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三生万物看雄安变局:希望我们每个人看到变化都保持战略定力,保持历史耐心  

2017-04-25 13:0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萧恩(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作者简介:法学经济学双学士,安徽省直机关工作人员

 

回想本月初的愚人节,那则如石破天惊、震撼人心的消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描述,引起大家的无限遐想。这其中,憧憬者有之,赞叹者有之,褒奖者有之,不安者有之,忧患者有之,不解者有之,彷徨者有之。

我想,为什么关于雄安的讨论如此激烈?经历这些天来的冷静观望和思考,我有一种感觉,三千年的历史文明,百年来的现代化进程,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这一切量的变化都让人民大众期待社会有质的飞跃,每一个人对于国家的未来和个人的进步充满了想象。然而这么多年的有些现实,让大多数人的理想又变得非常骨感。因此,大家既盼望着变化,又对变化充满着焦虑和忐忑不安,不知道变化之后的自己是更好还是更坏。

两千多年前的老子用它充满着无限智慧的大脑,已经为我们指明了方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地万物都由道而生。道是普遍存在的,无间不入,无所不包,它虽然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但却是构成天地万物的共同本质。因此,从道的角度观察,万事万物皆有其规律可循,掌握了道,就能从纷繁的变化中找到三,找到了三,就有了一,有了一,就有了答案。

 

 

——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时,都知道一条基本规律,那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因此,世间万物无论如何进化,但真正对人类文明进程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无非是生产力的提高和生产关系的变化。而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起到重大作用的,往往是生产工具的转变。而在生产工具当中,通信、能源和运输方式,无异是最重要的。

农耕文明时代。这是人类史上的第一种文明形态。从原始农业和原始畜牧业、古人类定居生活等而来的发展,随着青铜时代来临、人类从食物的采集者变为食物的生产者,生产力有了第一次的飞跃,人类进入农耕文明。

对于我国来说,自西周有了信史以来,我们通信上有烽火台的狼烟、直道的疾驰骏马,能源上靠着人类的双手和简单的水利设施,运输上靠着木制人力畜力车辆。近三千年间,几经王朝更迭,缓步走到十九世纪。

工业文明时代这是人类史上的第二种文明形态。从18世纪80年代开始,一场史无前例的、意义深远的革命在整个英格兰展开。从那时起,世界不再是以前的世界。工业革命标志着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始,大英帝国的成功使各国看到了振兴的希望,纷纷变法图强。从此以后,工业革命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展开,至今方兴未艾。

对于我国来说,明清时期的闭关锁国,让我们远远落后于整个西方世界,科技的停滞,也让我们的通信、能源和运输方式与对方差距千里。当英国人坐着火车、开着轮船,带着长枪大炮和电话电报来到晚清,我们还停留于冷兵器时代和农耕文明,其结果自然是一击即溃、一泻千里。

信息文明时代。文明的进化越来越快,这也许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三种文明形态。从原始部落到农耕文明,人类用了几千年的时间。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人类用了不到三百年的时间。然而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目前看也就几十年的时间。二十世纪初的几次大战,极大刺激了人类科技的进步。从量子物理和广义相对论的出现,从人工智能对人脑计算能力的彻底且不可逆转的超越,从核能等新能源的高效利用,从火箭、喷气式飞机、高铁的高速运输。天可怜见,我们总算赶上了这趟末班车。

时至今日,我们感官上享受着信息文明带来的刺激,肉体上享受着工业文明带来的快感,然而内心深处或许偶还停留于农耕文明的落后。但时代不会等待落伍者。我们面临的时代比当年李鸿章发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感慨时更加错综复杂。

因为我们不是简单从的农耕文明跨越到工业文明,而是要在短时间内,实现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再到信息文明的多重跨越。

 

 

——百年沧桑三大剧变

从1917年到2017年,匆匆百年,相对于人类几千年的文明,不过如白驹过隙。但这一百年来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急转直下。大的变化就已经发生了三次。

第一次是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形成。第一次世界大战,直接导致沙皇俄国、德意志帝国、奥斯曼帝国黯然出局,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帝国元气大伤,美国悄然站在历史的新高点,苏俄和日本则在战争中成长。随后的巴黎和会以及华盛顿会议,明确了国联的建立,完成了帝国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对世界的重新瓜分,从而建立起战后帝国主义国家间的世界新格局。

而在中国则是北洋军阀混战,日本对德国在我山东权益的主张,直接导致五四运动的爆发,中国共产党的建立。

第二次是雅尔塔体系的形成,我们称之为莫斯科—华盛顿体系。从一战结束到大萧条发生,政治格局的固化和经济形势的恶化,使得德国法西斯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加速走向了战争的前台。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一仗从日本侵华开始算打了十四年,从德国闪击波兰开始算,打了六年。

