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央地权衡、阶层固化、实干领导、技术官僚——《人民的名义》不仅火在“尺度”,更在接了地气!  

2017-04-11 15:5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祝乃娟(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就像雷厉风行的办案抓捕一样,没有任何征兆的,《人民的名义》火了。

这部剧的“穿透力”并不完全在于其所谓的“大尺度”,而更可能是因为它接地气。

原本,在中国社会里,政治系统与政治生态就是一种隐秘的存在,影视作品也多以经济、都市情感与古装里的“江湖”三把斧为主。因此,遇到用心剧作(实在是占比太低),不少人就乐于惊呼,没想到我们也能拍出这种“良心剧”,以资鼓励。

微信图片_20170411143850.jpg

 

 

接地气

先从剧集语言说起。该剧融入了不少老百姓口中的网络语言,比如“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又比如“是不是遇到了假警察”……还有,对有一定历史年头的词语“糖衣炮弹”也做了俏皮而不失严肃的新解:

在京州企业家蔡成功给既是发小、又是国家反贪局刑侦处长的侯亮平送中华烟和茅台酒的时候,侯批评蔡这是糖衣炮弹,蔡则说:你可以把“糖衣”剥了吃了,把“炮弹”丢给我。尽管这部剧的对白里也不乏对于“党性”和“人民”等的着墨,但是与接地气的人物语言相结合,并不令人感到单调的沉闷感与苍白的说教感。

 

 

地方政府部门VS中央职能部门

央地之间的张力,是我国政治体系中的一种常态,这不仅表现在决策与执行方面的张力——中央出政策,地方主要负责执行,但一些执行经常需要花钱,地方的财力与之事权又常不对等。

同时,也表现在行政体制框架的特殊性方面,地方的职能部门要同时接受地方与中央职能部门的双重领导,不过,一般来说,地方职能部门主要是接受地方政府的领导,因为人事权在地方政府。

比如,第一集里,地方职能部门就面临了这种双重领导带来的行政效率问题,并且在央地权衡中,丧失了抓捕有经济问题的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的机会。

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协同国家最高检反贪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办案,侯在京一举拿下某部委“小官大贪”的某处长,而陈则负责在京州抓捕其副市长丁义珍。但是汉东省检察院检察长季昌眀认为应该先向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和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汇报之后再做决定。

汇报的结果,就是开会,再请示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一旦办案如此具有专业性的工作与行政权衡挂钩,那么结果必定是伤害效率,最后给了有人通风报信的机会。

 

 

阶层固化

尽管这是一部影视剧,影视剧必定会尽量将剧中人之间都“拉上关系”,以通过他们之间的互动来展开故事情节,但是,我们还是从中嗅出了不少阶层固化的意思表达。

剧中公检法主要人物之间都是有“关系”的,比如汉东的“汉大系”——政法书记高育良原来在汉大政法大学当老师,汉东公安厅长是其得意门生祁同伟,汉东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也是其学生,还有侯亮平也是高的学生,高的前妻、祁的妻子都是汉大老师……

再比如汉东检察院检察长季昌明,和退休法官吴心仪是同学,而吴是季手下侦查一处处长陆亦可的母亲;陈海是陈岩石的儿子,陈岩石是原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陈岩石又是看着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长大的,战争年代,沙的伯父曾是陈的入党介绍人。

在一个单位里,可能只有“校友”这种关系能够与“同乡”的关系相媲美,能拉帮结派了。当然,这并不是完全贬义的,师生、校友之间彼此可能更有相同的教育背景与价值观,在大学时代正是价值观逐步真正确立的时候。

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一门心思“刷题”的烦恼了,除了书本,开始逐步将眼光投放到了社会,陈海和侯亮平就是大学上下铺,相信很多大学时代的上下铺都是在大学里结下了影响毕生的友谊。

但是,阶层固化也是一种现实的存在。父母在某职能部门,子女接班的可能性也更大,这不仅是父母的心愿,而且他们的子女可能也更能接近录取任用的入口。当然这需要子女自身的素养达到一定水平,比如剧中的陈海、侯亮平、陆亦可都是业务能力较强的。

相比较而言,祁同伟则是个异类。他自己也说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孩子,“没有那种有权有势的老子,个性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奢侈品,真的玩不起”。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种太成功的心理使得祁欲速则不达。

不过,祁的情商真是令人捉急,控制着一方公安部门以为通风报信是天衣无缝也就算了,但是听说陈岩石跟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关系后跑到陈家挖地除草,那也就太过了。陈岩石这种老革命,人如其名,岩石岩石,一旦有了信仰,可以坚硬无比。

阶层固化现象,也并不是某一个国家特有的事物。哈佛大学公共政策学家、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普特南(Robert D. Putnam)在其著作《独自打保龄球》中就有专门研究与论述。

普特南发现,相较于1950年代,穷人与富人的隔离日益严重,豪宅区与贫民窟的界限赫然分明,人们都是与同等阶层的人相互来往。富裕家庭的孩子与贫穷家庭的孩子,接触的事物与机会完全不同。中上阶级的父母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给予正面刺激,培养孩子的认知与非认知技巧,而贫穷人家的孩子则时常面临家庭的崩解,或在隔代教养的环境中长大。

