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吕友清先生来稿:2017年坦桑尼亚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2017-02-27 14:2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吕友清(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作者简介:吕友清,经济学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自2012年2月赴坦任职以来,他坚持记录坦桑尼亚的风土人情及政治经济,并数度在识局平台刊文。本文亦为作者授权识局发布。

 

作为坦桑第五任总统和革命党党魁,马古富力就职以来在经济上实行了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并严格控制政府公共经费支出,把有限的财政资源向民生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倾斜,开局良好。

2016年,坦桑尼亚GDP总量468亿美元,同比增长7.2%,名列非洲国家前茅。粮食自给有余,CPI控制在5%以内。商品和服务出口总额比上年增加5.2%,达到93.81亿美元,其中,旅游业创汇22.31亿美元,比上年增加11%;经常性账户赤字从2016年的49.03亿美元减少为20.56亿美元;国际收支实现1.58亿美元的盈余,而上年同期为赤字2.13亿美元;外汇储备增加到44.57亿美元,能够保证4.1个月的商品和服务进口需要。汇率保持稳定,2016年坦本国货币先令与美元的汇率仅微贬1.32%。政府债务总额213.49亿美元,其中外债166.5亿美元。

对于2017年的坦桑经济增长,政府提出的计划是GDP增长7.9%。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困难重重,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下行压力。

外部的压力来自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仍然不足。世界银行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为2.7%,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长1.8%,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增长4.2%。在有关非洲经济增长的预测方面,世界银行认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有望取得2.9%的增长,但南非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增长依然疲弱。坦桑尼亚等不依赖资源的部分国家增长形势比较乐观,但也面临不小的下行压力。

一、农业方面,持续干旱可能对粮食生产带来不利影响。

坦桑尼亚的农业占GDP比重为25%左右,但农业从业人员占到就业总量的70%。坦桑粮食生产几乎都是“靠天吃饭”,单位产量很低,如水稻,每公顷产量不到2吨,远低于中国平均每公顷10吨的产量。现在整个东非地区都面临旱灾,联合国粮农组织2017年2月14日发布报告,对东非地区连续干旱可能推升粮食价格发出预警,认为“整个东非地区持续干旱导致农作物欠收并推高粮价,已经导致牧民因为无法承受高昂的养殖成本而低价出售牲畜。”埃塞、肯尼亚、索马里、南苏丹、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等东非各国本地市场的玉米、高粱和其它稻类食物价格正在创历史新高,粮食储备几乎耗尽。索马里玉米和高粱产量比正常年景减少25%,受灾人口620万,占全国人口近半,而且主要分布在农村。在肯尼亚,东部沿海低海拔地区和部分西部河谷地区降雨量都明显下降,近期玉米价格已经上涨30%。

在坦桑尼亚,去年10月至12月,大部分地区的降雨量都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今年的粮食减产已成定局。坦桑政府正在对今年粮食生产受旱灾的影响进行评估,对未来几个月局部地区可能出现的饥荒预作准备。同时,马古富力政府考虑更多的是增加政府和企业对农业灌溉的投入。

坦桑尼亚可以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资源极为丰富,超过4000万公顷。雨量充沛,过去20年虽然逐年有所减少,但年均降雨量基本维持在1000毫米左右。坦桑境内还有维多利亚、坦噶尼喀湖、尼亚萨拉湖三大淡水湖,水资源极为丰富。坦桑尼亚政府很早就制定了鼓舞人心的水利设施发展规划,仅坦桑尼亚大陆地区就有3000万公顷土地可以通过灌溉做到旱涝保收。

问题在于,从内因来看,即使生产方式粗放,刀耕火种,坦桑尼亚粮食仍然连年有余,整个国家没有通过水利灌溉和其它技术进一步增加粮食生产的动力。从外因来看,政府整体财政状况不好,对水利设施投入很少。同时,政府也没有发动社会各界参与水利设施建设,老百姓也认为兴修水利是政府责任,对投工投劳都缺乏热情。到目前为止,坦桑全国采用水利灌溉的土地只有46万公顷,99%的土地都是靠天吃饭。

