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祁同伟草根逆袭之路:艰辛与悲剧  

2017-04-18 15:0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行舟先生(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作者简介:河北武安人,法学硕士,自由撰稿人。欢迎读者对此文观点进行探讨。

祁同伟是《人民的名义》中的反派角色,他工于心计、投机钻营,同时又左摇右摆、患得患失,着实是一位令人厌恶的角色形象,与拥有众多粉丝的“达康书记”形成鲜明对比。

然,世上没有纯粹的好人或坏人,所谓的“好”与“坏”并非与生俱来的标签,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中,浸染和改变了之前的生命底色,回头是岸的机会并不多,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一遍又一遍质疑或诠释着“生存还是毁灭”的人生命题。

timg (1).jpg

对祁同伟的厌恶情绪或有先入为主之嫌,但是在听了梁璐和吴惠芬的对话之后,对祁同伟忽然产生了一丝同情和怜悯。

他出身贫寒,却渴望出人头地;学业出众,却遭遇不公待遇;攀附豪门,却无奈仰人鼻息;爬上高位,却无法遏制贪欲;最后玩火自焚,落得悲惨结局。祁同伟的前半生是一段草根逆袭的传奇奋斗史。

相比陈岩石、侯亮平等人的脸谱化形象,祁同伟的形象要更真实、更普遍、更接地气一些。现实当中有千千万万个“祁同伟”,不断地重复“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的生命怪圈和因果轮回。时耶?命耶?

剧中人物通过追忆方式回顾了祁同伟的早年岁月,他出生于山区农村,家境贫寒,如果你没有亲身体验过,很多观众恐怕难以想象出他及家人当年的种种遭遇。出身草根却又胸怀大志、野心勃勃,所付出的又岂止是“官二代”的几倍?种种磨难和屈辱,化作了祁同伟刻苦求学力争向上的不竭动力。从祁同伟的内心深处,一定不断默念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一千古名句。

上大学之后,他刻苦学习、成绩优异,是高育良教授的得意门生,而且还当过学生会主席,堪称一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然而种种光环和荣耀,难掩他心中深深的自卑。

据祁同伟回忆,上学期间就没吃过一顿饱饭,平生第一双球鞋还是陈海的姐姐陈阳帮着买的。陈阳的父亲是检察院高官,家境比来自贫困山区的祁同伟要好。祁对陈萌发爱意的初始,究竟是出自喜欢还是感激,其实很难考证。可以推测,祁同伟上大学期间应该是没忘初心的,对爱情也是专一的。由于心里爱着陈阳,果断拒绝了辅导员梁璐的追求,身上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并未失去。

说祁同伟不得不说梁璐。与侯亮平和钟小艾对梁璐的评价不同,笔者对梁璐的评价只有一句话,no zuo no die,活该!梁璐追求祁同伟并非源于爱情,而是被无良男人抛弃之后转移阵地的补救措施,本质上出于一种找回面子的自私心理。

祁同伟从内心里是瞧不上梁璐的,何况他已经心有所属。梁璐作为高干之女,予取予夺惯了,哪里受过这份委屈?被祁同伟拒绝之后,难免心生恨意,于是在毕业分配时做了手脚,借助“权力的一次小小任性”,把祁同伟发配到了山区乡镇的司法所,把陈阳分配到了北京,这种棒打鸳鸯的行为其实出于一种变态心理,我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而且还厚颜无耻地美其名曰“替他们两个考验了爱情”,人家两个人的爱情用得着你梁璐来考验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梁璐从一开始就是以横刀夺爱的第三者面目出现的,“掺沙子、甩石头、挖墙脚”,无所不用其极,对人马列主义,对己自由主义,她与祁同伟的婚姻悲剧实乃咎由自取,并不值得同情。

祁同伟对自己的学业和才能是自信甚至自负的,也只有如此才能掩盖和平衡他在家庭背景方面的自卑。陈海和侯亮平一毕业就进了省级机关,而祁同伟却被发配到了山区基层。作为高育良教授的头号得意弟子,如此安排岂能让祁同伟心理平衡?

祁同伟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甘于寂寞、甘于久居人下的人,但现实中的他又感到很无助、很无奈、甚至很悲催。他确确实实被梁璐及其背后的权力暗算了,就像如来佛手掌一翻便将孙猴子压在了五行山下一样,如何才能翻身?这时候的祁同伟尚且抱有幻想,企图通过好好干工作来引起上峰关注,进而实现与陈阳进京团聚的梦想,并为此付出了身中三枪的惨重代价,而无情的现实却再次将他的梦想击得粉碎,只得感慨“英雄只是权力的工具”。

剧中对另外一个细节没有披露,可能祁同伟与陈阳的爱情并没有经受住时间和空间的考验,陈阳经过漫长的等待,或者迫于家庭的阻力,有可能已经嫁作他人妇了,祁同伟对这段感情已经绝望了,才会考虑另外一种选择,就是掉过头来追求梁璐。

