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去留之民企篇:终于挠了这把七年之久的痒  

2017-03-28 13:0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横渠后人(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

编者按:

一个有趣的情况,我们近期收到的来稿中,很多涉及到“去留”的问题,或涉及区域城市,或涉及行业企业,昨日推送的甚至是跨国话题。其中有三位文章作者谈及的是在企业中的感受,巧合的是,这三篇来稿分别写的是外企、国企和民企,且都是记录式而非自叙式的方式。

当然,这些都只是个案。无论是什么性质的企业,个中差异都会很大,管理运作、文化氛围、人情冷暖都不一而足,哪怕一个公司不同岗位之间,也千差万别。非单一视角可以穷尽。所以需要强调下,这只是个体记录和交流,作者初心没有以偏概全之意,读者明鉴。

 

每年节后上班伊始,大家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身与心的调整,才能慢慢找回工作状态。最初的那几日,人虽正襟危坐,情绪却依然沉浸在节日的余庆中不能自拔。就如同刚刚参演了一部电影,虽然已经离开了片场,忍不住还要偷偷回味自己的台词与造型。

反正干活没有效率,不如干脆人性化一点,放开让大家做点积极性高的事情吧:比如聚餐,以及餐后的牌技展示。这应该是民营企业应有的优势之一。

那段时间内,下班后轮流做东聚餐成了我们公司一个保留节目,历经年而不衰。就如同那台联欢晚会,不一定能办出什么新意,但却不断地更换着总导演,年年都要来。

今年的首场聚会由S总做东。喜欢热闹的他反复强调:“聚会年年都办,今年我先带头,你们后面接上。一个都不能少啊,一定要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在大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推让一番座次,然后再吹嘘一番近期的饮酒战役后,本场聚会正式拉开帷幕。就在同干第一杯的时候,有人发现:三令五申下,竟然还是少了一个人,周少卿没来参加聚会。

S总端起酒杯,帮着解释说少卿已经向他请过假了,有特殊事情需要处理,实在来不了,请大家谅解。

开机仪式就不来参加,周少卿,你还能不能好好地在一起再奋战一年了?虽说民营企业机制相对灵活,你也不能太随心所欲了吧。

 

来公司已经有七个年头了,周少卿由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变成了三十出头的微胖大叔。婚姻里有“七年之痒”的形象化说法,在一家公司连续服务了七年之久,周少卿扪心自问,自己到底痒不痒?

他清楚自己的确是有点痒了,尤其是假期在老家,经过近十天牌桌的刺激、酒精的熏蒸后,开始时只有一只蚂蚁在他身上慢慢地爬,用手指按住、拧死,感觉痒痒稍微好点了。可没过多久,另一只蚂蚁又悄悄地钻出来,四顾无人,肆无忌惮地拱着他的皮肉。接着就是更多的蚂蚁探出头来,共享盛宴。

参加完一场同学聚会,周少卿痒到了极点。聚会由一位毕业后就没有再联系过的同学召集,这位同学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去了省城的某学院读了三年大专。当周少卿心无旁骛奋力备战考研的时候,曾听说这位同学去了一家房产中介跑业务。他还暗自庆幸: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古人诚不欺我!

谁知同学成功地抓住了房地产热潮的良机,在省城开了家小贷公司,麾下聚集了五十多名业务员,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在不停地把酒言欢的间隙,该同学不经意地把自己多套房产所在的小区名字成功地报了出来,又在与同学们互加微信的时候,不小心掉出一把LOGO刺眼的车钥匙,并随手丢在饭桌上,直到聚会终点。

聚会结束后,伴着夜空里四处炸响的鞭炮声,周少卿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有人说同学会是最无聊的聚会。到了半夜三点更是幡然醒悟:心里痒是一切的根源,隔肉搔痒只能是让这痒更痒。

 

 

没有如往年般按部就班地参加S总首倡的节后聚餐,周少卿略微有点愧疚,但却并不犹豫。

因为在春节放假前,他其实已经在求职网上传了简历,与猎头公司建立了热线联系,初步筛选了几家有意向的公司,打算做进一步的深入沟通。巧合的是,对少卿印象较好的这家公司,把面谈时间选在了和S总召集餐聚的同一时间段。如果在平时,少卿可能会和对方商量能不能改期,经同学会刺激后的他意志格外坚决:聚餐酒可以另找机会重新再喝的,止痒药必须立即去买。

