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同途殊归:高中同班、大学同专业,三位同窗毕业后不同的选择及现状  

2017-02-23 13:5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镜者(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过年期间的同学聚会,发生和见证了很多事,让笔者感慨万千。其中最戏剧化的,莫过于曾经的同班同学,大学选了同一个专业,毕业后却因不同的选择有了不同的现状及感受,笔者听闻后忍不住想和各位读者大大分享下他们的故事。

 

 

曾经的高中同学

这一段,笔者本来想取名为“故事始于同一起跑线”,因为A君、B君和C君十多年前是东部某沿海县城一中同班同学,有相似的师资,面对的又是天下最公平的竞争(高考)。但行文至最后,笔者又觉得即便是同班同学,也不能说起跑线是一样的,所以作罢。

A君是来自县城本地的学生,因为本地录取率比较高,所以他的成绩在班级里是中下游的。但A君并不在意这些,每天依然乐呵呵过,即便是高考前也没心没肺照玩。

B君是县下所辖乡镇的学生,算是苦读出来的寒门学子,中考时以出类拔萃的优异成绩考入县一中。但到了高中后,成绩在班里只排到中上游,而这已经来得不容易,B君在同学们看来是努力的也是聪明的。

C君虽然在户籍上也属乡镇,但因父母在外打工,也注重他的教育,就想办法把他给弄到地级市初中上学,所以回来上高中,成绩名列前茅。C君性格开朗,时常和A君混在一起玩,和B君一起探讨学业。

笔者印象中,县城的风气算是淳朴、包容的,高中时期同学们绝大部分是朴素可爱的,没有什么互相攀比之类的不良风气。但是同学之间,大部分情况下,还是自然的变成了县城和县城的一起玩、乡镇和乡镇的比较好。可能是因为外地学生大部分是住宿的,平时吃住在一起,自然走得近吧,但也可以说是那时他们之间就已经有了分界。C君因为性格关系,和哪一派都合得来,算是例外。

 

 

高考划出的“分界线”

许是凑巧,虽然家庭背景、学习成绩、兴趣爱好等多有不同,A、B和C三君却不约而同地报考了法学专业。但又许是注定,因为A君的父亲是县法院院长,B君的家人、乡亲都推崇公务员这个职业,C君能说会道、喜爱自由,所以想做律师。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年法学专业很热门!

结果是,A君报了一所省内三流普通大学,B君报考了一所二流的政法大学(但在小县城的人看来已算是名牌大学);C君自然是报考了他心中全国唯一的一流政法大学。

A君和B君都如愿以偿了,唯有C君被命运捉弄了下:当年考生是按自己的估分填志愿,时常有估错分导致错填志愿的情况发生。C君因语文成绩低于平时发挥约30分(他估计误差产生在标准不定的作文上),虽能入志愿学校但入不了心仪专业,加之C君信心满满地在填志愿时选择不接受专业调剂,所以与心中的学校失之交臂。

C君当年也是单(wu)纯(zhi),一心只想着读书这事靠自己,与学校无关,只要是法学专业就行,于是转入第二志愿——与A君类似,甚至可能还差些的三流普通大学。后来交流起来,B君说如果是他,会选择复读;A君则无所谓,因为他根本不觉得自己会遇到这个问题。

C君在十多年以后再想,虽然被人问起母校时也多少觉得有些没面子(毕竟自己曾经好歹是资优生,一说母校就会被人怀疑是差生……),也许错过的那个一流大学里面有很多他未曾接触过的高大上事物,但他从未后悔自己的选择,也不想重新再来一遍人生。就算再来一遍,他最多填第一志愿时改一个,如果注定错过,他还是不会选择复读。

面对同一个问题的不同选择,大概已经折射出他们的不同性格,以至于他们毕业后的选择及所走的人生路,有了点注定的色彩。

 

 

毕业后选择不同又看似注定的道路

A君的性格里有浪漫、乐观的一面,所以他毕业后并没有听家人的话,回乡做公务员,进公检法系统,而是跑到省城找工作。他的家人为他在省城买房置业,家里有不少亲戚在省城,父母也不排斥年老退休后到这里来和他一起生活,并且,他心仪的女孩也在此。

可惜这一次,命运捉弄的是A君。他心仪的女孩心中没有他,他在省城发展的也不是很顺利,毕竟自己找工作的话,还是会受母校知名度的影响,加之他当年确实也没放多少心思在学习上……

