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站在“双创”的第三个年头:华丽的冒险,稳稳的幸福,你觉得自己离“创新”这词儿有多远?  

2017-02-10 12:3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洛鸣(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成为“创新型人才”。但或许,你已经成为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题记

 

说起“创新”,相信大部分人脑海中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在××创意产业园,一位三十多岁、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正在接受媒体采访,他是××互联网创意公司的老板。“在清华读书那会儿,我就产生了创业的念头……”他很可能会说类似的话。

或者也可能是这种:“去年,我们公司有5项专利获得审批,今年将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说到这里,镜头多半还会转向他身后,给那透过落地玻璃窗洒在员工身上的阳光一个特写。在圣洁的光晕中,每个员工都伏案认真工作,大家精神饱满、气氛融洽。

对吗?“创新”就是这样的吗?对,“创新”就是这样的。但这样的“创新”离普通人太远了,以至于大部分人看完后都会耸耸肩:嗯嗯,挺好,不过这种事我可干不了。

我也干不了。于是在很长一段人生岁月里,我不停地谆谆告诫自己:你不是搞创新的料,还是老老实实地写你的材料、混口安稳饭吃吧。直到有一天,我听朋友谈起另一个企业。

据说那老板也是三十多岁、文质彬彬,但没有名牌大学的学历,也不在创业产业园里办公。他是干什么的呢?开旅馆的。

当年,这位老板在他还不是老板的时候,经常奉别的老板的命令到乡镇出差,可是乡镇里通常没有像样的旅馆,就算办完事已经三更半夜,也得往县城赶,实在太麻烦了。于是他开发了“乡镇连锁旅馆”。

后来他注意到,在旅馆前台办手续耗时很长,不管入住还是退房,都得等半天,实在太麻烦了。于是他开发了一款APP,扫码入住、扫码结账。

再后来,他去KTV唱歌,发现点歌特别浪费时间,要是碰上个扭扭捏捏的朋友,半钟头过去了还没开唱呢,实在太麻烦了。于是他又开发了一款APP,掌上订房间、掌上点歌,连酒水零食都事先点好,到了地方立马开唱,不磨叽。9

听到这里,我感觉自己沉寂多年的小心灵有点被撩拨了:做这些事,好像不需要懂什么偏微分方程或C语言,只要头脑够灵活就行。

“唉,你看人家这脑子。”有个朋友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一边拍着大腿一边感慨着,“要说他弄的这些,也没啥技术含量,咱咋就想不到呢?”当然,也有朋友对此不以为然:这算哪门子“创新”?这货无非是因为怕麻烦,所以解决麻烦而已。要这也算“创新”,那满大街都是“创新”了。

然而这就是“创新”。“解决麻烦”就是“创新”。

 

 

如果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会发现世界上绝大多数创新都源自“怕麻烦”,比如发明蒸汽机是怕人工抽水麻烦,发明洗衣机是怕人工洗衣服麻烦,发明计算机是怕人工算数麻烦——而且它们的每一步改进,都是为了继续消除麻烦。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提到:“最初,蒸汽机运作时,常要雇一男孩在活塞上下或升降时打开或关闭汽锅与汽缸之间的通道。后来,有个贪玩的孩子发现,用绳子将开闭该通道的活门把手系在机器的另一部分上,活门就随之自动开合。……。这样,自从蒸汽机发明以来,其最大的改进之一就由一个想节省自己劳动量的小孩发明出来。”

这样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也有成为创新型人才的潜质了呢?——因为你跟大多数人一样怕麻烦嘛。但这并不一定,因为你很可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怕麻烦。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不怕麻烦,因为他们几乎从不试图“解决”麻烦,而只是“忍受”它们。

比如,我十五岁时就意识到,盛饭的时候锅盖总是很碍事:这玩意不光要占据一块跟锅一样大的面积,而且为了保证卫生,还不能把它像锅底一样随便放在不太干净的地方——可我家的餐桌空间很有限。这件事烦了我整整十年,直到参加工作后,我买了几个锅盖与锅体连在一起的锅,可很快发现清洗它们又是一场噩梦。

这个问题去年才得到解决:妻子买了一只名牌蒸锅,它最大的专利是在锅盖边缘设计了一个突起物,这个突起物刚好能插入锅柄上的一个孔,于是锅盖就可以竖立在锅的上方,既不额外占地方,也方便拆洗。

当我第一次体验这口锅的便利时,忍不住感慨:我们常以为普通人怕麻烦,而创新者不怕;事实刚好跟这相反。我们才是“不怕麻烦”的那群人,比如我宁可忍受“放锅盖问题”十五年,也从没花一分钟去琢磨怎么解决它。

或许,这就是“普通人”与“创新者”之间的差距吧?