七年前毕业的时候,为了进公司工作,周少卿还是费了一番周折的。这家中国500强、行业龙头的企业集团,是很多毕业生梦寐以求的雇主单位,当他经过初试、笔试和面试最终拿到录取通知时,着实激动了一番。如今略一闭目回忆,那种兴奋的余味似乎还能体会。

七年过去了,当年的兴奋早已化作平淡的常规性工作。如同一块钢胚,幻想着要被打造成宇宙飞船的模样,结果却成了流水线上的一个组件,日复一日机械地运转着。少卿在岗位上无数次地想过,毕业时大家都挤破头要进大集团、大单位,真正进去后你才发现,自己不过是流水线上的那颗螺帽,也许因为忙碌被打磨得发亮,也许因为悠闲会锈得发黄,不论发亮或者发黄,永远都还是那颗螺帽。 

无疑地,集团给自己提供了无数次历炼的机会。领导常说:“少卿啊,你做的很多事情,换个小公司,那是老板亲自出马的事,哪能轮到你出面? 所以要学会感恩。”

周少卿明白,自己在这个城市的一切都与公司有关系,房子虽然不大,也有一套;车子是不够豪,但也有一辆。女儿上的幼儿园也是托同事找的关系才进去的。他深深地感恩这一切。

可是,然后呢?他清楚,自己在岗位上积累的技能,的确是难得可贵的,千金不换。问题是,自己所服务的这家民营企业规模较大,内部岗位分工较细,从事的工作看似高大上,可是其他中小企业几乎没有同类型的岗位需求。

工作越久,越感觉到自己被刻成了一个模子,离开现在的单位,再也没有合适的槽子。就这样在一家企业、一个岗位上消磨一辈子光阴吗?周少卿总觉得看见了20多年后的自己,华发已生,依然在格子间匆匆忙碌着。这时候,焦虑就像潮水般汹涌而来,没过头顶。

 

 

七年之后,自己渐渐掌握了所需要的岗位技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业务骨干,不是别人随便就能代替的。可是,自己能轻易地代替别人吗?好像也很难。

一天站在商场的自动浮梯上,周少卿忽然悟出:自己就像浮梯的一阶,跟大家首尾相接地慢慢往上蠕动,排在前面的梯阶,有比自己年长的,有比自己早出生产线的,有比自己取到更靠前的号的,只有等他们都上去了,自己才能慢慢爬上来。浮梯的一阶会突然跳到前面的位置上吗?天长地久,自己慢慢就和大家一起在岗位上生锈了,物业偶尔可能会搞一次保洁,但是,青蛙也许真会被温水煮死的。

周少卿常常想,当初一心想进大公司、大集团,现在看来,自己只是对了一半。七年之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卡位是这么重要。民企在快速发展时期,用重要的岗位任命来培养员工的能力;企业发展到了一定规模,有突出的能力才有机会得到重要的岗位。

所以,你是在什么时候进的民营企业,你进的是处于什么发展阶段的民营企业,都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人们会说,有能力到哪里都不愁会获得重要岗位,可周少卿隐隐觉得,有些时候,如果没有合适自己的岗位,能力又哪能那么轻易得到体现呢?

最近几年,哪里都是房地产的话题,躲都躲不掉。女儿出生后,岳母从老家来给自己带孩子,自己家房子较小、小区位置较偏的弊端立刻显现。岳母曾经试探性地抛出过改善房子的话引子,周少卿没敢接。他自己非常清楚,面对着数百万元的房款,以目前的收入和职业发展水平,那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看看排在前面的那些元老,周少卿不知道,机会哪天能轮到自己。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也有先来后到、论资排辈啊。

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的时候,周少卿都反复考虑过是不是要换换单位了。人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对周围的一切都会产生依赖,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最终,是自己想出的各种理由和办法,杀死了心里的痒,心安理得了一年又一年。

 

 

到了第七个年头,少卿不能再给自己找理由了。如果再以聚餐为由推迟甚至推掉约定,可能又会重演往年的戏码,再一次自我止痒。

新公司仍然是一家民营企业,规模、知名度远远没有办法和现在就职的公司相比,对方给出的薪酬待遇也和现有的水平不相上下。周少卿想的是:毕竟是换了个工作环境,岗位也发生了变化,七年之后,自己又一次面对未知、成长和变化。他也已经想过了,领导们一定不会理解他的逆向选择,自己能理解就好了。

自己再也不愿意忍着痒,或者挠挠就能过去的。七年之痒,痒到用手挠已经无法止痒,那就是到了该有个了断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