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识局智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领先的政策资讯与财经路演平台。信号:zhijuzk

网易考拉推荐

复旦毕业后的这十八年  

2017-09-22 15:5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青青子衿(投稿)(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年少时读张爱玲的《十八春》,这部才女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后来被改成另一个触目惊心的名字《半生缘》,尤其是十多年后曼桢与世钧重逢时说的那句“我们回不去了”,简直直戳人的心窝。年轻人的三年五载已是一生一世,中年人的十年八年只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蓦然间,从世纪之初第一次到上海东北片的F大报到求学,迄今已真的过了18年,想想就要吓人一跳,我生命的一半时光已在上海这个魔幻、魔力、魔魅之城度过,人到中年,确实有必要对过往做个盘点,以自己和同学做个样本,反映新世纪以来的社会变迁。

 

一、关于经济、财富与房市

从城市发展来看,上海无疑进步飞快。GDP总值由2000年的4551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2.74万亿元,人均GDP由将近3万增长到11万有余,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反映在城市面貌上,就是“三月小变样,三年大变样”。城市高楼越来越多,越修越远,当初来上海看夜景时惊叹的繁华已成平常,甚至连老早的五角场、新江湾都成了高大上的所在。犹记得当初找工作时要去浦东的花木、康桥,要坐公交车好久才到城乡结合部的感觉,转眼间都成了城市新贵的居所。当然,最让人敏感的还是房价。十多年来,米价只不过从1块多涨到2块多,一碗泡面从3块钱涨到5块多,但房价已经遥远的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初到上海的2000年,正是大卖场这一新生事物在沪上攻城略地的关键时期,琳琅满目的商品开架摆设,同学们喜欢每周去超市逛逛。有一次在挑选零食时,室友说,要是这一个货架是我的,就好了。这话真是说出了我的心声,于是我们对视大笑。今天,她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安了家,先生任高管仍在南京西路上班,买一个货架或小超市九牛一毛,但如要在上海买房,仍然觉得辣手而下不去手。

想当初入校时五角场的新房每平米2500元到处打广告,现在求爷爷告奶奶才能买到每平米10万元的新房,个人财富、心境真不可同日而语。房价上涨受益最大的首先是本地居民,至少家里有房,如果早些年遇到动迁,分到几套房,现在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了。当然,每个人的家境、职业、收入、境遇都有所不同,但在买房这件事上,上车早的人无疑具有很大先发优势,而这由于房产拉开的差距是普遍人几十年努力才能达到的,所以在房地产热闹的时候谈论房市,永远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一个班级也是社会的镜子,分层明显。有多房的人是低调的,只有从别人口中才会得知其身家。有两房或改善型大房的人较普遍,特别是2015年前后,班级群里各种购房、置换的讨论热火朝天。我也庆幸在赶在这波热潮中,在那个水管被冻坏的冬季完成了置换,背上巨大债务换了一个不错学区的房子,个中艰辛不一而足,但回过头来看,真是后怕,在交易中各种消息散布,过户的第二天就出了“3·25”新政,如果不是只争朝夕的紧赶慢赶,恐怕也只能望房价而兴叹,再也赶不上这趟车了。也正是有了安居之所,即使在清贫的体制内,也还能安稳地活下去。

 

 

二、关于工作、事业与理想

大学毕业找工作时,投行、四大是经济学院学生趋之若鹜的地方。最后的去向是:三分之一去“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三分之一去银行、金融机构,还有三分之一是读研以及其他就业渠道。无论在哪个城市、行业,有效工作时间都远远超过一万个小时,但最后的境遇各有不同。虽然我一向认为“信命却不认命”,但从这些“社会人”的发展轨迹来看,还是摸索了一些人生的道理。

一是工作——选择很重要。找工作时,前辈们教育我们第一份工作要慎重,想好干什么,因为第一份工作决定了以后在哪个圈子混。确实如此。那些进“四大”的同学循着审计、财务、内审这条线去了,银行的同学就在内资、外资银行跳来跳去。最失落的是体制内同学,当初毕业时收入并不逊色“四大”同学,一不留神就成了“我的那些从不买单的公务员同学”。最得意的是04、05年前后进入证券金融行业的同学,行业低谷期进入,享受井喷期的快乐。

二是事业——时也,命也。很多时,我们讲工作,而不是事业,也许是上海大企业众多,中高级管理层并不难求,也许是上海创业氛围不如江浙、福建,据说福建人出来很少给人打工,哪怕盘个小店,也是自己当老板,也许是名校学生习惯循规蹈矩,服从自律,而不是发号施令,开疆拓土,总之,同学中中高层很多,自己当老板的很少。

三是理想——梦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生活不止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立志去远方寻梦的同学,如蒲公英一样漂洋过海把家安在了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回到家乡的同学办起了新媒体、火锅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坚守在上海的同学,在各行各业打拼下一片自己的天空;还有些同学为了理想上下求索,求仁得仁。如有人喜欢大理的四季如春,毕业后就只身走西南,赚得一家茶店岁月静好;有人转行学法律,再出国游学,再回国任教。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寻梦的路上。所以,我觉得“中国梦”的提出特别贴切,我们这群出生在改革开放后的孩子,有幸参与了中国迅速发展的三十年,见证了诸多历史闪耀时光,分享了改革红利,一个个小梦汇成了时代和国家的大梦,确实激动人心。