然而这话不对。至少不全对。

 

 

看到这里,我猜很多人会问,听你逼叨这半天,你自己咋不去创新?你一个自己都没创过新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谈创新?然而这正是我今天的重点。

先请各位思考一个问题:创新最需要什么?

脑子吗?“天才的灵光乍现”吗?错!那是鸡汤里的故事。那勤奋呢?“无数个灯火通明的夜晚”呢?也错!那也是鸡汤里的故事。故事当然不是假的,只是有些事,故事不说。

比如鸡汤文经常提到爱迪生的名言:“天才是1%的灵感加99%的汗水”——所以勤奋最重要。某些鸡汤文坚称爱迪生还说了后面一句:“但1%的灵感比99%的汗水更重要”——所以脑子更重要。人们为这两句话争来争去,但这种争论的存在,却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大家的思维已经被局限住了:有谁能证明,天才只需要这两样东西?

其实天才最需要的恰恰不是智慧,也不是勤奋,而是勇气。这种勇气必须是巨大的、持久的、理性的,因为“创新”意味着你要迈入未知的领域,面对未知的风险,唯有足够勇敢,你才能不断地去尝试、去探索、去犯错。

故事通常不说这些——毕竟所有的创新者都是勇敢者,因而“勇气”也就算不上“看点”。但它是故事之所以能够发生的前提。没有勇气,你会在灵感涌现的下一秒哂笑:“我想什么呢,这怎么可能?”没有勇气,你还会在刻苦努力的过程中不断摇头:“搞这些干什么,有用吗?”你当然可以说,没有智慧和勤奋,勇气也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但普通人在这三样东西中最缺乏哪样,你我心里都清楚。

我自己就曾有过很多想法。就在我为“无处安放的锅盖”发愁的那个时期,也梦想着长大后租一节绿皮火车车厢,改装成餐厅,然后用一个小院子把它围起来,在门口设一个“售票厅”用来点餐,小票则印成火车票的样子。后来我听说好多地方都有人这么干了,但我没这么干。

我也不是不勤奋。直到现在,我还经常读书读到凌晨一两点,而且每天坚持码字。这活儿可不像它看上去那样轻松,它不仅累眼睛和颈椎,也累心。

但我没有勇气改变今天的生活。我已经看见了三十年后自己的样子,我讨厌那个样子,讨厌到了憎恨的程度,却依然没勇气制止自己滑向它。

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我们宁可在自己熟悉的轨道上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也不愿去探索和尝试新的东西,因为那有可能“得不偿失”。

这当然是个心态问题:当哥伦布面对茫茫大西洋、以及那个谁也不知是否真正存在的新大陆时,他是相信那里有黄金和香料呢,还是相信那里有怪兽和白骨?如果他相信后者,就不会去了。所以大多数人都不去。同理,大多数人也比爱迪生经历了更少的挫折和失败——害怕失败的人,总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失败,比如只要你不去尝试发明灯丝,就一定不会失败那1600多次。

然而我们不能说,追求“安稳”就一定是错的,因为这是人类的天性;何况“安稳”虽不会给人带来巨大收益,但也不会使人蒙受巨大损失,所以选择“安稳”是理性的。我们唯一的问题大概在于:大家普遍相信世界上存在一种绝对的安稳,只要达到这个状态,一辈子就再不需要做出任何改变。这固然并不可能,然而一旦人们相信它可能,创新就变得没有意义,勇敢也就成了“莽撞”和“不切实际”。

那我是要老生常谈地呼吁大家放弃寻求安稳的幻想吗?是要不停地像喊号子一样重复“不要害怕艰险、不要畏惧挑战”吗?不,那太俗了。而且大家永远不会放弃这种幻想,喊号子固然能让人头脑一热,但热完之后,幻想会再次回来。

所以我真正想说的是:既然幻想无法消除,那就把幻想变成现实吧。哪怕只是“部分地”变成现实也好,说不定它能让人更勇敢。

 