二战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英、美、苏三大国在苏联的克里米亚半岛上的雅尔塔召开了雅尔塔会议,明确了联合国的建立,标志着以欧洲为中心的传统世界格局被美苏两极格局所取代。在此基础上,美国成为资本主义阵营霸主,苏联成为社会主义阵营领袖。

而我党革命成功,取得国家政权,刚开始一边倒地加入社会主义阵营,而后中苏交恶,毛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的划分,并在70年代战略性的实现了中美关系缓和。

第三次是雅尔塔体系的瓦解,华盛顿单边体系的式微,以及北京—华盛顿体系的雏形。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东欧剧变,到1991年苏联解体,雅尔塔体系轰然倒塌。美帝国主义环顾左右,没有敌手,成为世界霸主,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我们虽然没有承认,但事实上单一的华盛顿体系在短期内成为事实。

这一时期,我们形势艰难、步履维艰,96年台海危机,99年轰炸我南联盟大使馆,01年撞机事件,我们都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直接与美国对抗,时机尚不成熟。与美国妥协,必然会导致民间非议。

然而突如其来的911,彻底改变了世界的走向,美国陷入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不能自拔,我国则乘势而上。短短的十几年,经济腾飞,国民生产总值超越德国日本,历史性站到了世界第二的位子。甚至奥巴马一度提出G2体系,实现中美共治。当然,我们没有上当,远没到充大头当世界警察的时候。但国际上,再没有可以让我们看热闹的靶子。

俄罗斯对外强硬,但国内经济不振;欧盟自顾不暇,四处正在闹分家,其较低的生育率也导致今后只能陷在与欧洲穆斯林的博弈之中。(欧洲极右翼势力的上台需要警惕,但与我国并无直接关联。)

总之,我们已经成为“众矢之的”,除中国之外,再也没有能与美国相较长短的大国。于是乎,近年来南海问题、东海问题、朝鲜问题、萨德问题、缅甸问题,热点爆点此起彼伏,美国的指向非常明确,就是尽全力遏制中国,推迟我们的复兴。

因此,我们虽然要继续韬光养晦,但更要奋发有为,打好深化改革牌,打好一带一路牌,与美国在斗争中合作,在博弈中发展,为即将到来的北京—华盛顿体系做好一切准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四十年来家国,三次重大变革

从1978年至今,改革开放已近四十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历程,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以1978年至1989年为第一阶段,以建设深圳特区为标志的改革开放1.0时期,通过大破大立,披荆斩棘,恢复了文革动乱的元气,激发了人民群众生产劳动的活力,重塑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体系,实现了三步走战略的第一步,为后来经济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以1992年至2012年为第二阶段,以建设浦东新区为标志的改革开放2.0时期,通过小平南巡,彻底砸碎了捆在老百姓心中的枷锁,全面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彻底激发了最广大层面干事创业的激情。也正是这一时期,我们韬光养晦、奋发有为、发展经济,实现了三步走的第二步,国民经济迅速腾飞,不经意间走到了全世界的最前方。往前看,除了美国,再无旁人。

从2013年开始到最终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前的相当长的一个历史阶段,可以将其称之为改革开放3.0时期。这一时期,我们面临的形势更为复杂。

在国内,周期性问题与结构性问题交织,政改问题、腐败问题、安全问题以及养老、医疗、教育、住房一些挤压多年的社会性矛盾已近临界。为了应对国内问题,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党在新时期的三大法宝,即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

我们明显感觉到,经过四年多的高压反腐,干部作风、腐败问题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问问一名普通的饭店服务员,都能看得到这些变化,这也说明从严治党已见初步成效。

与此同时,依法治国的地位被提升到历史新高,养老医疗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自贸区试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也都在进行中。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改革取得的成效与群众的期盼,依然存在不小的差距。一方面,经济新常态下,经济增速下滑,我们的机制体制还不能与之适应,2015年的股灾、以及2016年以来房价暴涨,显示了实体经济的颓势,以及国人对未来预期的信心不足。

另一方面,从严治党和依法治国,使得干部约束机制进一步强化,从长远来看必将有利于公正社会、公平经济和机会均等,但由于短时间内激励机制没有跟上,干部们干事创业的激情消退,也降低了改革红利的实效。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从西方几何学的观点看,三角形是最稳固的形态;从现代物理学来看,我们生活的世界也是一个典型的三维空间。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三是最稳固的,也是最完美的。

而从全人类三千年文明的历史维度来看,我们面临着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再到信息文明的巨变。从全世界一百年的发展维度来看,我们面临着再一次世界政治格局的深刻调整。从全中国四十年的改革维度来看,我们面临着又一次不得不闯的艰难险阻。

三个维度的交织,三种困境的交织。

未来的几十年将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闯过去就是一片坦途,从此扶摇直上。闯不过去,后果难以想象。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该怎么办?一个字“变”。不变就是坐以待毙,只要有变化,就有无限的可能。只要有变化,就不会是死水一潭。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如何变?我的看法是,世界那么大,但做好自己最关键。如果把“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比喻成天龙八部里面的珍珑棋局,那么设立雄安新区可以成为这盘珍珑棋局的神仙手。把这手棋下好了,就满盘皆活。所谓千年大计,所谓国家大事,不能简单从设立一个新区,再重复建设一座新城的角度去考虑,要放在整个时空的维度去考量。

