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才混迹PE公司就遇资本寒冬:金融圈宝宝心里是真苦   

2016-09-06 10:5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镜者(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秋风初起,有人说现在是资本寒冬,有人说不是,无论如何,笔者作为PE公司中的一枚小员工,即便是在炎热的夏天,也真心认为其实每天都很冷。确实,也许对好项目来说,没有什么寒冬,永远不缺钱,但对要找好项目的PE来说,寒冬是时不时确实存在的。

  从投资者角度来说,寒冬一开始不是源自没钱,而是没有好项目。但没有好项目会导致基金:渐渐的,钱没了,然后遇到好项目来不及筹钱,于是好项目也跑了……结果基金“死”了,好项目们筹不到资金也“死”了。如此往复,也许我们终将迎来没资本也没好项目的恶寒冬天。

  笔者就以自己亲身经历,来让大家侧面体会下这种冷。

  难管的A基金——动辄得咎为哪般

  笔者刚听说要接管A基金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管烦了那些动辄几十个合伙人的小基金,一看它是只有几个股东的老牌基金,简直高兴得不要不要的。而且A基金成立时间比较早,很多规矩都还没立起来,事情做起来自然会简单方便许多。

  然而笔者很快就知道自己是大写的N-A-I-V-E,典型的因经验欠缺导致自以为是的理所当然患者……在答应接管这只基金后,过来交接的“前辈”很“好心”地告诫:“你要小心点,别让这只基金死在你手上。”笔者当时内心一惊,怎么会,好好的基金怎么会因为我就死了?那岂不是责任重大,万死难辞其咎?(很久以后笔者才发现,真正原因根本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我什么事。)

  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

  让笔者惊慌不已的是,接手后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要组织召开股东会兼董事会,也就是所有大佬都要到场的意思!两大会议从通知、决议到议案和附件的每一个材料,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格式或内容错漏的意思!因为,但凡有那么一点小错,都可能导致基金“死”在我手上!笔者内心之高度紧张,可见一斑。

  更糟糕的是,A基金股东虽少,却个个强硬,每个都有自己的特别要求。在准备资料过程中,因为甲股东的远程要求改了几次议案,谁知在开会过程中,乙股东代表当场提出反对,并且态度强硬的说:“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开这个会了。”后来还是甲股东代表妥协,当场对不少议案内容做了修改,现场气氛之紧张,工作量之大就不说了。这还不算最糟的……最糟的是,因为指派财务的某股东不满A基金的管理工作,扣着管理费不付,于是会上就难免提到这个问题。管理人代表和该股东代表,双方你来我往,看似文质彬彬,却都是绵里藏针。笔者越听心越凉,觉得怎么摊上了这么一个难搞的基金。

  这次会议过后,笔者很快发现,会上种种争议,不过是个开始,后面的“剧情”更精彩。

  比如,股东会的决议文件卡在甲股东处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当场妥协的股东代表在他们公司并不代表话语权,一切还得往上汇报,他们内部问题笔者不是很清楚,但从拖延的时间来看就知道难度值。棘手的是,工商局方面的规定是,股东会决议内容涉及工商变更的,必须在决议作出后30日内提交,否则不予受理。本来这可以通过直接修改股东会决议文件上的时间解决,但是,乙股东坚决不同意,他们认为哪天开的就只能写哪天,否则他们要内部层层审批。“我们也是股东,我们内部程序也很复杂,当时同意开这个会就审批一轮了,现在没理由要我们去迁就别的股东,重新再来。请管理人做好沟通工作。”这话一出,就代表文件签署时间一旦超出30天,那场艰难的会议就需要重开,笔者在文件签署过程中的焦急苦恼……就不说了T_T

  最后怎么解决的?这得感谢当时刚好有个大家都觉得不错的项目在此期间过会了,因为这次股东会决议变更了某些制度,银行必须看到这些制度才肯按新的流程付款,于是各个股东总算是互相配合着完成了文件签署。

  投决会的那些事

  前面说笔者心想A基金成立早,所以很多规矩没立起来,事情会简单……蓝鹅,事实证明,做人果然不能存侥幸心理,在面对工作时,必须时刻抱着虔敬谦卑的心。否则就会像笔者一样,刚想可以偷懒就栽在上面——笔者前面说的那个接任后即开的两大会议,其中一个议案就是某股东提出的修改、完善制度。

  就这样,笔者不仅没享受到制度简单时的便利,还面对着不断沟通修改新制度、在新制度实施后不断跟进修复各种初期BUG的艰巨任务。当然,以后凡事也就会照着标准严格的新制度来了,没有任何懒可以偷。投决会议事规则的变动,是前述修改之一。这个规则变动引发出的问题,包括上面讲过的银行付款问题等等,在此不赘述,笔者就说说投决会上的其他故事。