 

勇气似乎是天生的。我喜欢这种说法,因为它告诉我,缺乏勇气并不是我的责任。

但如果我们站在社会的角度上看这件事,会发现另一个问题:同样搞创新,“穷人”却比“富人”需要更多勇气。这是因为创新总有很大风险,“穷人”搞创新其实就是一场“赌”。

“富人”听到这话肯定不高兴:谁搞创新不是“赌”啊?但我想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二者的“赌注”并不一样——“富人”创新失败了赔房子赔车,穷人创新失败了就得赔上自己和家人的幸福:他是把本该拿来打工赚钱养活老婆孩子的时间,拿来“捣鼓新玩意儿”的,这个机会成本太大了。

你当然可以说“没有风险哪来收益”,但就算他本人愿意承担风险,也难免被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视为“不务正业”:你说说你,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还在这儿瞎捣鼓,你能捣鼓出什么名堂来?!还不赶紧找份正经工作去!

这就不是“风险”,而是“煎熬”。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一大半“穷人”会对创新望而却步,剩下的一小半即使坚持,也会变得非常“急功近利”,因为他亟需一场“成功”来告慰妻儿:看,当年你们跟着我吃苦,不算瞎了眼吧?

我当然承认,创新从来不是什么“轻快活儿”,指望一点苦都不吃就搞出发明创造,那是做梦。但我们终归不能期待大部分人愿意像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一样窝在地下室里研发搜索引擎——何况他俩也不算“真正的穷人”,至少还能撑过创业初期没有盈利的那段时间。要知道,有些人是撑不过的,这个月没收入,下个月就得全家喝西北风。

所以,如果我们认为,社会只需要少量创新者,或许可以任由他们在地下室里“自生自灭”;但如果我们承认,社会需要更多的人投身创新领域,贴息贷款和税收优惠就是有意义的,“兜底”就是有必要的,甚至像某些发达国家一样给予创新失败的人一定的债务减免也是可以的,那至少能让他们在家人朋友面前保持一点体面。

——没有太多人愿意冒着连裤子都赔进去、赔完还要忍受冷嘲热讽的风险去创新,相信我,真的没有。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政策优惠”离不开“政策监管”,否则万一有人打着“创新”的旗号借钱炒房或者买奢侈品,就不好了。要是人人都拿着贴息贷款挥霍,完事再跟银行说:我创新失败了嘛,这不怪我,你按政策把债务给免了吧!银行就得哭晕。

当然,再好的政策优惠也不能代替“制度红利”,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良性竞争的维持,才是对“创新”最根本的激励——如果大多数人愿意创新,必是因为他们相信创新可以给自己带来利益,而在一个知识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公平竞争秩序遭到破坏的社会里,创新通常是不会带来利益的。

比如,你花5年时光和500万贷款才搞出的新产品,上市第二天就被别人不花一分钱地山寨了,你肯定得赔死。而且你很可能赌咒发誓,从此再也不搞创新,只山寨别人的,让别人赔死。再比如,当你的产品彻底垄断了市场,就不会再有动力去改进产品,因为就算你不改进大家也只能买你的,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所以对创新者来说,失去竞争对手的那一刻,也就失去了自己。

 

 

到这里,该说的不该说的,基本都说完了。但还有几句题外话,我觉得有必要说一说。

现代社会,几乎所有国家都明白创新的重要性,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所有国民都在创新的。将来,即使人类建立起最完善的制度、最优惠的政策,并培育出最勇敢、最聪明、最勤奋的国民,也还是不会迎来“人人都创新”的社会。那怎么办呢?

答案是:不怎么办。

在现阶段,我们确实需要更多的创新型人才,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别的人才。如果你就是不会创新,或者天生就喜欢循规蹈矩,也不能证明你就不优秀。人生的道路永远不是唯一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

当然,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东西,是所有人——或至少大部分人——应该学会的,那可能是一种精神:理解、尊重和包容他人的创新,并善于接受新鲜事物。即使一时接受不了,也不因该事物与自己既有观念不同而妄加鄙薄。

我忽然想起一个奇怪的问题:如果当年,毕昇因为发明活字印刷术而获得状元般的荣耀,“春风得意马蹄疾”地驰骋在汴梁最好的光景里,会不会有更多的帝国臣民愿意投身印刷术研究,从而不断地改进它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