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王大姐和小刘的一天  

2017-07-18 15:2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洛鸣(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对小刘来说,王大姐其实是“王大妈”——毕竟王大姐已经53岁了,跟小刘的母亲一样年纪。可谁让他们是同事呢?要知道,跳广场舞的时候,你大妈倒真是你大妈,但到了科里,你大妈就不是你从前的大妈了。

其实刚来科里的时候,小刘是管王大姐叫“王科长”的,可是看过几次真正的科长——赵科长的脸色之后,就不敢这么叫了。于是,他只好像其他同事一样称她为“大姐”,虽然有些尴尬,不过反正科里一共才三个人,还能尴尬到哪去呢。

再说,王大姐又不是每天都会出现。

 

 

星期一早上八点一刻,小刘没掏钥匙,就径直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他知道赵科长一定早就到了。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他曾为此感到十分惭愧,可当他发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赵科长更早到的时候,脸皮自然就变厚了。

“早啊,科长。”小刘一边放下包,一边向赵科长打招呼。

“唔,你来啦。”赵科长盯着报纸,头也不抬地说,“上礼拜让你写的《实施方案》,写得怎么样了?”

“嗯——写了一多半了——”小刘顿了顿说,“今天应该能写完。”

赵科长还是没抬头。“你得抓紧了,领导等着要呢。”他淡淡地说。

“可这是上礼拜五下午才跟我说啊。”在小刘按下电脑开机键的一刹那,大脑似乎触电似的短路了一下,于是赶忙纠正道,“我是说,我抓紧,我抓紧。”

“周末你忙什么呢?”赵科长终于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小刘。

“周末……我在找房子。”小刘拿抹布随意擦了几下办公桌,“现在租的房子离单位太远了,坐公交车要倒两趟,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而且房东还要涨钱。”

赵科长点了点头。“是啊,那里太远了,你可以来我住的小区啊。我每天走路,不用十分钟就到了。”

小刘拿着抹布的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我……这个片区……有点儿贵了……”他勉强苦笑着说,“我还没找到合适的。”

“嗯嗯。”赵科长说,“行了,你赶紧忙你的事儿吧。”

小刘知道科长所谓“忙你的事”绝不是指“擦桌子”。本来,他还想再擦擦沙发和茶几,但现在只好浮皮潦草地擦完办公桌剩下的部分,然后坐到电脑前,继续起草那份《实施方案》。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非常安静。虽然这期间必定出现过赵科长翻报纸的声音,但他早已学会了屏蔽这些无关的噪声。可惜的是,电话声他屏蔽不了。

赵科长接了一个电话,用时不到30秒,期间只说了一句话:“你好,哦是吗,好,我问问他。”

“哎,小刘,上礼拜安全科要的那个表格,你怎么还没报过去?”伴随着放下听筒的声音,赵科长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那个,我还没弄完呢。”小刘盯着电脑屏幕,随口说。

“你怎么还没弄完啊,整天都忙啥呢?”赵科长说,语气听上去甚是平静,“不就一份表格吗,怎么这么慢?”

“啊……那不是……”小刘抬起头看着赵科长,后者却没看他,“上礼拜三他们下通知让报表格,正好礼拜四礼拜五两天咱要办培训会,我就没顾上……”

“一个破表格还能用你多少时间,怎么就顾不上了。”赵科长依然保持着平淡的语气,“那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任务分解细则,你弄好了吗?”

“那个——”小刘已经把这茬事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尴尬地顿了几秒才说,“还没有……”

赵科长脸上浮现出一副“不出我所料”的神情。“这也没弄,那也没弄,整天不知道你忙了些啥。”

“上礼拜一我陪退休老职工体检,一天都在医院。礼拜二,咱起草的那个《通知》征求各兄弟单位意见,才跑到一半,突然接通知说礼拜四要开培训会,所以我跑回来准备那个……”小刘急切地辩解道。

“那都不是理由。”赵科长摆了摆手,制止了小刘的喋喋不休,“谁手头还没好几个事?办培训会就不干别的了?”