 

 

——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变化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看,我国的改革到现在,已经进入到L型走势,环境恶化、货币超发、楼市泡沫、实体经济虚化严重影响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以不足奉有余的问题非常突出,这不但不符合我们的初心,更不符合天地间的正道。

因此,对于未来中国而言,必须找到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可持续的发展之道。此次设立雄安新区,从网络媒体的宣传报道看,有大可能性会施行新的税收分配政策、新的住房土地政策以及新的户籍政策。这些重大政策的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

比如说,财税体制的改革,涉及到中央和地方之间事权财权的博弈;户籍政策的变化,有可能会导致既有人口格局的变化,甚至彻底打破导致城乡和区域的壁垒,从而实现养老、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而住房土地政策的调整,涉及到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怎么做到在刺破泡沫的同时,保证社会不出现大的动荡,这更是我们绕不开的陷阱。

涉及到动国本的大变化,放到雄安之外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会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巨大反弹,甚至导致改革举措夭折腹中。只有在一张白纸上,才有可能把改革顺利推行下去。因此,现实迫使我们在深圳特区、浦东新区之后,必须要找到第三块试验田,而雄安就承担了这个角色。

 

 

——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战略

“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

从区域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自东晋、南宋两次衣冠南渡以来,中国的经济中心一直在南移,整个北方经济文化的重要性一直在不断下降。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和长三角相继成为中国的经济发动机。但北方的大城市除了北京在不断的膨胀以外,其他地区的发展已经跟不上节奏。

东北地区经济持续下滑,天津滨海新区不愠不火,河北、山西除了以钢铁煤炭为代表的资源性重工业乏善可陈。大北京的虹吸效应,抽干了周边的人流物流,强干弱枝式的掠夺式发展,已经让超大型城市难以为继。

而此时设立雄安新区,则树立了一个明确的导向,今后中国超级城市的无限制扩张必然得到抑制,城市群必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可以想象,通过雄安的建设发展,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在北中国形成北京、天津、雄安这三个体量较大的恒星级城市。

就像科幻小说三体描写的那样,有三颗恒星的星系,其内部天体的运行轨迹将充满变数,充满无限可能,也更容易碰撞出火花。北天雄或者北雄天,可以成为整个北中国的三驾马车,带动整个京津冀甚至整个环渤海地区的经济发展。

在此基础上,从华北到华东再到华南,我们极有可能建成京津冀和长三角、珠三角三个世界级城市群。这样整个内地连成一体,可以形成又一个大“三体”,带动全国周边城市群的大发展。

把国内事情办好的同时,还要放眼全球。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一带一路”是中国全球化的初始阶段,也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围绕“一带一路”战略,我们应当三箭齐发,直插印度洋腹地,加快建设瓜达尔港—中巴经济走廊、缅甸油气管道建设、马来西亚皇京港。

伴随着我们空海一体化军事体系的完善,伴随着我们亚洲基础设施银行的逐步渗透,我们才有底气介入欧亚非大陆这个世界岛的核心区域。只有在核心地带有了话语权,我们的人民币才真正有可能实现国际化,成为国际支付体系的基础货币,我们的国家才有可能真正成为全球化的领头羊。

 

 

——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人物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世界上只有两种存在具有超越性,一个是世界本身及其规律,老子称之为天、地和道,另一个就是人。道作为天地的本体,以超验的形式存在于万物之中。但有且只有人,才会对道的存在发出追问,而人的实践活动本身就是悟道、得道、证道的行为。因此,道的规律把握以后,人的作用是第一位的。

时代呼唤英雄,英雄应运而生。从中国历史来看,每当一个大时代的降临,国家都需要一个雄主。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同样需要一个伟大的舵手,指引航船乘风破浪,指引国家披荆斩棘。正如毛主席所说,正确的政治路线确定后,干部的因素是决定性的。因此,历史走到今天,同样也需要一大群拥有旺盛的精力、实干的激情、纵横的智慧和拼搏的勇气的人在时代的指引下去推动去开拓。

同样,也需要打破常规,进一步完善已有的人才战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政治上关心他们,在生活上关心他们,在精神上激励他们,真正为担当者担当、让实干者实惠。让那些真心实意为民服务的人、投身改革敢于碰硬的人、扑下身子冲在一线的人、敢于创业勇于创新的人,不要为岗位、住房、教育、医疗而担惊受怕、畏首畏尾、心存顾虑,应当尽可能创造条件让他们放手一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雄安之变已经确立,未来之道就在眼前。希望我们每一个人看到变化都要保持战略定力,看到变化都要保持历史耐心。给自己一个机会,给雄安一个机会,也希望未来会给每一个努力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