题归结为体制与机制的不适合,其实这属于第二个层次的问题。第一个层次的问题在于这个团队有没有一个大目标。华大的愿景是“基因科技造福人类”,“造福”的含义就是让每一项可用技术,在既有科学依据又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造福人类。看似很空的口号其实寄托了很实在的目标。

生命科技的未来可能就像“渔夫打开的瓶子”,出来的是恶魔还是天使,取决于我们用怎样的价值观去引导团队。华大如今被誉为“基因领域的黄埔军校”,走出了一批我们称之为“华英雄”(华大前员工)的创业企业,但没有一个华大人做儿童天赋基因。这就说明华大不仅培育了技术、人才,也输出了文化和价值观,这也是她对社会的一部分贡献。

韩露:基因测序与精准医疗在国家未来科技竞争中将处于重要发展地位,社会上对这个行业存在一个说法,即:政策是门槛,基因测序是基础,大数据是关键,您是如何看待这个产业在创新过程中面临的政策限制?

朱岩梅:政策门槛首先是基于认知不足,基因领域太多前沿的东西,我们不能期待政策制定者都去深入了解。从创新研究角度来看,为什么国外行业生态环境比较好?原因在于标准是由行业协会共同制定,而自上而下的制定方法往往滞后于行业发展。

认知同时应该是一个民众的启智,不仅是政策决策者,同样也依赖于大众媒体、行业智库等话语机构共同去营造。如果只是企业自说自话,政策决策者自然会认为企业有“王婆卖瓜”的嫌疑。

比如精准医疗,有了从基因层面对疾病的认知,医疗才真正成为一门数据密集型的科学。医疗过去是循证医学,如今,在基因技术的推动下,不仅每个人都应成为自己身体的COO(首席运营官),同时也要打破过去很多疾病的误区,甚至未来癌症不应再仅仅用部位来命名。这就是认知带来的变化。

韩露:去年10月,华大联合阿里云与Intel 在中国开启了精准医疗云平台,业界将这个云平台称为基因行业的App store ,据悉,华大同时也已与亚马逊AWS进行合作,你能讲一下国内与国外有什么不同吗?

朱岩梅:与本土企业合作的好处在于能够面对面沟通,了解国内情况,很多时候创新是要根据具体情况定制,更有针对性地去研发需要的产品与服务方式。

归根结底,“云”在未来将成为基础设施。就像我们的基因库一样,企业间的合作也都是基于开放的心态。

韩露:6月19日,华大推出蓝色彩虹的孵化项目。据悉,这个项目去年就已经在深圳发布了,我们想了解一下,它在张江有没有具体落地的想法与动作?

朱岩梅:孵化器是我在华大提出来的,华大要做更加开放的平台。测序仪的优势已经开始显现,是时候让所有在这个领域的人,包括从华大走出去的“华英雄”,在这个平台上基于测序仪器开发出更多的应用。张江团队也在接触,我们希望在上海建立更多合作。希望《张江新经济》能够帮助我们传播。

韩露:如何看待在这个平台上与中小创业团队的合作?

朱岩梅:第一代的“华英雄”出去后基本上都是和我们做类似的业务。华大一直秉承开放的心态,也以此督促自己不断创新,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到了第二代就要追求差异化,华大的核心优势是未来的“智造”,只有硬件才能真正改变世界。华大搭建起低成本、高通量的测序平台,开展广泛合作,我们要把它造就成全球最便宜最好用的基因数据开采的工具平台。未来的第三个阶段,能够实现给所有同行“赋能”,甚至包括跨界的企业。怀揣“基因科技造福人类”的梦想,华大从来没想过全部垄断或“通吃”,一家独大也会产生惰性,失去创新动力,我们希望呈现的是一个有序竞争的环境。

韩露:上游的基因测序仪是这个行业重要的一环,华大2012年收购了美国的CG,在基因测序仪领域也步入国际领先水平,您能和我们介绍一下华大在产业链上的业务布局上的思考吗?

朱岩梅:2011年我参加第一次调研,就已经认识到华大面临仪器的瓶颈。收购CG是华大走出的很重要一步,但更关键的在之后,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决定不能完全依靠在美国硅谷收购的团队,因为他们不够了解中国国情,他坚持应开发更适合中国本土的小型仪器。买回专利后,2014年开始华大组建纯本土技术团队,自主研发出了新型桌面测序系统BGISEQ-500,这个已经在去年发布了。

华大的事业我也总结为三个“ P ” : 民生(people),科研(paper),产业(profit), 这个三角联动其实就能解释华大的“四不像”:其核心是基因大数据的收集、开采及分析能力,最终依靠的还是测序平台的支撑。

韩露:张江有很多中小型创业团队,包括生物医药,您对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朱岩梅:我觉得首先要明白自己创业的目标是什么,是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为客户创造提供简单便利的意愿。但要有意义,不是仅仅为了钱。

一个公司的文化与创始人息息相关,一旦定型要想再改变其实并不容易。价值观、文化、愿景看起来也许很空,其实不然。它关系到你能不能吸引人才。谷歌文化是它今天有别于其他公司的原因。 90后不再是单一的为银子而烦恼的一代人,你要给他们更高精神上的享受与追求,这需要和公司的文化价值结合到一起,一个企业从激励到赋能是两个不同的阶段。

韩露: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张江是核心区,您既了解上海和张江又熟悉深圳的创新文化,从您的角度看张江,您有哪些建议?

朱岩梅:创新从来都不仅只限于科技,苹果为什么做得好?因为科技和美结合了,而美源于文化的沉淀。与崛起的新兴城市相比,上海最大的优势在于它强大的文化底蕴,与拥有懂得美的高层次知识人群,将文化与科技相结合,上海有条件将文化做成创意产业,形成创意阶层。

曼彻斯特没有去追赶硅谷,而是选择了一条自己的道路,从一个“钢都”变成创意中心,这是上海应该学习的榜样。张江当代艺术馆在我看来就是张江一个很有前瞻性的例子,创新不是一个硬邦邦的,还应该有软性的文化内容在里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