普特南侧重社会因素对一个人形成的影响,这些外在因素包括家庭环境、教育方式与陪伴、学校、社区、社会资本的差异,如何影响不同阶级孩子的流动机会。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出乎意料,在这里,数据收集与研究结论只不过是现实的一种注脚罢了,平时用肉眼也可以观察到豪宅区与普通住宅、城中村的界限,当然在一些大城市里还有“贵族学校”与普通学校之分,等等。

“划界”无处不在,但是却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弥合。普特南认为,应该将所有孩子都视为“我们的孩子”,以集体的力量来养育,否则机会不平等造成的严重后果,最终也需要我们整个社会来埋单。

这个道理其实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这里就需要政府的作用,政府需要提供最低限度的教育公共服务,重视收入改革计划,推进公平,而不是让社会一切事物变得“待价而沽”;并且很重要的是,政府需要打击投机的财富,在肯定财富的意义的同时,对获取财富的方式加以规范。

官员通过贪腐、事业单位通过灰色收入、社会通过投机炒房等这些获取财富的方式,应该明确予以打击与反对,以对社会形成正面的示范效应——财富应该主要靠创新、技术革新、企业家精神,并且是通过正当途径与不断努力获取的。

而政府在这个过程中主要担任规则制定者、政策引导者以及创新保护者的角色。《人民的名义》的反贪题材如此俘获人心,也正是因为人们对贪腐极其痛恶。

 

 

李达康

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在京州市,市长这一角色竟然没出现过,至少前十几集里从未着墨,除了对党务工作,李达康对经济也是一手抓,他也被人诟病过“一言堂”。

其实,从李在经济方面的能力与魄力而言,他还挺适合和新任省委书记沙瑞金组成汉东省的“沙李”配的,但是李作为京州市委书记来说,在京州市“一言堂”特征还是较为明显,比如在讨论“一一六事件”(强拆大风厂引发的烧伤事件)的善后处理会上,李解决了政府垫资,并为大风厂工人进行安置,而且哪个部门出多少钱,李不到一分钟内搞掂。

在一个地方,地方一把手的权力如何落到“实事”层面,跟其个人能力也高度相关。李本身就雷厉风行,加上有以前在基层以及其他地区搞开发区的经验,因此他对待重大问题的解决相当有效率,地方内部资源的调配方面也是非常果断。李达康,因此也是这部剧最“红”的角色,这不仅是因为演员吴刚的精彩表演,也是源于人们内心深处对这种干实事的干部的渴求。

这种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体制框架,有利有弊,如果遇到李达康这种懂经济、有魄力又有事业心的地方领导的话,对地方来说善莫大焉,但是如果是一位庸人又或是腐人,那么可想而知了。因此,终极的解决方案还是需要一个科学的决策系统。

 

 

侯亮平

再说说侯亮平。从北京空降到汉东省任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的侯亮平,业务水平就是不简单,首先在第一集里就胸有成竹地攻下了巨贪赵处长,在其好朋友陈海被暗算车祸之后,对陈海案情的分析也体现了侯不同常人的思维与能力。

在第14集里,侯把几张陈海车祸照片贴到了办公室的一个白板上,旁边写了一些案发现场的相关环境,比如“玩具车、蓝色大卡车……”等等,这种利用白板、小黑板分析案情的做法,是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侦破案件最常用的一种方法。

比如看美剧的人会很明白,在美剧《犯罪心理》、《基本演绎法》里,无论是FBI的BAU(行为分析组)还是神探夏洛克,都是经常把案件中的人物照片以及案发现场的照片贴到白板上,然后把关系图以思维导图的方式勾画出来。

山水集团和大风厂之间的谜团、陈海离奇车祸,等等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应该以一种关系图的方式来分析。侯亮平用了白板分析案情,并在白板前陷入了沉思,但是做得还是不够,应该把关系图也列出来。

这可能也体现了办案风格的不同,侯亮平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对陆亦可说“还是应该以事查人”,意思就是不要对人物先入为主,要注重证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侯是一种技术官僚的代表,有业务能力,也比较刚正,有素养,对于汉东来说真的可能是一种“鲶鱼”。但是他到了汉东之后,也不乏对办案与地方关系方面的平衡,比如指示陆亦可对欧阳菁(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夫人、京州城市银行副行长)打一下“草”惊一下“蛇”,就展现了侯做事有技巧、侦查有经验,同时又能顾及到欧阳的特殊地位。

类似侯的技术官僚,可能是反腐工作中最需要的中坚力量,因为许多经济案件都是错综复杂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要把这些关系捋出来,还要在办案时“突破”一些地方官员,办案人员没有强大的分析能力、没有高情商恐怕是不行的。

 

(本文作者祝乃娟,北大政府管理学院硕士、媒体人。《人民的名义》有很多可写的东西,接下来祝老师将继续结合剧情,从其一直关注的“责任政府与政社关系”视角,和识局小伙伴们一起展开品读回味。)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