其实挺后悔刚才的辩解的,但听科长这么说,又不后悔了:“培训会事很多啊,场地、主席台、坐席、音响、会务手册、外地参会人员住宿和吃饭,还有领导讲话稿,还有联系讲课的老师,还得报账……”他越说越激动,居然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行了行了,你赶紧忙吧。”赵科长似乎有点想笑,伸手做了个“坐下”的动作,“明知道这么多事,还有空跟这儿扯这些。”

小刘只好闭嘴,不过由于闭得太急,任督二脉好像有点堵塞——事实上,在他到科里的两年多时间里,这样的对话已经出现过无数次,可惜他仍没炼到“左耳进右耳出”的境界。当然,他疏通气血的唯一方式,只能是把键盘敲得再响一些。

 

“唉——”早上八点五十五分,办公室门口的方向传来了熟悉的叹气声。小刘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一定是王大姐,因为几乎每个早上,她都以这样的一声叹息作为出场。

王大姐一手挎包、一手拎着油条和豆浆踱到办公桌边。“唉——”她又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又睡得不好,半夜三点多醒了,到快天亮才又眯了一会。早晨起来,浑身不得劲。”这些话从她连续不断的哈欠声中传来,“浑身不得劲”的感觉被这独特的声音渲染得特别传神。

“切。”赵科长一边把报纸折好,一边吐出一个字,算是跟王大姐打招呼。小刘非常理解科长为什么不愿多说,因为早在一年前,他们就说光了所有能接这段开场白的话,而王大姐又总是不肯换一段新的。

“小刘,昨天报上的第三版你可以看一下,里面有很多话你写方案的时候可以用。”赵科长转头对小刘说。“哦。”小刘随便答应一声,实际上并不准备去翻那份报纸——反正这些话都差不多,赵科长也不会记住的。

王大姐开始吃饭。“唉,我弟弟占着老人的房子,对老人态度还不好,我那个弟妹人也不行,老人的医保卡都给孩子买药了,老人自己拿个药,还得用我的医保卡。”“这两天我这牙老疼,是不是快掉了。”“我的腰啊,天天酸得不行,感觉快直不起来了。”

在吃油条的时候,她通常会说些类似的话,赵科长和小刘都不太确定她究竟是自言自语还是跟他们聊天,不过出于礼貌,一般也会用“哦。”“唔。”“嗯。”之类的短语作为回应。

平时,王大姐会在九点一刻左右喝完豆浆,下面就是聊天时间了。她不会用电脑(连复制粘贴都不会的那种),也不肯学,虽然这并不影响她炒股和看花边新闻,不过在聊天方面,她确实更倾向于使用电话。

“唉,昨天上午我去看上了那套160平的,户型和价格都还行,不过是西户,下午太热了。”“我跟他说了多少遍了,这孩子就是不听,那个月嫂根本就不行,他还觉得人家是好人。”“上礼拜我就跟你说,你二舅家里添了个小孩,让你过去一趟,你怎么还不去?整天不知道你忙些什么,家里什么事都不管。”在工作的间隙,小刘听见王大姐的方向传来只言片语。

对小刘来说,被这些声音打断思绪是件挺烦的事,但这不是重点。更重要的问题是,他来自外地,在这座城市没有房子,而身处老家的父母身体都不好,三岁的孩子基本只靠妻子一人照顾——这让他特别不希望听到“别人家的好日子”。不过好处在于,那些烦心事基本只能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因为白天太忙,压根没时间想,晚上空下来,又会首先想起自己的工资仅仅是王大姐的二分之一,所以剩下的事就不必再想了。

当然,他还年轻,这是个资本。用赵科长的话说,“人家王大姐也是从你这个时候过来的,你才三十出头,得慢慢来啊”。而用他自己的话说,之所以选择在孩子不满周岁时跑来这座城市发展,也是想“趁年轻奔个前程、混个名堂”。然而他现在总是忍不住怀疑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他抬头看了看赵科长,又看了看王大姐,前者正埋头修改一份领导讲话稿,后者还在冲电话听筒说着什么。他想成为他们吗?这个答案是明确的。那他会成为他们吗?这个答案是不明确的。

