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的坚守,母亲的担忧——一位博士生对洪水的记忆与思考  

2016-07-08 12:1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陶树果(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注:本文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人口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上海政法学院讲师。

  今年家乡发生严重的水灾,西七圩破圩甚至上了央视新闻,全国更有一千多个县告急。这引起我对农村水利工程建设的思考。

  老家位于安徽省南陵县,这是皖南中部地区的一个半丘陵半圩区地带。我家所在的界山村因地势相对较高,发大水似乎和我们那儿无关,但是记忆中父亲每年都要和发大水作斗争,母亲每年都会担心娘家村旁的大河埂会不会破了。

  一、父亲的坚守

  大约从我上小学起,父亲就被推荐为村民小组组长了,俗称生产队队长。在这个连村官都不是、看起来毫不起眼、几乎没有任何报酬的岗位上,父亲却一干就是二三十年,付出了他大量的心血和智慧。有一年夏季抗旱,他穿坏了3双拖鞋。

  老家那儿不用担心洪水,但是得预防干旱、甚至抗旱。预防发水和抗旱就成了父亲每年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们和隔壁两个村民小组的五六十户人家共用一个毛主席时代开山修建的迷你水库,村民称之为“大塘”。因为太小,这个迷你水库连名字也没有。补充说明,我们那儿哪个沟渠、河道、水库、水塘浇灌哪些村子的农田是分好的,村民是不能擅自跑到别村的水库去放水的。

  “大塘”实际上是我们小组最基本的水利保障,暂且称之为三级吧。更高的二级保障是红旗水库,红旗水库是我们界山村和柏林村共享的。由于我们小组离红旗水库较远,除非“大塘”干了,不然是不会去红旗水库协调放水的,记忆中如果遇到风调雨顺的年份,父亲就不用组织村民去红旗水库放水了。

  而一级保障则是从柏山渠引水。从网上查到的资料显示,柏山渠灌区为无坝引青弋江水的中型自流灌溉工程,始建于1951年,灌区东至青弋江,西至漳河,南至柏山,北至资福河,形成三面环水的自然线,设计流量18.6立方米/秒,共有渠道1200条,长509.47公里,有效灌溉面积达72.37万亩。

  要用柏山渠的水得经过上级部门的审批、协调,因为水路特别长,需要开启沿途的泵站,才能让水从低处流到我们这个高处。父亲穿坏3双拖鞋的那个夏天就是请乡、村两级出面协调,从柏山渠引来及时水,确保了晚稻秧苗的插秧和成活。

  我们村有一个水泵机房,这么多年,也就那次从柏山渠引水的时候发挥了作用。到现在还记得那口水泵出水时大人们激动的心情。

  对我们小组来说,最理想的就是大塘的水够用。因此,父亲每到汛期一下雨就要去大塘埂去看水位,每天都要带个收音机听天气预报,根据天气情况和雨量判断蓄水位置,是蓄水还是放水。不蓄水的话,到担心农民时节不够用。蓄水太多的话,担心水位太高大塘埂要倒,甚至会冲了205国道边我们村的集镇。

  及时把堵涵洞的沙袋拿掉非常重要,所以下大雨的夜晚父亲经常会半夜爬起来去查看水位,和隔壁小组的组长商定要不要把沙袋拿掉。不过,也出现了有个别村民不理解,担心农忙时水不够用,悄悄把涵洞又堵上的事情。父亲又去做他们的思想工作,甚至还有争吵。但父亲仍默默为村民坚守了二十多年。

  直到三四年前,情况好转了。因为,我们这个无名小水库“大塘”获得财政拨款,共大修了两次。现在修水利工程都采用机械了,虽都是在冬天,已经花甲之年的父亲还坚持天天去查看、监工。我知道,他不放心,但更是高兴。因为塘埂加高加宽加固之后,蓄水能力大大增强,基本能自给自足了。

  近五年来,除“大塘”外,我们村的文家冲水库、还有两村共享的红旗水库都获得财政拨款,进行了维修加固,蓄水能力大大增强,应对洪水、防灾减灾的能力也提高了。今年汛期,年事已高的父亲不用再半夜爬起来查看水位了。

  二、母亲的担忧

  外婆家所在的村,位于美丽的青弋江畔,与泾县相邻。记忆中,每年汛期村民们都要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河里来水。

  村民称青弋江为河,发源于黄山山脉北麓,流经泾县、南陵县、芜湖县,在芜湖市区汇入长江。其上游始建于1958年、1982年竣工验收的陈村水库(又称太平湖),是一座以发电为主,兼顾防洪、灌溉等综合利用的水利水电工程。

  然而,每到汛期,村民就要预防河里来水,年富力强的劳动力就要上埂查看和排除隐患,24小时值班。甚至会带上锣鼓,以便一有危险,及时通知村民撤离。有一年小范围的破埂,舅舅家大部分土地都被水冲了,上半年颗粒无收。因此,村民们对河里来水可能会破埂的焦虑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

  有一年连续下雨,母亲不放心,那个时候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只好跑回娘家去看,结果河里的确来水了,回不来,只好等水退了才回家。