据说,婚姻乃是人世间最大的一笔交易(这句话是笔者上学期间听某教授讲的,确切来源未考证)。祁同伟看重的不是梁璐,而是梁父手中的权力,这是一桩意图明显的政治婚姻。梁家当然不傻,对祁同伟的用心洞若观火,之所以接纳祁,除了梁璐年龄大了不允许再拖之外,或许梁父在效仿宋代“榜下捉婿”之故事。

梁群峰作为位高权重的政法委书记,欲保持家族的长盛不衰和权力传承,除了培养高育良作为过渡,同时也在物色其职位的“隔代接班人”,此举可谓目光远大。祁同伟勇吃“回头草”试图扭转局面,本是屡受挫折之后的无奈之举。从他在学校操场下跪求婚的那一刻起,其实已经在内心里把以前那个祁同伟杀死了,这一表演无异于向权贵低头服软的投降仪式,同时断了自己的其他后路和可能性。

向曾经暗算过自己的女人及其背后的家族求婚,这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勇气啊!祁同伟做到了能屈能伸,忍不住夸他一句,“包羞忍耻是男儿”。这是其逆袭之路的转折点,从此顺风顺水,一路干到厅长。

对于梁璐来说,表面上这是一次重大胜利,实现了对一个孤傲桀骜男人的驯服和招安,虚荣心和炫耀感得到了极大满足,而实际上这只是悲剧的开始,祁梁婚姻本是缺乏感情基础的空中楼阁。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事业的顺遂难以掩盖家庭生活的不幸。剧中有一细节,祁同伟的穷亲戚在家中住了一晚,梁璐却吩咐保姆把他们穿过的拖鞋全丢掉,这说明在梁璐心中对祁同伟的家人和亲戚始终是不认可的,而祁同伟惮于梁家权势始终对其心存畏惧,即便在梁父去世之后。

这种不对称状态注定了婚姻的不幸。即使没有高小琴,依然会出现李小琴、王小琴或张小琴,他要把在家中失去的男人尊严给找回来。

有人说,与祁同伟家庭背景相似的还有李达康和易学习,李达康敢说敢干一路升至省委常委,易学习扎根基层二十多年终获提拔,祁同伟当时不止向梁璐屈服这一条路,凭自己的本事依然可以有所作为。但是,从剧中祁同伟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效仿不了李达康,更效仿不了易学习。

正如有人评价现实中的芮成钢,一是心太大了,二是心太急了。性格决定命运,祁与芮的性格有相似之处,注定祁不可能按部就班脚踏实地在基层干,而要钻头觅缝投机取巧去寻找“捷径”。与梁璐的一纸婚约,成了祁同伟的卖身契和投名状,使完全可以靠“卖艺”成功的他,笼上了一层涉嫌“卖身”的阴影。

文学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剧中形象在现实中基本上可以找到影子。当前,面对阶层固化的现实困境,大批的“祁同伟们”又该如何应对?

攀附豪门不失为一种看似成本较低的务实选择,通过婚姻实现第二次投胎,弥补自己原生家庭背景较弱的短板。对男人而言,如果想选择走这条路,就要做好失去所谓尊严的心理准备。此类婚姻,虽不能完全排除因爱情而结合的可能性,但现实中的概率有如九牛之一毛。

真正的爱情,不因财穷而爱尽,不因貌衰而情亡,没有爱情的婚姻,犹如雪天路过陌生人,心寒而意冷,终不能持久,即使勉强维持一个婚姻躯壳,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已。现实当中的大多数人,基本上都是各怀心事、各取所需的婚姻。

所以,笔者想给各位“准岳父”和“准岳母”一句善意的提醒,确实有一部分想做“拼爹”族而不得的男人,有着向“拼岳父”族转化的趋势和蓄谋,不能说人人都是“祁同伟”,但其比例一定不低。

看着祁同伟所作所为的一幕幕,我忽然想到了宋江和阿Q。

宋江“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可一旦被招安,就去打“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阿Q想如赵太爷和假洋鬼子一样姓赵而不得,反倒接二连三“吃耳光”,于是就要“革命”,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准备“逆袭”。可阿Q的动机并不纯洁,其初衷无非想名正言顺“姓赵”罢了,等革命到来时,他又不许小D革命。

祁同伟进了“围城”,反而要加高壁垒,对大风厂工人的合理诉求置若罔闻、甚至制造障碍,已经从根本上背叛了自己的初心,与宋江和阿Q并无本质区别,只是又一个投机者罢了。既然操场一跪已经背叛了以前的自己,再多一次背叛也就无所谓了,正如吴三桂一样多次背叛,心早已麻木了。

草根子弟的逆袭之路是非常艰辛的。祁同伟相比李达康的差距,在于格局和眼界,在于能否不忘初心、是否不惜背叛?李达康是政治家,心中有着理想;祁同伟是政客,眼中只有利益。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从天而降时,是政治家还是政客立刻判然分野。虽然祁李二人同样走过逆袭之路,但由于逆袭目的和手段不同,导致了最终结局迥异。李达康不忘初心,终成大器;祁同伟背叛初心,终究落得一个离因离果的可悲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