 

上午十点半,王大姐终于接到了今天第一项工作任务。

“下礼拜那个杭州的培训班,你去一下吧。”赵科长一边说一边递给王大姐一份通知,“按它上面留的电话,把报名表传真过去就行了。”

“哦哦,杭州的培训班啊。”王大姐接过通知,“这是干吗的培训班?”

“通知上写着呢,你看看吧。”

“哦……”王大姐来回翻动着仅有三页的通知,“在杭州什么地方?”

“那不通知上也写着呢吗。”

“哦,在萧……山区……”王大姐把通知平举在眼前,仿佛在打量一幅名画,“这个萧山区在哪啊,怎么去啊?”

“你管这干什么,通知上不是说了吗,集体乘车前往。你仔细看看通知。”

王大姐笑了笑。过了几秒,她又掀了掀通知,说:“是八点走还是八点半走?”

赵科长终于抬起头来。“你不是正好翻到这一页吗,那不写着八点出发吗,你还问我。”他说。

“我随便问问。”王大姐说,“你说,八点走,十二点能到吗?到不了咋办啊。”

“你到不了别人也到不了,你管呢?”

“呵呵,我就随便一说。”王大姐又笑了一下,“你说整天搞这些培训班干啥用啊?我觉得没啥大用处。”

“那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就算了。”赵科长终于流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我去,我去。”王大姐赶忙说。

“去就快点报名。”

“报名……报名……”王大姐第三次翻动通知,“哎,这个报名联系人怎么是张勇啊?哟,他都成副科长啦,他比我小十岁呢。”

“嗯,你把报名表传真给他就行。”赵科长显然没有跟王大姐深入探讨张勇履历的兴趣。

“唉,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年咱两家单位一块搞培训班的时候,张勇才刚来,我们俩分在一个小组。那会儿中午都是吃自助餐,他经常跟在我后面,我夹什么他就夹什么……”回忆起往昔峥嵘岁月,王大姐越说越陶醉。

“哦哦,是吗。”赵科长礼貌地说。

“那时候张勇可年轻了,就是个小毛孩子,现在也成了副科长了。”王大姐眉飞色舞地说,“当时跟他一块进来的那个小黄,叫黄什么来着?听说好像也当副科长了。”

赵科长没接口。

“她叫黄什么来着……你看我这脑子……”王大姐继续说。

“姐姐,你先把名报了再说吧。”赵科长忍不住说。

“哦,报名,哈哈,报名。”王大姐发出一阵莫名其妙的爽朗笑声,“脑子真是不好使了。小刘啊,我不会发传真,麻烦你帮我报个名吧。”

“好的,您放在那儿吧,一会儿我给您弄。”小刘用复读机一样的空洞声音说。事实上,十五分钟之前他就在等待这一刻了。

 

 

通常情况下,中午十二点到一点是小刘一天中最惬意的时间:赵科长和王大姐的家离单位都很近,所以中午他们会回家午休;办公室里只剩他一个人,于是他可以上上网、听听音乐,还可以在沙发上躺一会儿。

赵科长一般会在一点二十左右出现,所以下午的工作基本是一点半正式开始。具体到今天,小刘的计划是在三点半之前搞定那份《实施方案》,然后在六点之前搞定表格和评分细则,至于剩下的几件小事,留到明天再说吧。

可是赵科长打乱了他的计划。“哎,对了,上礼拜说的那个《通知》还没发下去是吧?”下午两点整,赵科长突然说。王大姐恰好在这时走进了办公室。

“呃——”小刘一时语塞,“那个——是啊。没发呢。还没征求完意见。”