 

 

三、关于爱情、婚姻与家庭

作为女生,我还是从女性角度谈谈这个诱人的话题。时至今日,虽然社会倡导男女平等,但凭心而论,不论是在学业还是工作上,女性要取得成绩都需付出更加多的心血。单纯生理上讲,许多女生都有的痛经,每月如期而至,影响学习和生活。更别说从社会舆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女生的主要价值体现在家庭”的偏颇之言给女生设置了许多精神上的藩篱和桎梏。再加上高昂的房价很容易让人对爱情望而却步,于是,每一个青春年少的女生都会收到来自父母亲戚、老师长辈、同学朋友各方面的劝告,网上和生活中都会有无数真诚提醒,包括:不要找凤凰男、“外貌协会”是不靠谱的、男生要比女生大等规则。于是,在大学毕业之后的几年里,关于爱情、婚姻、家庭这道选择题,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解答,十多年来,来看这份答卷的结果就非常有意思了。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要不要”的问题。有的人认为婚姻是必需品,遇到合适的就从了;有的人视之为奢侈品,宁缺毋滥,没有达到心理期望值绝不将就。虽然三十有余,大学同学、同事朋友中还有相当数量的女生,相貌、学历、工作皆不错,仍是单身,家人朋友不免为她着急,但她们自己宁缺毋滥,坚守心中的他,依然在寻爱路上等待真爱。这些被世俗称为“剩女”的女生,生活却很精彩。不需要看丈夫、公婆的脸色,也不用操心焦虑孩子教育,八小时之内她们认真工作,赚得与自己能力相符的薪水,买喜爱的化妆品和衣鞋,外貌依然不食人间烟火,心理仍有一颗少女心。八小时以外,她们选择自己喜欢的娱乐方式,寄情于美术、音乐、健身、写作等,丰富生命感观的同时愉悦自己。在各种相亲中,她们考虑对方的经济状况吗?不,那是妈妈的事。她们只想知道,对方的心性是否与自己相符?是否那个心中的他?爱得干净、爱得纯净才是她们追求的。她们把自己修炼得足够完美,婚姻只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自己挣到了蛋糕,婚姻只是蛋糕上的那粒樱桃,有更好,暂时没有也无妨。

其次是“选哪个”的问题。感情如同其他社会资源一样,存在着不均衡现象,这边形单影只,那边精彩纷呈。在进入婚姻殿堂前的选择,有人选择钱,有人选择权,有人选择情,或相似,或互补,磕磕绊绊地走下去。看毕业十年后的情景,确实如段子里说的:没结婚的坐一桌,结婚的坐一桌,离异的坐一桌。婚姻的小舟在生活的长河中,有三个急转弯处容易翻船:一是校园恋情初入社会,来自各方面的诱惑比较多,看到“人外人”容易见异思迁,话说大学班级的一对班对就是毕业闪婚、闪离的。二是成家生子这段时间,从古人讲“三十而立”应该是个小高峰,但买房、装修、婚礼、怀孕、生子等一系列人生的考验接踵而至,很多夫妻感情在生育小孩的第一年内达到低谷,至于能不能渡劫成功、触底反弹,就要看各自修炼造化了。三是四十岁以后,有点钱、有点权、还有点闲,什么也不缺,也不需要考虑家长权威、亲朋好友以及孩子的想法,也不需要为婚姻附加经济、外貌等外在意义,才能真正追求“形而上”的真爱,于是老房子着火了,一发不可收拾。这也是许多半路夫妻才能真正白头到老的原因吧。

最后是眼下 “最热的话题”,毋庸置疑肯定是教育。不管一孩、二孩,三岁还是十三岁,谈起教育就能迅速拉近各类人群的距离。从大的社会现象来说,各个阶层都在焦虑,语数外艺术体育等各类辅导班铺天盖地,既迎合了家长“拔高”的需求,又进一步抬高了教育的“底部”,使得大部分人只能顺应形势,不停地追赶。我的名校同学中也分为几种类别:第一种是“领跑者”。这类同学多已成为社会精英,在家庭和事业方面同样热情高涨、不遗余力。如班长大人不仅事业有成,在教育后代方面也是先人一步,这位大行长的朋友圈除了宣传工作,就是晒娃的生活和学习习得,英语竞赛、奥数竞赛、舞蹈比赛,都能学而且学得好。我很欢迎这种显摆,让我知道“标杆”在什么地方。第二种是“追随者”。这类数量最多,我也是其中之一。不为人先,但也不甘居人后。毕竟,上海是海纳百川的地方,各类优秀者的后代聚集于此,如不学点技能加身,恐怕只能“泯然众人矣”,更何况幼升小、小升初,步步紧逼,只能紧跟大部队的步伐保持不掉队。第三种是“探索者”。有些同学并没有在学业上逼迫孩子太紧,但并不是放任自流,任其成长,反而是在探索与我们不一样的成长之路。如有的亲近自然,学习各类动植物知识,俨然已成小专家;有的参加科技社团,各类小发明做得不亦乐乎;还有的专攻书法、民乐等传统艺术,像模像样,乐在其中。当然,不论这些孩子将来走哪条路,我认为当代教育应该有新的理念和思想,那就是要摒弃传统的“短板理论”为指导,不断补齐短板,变得和别人一样;而是要践行“梯子理论”,放大孩子的长处,送他们到更高、更远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