马古富力总统已经提出了“Hapakazi tu(实干兴邦,空谈误国)”的口号,而且在今年1月视察西北部干旱地区的讲话中说“绝不救济懒人”,公开向懒惰宣战。但愿今年的旱灾以及部分地区可能出现的粮食危机能够坏事变好事,唤起坦桑尼亚政府和人民的工作热情,发动全社会参与农田水利建设。这样的话,政府投入带动民间投入,对坦桑尼亚整个经济就会构成一个利好,减缓经济下行压力。

二,货币政策偏紧,金融系统“钱荒”问题突出。

坦桑尼亚历史上长期遭受高通货膨胀之害,独立以来80%的年份CPI都在10%以上。2012年2月,我刚到坦桑时,当月的CPI为19.4%。2012年5月,坦桑尼亚官方发布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4%,遭到坦经济学家、反对党和社会公众的广泛批评。近年来,坦政府和央行把控制通货膨胀作为货币政策的优先选项,把5%的CPI和7%的GDP增长速度作为宏观调控目标,持续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到2014年初见成效,通货膨胀率降到5%左右。马古富力执政以后,把反映通胀压力的M3也列入调控目标,把存款准备金率从2015年的8%提高到10%,减少商业银行信贷资金2.5亿美元,CPI在2016年10月一度创下4.5%的历史低点。坦桑中央银行行长恩杜鲁荣获“2015年度非洲央行行长”奖,应该与坦桑在控制通货膨胀,维持汇率稳定方面的出色表现密切相关。

同时,基于反腐败工作的需要,政府要求所有政府部门关闭在商业银行开设的户头,以便政府监管公共资金流向。根据IMF发布的报告,此举导致存放在商业银行的另外2.5亿美元货币资金转存中央银行(依据坦桑中央银行报告,截止2016年5月,这一数据为1.6亿美元)。这一措施进一步把M3的增长速度从2015年的18.8%降低到2016年的12.5%。

IMF报告称,政府对银行业要求增加流动性的诉求保持沉默,金融系统正在面临流动性危机,向实体经济的借贷活动出现明显萎缩,尤其是对制造业、农业和交通运输业的贷款大幅度减少,有的银行已经暂停了对个人的贷款业务。2016年,整个金融机构对私人经济的贷款增幅从上年同期的24.8%下降为7.2%。其中,对贸易行业的贷款增幅从上年的16%下降为8.8%;对个人的贷款增幅从上年的18.5%降为9.1%;对酒店餐饮业的贷款增幅从上年的18%降为2.3%。很多行业贷款余额出现负增长,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农业,全部金融机构对农业部门的贷款余额增幅从2015年的11%下降为2016年的-5.7%%;对交通和通讯行业的贷款增幅也从33.1%下降为-4.1%;对制造业的贷款增幅从22.3%下降为-4%。

金融系统流动性短缺,在导致企业经营困难的同时,也增加了商业银行自身的经营难度,坏账比率从上一年的6.6%上升到8.7%。坦桑尼亚最大的金融企业CRDB银行,虽然2016年全年录得1400万美元的税后利润,但因为处理坏账并集中支付税收等原因,多年来首次在去年第三季度出现大约10万美元的亏损。

三,财政收入缺口大,部分政府基建项目进度受阻。

坦桑尼亚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三大块,一是以税收为主的国内收入,二是发展伙伴提供的总预算支持,三是国内外借款。

在2016/2017财年预算中,国内收入预算为85亿美元,占全部收入预算的62.5%。其中税收71.9亿美元,非税收入13亿美元,其余为地方收入;发展伙伴总预算支持17.12亿美元,占全部收入预算的12.2%;财政借款35亿美元,占全部预算收入的25.3%。对应的财政支出预算中,经常性支出84.4亿美元,占总支出的60%;发展项目支出56.3亿美元,占总支出的40%。

关于预算的执行情况,截止2016年12月31日,国内收入一块完成情况比较好。7—12月共完成税收33.66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同期增加12.7%,其中12月份当月税收达到6.73亿美元,创历史最高记录。对此成绩,坦税务局纳税人教育部主任给出了专门的解释,主要是通过有效征税,并对税务人员反复强调勤勉工作的重要性来实现的。“我们改进了纳税方式,并填补了制度中所有的腐败漏洞。而矿业、制造业和一般贸易行业等主要税收贡献部门的周期性波动,也促成了这一增长。”