  好在近十来年没听到河里来水冲破埂的消息,这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2003年开始的退耕还林,很多山地不再耕种,而是种上树木,涵水力提高。二是大量劳动力外出务工,土地尤其是位置不太好的林地无人耕种,甚至种上了树。之前每年冬天人们都到山里砍柴,每天在205国道上都可以看到很多从山里满载柴火的板车,蔚为壮观。外出务工后,砍柴的也少很多,不常见了。三是没有像今年这样长时间下大雨。

  生态环境得到改善,加上天公作美,发大水似乎已成过去式。然而,今年这个村子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关。河埂虽没破,但村边的小河积水严重,低洼处的田地被淹,村里很多人家位于低处的房子也进了水。

  三、思考与启示

  对我们这个民族来说,兴修水利一直被历朝历代所重视。新中国成立后,用肩挑背扛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全国兴建了大量大大小小的水利工程。前面提到的“大塘”、红旗水库、柏山渠乃至陈村水库等水利工程都是那个时代建成或开工的,还有灌溉的沟渠不计其数。可以说,毛主席时代的水利工程支撑了半个多世纪的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

  近几年,政府出资对水库等基本设施进行了修缮加固,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防洪与抗旱能力,但是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一是新建水利工程数量不足,尤其是中小水利工程不足。水利工程有大有小,大小协调发挥作用为佳。如安徽省投资28亿多元在青弋江下游修建了分洪道,在今年洪水中发挥了显著的分洪效益。但鲜见兴建小型水库、水渠等基础设施。在现有分田到户的情况下,修建小型水利设施存在一定难度,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到征地、拆迁中,因此,类似于青弋江分洪道这种大型项目更容易上马,而小型项目则可能被忽视。

  二是对现有河道、圩埂的管理、疏浚和加固不足。青弋江上采砂船屡见不鲜,采砂船采走细沙、留下石头,阻塞了河道,尤其是冬天,裸露的石头看着让人揪心,万一来年发水怎么办?这次出现险情的地方主要是圩区。

  圩,南方低洼地区防水护田的堤。此次南陵先后破了两个圩,花园圩和西七圩。据笔者的观察和搜集的资料来看,很可能是圩埂长期没有加固、堤防标准很低导致的。

  三是对小塘、沟渠的维护、疏导不足。前文提到“大塘”是我们小组最基本的用水保障,其实我们小组还几个有在地图上可能都出现不了的小水塘。和分田到户一样,也划分了这几个小水塘“管辖”的范围。少量用水,村民会就近从小水塘解决,每年到了夏季用水高峰,这几个水塘都可能被抽干。由于就近取水的便利,村民有时会在农闲时节或者水塘被抽干时清除塘底的淤泥、加固有问题的塘埂。

  然而,随着青壮年劳力的外出务工,农田由少数几家租种,因为忙不过来,多由种双季稻改成种单季稻,农田用水需求量减少,村民维护小水塘、小沟渠的动力不足。有些水塘甚至被村民改建、新建住房占用。

  我们小组最大的一个水塘面积缩小了一半,而外婆家村口原本有一个很大的水塘,塘边原来是一条小路,下雨的时候需要淌水才能过去。现在路加高加宽了,两边盖起了楼房,而大水塘则成了小水塘。

  这些恰似人体毛细血管的小水塘、小沟渠,在关键时候能发挥一定的蓄洪防洪功能,而现在这些毛细血管出了问题,蓄水能力变弱、排水能力下降,容易形成内涝。

  四是撤乡并镇后基层政府对农村治理能力不足。资料显示,2003年,南陵县乡镇行政区划做出重大调整,原有的21个乡镇被调整合并为8个镇,19个乡镇的整建制被撤销。虽然撤乡并镇,精简了机构,减轻了农民负担,但也导致了工作重心向上级看齐、人力资源不足、无暇顾及农民需求、公共服务供给水平低下等问题。 由于镇政府都位于比较繁荣的中心镇,镇一级与农民、农村存在脱节。

  很多硬性工作,如收缴新农合、新农保的费用都可以通过村干部代收解决,但类似水塘、沟渠缺乏维护、年久失修甚至被占用等软性问题则容易被忽视。而这些小问题在大灾面前则成了大问题,反映了基层政府对农村治理能力的不足。

  后记:

  这次洪灾,政府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参与抗洪抢险,如我在芜湖当城管的同学被派到一线装沙袋筑坝,在中学当老师的同学被安排挨家挨户转移安置村民,县城的学校被当做安置点。

  如果说记忆中应对发水上埂巡逻,是村民的自发和自救行为,是父亲这样有识之士的自觉行为,而现在则更多是政府的主导行为。

  从民间自发到官方主导,我们看到了可喜的进步。但是仍有破埂、内涝、家园被淹等问题的发生,这需要各级政府尤其是基层政府重视水利建设,疏通不起眼的“毛细血管”,疏浚河道、加固圩埂,合理规划、兴建中小型水利设施。未雨绸缪,才能预防洪灾和旱灾,保卫家园。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母亲和那片养育我的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