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认识的那些秘书  

2017-07-05 16:1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局外人(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领导秘书,听着像一个神秘的字眼,一个神秘的群体。

按照中央的严格规定,只有副部长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才允许配专职秘书。可理论总是要照顾到现实的。在我国,不光副部长级以上领导干部有秘书,很多厅级干部有秘书,县里的副县长很多都享受“一辆专车、一个司机、一个秘书”的标配,甚至县里的有些局长、镇长都给自己配备了秘书。据中国新闻周刊网的调查,有95%的地方领导违规配备了秘书。

为什么要配备秘书?没有秘书,领导干部就不能“亲自吃饭”、“亲自睡觉”、“亲自上厕所”了?

非也。副部级以上领导干部政务繁忙,配备秘书确有必要。但有的芝麻官也要配备秘书,那就不仅仅是工作需要,更是“面子需要”、“偷懒需要”了。

这些年,作者陆陆续续在省市县乡各个层次的机关工作过,认识许多大小领导的秘书,也打过一些交道。现在谈谈对这个群体的观察。若有不当和偏颇之处,敬请秘书们原谅。

 

 

一、秘书的形象变迁

前几年,红极一时的电视剧《蜗居》当中,刻画了一位优雅帅气、温文尔雅的市长秘书宋思明。虽然宋思明最后身败名裂、车毁人亡,但却凭借光彩照人的形象和演员演绎的个人魅力,征服了一大批女性观众,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社会谈资。

2014年,当某正国级“大老虎”倒台后,“秘书帮”一词逐渐跃入许多读者的视野。当该老虎一路青云直上时,郭永祥、李华林、冀文林这几位同出一门的秘书出身“官员”,因受其提携,“秘书帮”一个个鸡犬升天。而大老虎倒台之后,“秘书帮”又树倒猢狲散,整体沦陷了。正应了那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而就在今年,神剧《人民的名义》收视率一路狂飙之后,赵立春的大小秘书一个个粉墨登场。李达康、刘新建,这些当过秘书的人,最后都会得到较好的职位安排。而赵立春倒台后,“汉大帮”、“秘书帮”也相继倒台。

现实中,一般省部级以上官员会配备两名秘书。一位厅局级秘书协助领导处理分管各厅局工作,挂副秘书长或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俗称大秘书;另一位处级秘书,专责领导日常工作安排和文件材料整理等工作,常见的便是给领导“提包”,挂办公厅处级秘书职务,俗称小秘书或专职秘书。

 

二、那些“为领导服务”的秘书们

如果你问一个刚入职的公务员,你为什么要进入党政机关?他可能会一五一十地回答你:为人民服务。

而如果你问一个担任领导秘书的人,你具体在干什么?他可能会机警中带着谨慎,骄傲中带着得意,神秘中带着炫耀,高调中故作低调地凑到你耳边,轻言细语地把语调放到最低对你说:我在为领导服务。

这个话的意思很宽泛。如果这个人相对靠谱,那么他很有可能说的是真的,那就是《人民的名义》当中沙瑞金的秘书——白处长那个角色。但也要小心,机关里也有骗子。

有的厨师也是为领导服务的——虽然领导可能从来都没见过他。早年间,有的机关里的厨师,一迈出机关大门,梳着大背头,背着双手,领导派头十足,到地方上,能镇住不少人。

还有领导司机。几年前,有人写了一部《二号首长:当官是一门技术活》,其实讲的正是领导秘书那些事儿。如果说秘书是“二号首长”,那么司机便在某种程度上是“三号首长”了。

我所认识的第一个领导秘书,是在基层工作时的县委书记秘书——刘秘书。刘秘书那时才研究生毕业一两年,女朋友都还没有,每天工作的中心都是县委书记,有时候一天要工作十七八个小时。因为工作上时常有接触,我们慢慢熟络起来。他是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因为老家在这里,就一毕业就回到这里工作,从基层干起。因为年轻,很能加班,写出的稿子又很对县委书记的胃口,才从乡镇到县委办工作半年的刘秘书就被县委书记选中,作为他的专职秘书。

那时收入都很低,县里工作一个月仅2000块钱左右的工资。而刘秘书的很多同学收入都是一个月一两万。但是他非常沉得住气,白天要给县委书记提包,到处去参加各种会议,到了晚上又要熬夜写材料——县里的文秘们水平参差不齐,如果专职秘书不把关就直接送到县委书记手上,是很容易挨骂的。那时我也是苦逼的加班狗,和刘秘书的办公室隔窗相望,经常看他加班到凌晨两三点。

好在辛苦毕竟没有白费。县委书记很快被提拔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刘秘书跟着去了市委组织部。他年龄不大,办事却很沉稳老练,做了组织部长的秘书还是跟以前一样低调谦和。那时他才二十六七岁,人们都说他前程似锦。

可惜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人大跌眼镜。他服务的这个领导因为在县委书记任上贪污受贿超过2000万,在当地引起巨大震动。该领导受贿的巨额现金无处存放,最后竟藏在老家给父母百年之后准备的棺材里。

领导被“双规”后,刘秘书自然没有做成新组织部长的秘书——晦气。刘秘书被叫到纪委去协助调查了很久,虽然没有查出他有什么问题,后来却还是被安排到了一个清水衙门。很多人说,这都是命啊。