坦桑是典型的“吃饭财政”。在2016/2017财年预算中,经常性支出预算为84.38亿美元,占总预算的60%。即使全部完成其国内的税收和非税收入计划,坦桑财政全年国内收入累计也只有85亿美元,仅能够满足维持政府和公共部门日常运转所需要的基本开支。而预算中列出的56.29亿美元的发展项目支出,基本上依赖外国援助和国内外借款。

总预算支持部分到位率低。截止2016年12月底,2016/2017财年时间过半,但外国政府对坦援助中的总预算支持仅到位25.9%。坦桑尼亚是重债穷国,大量接受OECD国家和世界银行等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ODA),其中一部分是用于针对特定项目的援助,也有部分是不与项目挂钩,直接以现汇方式列入受援国政府本级财政收入的总预算支持(GBS)。对坦桑财政提供总预算支持的发展伙伴总共有12个,提供资金最多的是世界银行和英国,欧盟位列第三,此外还有非洲发展银行、日本、加拿大、丹麦、芬兰、德国、爱尔兰、挪威、瑞典等。总预算支持(GBS)在官方发展援助中的占比总体呈现下降趋势。在2010年以前,发展伙伴对坦桑的GBS占ODA总额的比重平均为50%左右,现在下降到了25%左右。相应地,坦桑政府虽然从国外得到的援助总额在不断增长,但可以自主安排用途的GBS在坦桑政府财政收入和支出中的比重呈现下降趋势。2006/2007财年,GBS占坦桑中央政府本级财政收入的27.9%,占当年财政支出的16.05%。10年后,在2016/2017财年,GBS占坦桑中央政府财政收入比重下降到16.32%,占当年财政支出的比重下降到12.19%。

2015/2016财年坦桑预算赤字为占GDP的比重为3.6%。但在2016/2017财年,出于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初衷,马古富力政府第一份预算报告安排的赤字高达35.62亿美元,占GDP的7.38%。由于国际金融市场利率上升,特别是欧元的融资成本高达9%,政府对外借款的工作进展很不顺利。2016年全年非优惠性质的国外贷款计划为8.1亿美元,到年底只完成了18.2%。

为满足庞大的发展支出需要,政府只能够在本国发行政府债券。2015/2016财年全年招标发行的政府债券总额为8亿美元,比2014/2015财年增加27%。但市场认购并不踊跃,实际认购7.52亿美元,只完成计划的94%,导致债券平均利率比上一财年普遍攀升,其中:2年期政府债券利率由14.14%上升到16.54%;5年期由14.65%上升到17.29%;而7年期和10年期政府债券利率分别达到17.22%和17.95%;15年期的高达18.35%。

鉴于国际金融市场融资环境难以改善,今年对内发债规模会更大。最新一期政府债券规模为3340万美元,于2月16日招标发行,期限365天,利率13.5%,可以在证券市场挂牌交易,利息收入免所得税。由于政府债券的发行对象主要是商业银行和养老基金,这会导致坦桑国内金融市场流动性进一步紧张。

政府预算收入不到位,发展支出自然跟不上,导致一系列政府主导的工程建设项目工期一再延误。2016年10月份的发展项目支出计划是3.4亿美元,但实际只完成了1.81亿美元。11月,预算支出1.12亿美元,实际仅到位720万美元。尼雷尔国际机场第三航站楼项目,2016/2017财年预算安排资金1200万美元,但到2016年12月31日,财政资金分文未到。预算中为松格维(Songwe)机场安排的333万美元资金也是分文未到。导致这些建设项目工期一延再延,加剧了工程质量和建设成本的控制难度。

四,投资环境有待改善,企业投资信心不足。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最近几年坦桑尼亚投资环境一直处于改善之中,营商便利性在全球的排名2013年为第145名,2014年上升到140名,2015年上升到139名,2016年进一步上升到132名。但在东非国家中,这一排名仅好于南苏丹(186)和布隆迪(157),与卢旺达(56)、肯尼亚(92)和乌干达(115)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最近坦桑尼亚私人企业基金会和世界银行、欧盟联合发布调查报告,指出坦桑尼亚投资环境的主要问题包括落后的基础设施,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税收负担,体制约束,官员腐败,技能人才短缺,非贸易壁垒,合同执行,移民政策等9大领域。