  故事一:大牌股东的代表/委派董事权限不足

  A基金的股东很大牌,所以每个股东都委派了一名董事。这些股东自己本身就是巨无霸,内部程序多、关系纷繁复杂,对委派来的董事而言,A基金只不过是他众多职责中的一小项,所以对A基金诸多事宜不甚了解的董事有之,没空看A基金提供的项目资料的情况有之,当然也不乏“说了不算”的情况。所以有的董事在开会时,不断“玩”手机,主要任务当然是向他的领导汇报情况,然后再向其他董事转达领导指示。还有些时候,董事/股东代表这边都签字同意了,把材料寄到股东处请其盖章时,材料就一去不回,无论笔者问几次都不能得到肯定答复,都没人知道何时才能完成他们的内部流程。

  矛盾的是,他们对A基金内部流程各种严格要求,稍有不对就指责我们“程序不正义”,但当义务方变成他们时,根本就不care自己的种种延迟也是违反基金程序性规定的。

  如今想来,其实也不矛盾——他们要求基金管理人完全按程序规定来,也是他们避免承担责任的重要前提,和他们自己违规的本质都一样:“不负责正义”,即不用对有权力奖惩他们的主体(大牌股东)为A基金的任何闪失承担责任才是正义。

  故事二:投委会委员们的各种反复与纠结

  如上所述,投委会委员们为避免承担责任,在面对管理人提交的项目时,都是以“有罪推定”的角度来看。

  本来投资这种东西,虽然是门技术活,但更是一门艺术,很多时候就算你看了再多项目,有再详细的分析,也未必能保证这个项目将来一定好或不好。还有人说投资人到一定境界,投不投是凭感觉的。所以,投委会委员们的“感觉”有多重要,自不必说。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们如果戴上有色眼镜,以审视问题的眼光来看管理人报会的项目,结果可想而知。

  对管理人而言,能报会的项目,就算不是万里挑一,也差不多是百里挑一了。因为接触到的项目无数,提交初判的有限,初判过后能去尽调的有限,尽调完能报会的就更是凤毛麟角。其中流程和艰辛自不必说,谁知到了投委会阶段,还遇到种种挑剔和不配合……项目组成员的各种抱怨,笔者作为管理人内部的“开会程序员”听得够够的。

  举个例子,X项目,管理人按规定提早十几日发材料给委员,并通知开会时间,然后委员们在开会前一两天才提出几十个问题,请项目组补充尽调&答复。开会时间为此延迟好几天之后,委员们又在开不开现场会议、在哪里开、要不要项目企业的代表参会等问题上,纠结许久,笔者为此修改多次会议通知和内容。

  开会的时候,许是因为项目确实不错,企业代表也表现良好,项目当场过会,项目组成员还没来得及高兴,当晚就有委员因为又不知从哪听来些负面消息,立刻要求更改决议,要求项目组进行补充尽调。如此反复折腾,X项目从提交投委会审议到最终决定投,耗时近一个月,加上其他阶段需要花费的时间……这种速度,若不是因为企业方和管理人有些情谊,估计早就琵琶别抱了。事实上,A基金确实已经因为整体速度慢,错失了不少好项目。

  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A基金的管理中,因为股东方的各种“难搞”,股东和管理人之间的互不信任情况越变严重。比如前面说过的X项目,投委会委员会后又提出新问题要求管理人补充尽调时,管理人一度都怀疑其是不是投完赞成票后后悔了,随便找出一个理由好有借口撤回决议。就这样,股东和管理人不仅在大事上纠纠缠缠,小事方面也遭遇不少简单事情复杂化的情况。比如有些原本一个人很简单就能搞定的事,演变为必须两个人同行互相监督作证才能去办。

  从 “蜜月史”到“寒武纪”

  就在笔者每天苦哈哈,心想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个难搞基金的时候,突然听资深同事说:以前A基金可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

  “那时双方关系可好了。管理人提交的项目,基本没有不过会的。股东们很信任管理人,对项目资料也不会看得很细,只会看个大概,觉得项目不错,就都同意投。”

  “啊?A基金有过这种时候哦?”要知道,现在的委员看材料是各种抠细节,恨不得把上百页报告每个标点符号全半角有没有用错都抠出来的节奏。

  “当然有,那时就像是蜜月期一样。”

  笔者听完心里五味杂陈,原来是我自己没赶上好时候啊。而说到底,为什么这一两年A基金会陷入这种窘境呢?笔者想到前面总结的“不负责正义”,突然觉得有点悲凉。

  基金成立之初,所有人应该都是想着怎么把基金经营好,以获取成就来换得奖励。而到了现在,资本寒冬之中,好项目难找,A基金过往投的项目又开始表现不佳,于是争取正面激励的动力,变为避免承担负面责任的动机,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态对应的行为自然千差万别。

  基金在运作过程中,和其他任何组织一样,多少都是存在一些问题的,投委会委员也好,股东代表、董事也罢,作为重要高层,对项目组或管理人进行监督也是十分正常的。项目组也确实需要监督,因为他们有让自己项目过会的“冲动”,在利益驱使下,虽然也会把控风险,但也肯定存在诸如隐瞒项目某些负面信息的情况。

  但凡事过犹不及,如此“严防死守”下,A基金就真能投出什么好项目么?笔者不知道,笔者只知道,作为一枚才混迹金融圈就遇资本寒冬和其中冷酷人情的“倒霉蛋”,非常非常期待春天的来临!

  评论这张
 
阅读(919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