“那抓紧征求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得提高效率啊!”赵科长说。

“上礼拜,我送了一半的单位了,剩下那一半还没来得及。”小刘解释道,“您知道,这些单位太分散,剩下的那些还得一个下午才能送完……”

赵科长喝了一口茶,没说话。

“您看要不……剩下的给他们寄过去?”小刘继续建议道,“反正这个《通知》的内容都是可以公开的,寄过去也没什么吧。”

赵科长点了点头,但还是没说话。这时王大姐开口了:“我觉得还是送过去的好,显得咱重视。”她说,“要是邮寄吧,一来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二来人家也会觉得这事儿不正式,好像无关紧要似的。”

“是啊……可是我确实没时间送。”小刘皱着眉头说。

“不送也行,但反正我就是觉得最好是送,送显得有诚意。”王大姐接着说。

“可是——”

“要不姐姐,你帮忙跑一趟?”赵科长打断了小刘的话,抬头看着王大姐说。脸上又浮现出他独有的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行啊——”王大姐愣了一下,“我去——倒是也行——可是我不会开车啊。要不我坐公交车去。”

“随你便,你爱怎么去都行。”赵科长说。

“公交车——唉,这天儿……我腰不好,这两天还腿疼,上下车不方便……”

“那要不你帮忙给寄出去吧。”赵科长马上改口,一秒钟都没停顿。

王大姐又愣了一下。“寄出去……也行……可是怎么寄呢?”

“您上综合科去找李哥,他那儿有EMS的信封,您把《通知》装好,填上收件人姓名和地址,给他就行了,他会帮忙联系邮局上门取件。”小刘飞快地说。

“我不知道收件人姓名和地址啊。”王大姐两手一摊。

“没事,李哥那里都有,您照着抄一遍就行了。”

王大姐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哦,那行,我去寄……”五分钟后,她说。又过了五分钟,她缓缓站起身,一步一踱地走出了办公室。

 

截至下午四点,王大姐没有再出现在办公室里。赵科长和小刘各忙各的,好像都忘记了她的存在。

“哎,这大姐干什么去了?”四点十分,赵科长率先回过神来,“《通知》寄出去了没有?”

小刘耸了耸肩,而赵科长显然也没指望他会做出别的动作。“你下楼的时候,上综合科那儿看看,这大姐弄好了没有。”赵科长说着,瞅了瞅王大姐桌上的手机,“手机也不带,估计又跑到哪个地方找人聊天去了。”

小刘非常赞成科长的判断。他转身走出办公室,来到综合科门口。

“你干吗东张西望的?”综合科的李哥看见小刘站在门口,于是朝他摆了摆手,“找王大姐?”

“嗯。”

“半小时前她就走了。”李哥打了个哈欠,然后半开玩笑地说,“我说刘晓,寄信这种活儿,怎么能让王大姐来干?你管着干什么的?”

“呵呵,这个……”小刘有点尴尬,“我忙别的呢……”

“唉,你忙别的你就让她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大姐,啥也搞不懂,问了我半天,结果还是把收件人姓名填到寄件人那里去了。”李哥继续说,似乎忍不住想笑,“我实在没办法了,最后所有的邮件都是我帮她填的,本来二十分钟就能弄完的事,弄了一个多小时。这都怨你。”

小刘明知李哥在说笑,但如果不反驳,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这怎么能怨我呢,我——”

这时小刘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退休职工老孙打来的。

“啊,孙师傅,实在对不住。”小刘没等对方说话就开始自我批评,“上次您让我帮您问的查体结果,我还没来得及问……”

“没事没事,我知道你忙。”电话那头传来老孙爽朗的声音,“我就随便问问,等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真不好意思,最近——”

“没事儿,是我给你添麻烦了。”老孙打断道,“你每天那么多事儿,没空很正常。哎对了,现在科里几个人啦?”

“科、科里……”小刘突然张口结舌,“有……有三、三个人吧……不过……”

“嗯?”

“没、没什么,就是有三个人。”小刘自言自语地说,然后不等对方说再见,就结束了通话。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