从去年开始,坦桑尼亚“二五计划”已经把工业化作为国家发展的首要目标,国内外投资者也投资兴办了不少工厂。由于缺乏管理经验和知识,相关政府部门和官员不知道该如何为企业服务,常常是简单粗暴,顾此失彼,甚至好心办坏事。如为了保护本国食糖企业,坦政府便禁止国外食糖进口,但由于国产食糖远远满足不了国内需求,禁令颁布后导致食糖价格保障,以糖为原料的其他食品饮料企业怨声载道。

目前投资者抱怨最多的问题是政府和企业界的沟通不畅,包括一些重大政策,如税收、土地政策调整,在出台之前缺乏和社会各界的充分沟通;也包括一些政策执行部门,如税务、海关、移民局等滥权失职,导致部分坦桑本地投资者和外国投资者信心不足,观望情绪浓厚。个别受增值税改革影响较大的行业,如小型餐饮、旅游、进出口贸易等企业一度出现“歇业潮”。

坦桑尼亚经济发展面临的下行压力,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Sukoine大学教授Gabagambi认为,“事实上,我们的经济现在已经处于某种形式的下行当中,如果我们对此充耳不闻,国民经济将陷入实质性衰退,情况会比现在糟糕很多。”他认为大规模对内举债的做法不切实际,因为私人部门和银行系统已经出现了流动性危机,自顾不暇。当务之急是寻求其他国际金融市场的帮助,特别是中国、日本和韩国等东方国家。反对党透明与变革联盟领导人卡博维议员也对政府向商业银行发债的做法表示异议,认为此举将进一步弱化私人部门的经济活力,加剧整个经济形势的恶化。卡博维建议政府偿还已有的国内债务,因为政府的借款行为导致了对私人经济部门的“挤出效应”,使其负债和投资能力减弱,甚至维持简单再生产都面临问题。

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坦桑政府正在听取各方意见,扩大经济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的开放性和透明度,认真检讨并改善同发展伙伴以及国际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制定和实施有利于刺激投资和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包括运用积极的财政政策,特别是增加公共投资,落实优惠政策吸引更多外国投资。

坦桑尼亚中央银行已经采取措施适度放宽货币政策,舒缓流动性困境,为私人经济部门提供信贷支持。去年11月,坦桑工贸部长表示,政府已经意识到现行税收制度对企业造成重负,影响了投资环境,政府正在审查税制并进行相关改革。财政部长也在随后表示,政府将认真听取各界对税制提出的修改意见。今年初,坦桑尼亚副总统哈桑会见坦桑尼亚私人企业基金会、农工商总会以及工业企业协会三大商会组织负责人,听取经济界对政府工作的意见。哈桑副总统鼓励各商会到中国设立办事处,主要任务是招商引资。她相信,中国产能过剩,需要“走出去”,而坦桑投资机会众多。同时,哈桑副总统也非常清楚,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把坦桑列为产能合作试点国家,但投资并不会自然就来到坦桑,因为全球有着众多的国家在和坦桑竞争。政府一定要履行承诺,兑现优惠政策。“如果让中国投资者到了坦桑后感到失望和沮丧,那将是政府和我们这些商业协会的耻辱”。

有理由相信,坦桑经济持续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化,固有的比较优势依然明显,一是整个国家长期保持政治和社会稳定;二是法制相对完备,注重投资者产权保护,政府重视招商引资和开拓国外市场;三是土地、人口、矿产和旅游资源丰富;四是区位优势,扼守印度洋入海口,既是东共体成员,也是南共体成员,经济腹地广阔,市场容量大;五是产业多元化,农业、建筑业、旅游业、矿业、金融、电信、商贸物流等产业齐头并进,对大宗商品的依存度低,抗风险能力较强等等。

马古富力当选总统一年多以来,在反腐败、反偷税漏税、反盗猎、反“三非”、反毒品等“五反”方面相继推出铁腕举措,坦桑各界以及国际社会都给予了很正面的评价,认为有利于建设高效、廉洁的政府,有利于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有利于增加基础设施投入,对坦桑经济的长期增长是根本利好。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