第二个领导秘书,是前述县委书记倒台后的新县委书记的秘书。新县委书记是从本县县长转任过来的。当时他做县长的时候,就和县委书记面和心不合,这下前任下了课,自己当了书记,当然就更加有底气。县委办的很多干部都是服务过前任县委书记的,新书记就把很多人都调了出去,安排到边缘单位去。又把原来县政府办为他服务过的很多人调了过来。在这其中,就有一个姓王的年轻小伙子。

王秘书本来是个很普通学校的学生,毕业一直找不到工作,就回来当了“村官”。后来赶上政策支持,专门面向村官群体定向招考公务员,幸运地考上了公务员。当时县长的前任秘书已为他服务过好几年,积累了经历,派到卫生局当了副局长。

一次数九隆冬的时候,县长到某乡镇检查工作时,走到一个水田边,有人提及,这水田里的鱼从没吃过任何饲料,味道是一绝。当时周围虽然人多,但大家都好歹是干部,都在等镇长安排农民来捞鱼。谁知王秘书没等镇长发话,火速脱掉了鞋子冲到了田里,抓了几条大鱼上来。上来的时候,王秘书冻得瑟瑟发抖。县长虽然当时没说什么,但还是很感动的,当时就问了他的名字,后来不久之后就把他调到了县政府办工作。

王秘书抓鱼进县政府办的故事教育了县里一批又一批的年轻干部。虽然起点低,但王秘书把自己的姿态放的更低。他特别好学,经常下班后还在办公室钻研文稿;到了公务场合,他总是对酒来者不拒,甚至经常主动先把自己灌醉;对大小领导交办的公事私事,他总是尽最大努力做到别人挑不出毛病,甚至会超出预期。

在不长的一段时间里,王秘书收获了周围人的一致好评,顺利当成了县长秘书。在做县长秘书的那段日子,他也是如鱼得水。县长伸左手,他知道县长要吃药了;县长伸右手,他知道县长要手机了;县长耸耸肩,他又知道县长要脱外套了。县长当书记后,他顺理成章跟到了县委办做了副主任,那时他才28岁。

可是好景也不长,他跟的这个县委书记也栽了,涉案金额也是好几千万。王秘书也牵涉其中,陪着书记一起进去坐了班房。

第三个领导秘书,是我调到省上时接触较多的一位秘书。杨秘书是国内TOP2大学毕业的博士。当年来我省工作时,就是通过人才引进的方式进入公务员系统的。顺带说一下,虽然不少地方的大领导因为时代背景,都是知青、工人、军人出身,文化水平不高,但他们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喜欢用高学历的年轻人当秘书。据我分析,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学历崇拜,觉得名校毕业生素质更高;二是面子思想作祟,你的秘书是北大的,我的秘书就要是清华的——甚至还有领导秘书是剑桥大学毕业的。

杨秘书给省委领导当秘书,工作内容和接触的领导干部自然都是各种“高大上”。在给领导服务的这段时间,虽然工作非常辛苦,但是自己所在的这个位子,有无数人在盯着。有个身家N个亿的富二代同学跟他讲,这个关键的岗位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这要上辈子积很多很多德。

其实,杨秘书一度怀疑过自己的选择。看着微信朋友圈里同班同学在全世界潇洒,自己却在落后的内陆省份累成狗,有时也产生过“表面风光,内心忧伤”的想法,尤其是老婆辞职在家待产时,自己每个月三四千块钱的收入让他绝望。但毕竟得失只有自己才知道。

省委领导又“进步”了——从副书记变成了省政协主席。杨秘书跟着到了省政协,却发现自己突然之间猝不及防地从喜马拉雅山顶坠入了马里亚纳海沟。之前,自己每天电话随时在通话中,多半是沟通协调领导的各种事情;现在,电话的休息也可以得到保障了,一天仅寥寥几个电话;以前天天有各种邀请去各种场合吃饭但却没时间,现在有时间了却没了饭局。

幸亏杨秘书看的早,看的透。省委副书记虽然只是副部级,但是分管组织部,纪委,权力大得要命;省政协主席名义上是升了官,可是毕竟是二线岗位,人、财、物都管不了了。“门前冷落鞍马稀”是正常的,“人走茶凉”是规律,自己也别想不通。

在又熬了一段时间之后,杨秘书终于辞职去了某国有建筑公司干起了自己的专业——建筑设计。当然,由于他之前的履历,他做的是管理工作。当然,收入翻了好几番。

 

 

三、秘书们的出路:走正道方能行远路

不久前,《南方周末》梳理了27个省份的286名(含地级市和副省级市,不含自治州和直辖市下设的区县)市委书记信息,发现有57人有过秘书任职经历。其中,给副省级以上官员任过秘书的有约30人。这些市委书记,曾分别在国务院办公厅、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央部委及各省委、省政府任过领导秘书。如今,主政一方,担负着大任。

但也有不走正道的秘书。由于领导干部和秘书之间存在着天然的默契,如果某些秘书见财眼开,品行不端,胡作非为,尤其是打着领导的旗号的话,很容易把领导干部拖下水。 

由此可见,秘书虽没有直接掌握单位的人、财、物,但处于党政机关权力运行的神经中枢,由于人脉、信息、资源触手可及,秘书有着天然的优势。如果有的秘书不走正路走歪路,像某“秘书帮”一样在贪腐地图上浓抹重染,那结局则很难善终;而如果踏实做人,认真做事,那么这条大道则会越来越宽广明亮。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