最后,A君还是听父母的话,回乡考公务员,不过不是县城,而是在上一级的地级市公检法系统谋了个职位。后来又经人介绍认识了同一系统里、差不多家庭背景的女孩,结婚生子。婚后生活其乐融融,并且有自己热衷的业余爱好,经常在朋友圈晒自己的幸福生活,状态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B君毕业后,通过选调回到了家乡的隔壁县,也顺利进入公检法系统。因为他的母校在当地看来算是名校,B君就成了系统里学历、能力都很不错的优秀青年。高中同班有个女同学,是县城本地人,因为双方性格都比较内敛,当时是单纯的同学关系,没有太多暧昧。但是幸运的是,毕业后反而走得近了,最终还确立了恋爱关系,直至结婚生子。女孩家里条件比B君好,能娶到她,B君全家都是很满意的。结婚后,B君把家安在女方所在的县城,工作开始是两头跑,经过几年努力后,顺利调回去了。

据说B君的父母特别以他为傲,在乡里乡亲面前说话的嗓门都大了许多,总爱说我儿子可是县里抓贪官的(检察院),厉害着呢。公务员在乡镇亲戚们看来,是最受用的职业了,真是脸上有光极了。

B君的故事细节,笔者没有掌握太多,但就笔者能看到的部分,真觉得B君算是三个人里唯一没有被命运捉弄过的。一步步走过来,虽然没有太多惊喜,但也中规中矩,都符合他的计划。

但这次聚会笔者和他谈起一些,他也是摇头叹气,说了几个小案例,“乱来”、“风气差”、“全部都一样”,但是没办法,他什么都不能改变。他的这一生也几乎就是定了,没可能带着妻儿去其他地方另谋生活,而只要他还在这个小县城,若没有更好的选择机会,就只能继续在这个系统待下去。看得惯的看不惯的,都只能随波逐流,也无法改变什么。笔者只能感叹说作为有知识有文化有理想有担当的新一代青年,干点实事确实不容易,加油,任重道远!

B君说的这些,笔者也和A君聊过,A君也表示无奈。但很明显,他给出的负面词语和情绪不如B君,更多的是说:“小地方嘛,都是这样的,没有找人做不成事。你帮我、我帮你,都一样,也没什么,习惯就好”。笔者分析了下,觉得大约是他们在这张关系网里自父辈那里承接到的资源不同,他们在里面所处的位置不同,个人的性格和目标等也不同,于是感受自然不同了。

C君的日子,比A、B两君丰富多却也单调多了,因为这么多年来,他的画风几乎没有变过:简单、自由。C君大学毕业后,觉得法学专业读研好像没什么意义,关键靠实践,于是直接回家乡省城,进律所工作。做了几年后,又觉得好像做律师没想象中那么快乐,并且还产生了很多疑问和问题,想要进一步解答并找到自己真正喜爱的东西,于是又跑去读了个很冷门的研究生,然后又换了个城市工作,最后机缘巧合的就给跑到一线城市里漂着去了。

C君同时期的同学、朋友,大都结婚生子,C君虽然人模人样,也有那么些人喜欢,但……也许正因为如此吧,并不渴望定下来。他觉得和某个人结婚生子、共度一生,要负起各种责任,很累很不自由。C君甚至好像也没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每天在职场上拼命求进步不是他的路线,他在据说很多职场人士都很苦逼的城市里混了很多年,但依然过着不加班的日子。

不过他能力还行,做事不错,而且算是有责任心、有担当,所以每一个跟过的老板又都喜欢他——这么想来,日子过得和学生时期真的很像,该学习(工作)时学习(工作),该休息娱乐时休息娱乐,不思考不参与任何复杂事件,不拉帮结派、只做自己,轻松愉悦。

笔者和C君谈起来,他其实也有迷茫,有时也不知道自己将来到底要走向何方。可是,他说反正他从小被放养,父母不怎么管他,不催他传宗接代,也不求他光宗耀祖,而“未来到底如何我也说不清,但正因为如此才更有趣,不是么?”

 

 

循例总结如下:

就这样,来自同一个家乡,高中做过同班同学,大学还凑巧是同一个专业的A、B、C三君,过上了迥然不同的人生,有了迥然不同的现状。感受也应当都是不同的,但他们各自的幸福指数是多少,这种事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笔者不多做评价。

笔者想发文感叹的是:我的第一个小标题,“同一起跑线”,最终还是被我删掉了。所以,他们尽管有那么多相同,最终依然不是在一个起跑线的了?那么,决定他们种种不同的,到底是先天的(家庭等),还是后天的(学习成绩等),是个人的(性格等),还是环境的(报考志愿时的大环境、工作时的不同城市里的不同环境)?

这些决定因素又是能分得那么清的么?如果分不清、互相影响,又分别占着多大的比重、是如何影响的呢?还是这一切根本就是个假命题,不该妄图以“科学的眼光”来看待,就当做是“命”好了?又或者所谓“命运”也是能从一个人过去、现在的种种因素中可窥探到的,是能逻辑解析的,只要你思虑够全面?

那么,你和我,都能摸到自己的命运之脉,看到自己的未来么?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